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You are......

圖片來源:Anna Leask
如果你是某人,你會怎麼想?今天我一直問這些人這個問題——應該說我想了解如果你真的是某人,或某些物種,你想要做什麼?然而,這個「蠢問題」,並沒有多少人去思考,坦白說,我們只想要當自己,扮演好「自己」這個角色,就算哪怕扮演了某個職業,依然先帶著「自己」,然後再彩繪那個角色的專業,我們脫離不了那個本份。


如果你是一隻病毒,你是否會想要鑽入物種身體裡面,感染其他細胞,然後對抗這身體裡的所有「敵方」?對方的身體視你為外來物種,你卻視自己為友方,其實你並不是想要對抗這些大軍們,而是那是你的本能,你的目標就是呼籲你的朋友通通佔領這個身體,把這些細胞們一網打盡,不管物種有多痛,不關你的事,你的任務就是:達陣成功。

而如果你是一隻牛,面對這樣的病毒入侵你的身體,你當然痛苦萬分,甚至無法正常進食,甚至宛如瘋子一樣,四處衝撞任何一個人或物種,雖然你知道你不是故意的,但還是犯下大錯,甚至成了別人的十六盎司牛排的一塊肥肉來自你的身體,你有多麽難受,你會怎麼想——或者你的靈魂會怎麼想?

而如果你是細菌,任何一個菌種都可以,你的本能是消化分解食物,例如大腸桿菌,你碰到外來食物無法被分解的殘渣,你要懂得幫忙消化,吃剩下這物種不能吃的碎屑,這些碎屑是你的糧食,你吃剩下的更小碎屑,會跟著你的朋友一體溜出體外,然後再繼續消化外來物種不能分解的殘渣。你有很多好朋友一起幫你,你一個根本無法吃完這麼多,你們是這群體生物,是一起生活的好夥伴,你周遊列國,在全世界,甚至常喝的水也有你的弟兄,最冷或最熱,你都耐得住生存,因為有成千萬的你不會滅亡。

但是你知道你一旦被激怒了,你就會展開攻擊,你會是非不分攻擊對你友善的細胞,甚至是你不認識的弟兄,與你相似血統的同胞也會被你殺死,而一旦你們壯大,甚至可以比擬病毒們還要可怕,雖然病毒比你們還要小,但是你一發怒起來,可說是六親不認,像是得了精神疾病一樣,任何外來物種入侵同個身體也殺死不了你們,因為你會四處彈跳。

而你的身體住了成千上萬的細胞,你是其中之一。紅血球幫忙送氧氣,血小板四處亂逛,白血球當起戰士,努力練武,當其中的細菌大亂時,你有必要安撫你的細菌們要安份守己點,要理性一點,認清誰才是你的同胞,別殺錯人。可是這些細菌們的數量比你的同胞還要多時,你可能立法憲章都沒有用,因為細菌不吃你這一套。因此,只好通知這些細菌們,你們最好合作些,因為外來還有一些菌種會進入參與這「宴會」。整個舞會不會解散,就算坐冷板凳,總有一兩隻物種要跟你們談談話,幫忙吃一下食物,送個餐點給別人,你永遠都在忙。

雖然你們會合作,但也會吵架,可惜不是戀人,而是朋友,但做不成真正的朋友,但敵人可能一下子就結下,但不到一小時又開始對細菌們說:「我們合作吧!」,你們對彼此又愛又恨,又不能沒有對方,只好想辦法怎麼在自己的「書房」獨處,不是四處找細菌聊天,雖然有其他物種敲你的門說:「上工囉!」你又不情願地回到工作崗位。

你的身體——回到你的意識上,總要怎麼妥協這兩者,要他們在這個身體別搗亂,這不是萬聖節派對,別亂塗鴉,更別故意吃糖果又不刷牙,你可能還要加班趕走這些細菌們,甚至連黴菌也來湊熱鬧。

張貼禁止通行也沒有用,黴菌喜歡一個潮濕又溫暖的環境,甚至感染某些食物,連人們吃得還津津有味,如果你是一隻黴菌,除了要學著怎麼吃這些食物,還要學著怎麼附著這些環境上,人們拿著你們的同胞對抗其他物種,或者在食物上吃啊吃,讓你們壯大,你們算是一群小蟻雄兵,你們算是第三方物種,做好自己的角色本分。

你們不喜歡戰爭,只喜歡安分,雖然你們不是無心攻擊其他細胞們,但是只要碰到「對」的地方,你們就開始「工作」,做自己的事,誰叫你們的本性是如此呢?任何細菌、病毒可以是你們的朋友,也可以是你們的敵人,但沒有一看到就殺紅眼這回事,只要「衝突」一到,戰爭不可避免。

