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圖片來源:Rob Grant

洛爾搖搖欲墜地走出店門口,他喝多了,但還不至於看不清楚前方的路,相反地,他的酒力很好,只是想試著隱藏他的心事。借酒消愁的作用看來起不了效果,維爾耶夫看著他。


海娜與她的朋友還在店裡慶生,這群年輕人不到通宵是不會輕易離開店裡的。

洛爾舉起手臂看了看時間,指針與分針呈現半個 X 狀,開口朝著左邊,他看不清現在到底幾點;無所謂,回家吧!他心想。

維爾耶夫看著他一副還是不開心的模樣,而事實上,在實驗室上的那一吻真的把洛爾嚇傻了!他只是想嚇嚇她,沒想到是來玩真的,弄巧成拙讓他要怎麼對凱茵絲交代?雖然凱茵絲並沒有喜歡過他,她也是把他當同事看,但凱茵絲也知道洛爾是她的好幫手,他一定出手相救。

「回家吧!是吧?」維爾耶夫問洛爾。
「我已經不想續攤了。」
「今天你獨自一人喝酒,我就知道你有什麼心事,說吧!我不會告訴別人的。」

洛爾搖頭,接著說:「我不想。」

「我不勉強你,我幫你叫計程車吧!」

維爾耶夫隨手在路邊攔了一部計程車,等著計程車停在洛爾身邊,看著洛爾上了車,維爾耶夫在車窗邊說:「趕快回家吧!別讓我打電話時你還沒有接。」維爾耶夫隨即告訴洛爾的住家地址,要他準時送達。

車子離開他的身邊,他也一個人踏上回家的路。



洛爾到了他家的門口,付了錢準備要下車,關上車門之後,踏下步不到三秒鐘,兩名士兵已經在他的面前等待著。

他嚇到了,隨即關上門,要司機載他到維爾耶夫的家。兩名士兵則是要活抓他時,來不及出手。明達葉則自在他的屋頂看著載著他的車子遠離此地。

「他們怎麼又出現在我家?」洛爾心想。



維爾耶夫正在與太太閒聊,他的太太斜躺著在床上等著他,然後準備進入夢鄉。他們的兒子與女兒早已進入睡眠中,另外還有一個剛出生半年多的嬰兒在嬰兒床上睡。

「你今天的工作還是老樣子?」太太邊翻雜誌邊問他。

「是啊!那個主任的壓力大,老是看著專案進度是否跟著上進程,本來明日要準備實驗項目,但實驗總是以失敗收場,我們寫了檢討報告總是被退回,現在就連一個標點符號錯誤也不買帳,這個主任以前待我們很好,自從總經理換人做之後,董事會就天天開會報。」

「我記得你們不是有個不適任案可以申請?」
「是啊!不過好像變得更加嚴格,從審查開始要完成最快也要半年!」
「半年?過去只有三個月,現在變成這樣?」太太合起雜誌,走向另個床邊問他。
「你不知道啊?」維爾耶夫轉頭看著她。

「我不知道。在你們的小部門待了那麼久,公告早就不知道飛到哪裡去了!」
「你們這部門早就應該撤了!設『什麼監督衛生與環境公共政策』部門之類的,你們做的事幾乎等同打雜的。」

「是『公共福利基礎衛生健康部門』。」太太糾正他。
「我去找你時,看見你幾乎在廁所間打掃。」
「我是在工作!小維。」太太又糾正他。
「我知道你在工作,你不能建立合併幾個部門嗎?」
「我只是小職員,身份地位比你還要低,怎麼合併?」
「你依然可以寫企劃案啊!這是你的權利。」
「呵呵!我知道啊!你應該知道我的主管阿福吧!」
「知道啊!但認識不深。」
「他太懶散,桌面上的文件還擺放著九年前的資料!」
「難怪,我們都不想管他。」
「其他部門工作那麼相近,只是名稱換不一樣,總經理沒有想過?」維爾耶夫繼續說。
「他不會想,我保證,我與他見過一陣子,隨他的談吐知道,名利與動能比較重要。」 「就算你不告訴我,我們都見過總經理,桌上的名牌筆,還有價值幾萬美元的高爾夫球桿在他的『起居室』。我早就了然他的為人。」

「睡吧!明天還要早起。」維爾耶夫拉下他的檯燈,他的太太也坐回床上,拉下她的檯燈。
夜間的燈光只留下月光的皎潔。



經過約十五分鐘後,門外有敲門聲。

兩個人正要進入夢鄉中,卻又被吵醒。太太推著他,要他出門看看是誰,維爾耶夫也推著她要她看看是誰。維爾耶夫準備醒來,揉揉眼睛走到前門。

維爾耶夫準備拉著鎖鏈,問問是誰:「你是哪位啊?大半夜的,你不知道吵人美夢嗎?」

「開門!我是洛爾,快讓我進去!」

維爾耶夫一聽到洛爾的聲音,馬上開啟門讓他進來。

維爾耶夫穿著一件睡衣,裹著外套,與洛爾坐在客廳中。

「要喝點什麼嗎?」
「不用了。」
「什麼事慌慌張張的?」維爾耶夫坐了下來與坐在斜對面的洛爾看著。

「他們又來了!」
「誰?他們是誰?」

「我不知道他們是誰,但是他們威脅要那個石頭,找不到不罷休!」

「那個石頭?你不是還在研究中?」
「是啊!沒錯,我身邊根本就沒有,他們怎麼知道我會有?」
「也許是你遺忘?」
「遺忘?我不可能遺忘!」洛爾隨即往外套的口袋摸一摸,「你看!根本就沒有!」洛爾攤開兩手給維爾耶夫看。

