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存亡(續五)

圖片來源:Taema Dreiden

大夥好奇地看著眼前這位神奇動物會發生什麼事,全神貫注地專心在這個焦點上,就算自己的皮夾被扒手拿手,好像也沒有感覺到。事實上,最神奇的地方在於,元神已經變了個人似的,幾乎不認得自己。


元神好奇地彎著頭,像隻鳥,果然牠頭上的角慢慢呈現片狀,也就是鋸齒狀般的銳利。眼睛在綠色與金色之間打轉,這個實驗室出來的實驗品,在這個原住民身上搖身一變成了他的搖錢樹。大夥邊看,有些人已經開始打賞,給了三五個硬幣。

精彩的還在後頭。尾巴也開始縮短,成了短尾貓的一員。慢慢地,前肢突變成有爪子的翅膀,整個身體呈現一個四不像的狀態。眾人是嚇到說不出話來,這到底是什麼玩意?

有些眾人紛紛閃避,或者後退幾步,但有一個小男孩卻看得說不出話來,瞪大眼睛指著說:「HST&DHS?」,原住民用手指搖著說是不的信號。男孩依然很想「佔為己有」。

元神飛起來了!飛到了附近的一棵樹上。眾人指著那棵樹,其實元神的身形只是變態化,換句話說,牠身體內的反應以及後來吃得那藥草,還有那奇怪藥劑產生的化學作用已經讓牠改變了身體的細胞模型,產生了各種反應。

等待一會兒,元神在樹枝上待著,而沒多久,又變回原來的形體,從樹枝上掉了下來。

但不是那原住民接住了他,而是那位小男孩。

小男孩接住元神之後想逃跑,但之前那原住民已經看見那小男孩有想要抱住他的手勢在等著,他推開人群,衝到那小男孩的面前,而那小男孩正好想逃跑,被原住民抓的正著。

「HDH#$HNRTH。」他說。
「JD#JONFG?JDFLODJAQH。」小男孩回答。
「OSG?」
「FGGKDFIRWUXHKE。」

小男孩抓住原住民的手,硬是拉著他走到他家。

原住民的妻子在後頭看著他們,也跟上前去。

原住民看著小男孩的家,終於了解他為什麼想要他的貓了。

他跟祖母同住,小男孩的父母已經分開,自從他們的婚姻有了危機以來,選擇分居這條路,他們沒有「離婚」這一詞,只能選擇「分手」這個詞來替代。他的母親只是單純的女子,沒有什麼專長,父親是獵人,這段婚姻當然生活在父權底下的產物,事實上,這個部落是多妻制,只是這個父親不喜歡這個母親的個性像個不懂事的女孩,部落講求獨立,但這個女方長期生活在不懂得獨立精神體制下的家庭文化,就算女方家庭的父母要求她怎麼學習獨立,但這段婚姻——部落有個陋習,有接近童婚的現象:十八歲,父母雙方可以將女兒出嫁換取最好的聘金改善自家的生活。

祖母看著小男孩依偎在她的大腿上,原住民走入他家,火爐燃燒著。原住民抱著元神,元神好奇地看著祖母與小男孩的景象,牠從原住民身上跳了下來,走到了小男孩身邊。

突然,不知道怎麼回事,元神變成了超元神,從貓狀成了虎狀,直接往祖母跳去。

原住民看到這景象嚇壞了!身上的武器僅有一把小刀,原住民立刻衝到超元神與祖母中間;祖母用力吶喊,小男孩嚇傻了!原住民則用力往超元神的身上刺進一刀,雖然血流如注,但超元神不感到痛,小男孩躲了起來,祖母用力反擊,抵住超元神的下巴,原住民的妻子見狀不對,立刻給了他把長槍,獵人用力接著,再往超元神刺進去,超元神痛得跳開,但是祖母已經力氣用盡,還是被咬死。

超元神痛得打滾,原住民想殺死牠,但想到牠是他最愛的「寶貝」,還是不忍心。小男孩不知道祖母是否活著,他嚇得躲在櫃子的一角,不敢出來。

超元神昏了過去,型態一直維持虎狀。


等待一會兒,小男孩慢慢走了出來。看到最愛的祖母動也不動,他知道他再也見不到他最愛的且唯一陪伴他的家人,他走到了超元神身邊,看到牠嫣嫣一息,直接踢牠一腳,說為什麼要傷害他的家人?他跟祖母相依為命,祖母幾乎帶大他,他想要一隻寵物——像是這隻貓——來陪伴他——卻選擇了一隻未知的貓傷害了他的心。

他怪他自己,哭泣地呆坐在地上,超元神頭上的角部分已經碎裂,有些碎片掉落在祖母的腳上,祖母身邊,慢慢浮現了小冰塊。原住民安慰他,妻子則在身旁看著他們。

祖母的傷口慢慢癒合,但是沒有復合,身體就像米娃一樣,只是沒有這麼強烈。


妻子問:「DFH$JDHK?」
「JDH&KYUI。」小男孩回答。
「JPDISKHJMDN?」原住民問。
「JDJHK,QOHJMDUBR。」小男孩回答。

超元神一直維持原狀,事實上,心智已經回復原來元神態度,身體卻改變不回來。該怪牠嗎?其實牠真的並不是想要這樣,身體已經傷痕累累。就算努力想要控制,若被外來容易反撲,這個試驗品努力想要證明自己的存在,但是總是好景不常。

小男孩在後頭看著超元神與祖母,一個是他最愛的家人,一個則是害死他的家人,小男孩兩手無助,原住民用力拖著兩個身體,走往墓地。

其實墓地就在家中附近不遠處,家人安葬區域——在這個部落來說都是選擇自家的「花園」,部落也相信萬物有靈,因此,與這些亡靈同住在一起,沒有什麽奇怪之處,他們認為他們會保佑他們。

