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Your antisocial personality

圖片來源:s8

很多人見到我本人是第一個念頭是你很友善,斯文,根本不像是個反社會人格的作家。我的確不像,我得要澄清這點,但良善的人不代表他不會有邪惡的念頭,不會想偷窺他人的想法,更不會有詐欺的想法出現。反社會人格的定義在 DSM-IV 第四版已經有清楚的說明:




不符合社會規範相對的合法行為,透過反覆執行以利逮捕。
欺騙,反覆說謊所言,使用別名,為了自己的利益或快樂。
衝動或未能及時防範。
易怒和侵略性,反覆透過暴力來表達。
莽撞不顧及自己與他人的生命安全。
缺乏自省,以淡忘或合理化傷害、虐待、偷竊他人行為。



我想你有嗎?或多或少吧!精神診斷疾病的手冊拿到手上,都要看看這些還有沒有思覺失調症(精神分裂症)、躁鬱症等其他現象,搭配年齡的診斷,十八歲左右的青少年若能及早看出,或許這反社會人格才能更加確定。

還有嗎?當然還有。世界衛生組織給的定義是:


冷漠忽視他人的感受。
不負責任,嚴重漠視社會的倫理規範,以及應盡的義務與行為。
無法維持人際關係,儘管他們沒有難度。
不容易耐得住挫折以及低度的侵略,包括暴力。
無法對罪惡感到內疚獲得到教訓經驗,即使有懲罰。
把他人貼上標籤,合理化人與社會之間的衝突行為。

你也有嗎?雖然這不等於品行障礙,但或多或少,從兒童到青少年可以作為診斷一個人是否「反社會人格」的傾向。

世衛稱為孤獨型人格,但這樣的性格不管名稱為何,其實已經直接反映到我們或多或少的人格身上。我也不怪乎,現代人壓力過大,情緒難管控,每個人都想做好每件事,掌控流程,但是你也知道,不如意十之八九,我們不可能那麼幸運,所有厄運都擦身而過,永遠不會輪到我們。因此,我們總是得學會怎麼看待自己的無形壓力與情緒,並且學會圓融共事,轉換人生道理,這就是我們要做的功課。

所以囉!現在人其實都有反社會人格的傾向,只是我們選擇漠視,忽略,甚至不在乎去提起。看看現在的熱門書籍,少之又少去提到這些小人性格,只叫你避開他們,就算戴了尾戒,那只是防不了自己的一種「武器」而已。而最大的心防永遠還在自己身上,把自己綁得牢牢的,難道不保證他人傷害不了你?

自戀型算是大宗的反社會人格之一,這種多半以自我為中心,每天都要自拍好幾十次的現代男女們,喜歡自己沒有什麼不對,不對的是我們太著迷了,都要被自己給帥醒才甘願,當然不是所有人喜歡拿著最愛的相機從上到下或從鏡子中拍攝自己最美麗(帥氣)的模樣,他們留下最美麗的紀錄,就是為了讓自己回憶時看起來美美的——我可是有輝煌的過去歷史呢!

外表美麗的人,內心依舊帶有一點醜陋,我們對於美麗的定義就是看起來年輕、青春洋溢,有著讓你著迷的紅潤雙頰,電人的雙眼以及性感的豐唇,加上俊俏的臉龐,對稱的臉型,還有剛好的身材。內心卻是帶著相同的血液,相同的內臟以及同樣的一顆腦袋。

從維納斯到我們的道德思索已經一再顯示我們的人格的確藏著魔鬼般的未知與狐疑,我們對於反社會人格跡象所顯示出了謊言、暴力以及冷淡的性格反映出我們美麗的背後是個醜陋的不確定因子,不管一個人長相如何,內心的邪惡永遠是佔據在一旁的,永遠不能分開。因此,再美麗的外在,醜陋只是另一個說詞——我可以說「unbeauty」來取代 「ugly」嗎?

現代兒童蠻多煩惱的,只要一個人在校園中欺負我,排擠我,或者故意不跟我玩,分享東西,我們就有「懷特的煩惱」,這不單只是愛情而已。兒童福利聯盟調查顯示六成的國小五六年級學童不懂得怎麼交朋友——可不要學學凱妮絲・艾佛丁(Katniss Everdeen)的說詞——做你自己——就有人願意和你交朋友。事實上,每個小孩生長在一個豐裕的家庭中,父母帶著疼愛的心情不捨得打他們,愛的小手心無關痛癢,他們就算願意放他們「出來」闖,但也是在背後支撐他們,他們ˊ這些孩子會說嗎?

