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7/28

追(續五)

圖片來源:Marcus Peaston

       洛爾在整理行李,準備要出發,海娜則在一旁看著他,問他目前進度如何了?他說只差幾件衣服,以及換洗的內褲就這樣了。主任要求海娜要一同前往,洛爾當初回絕這項好意,但主任在私下與海娜對話時,除了談到她的工作表現很傑出之外,希望有人可以隨行,她表示為什麼是我?她的意思是說,這間公司規模這麼大,我不是唯一的實習生,為何要選中我?只是因為我的表現很刮目相看?主任告訴他,因為我看得出來,你對洛爾有「好感」。


        她趕快否決這項「指控」,她說不是對洛爾有好感,她一直把他當「哥哥」來照顧,兩個人年紀相差近十歲,不可能相處得來,價值觀念差異太多,怎麼可能是男女朋友?主任告訴她他不會告訴任何人這消息的。海娜聽到這八卦有點感到莫名,又感到一點點「興奮」,她的興奮不是指海娜真的喜歡洛爾,而是很感激有這位好朋友。

        洛爾拖著行李走出了屋外,他看著龐哥,心裏感到不捨,雖然龐哥不是第一次「守寡」,但對於這一次相當這麼長的旅行,龐哥也嗚嗚地抱著他。海娜則是看著兩個擁抱的畫面,於是三個抱在一起。這時候,維爾耶夫則是在一旁看著他們,維爾耶夫與他的妻子站在車邊看著他們,妻子則是坐在前座,維爾耶夫則是在車門外。維爾耶夫走了過去,幫忙提著行李,要載著他們到飛船停機處上機。

        「這麼重啊!」維爾耶夫拿著這麼大的行李,有點使不上力。
        「很重嗎?」洛爾不解。
        「你拿拿看。」

        洛爾提了起來,輕而易舉地抬了起來,「沒有啊!」

        「你是去找人,不是去度假。」維爾耶夫調侃地說。
        「這跟度假不是都一樣嗎?」
        「哪裏一樣?」
        「你已經忘記當初主任告訴過你的話嗎?」

        「嗯......」洛爾想了一下,接著又說:「我好像真的忘記了。」

        「他說......」話還沒說完,明達葉站在車子前方看著他們,維爾耶夫的餘光明顯看著有個奇特的女人在看著他們。

        明達葉走了過來,「你來幹嘛?」洛爾擺明不歡迎她。

        「你怎麼這樣講話?好歹我們曾是同學。」明達葉有點不高興。
        「我跟你的緣分不深。」洛爾又潑了冷水。
        「我只是來祝福你而已。」
        「好,謝謝!我走了。」洛爾撲克臉的口吻說出這句。
        「你何必這樣呢?」海娜替明達葉緩頰。
        「你不要被他騙了!她是有目的的女人。」洛爾直接拆穿明達葉的偽裝。
        「你也不是有目的嗎?」維爾耶夫以為他是在開玩笑。
        「你是去度假,不是去出任務。」維爾耶夫繼續說。

        ......」洛爾無言以對。
        「如果你不歡迎我,那我走了。」明達葉離開現場,往街道前方走去。

        洛爾看著她,心裡很高興,可是維爾耶夫與海娜就不是了,一直慫恿他跑上前去安慰。兩個人的眼神看著洛爾很不是滋味,於是洛爾小跑步上前,跑到了明達葉面前,明達葉假裝掉淚,眼睛還有淚水,洛爾看著她,也認為有點不好意思,抱著她,看著她說聲他不是故意這樣做的,明達葉知道大魚上鉤了,於是第二次的激吻再一次給了他,洛爾又被嚇到了,但來不及反應。

        兩個人看著這對「戀人」,同樣心想:「這真是天生一對」。海娜看著洛爾雖然有些吃味,但她分不清這種愛戀是屬於愛情還是友情之間的感情。

        洛爾被明達葉「鬆開」臉龐之後,洛爾還是餘悸猶存。明達葉知道她已經攻佔這男人的心,接著持續進攻他的心防。明達葉看著洛爾,深情的眼神,洛爾感到又迷惑,又害怕。明達葉最後給了他一個緊緊的擁抱之後就離開了。

