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白「吃」

圖片來源:Photo and Share CC

        吃完晚飯後,回到自己的座位上,開始原來的作業。而在吃晚餐的同時,面對桌上的菜餚與自己的麵時,只是感覺我們很幸福。我說不上來,但我知道吃一餐——對比現在同樣的時間在吃這樣的一餐的同時,我們吞下了什麼?


        其實,我也不知道。你可以在台灣任何一家餐廳解決一餐,包括麥當勞、肯德基、漢堡王、王品集團旗下任何一間餐廳、牛排店、燒烤店、火鍋店、異國料理專門店等等,你也可以選擇隨便一家不起眼的路邊攤,便利商店解決一餐。沒有錢的街友,有「福利」的,會有人供餐,沒有福利的,就在廚餘桶隨便打發。食物給人的感覺,從餐桌上的精緻到餐桌下的菜渣,同樣的食物,果皮、吃剩的肉、軟掉的薯條、變質的吐司,你可以看出那是什麽樣的寫照。

        唉!其實過去的章節已經多次提到食物的看法。然而,現在對於食物,不是只講求吃飽這一件事,而是對於食物的要求都只是要求把食物當成「裝置藝術」來看。我不知道吃下一百多元的餐點對照五十元的餐點的營養價值有多少,會比較健康,會比較沒有多農藥殘留,會有人多洗這些食物很乾淨,還是我們講究衛生之餘,忘記了吃食物是為了補充什麼?

        我不知道,我不愛去餐廳吃飯,如果只是要場面,要收取服務費或小費,我情願自己打包回家慢慢享用。我不介意你會在我的餐點掉一根頭髮,但我介意你沒有用心對待我的餐點,有起碼的尊重價碼。因為任何食物,不分「好壞」,都有其營養價值——街友們也會懂得會吃,他們也知道食物的好壞不是看外表,而是懂得拿捏食物的時機,像是番茄;軟掉的時候,淺嚐味道,雖然有酸,但食物的「美味期限」還在;香蕉變黑時,是剛好的時候,如果繼續變軟,吃下一口,其實味道沒有多少改變;橘子呈現暗色時,甚至幾乎快爛掉,營養價值也不賴。每個人胃腸能力不同,不代表我所言的適用每個人的肚皮,而不是得到腸胃炎,我想談的是,食物的美味在於內在,不是我們對於外表的可口好奇。

        不管我談什麼,馬卡龍吃起來的營養,其實與吃下一塊蛋糕差不多,價格卻差很多,而不管我認可什麼,我們從來不肯細分營養,只是在食物包裝之下,只看見想吃什麼而吃什麼,也因為食物不「包裝」不行,所以在內容僅供參考的前提下,美味圖片的利誘下,我們當然沒想清楚那吃下什麼。

        你花了大錢,當然希望得到應有的價值服務,撇開人為的行為不談,其食物的華麗包裝下——從廚房上桌的時候到來到你的面前時,你想過你的食物的來源經過了多少人的「手」?食物從採買——不,從農夫種下——不,從土地的價值——不,從種子到食材的採收——經過了風吹雨打,篩選,批發到採購,經過了批發市場或統一配送;食材從進口——空運來本地,經過了海關檢驗;所有你要的一盤主菜,鍋子的油,鏟子的使用,廚房的環境,冰箱的溫度,到餐盤是否乾淨,廚師的手點綴,還有服務生上菜的手來到你的面前,所有任何關卡,你只想到一點——文字菜單上的說明,以上皆無。這是人的通病,因為吃飯無需思考這麼多,只需要享受這眼前的當下。然而,就算你不想這麼多,你吃飯的同時,你的眼睛也從來不肯用心吃下這一餐,因為你的主觀意識在於多人對話進食,不是餐盤裡的食物那是什麼怎樣味道之感覺所在。


吃下一百多元的餐點對照五十元的餐點的營養價值有多少,會比較健康,會比較沒有多農藥殘留,會有人多洗這些食物很乾淨,還是我們講究衛生之餘,忘記了吃食物是為了補充什麼?