洛爾又往褲子的口袋摸一摸,「你看還是沒有。」

「好,沒有就沒有,我相信你。」
「那他們怎麼會發現你有?難道是誤傳?」

「那也誤會太大了!這種研究材料,雖然我相信每個科學家都想摸一點回家,但是它有未知的強大風險,外人難以預料掌握。」

洛爾現在像個驚慌失措的小孩,努力想撇清奇光石擁有的謠言,但是他是有握有一些奇光石的粉末或者一些小碎片,碎片的源頭現在分散地讓洛爾也不知道怎麼從頭找起。

「還是他們找錯對象了?」維爾耶夫要洛爾別放在心上。
「我不知道。」
「什麼意思?」
「你是說你有還是......?」
「我說我不知道!」洛爾有點惱羞成怒。

維爾耶夫的太太聽到客廳有言談聲,穿著睡衣走出了臥室,來到客廳的角落旁。

他的太太聽到了他與同事間的對話,不想打擾他們。

「你不說清楚,我沒辦法幫你。」維爾耶夫語重心長告訴洛爾。

「我有,但絕對不在我家!」洛爾向維爾耶夫保證。
「看你惹到了不該惹的人。」
「你認識他們?」
「不認識。」
「我只是開玩笑。」
「那我的龐哥怎麼辦?」洛爾擔心他的愛犬。

「明天我幫你帶出來。」
「你先睡這邊吧!明天還要上工呢!」維爾耶夫看了看牆壁上的時間,已經快接近凌晨一點。

妻子走回臥室,維爾耶夫也跟著走回臥室,但是他走到轉角處,到嬰兒房拿棉被給洛爾。維爾耶夫並沒有看見妻子有走動的現象。

「給你吧!我要先睡了!你就趕快睡吧!」
「謝了!夥伴!」洛爾感到欣慰。



龐哥聽到外面有騷動,但是牠警覺地嗅到那是不尋常的氣氛,牠跑到了地下室躲藏。


明達葉躺在屋頂上,「小洛,你不會讓我等太久......」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空泛的進步(續)

我們這樣算是一種進步嗎?或者說是「退步」?怎麼才能算是一種「進步」?自從發明網路之後,我們加速溝通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效率」之後,自從改造工廠的處理方式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往左滑是不喜歡,往右滑是喜歡之後,我們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了快速約會,可以認識許多人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

性.愛.色情

雖然性藏在愛中,但也不是神話一件。而是我們對於性的那種感受。想想看,當我們沉浸在愛中是什麼樣的感覺?是愉悅的感覺?還是一種充滿幸福的感覺?而我這裡所談的愛,不單單只是愛情,還有親情、友情、祖孫情及各種情感在,因此,在愛裡,我們能夠感受到喜悅、快樂與一種自在又有安全感的感覺中。
而性只是一種在愛情中的關係,也就是在愛情裡慢慢衍生出親密關係。如果我們真的喜愛對方,且是異性的對方的前提下,你當然會想和他發生親密的關係,從碰觸他人身體開始,你會不由自主的接觸他人,找他談話,陪他解悶,擁抱他,給他鼓勵與支持,這些都是我們自然發生的行為模式,而促使我們產生這些動機的,也就是情感,一種想要表達情緒的生理模式。換句話說,愛產生的元素多半都是在情感的建立下產生的,這與上一篇我提到那位作者—理察‧大衛‧普列希特—有著不謀而合的概念,當然,我提到的各種情感,愛只是包含在其中之一,性如果能跳脫包袱之外,那麼我們還可以理解更多,只是多半都在情緒下,我們都在迷失自己。
所以,情緒建立在愛情本身,而性只是愛的周圍環繞,色情只是一種介於中間的媒介喔?一點也沒錯,色情讓愛情變得那麼粉紅,然後又帶點迷幻紫,然後我們男女就在色情與愛間,找回對於性的重新定義關係,所以穿著性感內衣的女人總是帶著挑逗的眼神直直看著她們眼中的男人的眼睛與他們的下半身,誘惑著我們的大腦,讓我們全身興奮、顫抖、及想要尖叫的快感扶搖直上,男人對於眼前的女人的重要身體的某個部位都會兩眼發直,好好瞧著仔細,真恨不得立刻開始,但愛若是建立很穩固,那麼性真的要開始,那只是前戲的噱頭。
可是愛通常都會等不及,對男人而言,那真的難耐—我想慾火焚身的同時,又被澆熄,那真的難受。女人在愛與性中,用愛情的本身加強對性的親密接觸,讓愛有性可以相伴,但是對於色情那麼只是一種存在於性的另種角色上—我是指性的關係通常讓色情影片上的女星變得一種我們可以模仿或者揶揄的對象,這時愛情就變得像色情的性感地帶,如果沒有浪漫的燭光,如果沒有飯後或者餐前酒,也沒有幾杯下肚,你怎麼會有情意,而她會有意陪你呢?就算這不是愛情,那麼情感的產生也會把你當做就是一場男歡女愛的感情。
那麼這是什麼情?當一個性關係多重存在時,那麼人類還有所謂的真愛制嗎?一夫一妻制向來不是人類的權利,草原田鼠的各種報導重複播報時,Google的搜尋可以找出十二萬三千條時,那麼我們還要怎麼重視真愛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