        洛爾走了過來,妻子其實看著剛才那一幕,她明白這女人不是什麼好東西,一定有她的目的,她了解她是一個不擇手段的人。她確實是,她為了奇光石,可以出賣肉體,只要靈魂保持整潔,肉體還可以再製造一個新的軀殼。

        明達葉走了一段路,確保後面的人在仔細觀看。洛爾上了車,海娜跟隨在後,維爾耶夫最後坐上駕駛座,等待所有行李就定位之後,要前往「會場」。

        車子開走了,經過明達葉的視野,往停機處走去。海娜回頭張望看著明達葉,明達葉一副奸笑的樣子,不小心還是露了餡,被海娜看見。海娜明白這個女人一定有什麼不可告人的一面......


        元神看著那位小男孩,懶洋洋地躺在屋內,一動也不想動,雖然有些「意識模糊」狀態,但牠清楚知道這是什麼場景,牠不會發狂。小男孩靠著那個妻子的懷抱,還是需要時間才能鎮定。妻子不斷安慰他,摸著他的背部,一直說著沒事沒事類似的話。妻子告訴他不要因為一場「意外」而真的傷了牠,你要了解自己的內心,學著解釋錯誤的發生原理,並且適時「原諒」自己的痛楚。男孩看著她,那個原住民則是在屋外的看著景色,似乎若有所思般。

        男孩則是想不透,一個想要的寵物最後是殺死他唯一家人的兇手?如果父親不包括在內。男孩還是告訴自己,牠不會傷害我的。事實上,元神不會,牠的大腦經過長期的藥物以及調養之後,大腦早已經記不得多少記憶,甚至都忘記艾蓮娜與艾維茲的樣子,以及那些時光。牠能活到現在,算是牠的好運,如果沒有遇見這位原住民,牠早就餓死了,畢竟牠不算是「成功」的實驗品。

        元神起身走近那位小男孩,臉色憐憫的表情看著她,像是希望得到他的原諒,事情過了這麼「久」,牠才有些記憶,事實上,當牠變成超元神的同時,不記得牠到底是誰,有時候需要有人提醒才能控制牠自己的能力,而當初那個人已經不存在,那個所謂的小國家是否還健在也是未知數。一切受控於奇光石之間的影響,時間改變太多,導致未來斷斷續續連成不同的片段,現在要找到「現在時刻」已經不太可能。

        小男孩有些驚嚇,後退一步,妻子告訴他真的不要害怕這隻動物,請真的相信牠。小男孩的臉色還是顯得不安,不斷戰戰兢兢地看著元神,想要觸碰牠。元神這隻黑貓的眼睛已經呈現金色,小男孩的手指慢慢地部不從頭部碰觸,從背部開始碰起,當他的手指一碰到身體的絨毛之後,他感到其實很安慰,這隻動物其實真的很喜歡他,想要成為他的朋友。


        這種觸碰的感覺很好,元神也很喜歡,順著身體的絨毛,像是給了牠很大的安全感,可是當手碰到快接近尾巴時,情況就變了。元神的表情被激怒,眼睛頓時呈現暗紅色,而且體型也變大了,又變成超元神,妻子看到這種情形嚇到了!但這種變化速度很快速,等到妻子反應過來,超元神又開始「發瘋」,小男孩沒有注意,拉著超元神的尾巴,這時候變化更快,小男孩抓著越緊,超元神往門口的方向跑去,原住民看見了想要圍困他,趕快找一把斧頭之類的武器,看能否抵制,原住民用斧頭後端的尾端想要給一個下馬威,結果失準,超元神衝破門,往屋外跑去,原住民則是追了上去,而小男孩在抓住尾巴之後,因為速度太快,手中的力氣已經使不上,而鬆開,超元神往樹林中跑去,原住民以及妻子要找回牠,小男孩則是呆坐在地上,一臉呆滯的模樣......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