你要學著怎麼安穩這些微小物種,因為你是大地之母——地球。你的身體已經被人類看光光,你的「裸照」在網路上隨處都找得到,雖然努力解釋這是犯罪,但人類講不聽,雖然你已經呼籲你的朋友們給了他們很多教訓,但是他們很聰明,總會想辦法努力防範,讓災害減到最低,你告訴你另個朋友——海洋說,讓他們多喝點水,甚至成為汪洋小國,他們會想辦法填補你朋友的面積造出自己的土地。就算你大怒,生氣到你的大腦都成了裂腦,他們還是改變不了,你有很多朋友,土地也是,森林也是,植物也是,甚至連整個氣候生態也要聽你的命令,但有什麼用呢?你只會旋轉,且還是歪歪地旋轉,雖然水星幫你擋太陽的火熱,但你還是熱得告訴你的長輩說,你可以縮減你的大小嗎?太陽永遠給你的回答都是:我已經焚燒我自己的身體,我誕生與此,我就是做這樣的工作,你應該先謝謝我才是。


沒有人懂你,連你自己也不懂你自己,說什麼人類世界很豐盛,每一個物種想得卻是怎麼讓自己的世界充滿豐足。


你笑笑無言以對,你像癱軟的植物人,或者罹患了肌萎縮性脊髓側索硬化症(Amyotrophic Lateral Sclerosis),眼睛只能動,全身得呼叫你的朋友幫你處理大小事,難怪踩在你身體上的那些龐大物種們都不感激你。唉!深嘆一口氣,總呼籲幫幫我,出了聲音像是聲東擊西似的,聽不到真正的訴求。你厭倦了那些物種們在你的皮膚上又撕又拉,又扯的讓你叫不出聲。那些巨大的物種們在你的皮膚上點火刺青,或者在你的皮膚上往下挖到你的「私處」,甚至還要在高空用力一踩,許多在你皮膚上做的事,你只能默默承受,你雖然體重非常重,但是這噸位還是比不上全世界最重的物種群,包括了那些刺進你皮膚的鋼筋們。你成了啞巴,你成了無聲筒,你聽得到,但你學不會表達,彷彿已經被折磨成不成地球形,彷彿回到了智障的時候,但有什麽辦法呢?

雖然你也相信,不是每個人都是壞蛋,也幫助你——還給你原來的肌膚,甚至幫你回春,且不收半毛錢,你很感激在心,但你時時在警告那些子民們,最好多付一些責任心在我身上,否則那些朋友們一定不會手下留情,看著你自己的皮膚煥然一新,你心情很好,適當的陽光灑落在你的皮膚上,讓你的呼吸非常自在暢快,你過濾著髒空氣,你給他們好空氣,他們應該心懷感激,同時,看著那些團體們幫你多過濾水,多種些樹,使用乾淨能源,你相信這些人真的在努力還給你好心情。

你皮膚上的其中一個物種——北極熊在呼叫你,他們現在數量不多,甚至還吃了自己人,是真的逼不得已。你是剛出生的小北極熊,你要怎麼保護你自己,甚至不要被你的親人吃掉?你看不見海豹出沒,這裏的魚寥寥可數,甚至遊了一二十海哩,還是找不到食物可以吃,你跟在你的母親身邊,雖然你母親不想傷害你,但是你還是很擔心又有疑慮想想你家人是否就吃了你,看著你母親找食物吃,你也努力學會怎麼抓海豹或魚,你不能吃冰好幾個月生活吧?

冷風飄來,你不感到冷,但心頭仍感到一陣涼意,前方大片冰川,浮冰讓你跳來跳去,一不小心,還要你母親推你上岸,努力找其他玩伴,又擔心碰到雄性北極熊攻擊你,躲在母親懷抱下,你學著怎麼生存,在這本世紀的寒冬之下,你疲倦地想睡,但又要打起精神面對。

你的腳步累了,海豹學著躲你,你真的不知道要吃什麼才好,就算沒有同伴陪伴,你也不想這麼死去,生存真的很痛苦,你會這麼想,懶洋洋地看著「白色世界」,心中想著怎麼讓讓自己快樂生活。


可惜的是,沒有人懂你,連你自己也不懂你自己,說什麼人類世界很豐盛,每一個物種想得卻是怎麼讓自己的世界充滿豐足。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Everyone is complaining

每一個人都在「抱怨」,打開報紙——不,我說的是打開網路上的「報紙」頭條,當你看到一則新聞的反應之後的表示心情圖示點選你認為符合你心境之後,你就看到網友的「抱怨」;沒有心情圖示?你還是能夠見到網友的自身經歷,符合其他讀者青睞的,就會表示按個讚,或者把它推舉成為最前頭的推薦,你可以看到網友的冷嘲熱諷,以及最讓人最不受歡迎的留言,這像是一個社會縮影,我也「曾」留言過;現在,我「幾乎」不想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