小男孩流下了眼淚,冰雪之下的安葬,白雪覆蓋了整個身軀。祖父比祖母早離開,他已經不是同一次見到這場景。但是這次兩個人都走,小男孩只剩下獨自一人,成了孤兒。

雖然不是名副其實的孤兒,但父母幾乎不在身邊,意義也全無。父親有探望過他,但他已經習慣獨自一人。父親的個性太強盛,是個嚴父,心頭是愛之深。父親有教他做人做事的道理,例如你要學著怎麼戰勝大自然;暴雪中,越是差勁,越是神出鬼沒地了解自己的恐懼等等。他了解,他摸著祖母的排碑,心頭是很多情緒雜陳。


等待一會兒,原住民以為超元神已經陣亡,也將埋葬在祖母身旁,算是陪葬吧!原住民心中所想。事實上,超元神只是昏厥。三個人看了碑一段時間,白雪靄靄,覆蓋在碑上,整個氣氛哀戚,淒涼,悲鳴與哀悼。冷冽的風早已不再原來的市集熱鬧,相反地,熱鬧中的市集卻帶有靜謐的氣氛——因為想要一隻寵物,陪伴家人的伴侶,成了亡魂。


三個人已經離開原地,剛離開沒多久,超元神從夢中甦醒,彷彿有人掐著牠脖子要牠醒來,找到原來的夥伴。那三個人待在小男孩的家中,此時父親正好來到家中等待他。小男孩一見到久違的父親又是高興又是驚恐的表情抱著他的大腿,卻又刻意保持距離,讓溫暖的溫度不會燒灼自己。

父親對他笑了笑,他卻是勉強笑笑。他對他對不起,他不是要這樣做,除了長年個性不合之外,家中要養一個男孩,他更是分神乏術沒辦法,經濟也是主因之一。這個家庭有很多問題,男孩很懂事,但也很萌懂不懂大人的世界為何要抽出身陪他的時間一點也沒有,難怪顯得落寞,幾乎不認得父親,魁武的身體,幾乎可以赤膊走到雪地中,母親聚少離多,只愛玩,家庭的裂痕在前夕雖然已經出現,但愛情總是讓人一點就燃,包不住火。


他跑到原住民的妻子身旁,眼神透露出像是希望幫忙她可以帶走我,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空泛的進步(續)

我們這樣算是一種進步嗎?或者說是「退步」?怎麼才能算是一種「進步」?自從發明網路之後,我們加速溝通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效率」之後,自從改造工廠的處理方式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往左滑是不喜歡,往右滑是喜歡之後,我們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了快速約會,可以認識許多人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

性.愛.色情

雖然性藏在愛中,但也不是神話一件。而是我們對於性的那種感受。想想看,當我們沉浸在愛中是什麼樣的感覺?是愉悅的感覺?還是一種充滿幸福的感覺?而我這裡所談的愛,不單單只是愛情,還有親情、友情、祖孫情及各種情感在,因此,在愛裡,我們能夠感受到喜悅、快樂與一種自在又有安全感的感覺中。
而性只是一種在愛情中的關係,也就是在愛情裡慢慢衍生出親密關係。如果我們真的喜愛對方,且是異性的對方的前提下,你當然會想和他發生親密的關係,從碰觸他人身體開始,你會不由自主的接觸他人,找他談話,陪他解悶,擁抱他,給他鼓勵與支持,這些都是我們自然發生的行為模式,而促使我們產生這些動機的,也就是情感,一種想要表達情緒的生理模式。換句話說,愛產生的元素多半都是在情感的建立下產生的,這與上一篇我提到那位作者—理察‧大衛‧普列希特—有著不謀而合的概念,當然,我提到的各種情感,愛只是包含在其中之一,性如果能跳脫包袱之外,那麼我們還可以理解更多,只是多半都在情緒下,我們都在迷失自己。
所以,情緒建立在愛情本身,而性只是愛的周圍環繞,色情只是一種介於中間的媒介喔?一點也沒錯,色情讓愛情變得那麼粉紅,然後又帶點迷幻紫,然後我們男女就在色情與愛間,找回對於性的重新定義關係,所以穿著性感內衣的女人總是帶著挑逗的眼神直直看著她們眼中的男人的眼睛與他們的下半身,誘惑著我們的大腦,讓我們全身興奮、顫抖、及想要尖叫的快感扶搖直上,男人對於眼前的女人的重要身體的某個部位都會兩眼發直,好好瞧著仔細,真恨不得立刻開始,但愛若是建立很穩固,那麼性真的要開始,那只是前戲的噱頭。
可是愛通常都會等不及,對男人而言,那真的難耐—我想慾火焚身的同時,又被澆熄,那真的難受。女人在愛與性中,用愛情的本身加強對性的親密接觸,讓愛有性可以相伴,但是對於色情那麼只是一種存在於性的另種角色上—我是指性的關係通常讓色情影片上的女星變得一種我們可以模仿或者揶揄的對象,這時愛情就變得像色情的性感地帶,如果沒有浪漫的燭光,如果沒有飯後或者餐前酒,也沒有幾杯下肚,你怎麼會有情意,而她會有意陪你呢?就算這不是愛情,那麼情感的產生也會把你當做就是一場男歡女愛的感情。
那麼這是什麼情?當一個性關係多重存在時,那麼人類還有所謂的真愛制嗎?一夫一妻制向來不是人類的權利,草原田鼠的各種報導重複播報時,Google的搜尋可以找出十二萬三千條時,那麼我們還要怎麼重視真愛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