現代孩童比較的是誰的家大,誰有遊戲中的破關紀錄,還有誰比較聰明伶俐?可惜這些不能當飯吃,真正的重要的孩子的獨特性沒有獨一無二展現出來,比較成績的高低,難道每個人都要成為資優的乖乖牌嗎?還是每個科目真正可以獨特利用到展現自己不凡的一面?家庭的教育深入的不是言教,而是父母自己本身的身教根本不夠嚴厲作為孩子的參考模範,就算父母本身有錯。

我在教育的幾篇文章已經清楚說明了現代的教育的最大問題,可惜父母在扮演好自己「父母」的角色時,私底下依然看著自己的 LINE 的聊天記錄,關心這星期好友的動向,同時扮演母親或父親,或職業上班族,或者妻子(丈夫)的角色的時候,我們學不會怎麼轉換自如可以順利著裝,好好演這場戲。因此,教育層出不窮地出現讓人傻眼的窘境。

人格的養成的這場遊戲,我們根本不會玩,不是上裝就好,不是化妝就可,內在的心靈不是張白紙,孕婦的胎兒——在男性與女性的交媾下就已經養成基本的獨特的受精卵,只要孕婦的任何健康情況都會影響胎兒的長大職業與性格——雖然不是完全絕對——但多次實驗已經充分證實孕婦的胎兒基因的變動取決了母親當時的活動。

聽莫札特的音樂雖然不是百分百養出音樂神童,但對音樂的敏感度大於未接觸過樂器的人或者晚成接觸才學音樂的人。人們對於音樂的取樣率在胎兒形成之初就已經對聲音有反應,眼睛是最後才張開看世界,因此,聽力的發展往往接觸世界的第一道感官。

嬰兒的性格發展而成,我們就應該了解他(她)開啟兩隻眼睛看到顏色、形狀以及符號所代表的涵意已經產生了不少「收穫」。父母也應該了解,在三歲的大腦神經快速連結過程中,我們就應該養成重要的修剪工作,可惜已經丟給了保母或育兒園照顧,甚至當成棄嬰——多可憐的寶貝啊!而代理的父母或收養的孩子之間的相處,更是有更多間隙要磨合,當初已修剪成好看的性格要轉變成他們要的腦袋,不是隨著時間就會長得收成完美——畢竟把方形箱子套用在西瓜的外型上,方形西瓜依舊是個「西瓜」。

家庭是個重要的幫手,我們知道這點,但仍然學不會教育養成一個重要家庭的幫兇不是由內在擠壓,外在也會,當環境改變,社會規範壓迫,這個西瓜就嚐起來就像個酸的西瓜。殺人兇手是每個人在社會上共有貼上水火不容而產生的,每個人都有反社會——或多或少而已,不太明顯,甚至作佛的人,難保惡鬼不會由影子入侵你的生活。

想想這世界的許多徵象吧!我們看世界看久了!難道人權,難道人性,難道人類的自身從來都是由壯大自己來尋求外在的保護嗎?我們都是這樣,為何中東依然紛擾,為何美國普遍談論宗教?為何總是拿著憲法修正案來當盾牌?我們不是都需要有個「安全」的地方好挪出空間來歇息嗎?有無反社會,人們只是算是一個「選擇」,因為我們有著理性,不至於擦槍走火,我們害怕與恐懼相處,只好學著面對黑暗,但不想著黑暗的世界是讓我們如此什麼?情感總是第一防線,因此學著提升情緒智商的同時,我們還在外面拉著理性要他參與,忘了理性是看著最遠外的世界彼此觀摩。


世界是個獨特的世界,我們還一時找不到最適宜的角度觀賞,帶著習慣的角度拿著望遠鏡,看著美麗星球時,同時眼睛忘了是怎麼踏上這草地的......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文明的意念(三)

說來真是奇怪,人類享受到文明卻與實際上的文明根本是兩回事。就像我們常常在談的多有公德心的思想一樣沒有兩樣。公德心似乎只在文明社會上演,扮演這樣的角色,看起來像是我們不會亂丟垃圾,不會隨意塗鴉,更不會隨意破壞公物,但是作為一個文明人當然不是說你不重複以上的行為,然後你出現在紐約街頭,就不會看見老鼠橫行。環境的髒亂——難道我們在現代都會公園中不會看見有人隨意做出奇怪行為,然後轉個場景在大自然卻不覺得奇怪?例如裸體或者「垃圾」到處都是。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