        大腦可是很忙碌的,除了味覺的訊號,還要分析味覺的感覺,嗅覺的感覺,還有與你對話的人的內容,加上了聽覺——吃下食物的咬合聲,吞嚥聲,視覺的分析——你要看哪個食物你要先吃或後吃,怎麼吃,搭配感覺的運用,咬合的動作以及吞下食物的感覺,所有一整套完成下來,你可是比現任總統還要忙。

        會吃嗎?在〈好好吃〉當中,了解我所言的嗎?現代人的食物觀點已經大有退步感,一昧追求食物瘋狂的美味,就忘記真正的食物根本不在於食材有多好,有多少檢驗,而是食物本身的對待像是浪費掉的「資源」,你根本也不關心那十三億會回流到你的口中,因為你根本甩都不甩!

        當你剩下了剩渣之後,你還知道啃樹皮是怎麼樣的感覺嗎?訂定有效期限有意義嗎?你在便利商店會在乎吃下多少「化學藥劑」嗎?還是你在乎的食物根本不是你要的樣子,你只是期望食物能夠達到可口動人的樣子?

        算了吧!麥當勞的漢堡,你我都知道那根本不能「當飯吃」,外觀的美味,實際上卻是像是凹陷的城堡,薯條不會是條條金黃動人,總是有幾根燒焦,可樂的味道總是少那一味。炸雞總是不那麼酥脆,多幾分油膩感——而總有人依然在用餐時間大排長龍,你也買單。

        餓了吧?要不要嘗試食譜?自己動手做比較實際,比較健康,比較安全。想做任何料理,你得先準備工具:食物調理機、打蛋器、調理粉、鍋子、油、加熱器具、餐盤等等。而這些在推動的大力流行之下,的確自己做的菜比較美味。但也然而,他們的方法,不等於你現在用的方法。因為鍋子大小不見得符合,加熱溫度不見得很足夠,以及需要的數量不見得剛好。因此,在食譜的過程中,不是學習怎麼做個像樣的料理,而是學習食物的調和上是否怎麼讓食物感覺像是「食物」。因為你應該知道,失敗的作品也是很好吃的。

        最後,我想說的是,別為了吃而吃,你會感受不到食物的溫度的。因為現代人的食物觀每一天都在走味,浪費的食物總不能叫吃到飽的人用罰錢了事,因為那沒有用,而在燭光晚餐之後,或者只是簡單了是解決一餐之後,我們應該感受食物在體內的感覺,如果只是像隻餓狼一樣,或者餓虎一般,那麼肉的滋味可是不嫌多。

        話雖如此,全球吃掉的肉,包括白肉與紅肉,可是比動物吃掉的動物的數量還要多。人類消耗的食物量,只算肉類——從養殖到宰殺,到市場販賣標售,批發上架這些管道,我們就可以想想食物——光是肉的需求量比蔬菜類還要高。另外,一公斤的肉類,需要多少二氧化碳來換得,而情願讓排放量增加,也不願讓肉類減少,因為無餐不成肉。

        伊斯蘭不愛的豬肉,印度教不愛的牛肉,還有對部分肉類有反感者,通通進到另一個人的胃中。食物的截長補短,用肉類換取我們對於蛋白質的需求,只不過是人類不是過於雜食性動物,而是根本是肉食性動物。雖然現代人對於昆蟲類或者少見的事物趨於迴避狀態,但對於一種想見的食物的追求感,我們情願保有肉的渴望,因為吃下其他動物的滿足感實在大於咬感不足的青菜。

        沒辦法,我們真的不會吃下一大群螞蟻窩,因為口感很差,只好往大型動物邁進:長毛象到猛獸,大口咬下牠們的肌肉組織,啃著骨頭上的精華,還能當工具使用,獸皮還能保暖,一隻麋鹿從頭到尾,一隻老虎從頭到尾,這麼好用,我們現成了人人稱羨的智人,不是嗎?

        從古代的飲食到現代飲食,我們口味只是改變的「精緻」路線,但實在話,真正路線從來就沒變,因為只是用健康的名義宣揚多愛好食物,但也實在話,那在乎食物的營養,從來就是很虛假的表象,忘記真正為了什麽而吃。


        人一直是個笨蛋的白「吃」。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Everyone is complaining

每一個人都在「抱怨」,打開報紙——不,我說的是打開網路上的「報紙」頭條,當你看到一則新聞的反應之後的表示心情圖示點選你認為符合你心境之後,你就看到網友的「抱怨」;沒有心情圖示?你還是能夠見到網友的自身經歷,符合其他讀者青睞的,就會表示按個讚,或者把它推舉成為最前頭的推薦,你可以看到網友的冷嘲熱諷,以及最讓人最不受歡迎的留言,這像是一個社會縮影,我也「曾」留言過;現在,我「幾乎」不想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