跳到主要內容

食物階梯

圖片來源:Alexa Clark

            我很喜歡寫關於食物的文章,不是因為我喜歡吃。事實上,跟這個沒有關係,而是對於「吃」這件事,我們可以觀察出一個人的個性,文化是怎麼樣。從我來到美國這幾個星期以來,我發現到幾件關於吃的事。


            第一,美國人很愛吃。我在寄宿家庭的冰箱中,可以看見很大罐的牛奶,許多乳製品,冰茶、調味醬、果汁、雞蛋、昨夜剩下的調味雞肉、米飯等等剩菜。下層還有青菜(但幾乎只有一種類別)、紅蘿蔔、甜菜根、罐頭等等。走一趟大賣場,食物最顯眼,他們有即時熱食,價格約落在十美元上下,最便宜也在四美元多,一個角落看過去,有許多調理食品:罐頭、調味粉、米、餅乾、調味餅乾、蘇打、夾心酥、另一個角落有調味醬,例如番茄醬、辣椒醬、沙拉醬、義大利麵醬、沙拉配料、調味罐頭等等。當然,另一區就是零食:巧克力、糖果、洋芋片,汽水。百分百果汁很便宜,最低不到二點五美元(一公升多),洋芋片、汽水更不在話下,品客洋芋片不到一點八美元,袋裝洋芋片約兩點多美元,7-Eleven 的洋芋片不到一美元。泡麵在零點三九到零點九九美元,優格最低不到零點五美元,全麥麵包不到三美元(家庭號)。

            食物這麼豐富,為什麼有人吃不飽?我是說,為什麼在市政府或者市中心,無家可歸的人這麼「平常」?他們當然有自己的故事,他們也可能闖進地鐵站坐霸王車,或者他們真的不需要這麼多家當。觀察下來的結果,我總相信他們當然能夠吃飽。反觀下來,我們這些「上班族」,坐在城市餐廳的角落,不見得真的吃一盤沙拉就稱為吃飽或健康。

            一盤沙拉價格落在六美元多(便利商店不到兩美元),甚是七八美元不等的價格,但我發現,如果真的想要求得「吃飽」,其實不是吃沙拉或者喝百分百果泥就足夠,也不是稱上喝多少水。事實上,求之應該為我們在食物攝取中這樣的價格是否真的可以合理?

            我知道,食物的價格在反應人事成本、水電成本等等基本開銷。問題是我們要怎麼樣的要求才能算是落在最「對」的關鍵上——如果最便宜的價格如果夠能滿足,那麼我們就會了解,其實自己準備個三明治成本不到兩美元多,如果再精省,那麼應該就會了解不是在於吃飽,而是在於吃得有多麽「巧」——然而,我們填飽不足那麼「巧」。

            因為問題出在這樣的食物其實份量真的很「足夠」,最便宜的「家庭號套餐」可以不到六美元給五到六個人享用(吐司加果汁),豐富一點,可以不到八美元(多個青菜或乳製品)。然而,美國的標準不等於全世界的標準,如果我們放眼全球的糧食量,人應該要得到的食物量為無價——就是免費的「工本」。(以工換食)

            然而,事實上不是如此。食物已經反映我們有多麽愛吃的程度。如果夠了解食物的本質,相信我們很懂得看標籤—即使我們真的會看,不代表吃下了食物,你就了解些什麼。

            第二,這裡食物的價格差異如此懸殊,如我所述。平常的「餐廳」:如麥當勞、漢堡王、溫蒂、Dunkin DonutsSubway、外賣餐盒、比薩等等價格計算,然後加上飲料的價格計算,我相信美國人一餐平均價格要落上七美元到十美元上下。一天的花費有多驚人,星巴克的價格很「平常」——如果換算新台幣計算,累積下來的數字,其實很可觀。但我們不信——以為收入高,消費高——但事實上驚人代價的背後——我們可以幫助更多人,或者用在刀口上。


 價格打亂了食物的一切,一份最基本的食物的價格在東南亞國家可以買到更多的食物,在印度等同一份大餐,在歐洲部分國家,一分濃縮咖啡不是問題。


            小錢很計較,因為美國人一直很在乎 Deal 這個字,省下的一美元沒有什麼,但握在手裡有什麼。因為如此,所以街友的紙杯大多只有銅板,很少有紙鈔。我也相信,如果街友真的很饑餓,相信一個甜甜圈可以滿足——但事實上並不行,因為我們被這樣的過重的味蕾以及過度的消費徹底打敗,喝一半的咖啡,在街友的尋覓之下,成了最好的提神劑。而美國人普遍來說,很有人情味,也可以因為一個人不守規則,開始挑戰對方的底線,飆上高點。

