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存亡(續三)

圖片來源:Santita Dwi Putri

「你在這裡做什麼?」艾蓮娜不解。
那個小女孩瞇著眼好奇地想要了解艾蓮娜所表達的意思,但是她仍搖搖頭。


「你難道不知道你的家人在找你?」

小女孩不說話,但反而給了她一個擁抱,環抱她的腰部,艾蓮娜有點受寵若驚。

「這......」
「GHFH*$%ykdhf。」小女孩說了這句。

艾蓮娜依然不懂她的意思,但這小女孩已經開始把她當成她的姊姊,雖然她們兩個有文化上與種族上的差異隔閡......

那個小生物在身旁看著她們的舉動,沒有多想什麼。


艾特與雷、兩位士兵走著,前方「光禿」一片,走了長距離的冰洞,裡面什麼都沒有,沒有食物,沒有水源,那些冰雖然可以用刀,然後挖下一點來吃,但是也頂多是水而已,根本沒有飽足感,兩位士兵已經累壞,且餓壞。

其中一位士兵因為體力不支,漸漸地倒地,雷走到一半時,看見後方的兩個沒有跟上,還用力拍醒他們,但是身體真的已經被凍壞,其中一位就這樣倒在路上,只剩下另一位還跟上。

「艾特!我說艾特!你怎麼不關心你家的士兵們?」雷無奈對艾特說。

艾特心想,「嗯,有嗎?」等他回神,就已經看見後方只剩下一位士兵。

「你為何不提早告訴我?」
「我又不是你的『胡蒙』!這件事應該他也不會告訴你吧?」

艾特不理會他的言論,走到後方,關心那位士兵。

「你還可以吧?」
「嗯......」虛弱的聲音在耳邊呼喊。
「你的麵包呢?」艾特大喊。
「被你吃完啦!」
「你沒有了嗎?」
「幹嘛!我不是你的精神食糧!」雷不想理會。
「你就不會多留一點?」
「為什麼?」
「因為你是我們這團隊的一員啊!」
「你什麼時候為了我們多拿一點食物備足?」
「......」艾特沒說話。
「你根本就沒有嘛!」
「要不是我提醒,你還不知道有我的存在。」
「但我不像你這麼會搶戲。」
「搶戲?」
「那是為了必要性!」雷不以為然。

「要不是我抗爭,你被很難注意到,雖然你總是默默做好自己的本份,但也太乖巧了點吧!難怪,你升上長官之後,就一直徘徊在原地。」雷繼續說。

「但你自己也好不哪裡去!總是要我幫你收拾爛攤子。」艾特又再度想起收拾爛攤子的事情。
「你喝醉酒鬧事,騷擾婦女、孩童,甚至光天化日『解放』!你不會丟臉嗎?」
「我不想跟你吵!我沒那個心情!」雷只想怎麼找到出路。

被雷撒上的粉末,慢慢滲透冰洞後方,冰塊是熱的,產生了某種化學作用之後,奇光石也慢慢改變了自身的模樣,雖然它本身就已經難測,了解它原本的樣貌,不過,隨著三種石頭,不同的交互作用之下,有意思地融合——雖然它們三者根本不可能結合,產生排擠效用,也所以外表看起來結合,內在卻是抗拒整合。

在那個雷戳出的小洞口,開始慢慢生成一種植物莖,根莖隨著粉末位置生長,由一根莖慢慢變成許多根莖,而這個位置距離雷與艾特、士兵的位置還有一大段距離。

生長動作突然停了下來。


「你幹嘛一直看你的眼睛?」泰神問。
「你不知道我的眼睛一直跳動,一直不安分嗎?」艾維茲用手拉著眼皮,照著冰洞的模樣,想看個仔細。

泰神想看著仔細,走到她身旁。

「我看看。」

泰神一看到艾維茲的眼睛彷彿看見了雲豹的眼睛,嚇得跳開。

「怎麼了?」
「你的眼睛......」
「哇!不可思議。」泰神繼續說。

「怎麼樣不可思議?」

艾維茲照著冰洞上的反射,但她根本看不見實際真正的模樣,這裏的冰洞反射因為受到那石頭的作用,所以根本看不出實際長得什麽樣——一般人當然看得出來鏡中人樣,但是相同物質的反射則是會投射另一種模樣。

