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出口(續二)

圖片來源:Evan Leeson

一隻多眼猛獸叼起了那隻黑猩猩,黑猩猩流著鮮血,放任不管。傷口任憑著被光線擊中時不斷流著,直到乾漬為止。其他的兩隻多眼猛獸在後頭跟著,一隻咬著另一隻的頸部不放,頭上的角也撞擊到另一隻,那隻猛獸很痛,反咬回去,兩旁尖銳的利牙,把多眼猛獸咬著也留著透明血液。


牠們看起來像是在施行暴力,喜歡互咬,其實這是牠們愛玩的遊戲,喜歡互相捉弄,來個誰是勝利之王的代表。就這樣,打打鬧鬧的路上,三隻多眼猛獸玩得很開心,根本不管那隻黑猩猩。


傑克完全失了魂,不知道自己是什麼,靈魂被誰抓走,身體又被誰控制?傑克痛苦得不能自己,  放生尖叫,「啊⋯⋯」,聲音大聲到前方的妻子都聽得見。沒多久,又發出恐怖的笑容,想要把人吃下肚的樣子,一下又哭泣,眼淚唏哩花啦地流不停,一下又轉為憤怒,拳頭握著宛如堅硬的石頭一般,一拳重擊旁邊的石塊,拳頭流著血也沒有感覺,不會痛,甚至痲痹,一幅失心瘋,宛如是名副其實的精神病患。

傑克走往前,他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行為,他只知道有某東西在吸附他,手中依然在流血,眼神時而放空,時而走火入魔般已經失控。在他走往前的一陣子,傑克迅速昏倒了下去,恐怖經驗留在腦海,彷彿惡魔入侵身體,久久不能散去。

小狐狸往前查看,看看傑克的狀況。

「喂!你還好吧?」

傑克沒反應,小狐狸用前肢撥動他的手指。手指沒反應,又跑到他的小腿處,撥動他的小腿,還是沒反應。小狐狸要離開之餘,傑克用手握住牠的尾巴,小狐狸瞬間被拉了回去,傑克迅速衝向小狐狸,露出哧哧笑的表情。沒多久,又昏倒了過去。

小狐狸對此舉動並不太陌生,因為施行這「法術」就是牠,只是每個人的反應不同,不知道到底會發生什麼事,因此牠看了一眼之後,就拉著他的手臂迅速消失在黑暗中。


過了一會兒,艾蓮娜已經在樹上,她不清楚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只知道被風暴追逐,然後絆倒昏厥,這過程之中,艾蓮娜一點記憶也沒有。

「我怎麼⋯⋯?」艾蓮娜自言自語。

艾蓮娜往上看,沒看到那隻鷹,而那隻鷹已經不在樹上,牠在旁邊的一棵樹上歇息。過了沒多久,艾蓮娜肚子又咕嚕咕嚕地響,那隻「活」魚還在,只不過已經沒了呼吸心跳,還發出一股惡臭。

艾蓮娜思考了一會兒。「好吧!」,她把那隻魚直接剝開來吃。剛開始吃,艾蓮娜吃不下去,邊吃邊吐,幾乎沒吃幾口。

「好難吃。」

但最後還是勉強吃到只剩下半面魚肉。

那隻鷹迅速不及掩耳,衝下來抓走艾蓮娜。

「喂!你要帶我去哪裡啊?」艾蓮娜來不及反應,就已經在那隻鷹的爪子上了。


艾維茲累倒了,眼看荒漠與綠洲不見蹤影。她又走回原來的路,只是路已經不見「影子」,怎麼走回去。而事實上,路程只走了不到一百公尺遠而已。

「我好累⋯⋯」艾維茲邊走邊喊表示。

走了一陣子,看見了閃閃發亮的物體,她知道前方一定有綠洲,有水源,她興奮地衝了過去,快到前面之餘,果然是空歡喜一場。旁邊的餘光被她瞄到,也是有物體在發亮,她意興闌珊地走了過去,上帝果然給了她一點幸運:是水源,是細小的水流所構成的冰原。

她興奮地蹲下了身子,馬上用雙手舀起水源飲用,但水不是喝不到,就是喝了之後沒有水的感覺。她感到疑惑,「怎麼⋯⋯?」

「為什麼這水完全沒味道?」

「上帝,你要耍我到何時?」她情緒轉為憤怒,指責上帝。

事實上,這水源不是沒味道,而是由於之前的崩裂的地面,冰柱與水滲透到洞穴縫隙中,縫隙沿著湖面的水,又滲透到小洞穴中,整個洞穴已經被覆蓋成一個巨大的冰柱版圖,因此,這樣的水源,只是細小的一途。

一隻小動物在遠處望著她,外形跟元神很像,只不過牠的毛髮是白色的。


洛爾在餐廳等著她的美人到來,現在是晚間七點左右,這間餐廳的生意很好,是他耗費了許多口舌,請求老闆給他一次難得機會來邀請他的佳人來此共進晚餐。然而呢?凱茵絲對此卻是形色忡忡地的來到這高級區域。