            因此,怎麼樣的食物才能真正的滿足?我相信並沒有。所謂吃得很健康的意思是——你天天到標榜吃得很健康的餐聽用餐許多年?並且養成多運動,騎單車上班的習慣?我相信這並不是全然。所謂吃得健康應該只了解食物本身的特質,而不是關乎食物的「組成」——我不是指食物的組合套餐——而是了解食物的所需的營養的特性是什麼?如果真的需要蛋白質,最好不止應該攝取植物性蛋白質,動物性蛋白質也可以適量攝取(除非你是素食)。鐵質的來源可以吃菠菜或者深綠色蔬菜,如果沒錢,喝百分百果汁應該不成問題。

            番茄是很好的食物,番茄醬幾乎等同於用「送」的,只是太多的化學物質吃在其中,我們不知道是吃番茄,還是在吃化學?番茄的變化從沾醬到果汁再到直接現吃——我們知道茄紅素的營養必須以熱食烹煮才能釋放更多,這時候比薩是更好的示範,比薩的價格——從冷凍到現烤,你在乎的是美味?還是裡面的健康?一片比薩可以不到一美元再到六美元家庭號的十幾寸上下的價格,現烤的熱食為一點二九美元,然而,我們吃比薩的同時,是吃進——許多分門別類的營養素同時消化在同一個身體裡。

            你該吃進什麼?這是我們應該關心,看一趟美國家庭的垃圾桶可以得知。我了解到他們一定有牛奶、比薩、餅乾、飲料杯、調味製品等等。繼續翻閱全美國的垃圾桶,可以看見咖啡、能量飲料的銷售量有多驚人。不用統計數字,一個垃圾桶裡,一個美國人可以看見許多裝有咖啡的飲料杯。甜甜圈店隨處可見,大多只有咖啡的選擇,以美國人普遍接受咖啡的理念來看,我也相信我們愛咖啡的程度大於愛茶或者調味飲料的接受度。畢竟,這裏的飲料市場,不是碳酸飲料就是調味茶,不然就是果汁,其次就是礦泉水。

            水的價格幾乎等同於飲料的市場,所以情願要人民接受水,不如喝維他命水。喝起來幾乎等同於調味水的化學物質,我感受不到它有多麽「神奇」。如果——它這麼有效,水的市場等同於零——然而,水永遠獨佔一的冷藏櫃。而如果我們真的在乎健康,不是應該喝維他命水來補充維他命物質,而是思索健康這物質——我們最基本的健康代價。

            一餐的價格——大賣場換算下來的價格可以給五人家庭使用,只是比外賣少一點。然而,我們選取健康的同時,其實更應該人性獲取的本質,這也是美國家庭想要傳達的理念——一起在餐桌上好好享用餐點。然而,可惜並不——即使有——手機不離身。因此,好好吃一頓飯,除了價格以外,也該在乎這餐之外的聯繫。如果在吃飯感受到溫暖這份餐的特質,我們會吃得很開心。

            價格打亂了食物的一切,一份最基本的食物的價格在東南亞國家可以買到更多的食物,在印度等同一份大餐,在歐洲部分國家,一分濃縮咖啡不是問題。我們該怎麼樣看待價格?這不是國家經濟的普遍問題,事實上,關乎全球市場走向,當我們擁抱經濟成長時,貧富差距已經逐漸拉大了我們的關係,讓我們備感不適,而如果真的在乎經濟方針,不是想辦法改善經濟就能奏效,富國則強,已經讓窮國快要受不了——而在乎經濟面向的同時,我們賺得了那麼多麼百萬財富才能就能讓世界起死回生,然而就能撥雲見日,全球世界太平,共享平衡榮耀嗎?我的直覺告訴我不太可能,因為主宰經濟的大部長們,如果懂得知道食物的真滋味,不是應該在乎吃得多「好」,多精緻的擺盤,而是了解即使給你一碗泡麵,你都能樂在其中,然而,誰又真的能夠知道吃泡麵的美味不是在乎食物的本身,而是對於食物的享用真味道,以及營養的補充。


            我們的白領對照藍領,與其說是進步的階梯,不如說是精緻生活的關照,全方面的要求,在其之後,我們的人性進步,就在乎於多麽高階的文化講究,還是乾淨的寫照嗎?外牆外的玻璃可以反映廁所的髒亂嗎?或者人性的本質精神嗎?或者只是建築風格的作品的一面鏡子牆而已?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Everyone is complaining

每一個人都在「抱怨」,打開報紙——不,我說的是打開網路上的「報紙」頭條,當你看到一則新聞的反應之後的表示心情圖示點選你認為符合你心境之後,你就看到網友的「抱怨」;沒有心情圖示?你還是能夠見到網友的自身經歷,符合其他讀者青睞的,就會表示按個讚,或者把它推舉成為最前頭的推薦,你可以看到網友的冷嘲熱諷,以及最讓人最不受歡迎的留言,這像是一個社會縮影,我也「曾」留言過;現在,我「幾乎」不想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