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一月, 2014的文章

存亡(續)

「你找到什麼?」傑瑞絲在薩克的車上問他。 「一個關鍵『證物』。」

Money or not

我很想劫富濟貧,像個羅賓漢一樣,希望這些窮人可以獲得拯救,藉此改善他們的生活。我對羅賓漢的印象一直很欣賞,很想與他一樣,就只是希望讓每個人獲得快樂,至少是當時最急迫的快樂需求,這是我當時是小孩一貫的想法,從來沒變。

What is Culture?

我想試著了解「文化」一詞,但我不行。

存亡

獨角巨獸走得搖搖晃晃,像是得到了小腦萎縮症一樣,事實上,牠經歷過一次性的「大災變」之後,整隻動物走得失心瘋一樣,遊了魂,沒了自己。牠就算撞到了樹幹,流了血也不感到痛,最愛的兄弟以及唯一的扶養牠們的母親走了之後,剩下地除了自己曾經受傷的傷口之外,就不知道下一次該怎麼走。



「你可以走快一點嗎?」喬在問。 「快到了嗎?幹嘛這麼急?」 「我想找個地方紮營,天好像要黑了。」 「要黑?明明是大晴天,你跟我說要變黑?」 「頂多是雲層變厚重點,不能說是要變天了吧?」凱茵絲繼續說。 「等會你就知道了。」

What's happened?

有時候,我才意識到自己的能力有多麽不足。人總是半知半覺中才了解自己的渺小與無知。對抗外在的氣候變化,人類的能力真的心有餘力不足。大自然隨著時間,經過大小冰河期,來到了現在,從建立村莊到王國,到城市化建設,人類一步步侵蝕對大自然的野心。沒錯,人類不瞭解自然的壯碩,不清楚自己的能力有多麼極限,所以人類才會找起自己的同夥,齊心協力地完成像是金字塔、萬里長城以及高海拔的馬丘比丘,再一次地,見證到人類的野心,人類不了解什麼是神,所以在神到達之前,充滿了這種想像能力,把任何當作「神」的一部分——神蹟顯靈了!

分裂(續五)

長官好奇地看著前方:前方雜草叢生,天花板佈滿了厚重的蜘蛛網,他知道這裡就是所謂的「寶物之地」,事實上,這只是前人所遺留下來的一間古廟而已。

The Wind

風雨前來的寧靜,總是特別的寂靜,感受不到什麼熱鬧的氣氛,感受不到什麼吵鬧的爆炸,只是覺得這一刻特別地靜謐。天上的月光依然皎潔,星辰伴隨著月亮,襯托這夜晚的時刻,雲層在天空漂浮,風雨?根本沒有這回事。

I learn something from Japan

要我再一次寫食安問題,彷彿要我回到從前寫下老樣的說法。沒錯,我沒什麼新的題材可以寫,但別就此打住,看完這句就掉頭走人。事實上,食安問題,坦白說,我們所認識的生活型態不是食物所造成的,而是整體的生活方式。

演化進程

#107492447 / gettyimages.com
望著明天,總是告訴自己會有所進步,至少我這樣坦白告訴我自己。但明天依然是一個樣子——我沒有進步,在原地打轉,我會抱怨,我會想辦法突破氛圍,了解自己的困境。我一直明白告訴我自己,藍天上的白雲依然為我而飄,有自己的一片天,讓人們多認識我一點,可惜命運捉弄著天空的情況,時而雷電交加,時而滂礡大雨,這場暴風雨,陽光是很可貴,但我們被捉弄成不成人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