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存亡


圖片來源:R Barraez D´Lucca

獨角巨獸走得搖搖晃晃,像是得到了小腦萎縮症一樣,事實上,牠經歷過一次性的「大災變」之後,整隻動物走得失心瘋一樣,遊了魂,沒了自己。牠就算撞到了樹幹,流了血也不感到痛,最愛的兄弟以及唯一的扶養牠們的母親走了之後,剩下地除了自己曾經受傷的傷口之外,就不知道下一次該怎麼走。




「你可以走快一點嗎?」喬在問。
「快到了嗎?幹嘛這麼急?」
「我想找個地方紮營,天好像要黑了。」
「要黑?明明是大晴天,你跟我說要變黑?」
「頂多是雲層變厚重點,不能說是要變天了吧?」凱茵絲繼續說。
「等會你就知道了。」


沒多久,天不是積成厚重的烏雲,而是像是如夕陽般的進入夜晚。

「真的被你矇對了!」凱茵絲還是認為自己是對的。
「怎麼這裡天氣這麼奇怪,沒看見夕陽西下?」
「這裏有夕陽,只是雲層厚重地讓人以為失去太陽的照射,加上這裏的奇特的地形,時而荒漠,時而綠洲,你根本不知道夕陽是怎麼回事。」

「我是真的不了解夕陽怎麼回事,當然不了解這裡的地形氣候,但我來到這裡時,總覺得這裡怪詭異的。」

「很多人來這裡觀光時,也跟你一樣有同樣的感覺,這裏的確看起來很不尋常,但這是主要的『特色』。」喬半開玩笑地表示。

「所以我才喜歡來到這神祕的國度認識,並且探究這裡的文化啊!」喬繼續說。
「這只是一個小國,但是他們的國家公園卻是要以其他國家共同經營,於是這個國家幾乎有一半都處於未開發的狀態,這裏的收入仰賴觀光與農業,進口也需要仰賴他國,出口的收入不能填飽每個人的肚子,還有未發掘的部落,部落管理等問題,讓這國家備受神秘與不解。」

「原來是這樣。」凱茵絲點頭。


地底的冰層依然在斷裂,持續延伸,她們沒有警覺性,這只是慢慢地的預兆......



「來幫我吧!」喬告訴凱茵絲。
「喔!來了!」
喬與凱茵絲打開帳篷,準備把帳篷鋪好,另外再一次準備火種,升起火炬。
「該不會又吃魚吧?」
「不是,我還有罐頭。」
「罐頭?你還有準備這個?」
「當然,你吃膩了吧?」
「還好!我還能要求什麼?」凱茵絲無奈。

喬煮著晚餐,凱茵絲在營火前觀看,等待食物的來臨。

「你不覺得這太遠了嗎?」
「遠是遠,但這也沒辦法的事,路中斷了啊!」
「前面真的有人居住嗎?」
「有吧!我相信是有。」喬有點不確定。
「你多久沒來啊?」
「三年左右吧!我拿一下日記。」喬轉身抽出背包裡的東西,找出自己的日記簿。

「你看,這是三年前的紀錄。」喬把三年前的一篇記錄翻開給凱茵絲看。但日記經過長年風吹雨淋,有些字已經模糊不清。

「一九二......,十一日,布凱...族因為受到長期外族侵略而......。」凱茵絲一字一字唸出。

「他們是布凱族?」
「不是,正式名稱是布凱因凱族。」
「凱這個字在他們的字語中是『神的子民」的意思。」喬繼續說。
「他們滅亡了?還是......?」
「應該還在吧!我記得沒錯,他們的歷史很悲慘,因為長年被『欺負』,變得很小心懼怕。」
「我想要見到他們。」



獨角巨獸身上的角撞擊到樹幹,留下了很深的樹痕,所以樹幹上清楚可見牠所遺留下來的一條直條,或是斜線。

牠聞到了凱茵絲與喬煮晚餐的味道,走了過去,但心神不寧地,像是醉漢走路一樣,不知道前方是什麼之類的東西,有毒或是無毒,牠搖頭晃腦走了過去,但是身上的角撞擊其中的小樹幹,而樹幹剛好又面對凱茵絲之前的位置,就這樣,樹幹慢慢地倒了下來,

喬看著凱茵絲,然後上方有一顆小樹幹的末端就這樣慢慢地倒了下來,幸好在搖晃之餘,凱茵絲離開了原來的位置,是為了看日記更清楚一點,但是還是把她們嚇了一跳。

「嗯......」喬看著旁邊的小樹幹。
「妳有沒有怎麼樣?」
「怎麼了?」凱茵絲不知道發生什麼事。
「妳差點被樹幹打中!」
「有嗎?」凱茵絲左右查看。
「在你的身後。」
凱茵絲回頭,看見樹幹的末端其實離她還有一段距離。
「嚇死我了!」
「你真是神經大條耶!」
「你真的沒有感覺到?」喬繼續問。
「我只聽到沙沙聲。」
「......」
「怎麼會?」喬繼續說。
「難道有人在那裡?」


喬慢慢起身走了過去,而獨角巨獸則是走了出來,兩個差點碰撞在一起,不過在樹陰間碰面時,喬與牠擦身而過;因此,只看見一個「怪物」走了出來,喬則是以為沒看見什麼而走了出去,看見了一頭怪物出現在她眼前。


凱茵絲則是一臉吃驚的模樣......

