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白「吃」

圖片來源:Photo and Share CC

        吃完晚飯後,回到自己的座位上,開始原來的作業。而在吃晚餐的同時,面對桌上的菜餚與自己的麵時,只是感覺我們很幸福。我說不上來,但我知道吃一餐——對比現在同樣的時間在吃這樣的一餐的同時,我們吞下了什麼?


        其實,我也不知道。你可以在台灣任何一家餐廳解決一餐,包括麥當勞、肯德基、漢堡王、王品集團旗下任何一間餐廳、牛排店、燒烤店、火鍋店、異國料理專門店等等,你也可以選擇隨便一家不起眼的路邊攤,便利商店解決一餐。沒有錢的街友,有「福利」的,會有人供餐,沒有福利的,就在廚餘桶隨便打發。食物給人的感覺,從餐桌上的精緻到餐桌下的菜渣,同樣的食物,果皮、吃剩的肉、軟掉的薯條、變質的吐司,你可以看出那是什麽樣的寫照。

        唉!其實過去的章節已經多次提到食物的看法。然而,現在對於食物,不是只講求吃飽這一件事,而是對於食物的要求都只是要求把食物當成「裝置藝術」來看。我不知道吃下一百多元的餐點對照五十元的餐點的營養價值有多少,會比較健康,會比較沒有多農藥殘留,會有人多洗這些食物很乾淨,還是我們講究衛生之餘,忘記了吃食物是為了補充什麼?

        我不知道,我不愛去餐廳吃飯,如果只是要場面,要收取服務費或小費,我情願自己打包回家慢慢享用。我不介意你會在我的餐點掉一根頭髮,但我介意你沒有用心對待我的餐點,有起碼的尊重價碼。因為任何食物,不分「好壞」,都有其營養價值——街友們也會懂得會吃,他們也知道食物的好壞不是看外表,而是懂得拿捏食物的時機,像是番茄;軟掉的時候,淺嚐味道,雖然有酸,但食物的「美味期限」還在;香蕉變黑時,是剛好的時候,如果繼續變軟,吃下一口,其實味道沒有多少改變;橘子呈現暗色時,甚至幾乎快爛掉,營養價值也不賴。每個人胃腸能力不同,不代表我所言的適用每個人的肚皮,而不是得到腸胃炎,我想談的是,食物的美味在於內在,不是我們對於外表的可口好奇。

        不管我談什麼,馬卡龍吃起來的營養,其實與吃下一塊蛋糕差不多,價格卻差很多,而不管我認可什麼,我們從來不肯細分營養,只是在食物包裝之下,只看見想吃什麼而吃什麼,也因為食物不「包裝」不行,所以在內容僅供參考的前提下,美味圖片的利誘下,我們當然沒想清楚那吃下什麼。

        你花了大錢,當然希望得到應有的價值服務,撇開人為的行為不談,其食物的華麗包裝下——從廚房上桌的時候到來到你的面前時,你想過你的食物的來源經過了多少人的「手」?食物從採買——不,從農夫種下——不,從土地的價值——不,從種子到食材的採收——經過了風吹雨打,篩選,批發到採購,經過了批發市場或統一配送;食材從進口——空運來本地,經過了海關檢驗;所有你要的一盤主菜,鍋子的油,鏟子的使用,廚房的環境,冰箱的溫度,到餐盤是否乾淨,廚師的手點綴,還有服務生上菜的手來到你的面前,所有任何關卡,你只想到一點——文字菜單上的說明,以上皆無。這是人的通病,因為吃飯無需思考這麼多,只需要享受這眼前的當下。然而,就算你不想這麼多,你吃飯的同時,你的眼睛也從來不肯用心吃下這一餐,因為你的主觀意識在於多人對話進食,不是餐盤裡的食物那是什麼怎樣味道之感覺所在。


吃下一百多元的餐點對照五十元的餐點的營養價值有多少,會比較健康,會比較沒有多農藥殘留,會有人多洗這些食物很乾淨,還是我們講究衛生之餘,忘記了吃食物是為了補充什麼?


        大腦可是很忙碌的,除了味覺的訊號,還要分析味覺的感覺,嗅覺的感覺,還有與你對話的人的內容,加上了聽覺——吃下食物的咬合聲,吞嚥聲,視覺的分析——你要看哪個食物你要先吃或後吃,怎麼吃,搭配感覺的運用,咬合的動作以及吞下食物的感覺,所有一整套完成下來,你可是比現任總統還要忙。

        會吃嗎?在〈好好吃〉當中,了解我所言的嗎?現代人的食物觀點已經大有退步感,一昧追求食物瘋狂的美味,就忘記真正的食物根本不在於食材有多好,有多少檢驗,而是食物本身的對待像是浪費掉的「資源」,你根本也不關心那十三億會回流到你的口中,因為你根本甩都不甩!

        當你剩下了剩渣之後,你還知道啃樹皮是怎麼樣的感覺嗎?訂定有效期限有意義嗎?你在便利商店會在乎吃下多少「化學藥劑」嗎?還是你在乎的食物根本不是你要的樣子,你只是期望食物能夠達到可口動人的樣子?