「簡直是豹上身!」
「豹?還我原來的眼睛!」艾維茲氣得咬牙。

艾維茲正面面對泰神時,彷彿看見了一個豹之眼裝上一般女性的眼睛上,但那豹眼看起來很深邃。

「你原來的眼睛是?」
「就深藍色。」
艾維茲不時頭望向冰洞的反射牆面,但是無論如何她就是看不出來。

「你有看見什麼奇怪景象嗎?」
「除了透視,好像沒有,就我所知。」

「......」泰神彷彿又想到什麼,但是牠就是想不起來那是什麼。

艾維茲又感應到元神在背後襲來,嚇得又跑開。

「你又怎麼了嗎?」
「為什麼我是這個樣子啦!」艾維茲癱坐在地上。
「我好好的一雙眼睛,變成這樣!我不要!」艾維茲一股情緒按耐不住開始爆發。
「現在把我變成像豹女孩一樣,真的很醜!我要怎麼見我朋友,還有我的爸媽?」
「我姐看到我這樣,一定會取笑我。」

「我相信她不會,如果你們姊妹感情真的這麼好!她會體諒你。」泰神趕快安慰她。

「是這樣子嗎?」艾維茲有點不相信泰神所言。
「你要相信我!如果你心中存在太多狐疑,那麼你就越是難以在乎你自己所做好的事!」
「我不能我還能幹嘛?這笨蛋能力在這裡根本沒用。」艾維茲又否定了自己。
「你這念頭在一直糾纏著你,那麼你就停在原地好了。」

艾維茲回頭看了一下後方,又轉頭看了一下前方,「好吧!」艾維茲站了起來。

眼睛依然是個深邃的豹眼,雖然近看很可怕,但是一段時間觀看,其實還挺可愛的。


一種深藍色的生物在附近徘徊,牠看著艾蓮娜、小女孩和那個小生物。

這種深藍色的生物長得像蜥蜴,但是牠有兩雙翅膀,牠會飛,吃昆蟲、蠍子之類的小動物維生,皮膚具有一定毒性,但是不是因為接觸而中毒,而是因為膽小而不小心讓對方中毒。

這種屬於慢性毒性,不是神經毒,而是出血性毒,毒液入侵中毒者體內,破壞細胞,使細胞呈現深藍色,接著皮膚會出現宛如納美人的藍色。呈現藍色不打緊,而是這種毒性一輩子幾乎不會消失,目前也無血清治療,殘留體內的結果,就是壽命在不知不覺中縮短。

「現在怎麼辦?」艾蓮娜問小女孩。

「......」她不說話,但那個小生物彷彿給了她一個訊號:背上的圖案在隱隱發亮,不過她們並不知情,在陽光之下,這樣的亮度說真的並不明顯。

也許是受到陽光反射吧!也許真的不是自身的發亮,不知道,背後的圖案好像給了個訊息,但是光是一個圖案又能說明什麽呢?


不過,這樣的事情並不能告一段落——因為有族人認為放她走,神並不會原諒我們,因此,有族人要找她回來受審,接受懲罰。而那已經三五個族人要附近找她......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極權世界

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罪惡,因為到處都是罪惡;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歡愉,因為到處充滿人間喜樂。我們生活在這樣的世界中,在某種「高壓統治」之下,成了某種想要抗爭的動力,漸漸地,我們明白,在民主開花的同時,我們看見自己的醜陋與厭煩。這是個人世間皆非的花花世界,如果你真明白,大概也看得出來,我們的快樂悲傷建立在一條在細長的棉線上,很容易走偏,很容易掉落,很容易被放大,也很容易走火入魔。

生命中的愛情

生命已經產生了裂變,各自不願意各自去包容對方的缺點,於是我們「向左走,向右走」,永遠不會有交集。雖然現在我們要求要有人權,要有人性化的包容,多一分尊重,多一分對他人著想,現在呢?有人說我是為反駁而反駁,於是我提出更有力的說法去證明我說的是對的,是這樣嗎?極端只會走向更極端,今天不是我去反駁而反駁,站在你自己的立場去想,你也可能想要為了說服對方而努力說服對方,所以問題點是——?我相信你自己很清楚。然而,這沒有人,不管忠言是否逆耳,不管是否你愛不愛聽,我們站在「對」的立場去看自己對的有利證據,這場會議終究不歡而散,不是嗎?

之外的事

錯誤不見得是一回事,死亡也不見得是一回事,那我們的一回事究竟是怎麼回事?如果我們能看清那回事。人對於自身,對於自身的規劃與了解,往往在生命與生活之間去理解那人生的全盤格局,就像一位多年的棋手,總是要想路線,才能在一步之前絕對正確。而死亡呢?而人與動物之間的巧妙關係呢?人類從動物身上學到很巧妙的「機關」,把一隻死亡動物解剖了,還是不知道他們的技巧與技術關鍵點在哪裡,我們只學到「重點」,但學不到動物真正的你我關係圖,原來不是表面上看到的那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