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4/24

出口(續二)

圖片來源:Evan Leeson

一隻多眼猛獸叼起了那隻黑猩猩,黑猩猩流著鮮血,放任不管。傷口任憑著被光線擊中時不斷流著,直到乾漬為止。其他的兩隻多眼猛獸在後頭跟著,一隻咬著另一隻的頸部不放,頭上的角也撞擊到另一隻,那隻猛獸很痛,反咬回去,兩旁尖銳的利牙,把多眼猛獸咬著也留著透明血液。


牠們看起來像是在施行暴力,喜歡互咬,其實這是牠們愛玩的遊戲,喜歡互相捉弄,來個誰是勝利之王的代表。就這樣,打打鬧鬧的路上,三隻多眼猛獸玩得很開心,根本不管那隻黑猩猩。


傑克完全失了魂,不知道自己是什麼,靈魂被誰抓走,身體又被誰控制?傑克痛苦得不能自己,  放生尖叫,「啊⋯⋯」,聲音大聲到前方的妻子都聽得見。沒多久,又發出恐怖的笑容,想要把人吃下肚的樣子,一下又哭泣,眼淚唏哩花啦地流不停,一下又轉為憤怒,拳頭握著宛如堅硬的石頭一般,一拳重擊旁邊的石塊,拳頭流著血也沒有感覺,不會痛,甚至痲痹,一幅失心瘋,宛如是名副其實的精神病患。

傑克走往前,他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行為,他只知道有某東西在吸附他,手中依然在流血,眼神時而放空,時而走火入魔般已經失控。在他走往前的一陣子,傑克迅速昏倒了下去,恐怖經驗留在腦海,彷彿惡魔入侵身體,久久不能散去。

小狐狸往前查看,看看傑克的狀況。

「喂!你還好吧?」

傑克沒反應,小狐狸用前肢撥動他的手指。手指沒反應,又跑到他的小腿處,撥動他的小腿,還是沒反應。小狐狸要離開之餘,傑克用手握住牠的尾巴,小狐狸瞬間被拉了回去,傑克迅速衝向小狐狸,露出哧哧笑的表情。沒多久,又昏倒了過去。

小狐狸對此舉動並不太陌生,因為施行這「法術」就是牠,只是每個人的反應不同,不知道到底會發生什麼事,因此牠看了一眼之後,就拉著他的手臂迅速消失在黑暗中。


過了一會兒,艾蓮娜已經在樹上,她不清楚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只知道被風暴追逐,然後絆倒昏厥,這過程之中,艾蓮娜一點記憶也沒有。

「我怎麼⋯⋯?」艾蓮娜自言自語。

艾蓮娜往上看,沒看到那隻鷹,而那隻鷹已經不在樹上,牠在旁邊的一棵樹上歇息。過了沒多久,艾蓮娜肚子又咕嚕咕嚕地響,那隻「活」魚還在,只不過已經沒了呼吸心跳,還發出一股惡臭。

艾蓮娜思考了一會兒。「好吧!」,她把那隻魚直接剝開來吃。剛開始吃,艾蓮娜吃不下去,邊吃邊吐,幾乎沒吃幾口。

「好難吃。」

但最後還是勉強吃到只剩下半面魚肉。

那隻鷹迅速不及掩耳,衝下來抓走艾蓮娜。

「喂!你要帶我去哪裡啊?」艾蓮娜來不及反應,就已經在那隻鷹的爪子上了。


艾維茲累倒了,眼看荒漠與綠洲不見蹤影。她又走回原來的路,只是路已經不見「影子」,怎麼走回去。而事實上,路程只走了不到一百公尺遠而已。

「我好累⋯⋯」艾維茲邊走邊喊表示。

走了一陣子,看見了閃閃發亮的物體,她知道前方一定有綠洲,有水源,她興奮地衝了過去,快到前面之餘,果然是空歡喜一場。旁邊的餘光被她瞄到,也是有物體在發亮,她意興闌珊地走了過去,上帝果然給了她一點幸運:是水源,是細小的水流所構成的冰原。