她穿著一幅休閒褲,簡單的上衣,外套;外套還有污漬在領口上。腳上卻是簡單的布鞋,絲毫不把這次當成一次「正式約會」。

她到餐廳的門口,服務生問她:「小姐您好,請問您有訂位嗎?」

「有的,快讓我進去!」凱茵絲不耐煩。
「讓我為您查一下⋯⋯」服務生看著訂位名冊。

還沒等服務生查完,凱茵絲就衝了過去。

「小姐!小姐!」

凱茵絲東看西看,看看洛爾在哪裡。

洛爾看著遠處有個女性在四處相望,想著應該不可能是她,但是她的面容實在太像凱茵絲,洛爾起身走了過去。

「小姐,請問您是凱茵絲・本嗎?」
「你是洛爾?」
「怎麼不像?」凱茵絲對於眼前的男性根本不敢相信的模樣。
「我是⋯⋯」
「你有必要穿著這麼正式嗎?」
「這是難得的晚餐,當然要正式。」
「有嗎?」
「陪你吃完飯,我要走了!」
「哪裡?」
「不想告訴你。」
「可以坐下吃飯了嗎?」

洛爾將她帶到訂位的位子,然後拉開椅子邀請她上座,她坐下之後,換他坐回原來的位子。

等待一段時間,兩個人都不談話,氣氛頓時變得安靜,只有鄰近的餐桌所發出的交談聲,還是樂隊在舞台上伴奏的音樂。

「你想要吃什麼?」洛爾首先開口問凱茵絲。
「都可以,我不介意吃什麼。」
「這樣啊⋯⋯」洛爾本來打算跟著凱茵絲點同樣的菜,但不出他所料。
「那我就一份餐前菜就好。」
「我就一杯水就好。」
「一杯水?」洛爾不敢相信。
「有問題嗎?我是不餓。」
「是這樣⋯⋯」洛爾又潑了一盆冷水。
「好吧⋯⋯」洛爾轉頭呼叫一位服務生過來點餐。
「跟你開玩笑的,我就只要麵包沾醬就好,另外一份沙拉。」
「呵呵⋯⋯」洛爾一副無奈。


那隻貌似元神的動物跑了過來,但是又一副害羞的模樣躲在石頭旁看著艾維茲,而艾維茲並沒有意識到那隻可愛的動物。

艾維茲回頭看著一望無際的荒漠,帶著些許草原與石頭交雜著,心中百感交集。

「唉⋯⋯」艾維茲很感嘆。

那隻白色的動物又慢慢接近她,看起來是對這眼前的生物充滿好奇的眼光,而牠已經在她的褲子下方,艾維茲卻是眼睛看著前方。

艾維茲往前走,那隻白色動物在拋在後頭之後,又緊接著跟著她走。


一隻「白貓」與一位女孩,找著前方的出口——真正讓他們脫離這裡的出口。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空泛的進步(續)

我們這樣算是一種進步嗎?或者說是「退步」?怎麼才能算是一種「進步」?自從發明網路之後,我們加速溝通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效率」之後,自從改造工廠的處理方式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往左滑是不喜歡,往右滑是喜歡之後,我們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了快速約會,可以認識許多人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

性.愛.色情

雖然性藏在愛中,但也不是神話一件。而是我們對於性的那種感受。想想看,當我們沉浸在愛中是什麼樣的感覺?是愉悅的感覺?還是一種充滿幸福的感覺?而我這裡所談的愛,不單單只是愛情,還有親情、友情、祖孫情及各種情感在,因此,在愛裡,我們能夠感受到喜悅、快樂與一種自在又有安全感的感覺中。
而性只是一種在愛情中的關係,也就是在愛情裡慢慢衍生出親密關係。如果我們真的喜愛對方,且是異性的對方的前提下,你當然會想和他發生親密的關係,從碰觸他人身體開始,你會不由自主的接觸他人,找他談話,陪他解悶,擁抱他,給他鼓勵與支持,這些都是我們自然發生的行為模式,而促使我們產生這些動機的,也就是情感,一種想要表達情緒的生理模式。換句話說,愛產生的元素多半都是在情感的建立下產生的,這與上一篇我提到那位作者—理察‧大衛‧普列希特—有著不謀而合的概念,當然,我提到的各種情感,愛只是包含在其中之一,性如果能跳脫包袱之外,那麼我們還可以理解更多,只是多半都在情緒下,我們都在迷失自己。
所以,情緒建立在愛情本身,而性只是愛的周圍環繞,色情只是一種介於中間的媒介喔?一點也沒錯,色情讓愛情變得那麼粉紅,然後又帶點迷幻紫,然後我們男女就在色情與愛間,找回對於性的重新定義關係,所以穿著性感內衣的女人總是帶著挑逗的眼神直直看著她們眼中的男人的眼睛與他們的下半身,誘惑著我們的大腦,讓我們全身興奮、顫抖、及想要尖叫的快感扶搖直上,男人對於眼前的女人的重要身體的某個部位都會兩眼發直,好好瞧著仔細,真恨不得立刻開始,但愛若是建立很穩固,那麼性真的要開始,那只是前戲的噱頭。
可是愛通常都會等不及,對男人而言,那真的難耐—我想慾火焚身的同時,又被澆熄,那真的難受。女人在愛與性中,用愛情的本身加強對性的親密接觸,讓愛有性可以相伴,但是對於色情那麼只是一種存在於性的另種角色上—我是指性的關係通常讓色情影片上的女星變得一種我們可以模仿或者揶揄的對象,這時愛情就變得像色情的性感地帶,如果沒有浪漫的燭光,如果沒有飯後或者餐前酒,也沒有幾杯下肚,你怎麼會有情意,而她會有意陪你呢?就算這不是愛情,那麼情感的產生也會把你當做就是一場男歡女愛的感情。
那麼這是什麼情?當一個性關係多重存在時,那麼人類還有所謂的真愛制嗎?一夫一妻制向來不是人類的權利,草原田鼠的各種報導重複播報時,Google的搜尋可以找出十二萬三千條時,那麼我們還要怎麼重視真愛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