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救贖

圖片來源:James Vaughan

中午用餐時,洛爾在餐桌的一角獨自用餐。桌上只有兩個三明治,一杯果汁,另外還有杯牛奶。他似乎若有所思。


維爾耶夫端著餐點看著洛爾怎麼一個人在吃飯,不見他最愛的姑娘,感到很疑惑。
他走了過去。

「我可以坐這嗎?」
「嗯?」洛爾沒有注意到誰,只是低頭吃著他的三明治。
「你怎麼了嗎?看你心事重重的模樣。」
「什麼?」洛爾抬頭看。
「原來是你,歡迎歡迎。」
「你很不專心。」
「有嗎?」
「告訴我,發生什麼事嗎?」
「嗯,是這樣的——你不能告訴他人。」
「什麼事神神祕祕的?」
「主任要我寫的那篇研究報告,我深入研究的結果,那幾乎是把我最愛的細菌全部殺死!我若要培養那種微生物,可要很多時間來做!主任難道不知道這問題的嚴重性嗎?」
「他應該知道。」
「他的實驗任務有問題。」維爾耶夫答說。
「那他幹嘛拿這種藥物給我實驗?」
「他的目的是為了發明新藥物?」
「有可能,藉著動物實驗的目的,說是為了動物福利著想,但心底是為了人類著想。」
「況且,經理的目的看起來是希望更多投資人來投資標的。」洛爾繼續說。
「你是這樣想?」
「我只是猜測。」
「我可不希望我來這裡的目的是為了幫他們獲取個人利益。」

一個聲音出現在身邊:「你們在談什麼?」

洛爾以為是「主任」也剛好這時候出現:「沒有。」

維爾耶夫抬頭看,一個新來的實習生好奇地看著兩個科學家在討論什麼私事。

「你是今天來的實習生,是吧?」
「是的!我是海娜・昔爾。我剛從哈克大學畢業,主修生物系。」
「喔。」洛爾不以為意。

海娜綁著馬尾,瀏海到眉間,十足學生頭的模樣,載著大大的租框眼鏡。

「你們在聊什麼?」
「嗯,沒有,小孩子不要多聽大人的話題。」洛爾想趕她走。
「我可以跟你們一起坐嗎?」
「不要!」
「你幹嘛這樣?」維爾耶夫緩頰氣氛。

「你們慢慢聊,我先走了!」洛爾說完,起身拿著餐盤走到回收站旁,把喝一半的果汁,以及沒喝的牛奶倒入垃圾桶,三明治也吃了一半左右。

維爾耶夫走了過去,想制止他。

維爾耶夫拉住他的手臂,兩個人正好在餐廳門口。

「你要怎樣?」洛爾說。
「你的問題可以好好聊。」

「算是吧!」洛爾說完就離開了餐廳。

維爾耶夫走回自己的桌子,海娜則看傻了眼,又有擔心害怕,認為是不是自己的錯,才導致這樣。

維爾耶夫站著告訴海娜:「這不關你的事。」

「我一個人用餐好了。」

海娜離開那「現場」,獨自用餐。維爾耶夫則是呆在一旁,接著又坐回自己的位置。


凱茵絲看著窗外的風景,不敢相信她真的要出發了!