她興奮地蹲下了身子,馬上用雙手舀起水源飲用,但水不是喝不到,就是喝了之後沒有水的感覺。她感到疑惑,「怎麼⋯⋯?」

「為什麼這水完全沒味道?」

「上帝,你要耍我到何時?」她情緒轉為憤怒,指責上帝。

事實上,這水源不是沒味道,而是由於之前的崩裂的地面,冰柱與水滲透到洞穴縫隙中,縫隙沿著湖面的水,又滲透到小洞穴中,整個洞穴已經被覆蓋成一個巨大的冰柱版圖,因此,這樣的水源,只是細小的一途。

一隻小動物在遠處望著她,外形跟元神很像,只不過牠的毛髮是白色的。


洛爾在餐廳等著她的美人到來,現在是晚間七點左右,這間餐廳的生意很好,是他耗費了許多口舌,請求老闆給他一次難得機會來邀請他的佳人來此共進晚餐。然而呢?凱茵絲對此卻是形色忡忡地的來到這高級區域。

她穿著一幅休閒褲,簡單的上衣,外套;外套還有污漬在領口上。腳上卻是簡單的布鞋,絲毫不把這次當成一次「正式約會」。

她到餐廳的門口,服務生問她:「小姐您好,請問您有訂位嗎?」

「有的,快讓我進去!」凱茵絲不耐煩。
「讓我為您查一下⋯⋯」服務生看著訂位名冊。

還沒等服務生查完,凱茵絲就衝了過去。

「小姐!小姐!」

凱茵絲東看西看,看看洛爾在哪裡。

洛爾看著遠處有個女性在四處相望,想著應該不可能是她,但是她的面容實在太像凱茵絲,洛爾起身走了過去。

「小姐,請問您是凱茵絲・本嗎?」
「你是洛爾?」
「怎麼不像?」凱茵絲對於眼前的男性根本不敢相信的模樣。
「我是⋯⋯」
「你有必要穿著這麼正式嗎?」
「這是難得的晚餐,當然要正式。」
「有嗎?」
「陪你吃完飯,我要走了!」
「哪裡?」
「不想告訴你。」
「可以坐下吃飯了嗎?」

洛爾將她帶到訂位的位子,然後拉開椅子邀請她上座,她坐下之後,換他坐回原來的位子。

等待一段時間,兩個人都不談話,氣氛頓時變得安靜,只有鄰近的餐桌所發出的交談聲,還是樂隊在舞台上伴奏的音樂。

「你想要吃什麼?」洛爾首先開口問凱茵絲。
「都可以,我不介意吃什麼。」
「這樣啊⋯⋯」洛爾本來打算跟著凱茵絲點同樣的菜,但不出他所料。
「那我就一份餐前菜就好。」
「我就一杯水就好。」
「一杯水?」洛爾不敢相信。
「有問題嗎?我是不餓。」
「是這樣⋯⋯」洛爾又潑了一盆冷水。
「好吧⋯⋯」洛爾轉頭呼叫一位服務生過來點餐。
「跟你開玩笑的,我就只要麵包沾醬就好,另外一份沙拉。」
「呵呵⋯⋯」洛爾一副無奈。


那隻貌似元神的動物跑了過來,但是又一副害羞的模樣躲在石頭旁看著艾維茲,而艾維茲並沒有意識到那隻可愛的動物。

艾維茲回頭看著一望無際的荒漠,帶著些許草原與石頭交雜著,心中百感交集。

「唉⋯⋯」艾維茲很感嘆。

那隻白色的動物又慢慢接近她,看起來是對這眼前的生物充滿好奇的眼光,而牠已經在她的褲子下方,艾維茲卻是眼睛看著前方。

艾維茲往前走,那隻白色動物在拋在後頭之後,又緊接著跟著她走。


一隻「白貓」與一位女孩,找著前方的出口——真正讓他們脫離這裡的出口。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