        算了吧!麥當勞的漢堡,你我都知道那根本不能「當飯吃」,外觀的美味,實際上卻是像是凹陷的城堡,薯條不會是條條金黃動人,總是有幾根燒焦,可樂的味道總是少那一味。炸雞總是不那麼酥脆,多幾分油膩感——而總有人依然在用餐時間大排長龍,你也買單。

        餓了吧?要不要嘗試食譜?自己動手做比較實際,比較健康,比較安全。想做任何料理,你得先準備工具:食物調理機、打蛋器、調理粉、鍋子、油、加熱器具、餐盤等等。而這些在推動的大力流行之下,的確自己做的菜比較美味。但也然而,他們的方法,不等於你現在用的方法。因為鍋子大小不見得符合,加熱溫度不見得很足夠,以及需要的數量不見得剛好。因此,在食譜的過程中,不是學習怎麼做個像樣的料理,而是學習食物的調和上是否怎麼讓食物感覺像是「食物」。因為你應該知道,失敗的作品也是很好吃的。

        最後,我想說的是,別為了吃而吃,你會感受不到食物的溫度的。因為現代人的食物觀每一天都在走味,浪費的食物總不能叫吃到飽的人用罰錢了事,因為那沒有用,而在燭光晚餐之後,或者只是簡單了是解決一餐之後,我們應該感受食物在體內的感覺,如果只是像隻餓狼一樣,或者餓虎一般,那麼肉的滋味可是不嫌多。

        話雖如此,全球吃掉的肉,包括白肉與紅肉,可是比動物吃掉的動物的數量還要多。人類消耗的食物量,只算肉類——從養殖到宰殺,到市場販賣標售,批發上架這些管道,我們就可以想想食物——光是肉的需求量比蔬菜類還要高。另外,一公斤的肉類,需要多少二氧化碳來換得,而情願讓排放量增加,也不願讓肉類減少,因為無餐不成肉。

        伊斯蘭不愛的豬肉,印度教不愛的牛肉,還有對部分肉類有反感者,通通進到另一個人的胃中。食物的截長補短,用肉類換取我們對於蛋白質的需求,只不過是人類不是過於雜食性動物,而是根本是肉食性動物。雖然現代人對於昆蟲類或者少見的事物趨於迴避狀態,但對於一種想見的食物的追求感,我們情願保有肉的渴望,因為吃下其他動物的滿足感實在大於咬感不足的青菜。

        沒辦法,我們真的不會吃下一大群螞蟻窩,因為口感很差,只好往大型動物邁進:長毛象到猛獸,大口咬下牠們的肌肉組織,啃著骨頭上的精華,還能當工具使用,獸皮還能保暖,一隻麋鹿從頭到尾,一隻老虎從頭到尾,這麼好用,我們現成了人人稱羨的智人,不是嗎?

        從古代的飲食到現代飲食,我們口味只是改變的「精緻」路線,但實在話,真正路線從來就沒變,因為只是用健康的名義宣揚多愛好食物,但也實在話,那在乎食物的營養,從來就是很虛假的表象,忘記真正為了什麽而吃。


        人一直是個笨蛋的白「吃」。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空泛的進步(續)

我們這樣算是一種進步嗎?或者說是「退步」?怎麼才能算是一種「進步」?自從發明網路之後,我們加速溝通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效率」之後,自從改造工廠的處理方式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往左滑是不喜歡,往右滑是喜歡之後,我們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了快速約會,可以認識許多人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

性.愛.色情

雖然性藏在愛中,但也不是神話一件。而是我們對於性的那種感受。想想看,當我們沉浸在愛中是什麼樣的感覺?是愉悅的感覺?還是一種充滿幸福的感覺?而我這裡所談的愛,不單單只是愛情,還有親情、友情、祖孫情及各種情感在,因此,在愛裡,我們能夠感受到喜悅、快樂與一種自在又有安全感的感覺中。
而性只是一種在愛情中的關係,也就是在愛情裡慢慢衍生出親密關係。如果我們真的喜愛對方,且是異性的對方的前提下,你當然會想和他發生親密的關係,從碰觸他人身體開始,你會不由自主的接觸他人,找他談話,陪他解悶,擁抱他,給他鼓勵與支持,這些都是我們自然發生的行為模式,而促使我們產生這些動機的,也就是情感,一種想要表達情緒的生理模式。換句話說,愛產生的元素多半都是在情感的建立下產生的,這與上一篇我提到那位作者—理察‧大衛‧普列希特—有著不謀而合的概念,當然,我提到的各種情感,愛只是包含在其中之一,性如果能跳脫包袱之外,那麼我們還可以理解更多,只是多半都在情緒下,我們都在迷失自己。
所以,情緒建立在愛情本身,而性只是愛的周圍環繞,色情只是一種介於中間的媒介喔?一點也沒錯,色情讓愛情變得那麼粉紅,然後又帶點迷幻紫,然後我們男女就在色情與愛間,找回對於性的重新定義關係,所以穿著性感內衣的女人總是帶著挑逗的眼神直直看著她們眼中的男人的眼睛與他們的下半身,誘惑著我們的大腦,讓我們全身興奮、顫抖、及想要尖叫的快感扶搖直上,男人對於眼前的女人的重要身體的某個部位都會兩眼發直,好好瞧著仔細,真恨不得立刻開始,但愛若是建立很穩固,那麼性真的要開始,那只是前戲的噱頭。
可是愛通常都會等不及,對男人而言,那真的難耐—我想慾火焚身的同時,又被澆熄,那真的難受。女人在愛與性中,用愛情的本身加強對性的親密接觸,讓愛有性可以相伴,但是對於色情那麼只是一種存在於性的另種角色上—我是指性的關係通常讓色情影片上的女星變得一種我們可以模仿或者揶揄的對象,這時愛情就變得像色情的性感地帶,如果沒有浪漫的燭光,如果沒有飯後或者餐前酒,也沒有幾杯下肚,你怎麼會有情意,而她會有意陪你呢?就算這不是愛情,那麼情感的產生也會把你當做就是一場男歡女愛的感情。
那麼這是什麼情?當一個性關係多重存在時,那麼人類還有所謂的真愛制嗎?一夫一妻制向來不是人類的權利,草原田鼠的各種報導重複播報時,Google的搜尋可以找出十二萬三千條時,那麼我們還要怎麼重視真愛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