「這是什麼東西?」凱茵絲一直疑惑。

喬在獨角巨獸的背後,凱茵絲則在獨角巨獸的前方。



「我......怎麼從來沒有見到這怪獸?」喬一直不解,她來到這裡這麼久,也住過一段時間,怎麼沒看過牠們?

凱茵絲的表情顯得手足無措,「喬......救救我......」

獨角巨獸慢慢走了過去,凱茵絲則是慢慢退後。

喬則是走了過去,慢慢接近獨角巨獸的身後,而其實牠也只是餓了,沒有什麽惡意。

凱茵絲撿起地上的石頭朝著牠丟去,石頭打中的背後,不過牠不大有什麼感覺;相反地,牠只是朝著食物走去。

「去去去,我不是你的食物。」凱茵絲慢慢退後,不斷告訴牠,要牠遠離。

獨角巨獸來到食物面前,把食物翻倒,開始找鍋中的食物吃。

凱茵絲見到這一幕,有點嚇壞了,不可思議,牠是為了找食物,可是牠的表情看起來很猶疑......

經過長時間的交戰,失去家人與「朋友」之後,這隻獨角巨獸,就算難過疲累,也是無力地想找尋食物吃吃,來慰藉自己的不安的心情。

喬走了出來,看見那隻怪物在吃著自己煮的食物,不免放心了下來,但是還是在想這隻是從哪裡來的?

「我的晚餐泡湯了......」喬心裡想著。



浿坦與傑瑞絲站在羅伯特克科學研究所的大樓面前,但是距離走進裡面也還有幾百公尺之遠,浿坦問傑瑞絲:「你真的要回去這裡?」,她回答:「你說呢?」

科學研究所的人員來來去去,當然,有人注意到她們,但是不清楚她們是誰,也許是訪客吧?還是客戶?不知道,有人看著他們,當然包括樓上的員工與主管們。

傑瑞絲戴上假髮,走進去,但在走進去之餘,被薩克攔了下來。

「喂!等我啊!」
「薩克?你怎麼知道我在這?」傑瑞絲回頭問。
「你告訴我的啊!」
「是喔?」
「你先不要進去,我找到秘方了!」
「什麽秘方?」
「這裡不方便談,回到我的工作室吧!」


樓上的主管其中之一發現前任研究員:薩克,而他心中有所盤算。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空泛的進步(續)

我們這樣算是一種進步嗎?或者說是「退步」?怎麼才能算是一種「進步」?自從發明網路之後,我們加速溝通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效率」之後,自從改造工廠的處理方式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往左滑是不喜歡,往右滑是喜歡之後,我們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了快速約會,可以認識許多人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

性.愛.色情

雖然性藏在愛中,但也不是神話一件。而是我們對於性的那種感受。想想看,當我們沉浸在愛中是什麼樣的感覺?是愉悅的感覺?還是一種充滿幸福的感覺?而我這裡所談的愛,不單單只是愛情,還有親情、友情、祖孫情及各種情感在,因此,在愛裡,我們能夠感受到喜悅、快樂與一種自在又有安全感的感覺中。
而性只是一種在愛情中的關係,也就是在愛情裡慢慢衍生出親密關係。如果我們真的喜愛對方,且是異性的對方的前提下,你當然會想和他發生親密的關係,從碰觸他人身體開始,你會不由自主的接觸他人,找他談話,陪他解悶,擁抱他,給他鼓勵與支持,這些都是我們自然發生的行為模式,而促使我們產生這些動機的,也就是情感,一種想要表達情緒的生理模式。換句話說,愛產生的元素多半都是在情感的建立下產生的,這與上一篇我提到那位作者—理察‧大衛‧普列希特—有著不謀而合的概念,當然,我提到的各種情感,愛只是包含在其中之一,性如果能跳脫包袱之外,那麼我們還可以理解更多,只是多半都在情緒下,我們都在迷失自己。
所以,情緒建立在愛情本身,而性只是愛的周圍環繞,色情只是一種介於中間的媒介喔?一點也沒錯,色情讓愛情變得那麼粉紅,然後又帶點迷幻紫,然後我們男女就在色情與愛間,找回對於性的重新定義關係,所以穿著性感內衣的女人總是帶著挑逗的眼神直直看著她們眼中的男人的眼睛與他們的下半身,誘惑著我們的大腦,讓我們全身興奮、顫抖、及想要尖叫的快感扶搖直上,男人對於眼前的女人的重要身體的某個部位都會兩眼發直,好好瞧著仔細,真恨不得立刻開始,但愛若是建立很穩固,那麼性真的要開始,那只是前戲的噱頭。
可是愛通常都會等不及,對男人而言,那真的難耐—我想慾火焚身的同時,又被澆熄,那真的難受。女人在愛與性中,用愛情的本身加強對性的親密接觸,讓愛有性可以相伴,但是對於色情那麼只是一種存在於性的另種角色上—我是指性的關係通常讓色情影片上的女星變得一種我們可以模仿或者揶揄的對象,這時愛情就變得像色情的性感地帶,如果沒有浪漫的燭光,如果沒有飯後或者餐前酒,也沒有幾杯下肚,你怎麼會有情意,而她會有意陪你呢?就算這不是愛情,那麼情感的產生也會把你當做就是一場男歡女愛的感情。
那麼這是什麼情?當一個性關係多重存在時,那麼人類還有所謂的真愛制嗎?一夫一妻制向來不是人類的權利,草原田鼠的各種報導重複播報時,Google的搜尋可以找出十二萬三千條時,那麼我們還要怎麼重視真愛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