「如何呢?」
「那裡但願有這麼美就好了!」

車子抵達目的地,兩個人下了車,轉眼看見巨大的飛船在眼前。

「這個飛船好大!」
「是啊!上船吧!」那位女士把行李放在腳邊。

凱茵絲看到行李之後,幫忙抬起。

「這個好重喔!」
「裡面有重要的記錄工具,要小心!」

凱茵絲慢慢抬,抬往飛船的入口處。

那位女士則一身優雅走上飛船。

那個飛船有許多人排隊上船,這兩個女性是其中之一,他們準備前往阿慕絲拉。


那個經過成年儀式的年輕人返回自己的屋內,看見了自己的父母、小女孩,還有一位長輩,另外還有一位男孩,和另一位不知道哪裡來的女性——艾蓮娜。

「dfy43dfg67i56」這位年輕人開口說。
「g45df28xj67$&#&」母親回答。
「#$&($%G4b」

那位男孩走上前去,拉著艾蓮娜,艾蓮娜一臉驚慌失措的模樣寫在臉上,不知道他們到底要幹嘛。

「G&FH%^dg」那位男孩說。
「^dg?」
「^dg%s6356」這位年輕人繼續說。

不過艾蓮娜看到那位年輕人反倒心中小鹿亂撞。

「gh%%^^dg」父親開口說。

「他們到底想要說什麼?」艾蓮娜不斷看著眼前的景象,不知道要表達什麼。

那位年輕人拉著好像是他的弟弟走出屋外。

「dfg5gdh%^dg」
「gh45erg%^dg」
「h5ydfg6fh5」

兩個聲音在屋外,你一言我一句,兩個人好像在討論什麼似的。

艾蓮娜好奇地往屋外看。

等待一會兒,兩個人走了進來,那位男孩走到艾蓮娜面前並且告訴她:「%^G%^dg」

「什麼?謝謝!」艾蓮娜摸不著頭緒。

那位年輕人看著艾蓮娜,並且向她說:「f4w6#^(」

艾蓮娜依然搞不清楚。

外頭依然下雨,看起來有增大的趨勢。雖然屋內也在下小雨,但是屋內的火堆依然把溫度點亮了起來,而艾蓮娜依然迷迷糊糊不知道發生什麼。

冰柱上的裂痕看起來有裂開的痕跡,而艾維茲與白色貓兩個並不知情。

「你看夠了吧!還不來幫我?」白色貓又繼續推著牠的「大雪球」。

艾維茲似乎沒聽見牠說的話。

「你說什麼?」
「等一下你推的時候又有雪花可以看了!」
「真的?」
「那我等一下來幫忙。」
「⋯⋯」白色貓無奈。

等待一段時間,艾維茲看著雪花「所剩無幾」時,才悻悻然跑到了白色貓旁邊幫忙推。

「用力!一——二——三。」白色貓告訴艾維茲。
「我已經在用力!」
「這個也太重了吧!」
「不要說廢話!趕快推!」

艾維茲使勁全身力氣推那龐大的雪球。

「就是這裡。」
「好。」

就定位之後,艾維茲用力一踢,那個大雪球從高地滾落到低處,撞擊到冰柱。雪球瞬間爆裂,變成遍地雪花。

「再看一次,還是好美!」
「我說這位小姐⋯⋯」


「怎麼回事?」伊瓦看著前方。

四個結冰的冰層在伊瓦附近,隨著冰與水的沖刷,這四個似乎離他而去,但伊瓦將尖刺刺進冰層中,再用鎖鏈圍繞,以免讓他們離他而去。

看著冰柱的侵蝕還有湖水的交雜,這是個不太平靜的洞口,隨著冰柱持續向下挺進,以及向上推動,眼前的洞穴更顯巨大,更顯得像是一個小王國的世界的奇蹟。

那些小生物紛紛逃竄,紛紛從那洞穴急忙跳出,伊瓦看見宛如蜘蛛的生物,然後再跳到他身上,他措手不及,紛紛用手撥開,「這什麼東西?」。還有一隻小蜘蛛因為驚嚇過度,在伊瓦身上「解放」一下。有的蜘蛛還吐出絲來,弄得伊瓦一身臭味與酸味。

「走開!」伊瓦用巨斧亂揮。

一隻蜘蛛看見巨斧,像是對牠攻擊一樣,牠也展開「報復」。牠吐出絲來,那隻蜘蛛在尾端釋放電力。電力順著巨斧的握桿蔓延到伊瓦的手掌,伊瓦被電倒在水中。

電力蔓延鎖鏈,圍困著冰層似乎有種力量,讓冰層開始慢慢崩裂。所幸電力很小,冰層裂開情形不大,但伊瓦對於這不速之客可不是有所好意,因此,用力拉起冰層然後把它往前丟,其他被圍困的冰層因為沒有「綁住」而脫困,順著水流與冰往前衝。伊瓦並不知情。

「這可惡的小王八蛋,別來煩我!」

其他的蜘蛛見到此況加入救援牠行列,紛紛吐絲並且釋放強大電力。

「這麼多!」伊瓦逐步見到更多生力軍加入。

但電力的釋放下,伊瓦忍耐著電力的痛苦,伏特也持續升高,伊瓦痛得最後昏厥了過去。


而那些冰層被某種力量也逐漸釋放,結冰的那四個人慢慢融化,但眼前的那些混雜的湖水與石頭碰撞成形而成的冰柱,可不像這之前那麼「單純」。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Everyone is complaining

每一個人都在「抱怨」,打開報紙——不,我說的是打開網路上的「報紙」頭條,當你看到一則新聞的反應之後的表示心情圖示點選你認為符合你心境之後,你就看到網友的「抱怨」;沒有心情圖示?你還是能夠見到網友的自身經歷,符合其他讀者青睞的,就會表示按個讚,或者把它推舉成為最前頭的推薦,你可以看到網友的冷嘲熱諷,以及最讓人最不受歡迎的留言,這像是一個社會縮影,我也「曾」留言過;現在,我「幾乎」不想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