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簡單的複雜


這世界很亂,我也是。每當我要寫什麼主題時,我沒有什麼想法在囤積,或者有什麼樣的主題在堆積,並且有個大綱告訴我該怎麼寫。因此,你總看到我的文章總是「七零八落」,沒有固定式的題目,也沒有什麼預先設好的標題,因為預先設想好,我的大腦就會打結,不知道該怎麼發揮——但也不是有主題就不能寫,而是看人怎麼靈活變通。


因此,我才告訴你,我也很亂——心思上的主題煩亂,而事實上——就世界上看到的確實如此,敘利亞內戰打了三年,始終沒有停火的跡象,現在的問題,美國與俄羅斯在處理烏克蘭分裂的問題,根本無心思處理敘利亞化武問題,按照這樣下去,敘利亞只會延長更多不必要的問題,包括種族分裂,更大的爭戰衝突,還有更多的無辜孩子傷亡,現在已經有一萬名的孩子成了犧牲品,當我看見一個女孩子吃著唯一的一餐——一顆杏桃的照片時,我的眼角糾結了起來,不敢想像這樣的孩子生活在戰爭的童年,未來,他們會怎麼想,怎麼生活?

隨著逃離戰爭的人數越多,百萬的難民數讓各邊個個國家都快喘不過氣來,需要的糧食要很多才能填補未來的每一餐。境內的人數也百萬人數起跳,一千多個戰爭的日子,阿薩德要轟炸到什麼時候?

三年前的開端只是抗議,後來的一次鎮壓,演變成戰爭,烏克蘭也是。幾個月前只是抗議政府,政府用反遊行法鎮壓,引來更大規模的抗議後,流血衝突演變成種族與國家的抗爭,最後就是獨立運動。人民要的就是還給我們自由,讓我們有自治能力管理自己的國家,可是當克里米亞國會宣布獨立後,公投也得出正向結果時,我們承不承認他們是一個「國家」?

美國不承認,俄羅斯一定會認可,至少普丁只是想保護他們的「族群」,演變後來的結果是自治區的成立,我們無法認同世界的變端,我們也看見了各方多元的角力只會衍生梗多複雜。我再舉個例:現在很流行 Helpouts ,也就是真人線上教學,然後收你少許費用,類似的網站還有 Fiverr 。五美元就可以讓你擁有自己的「肖像」,SEO 的最佳化,幫你寫一篇盡善盡美的部落格文章,你會想要付費嗎?

先別提你願不願意買帳,而是這樣的服務——呃,看起來還有進步空間,我的意思是說,我怎麼知道服務內容是否有我想得是否落差?我怎麼知道你號稱的「專業」是真的專業?如果你既然這麼專業,我的夢想是世界和平,你認為五美元足夠嗎?我並不是個標準的酸民,而事實上,服務多元萬象,衍生出來的複雜性就是多元的個人化,也就人人都是「老闆」,那顧客是⋯⋯?

依然是每個人手中怎麼掌握,回到原來的問題:這世界很亂,真的很亂,每天一早起來看見就是政治亂象,社會新聞,以及生活民生的消息,我想要知道的是生活便民的訊息,政府為民間打造的福利,還有非營利機構為弱勢族群打拼的消息,但不如我所願,每家電視台其實大同小異;美國電視台為美國發聲,抨擊俄羅斯太政治化,俄羅斯電視台為自家發聲,抨擊美國一面倒,中立的電視台怎麼可能不選邊站?請問你支持還是反對?如果沒有第三選項。

因此,複雜的社會再怎麼簡化,其背後還是複雜。想要知道你的性別、年齡、興趣與喜好? Google 搜尋時,長期就可以預測你可能會是怎麼樣的一個人,超級市場的機制也是出自於這裡,運用一套系統演算,電腦就可以大概猜出你是誰,會是什麼樣的職業,福爾摩斯也是運用一個演算法,推理一套邏輯,判斷兇手是誰,就算所有的都不合理,剩下的他也一定會相信,因此買兇殺人,或者心中嫉妒怨恨,還是想隱瞞事實真相,重新玩,這場遊戲也會見光死。

很複雜嗎?蘋果的背後機制看起來很簡單,他們是怎麼做到的?當然是運用推理制度,人與人之間的人性當然有「邏輯」可以走,因此從長期的規劃機制運算下來,就可以知道人會怎麼使用他們的機器,如果電腦本身不是長這樣,而是直接生長在大腦裡,用語音就可以溝通,我們可能還沒發明鍵盤滑鼠。因此,複雜的科技背後卻是一連串長期的符號與運算在幫助你解決怎麼找到回家的路,如果你運用全球定位系統在你的行動裝置上。

簡單的生活一直是我們想要的,但事與願違,背後卻是複雜的衍生,因此疾病的成因不完全是由單一病毒而引起,H5N1 就是最好的例子,這種病毒會突變,衍生出 H7N9 的細胞變化,讓人類染病,瘧疾也是個例子,這是由瘧原蟲所引起,分佈在非洲、南亞、南美洲地帶,媒介就是蚊子,因此就是要撲殺蚊子才能消滅病毒,減低傳播率,但可別忘了,蚊子的生長環境也與當地有關,因此,與其撲殺牠們,不如想想改善環境與設施,其他衍生問題才能雙管齊下解決問題,最主要的變因在於我們對於成因不能由單一作為判斷的依據。

未來的現今上,誰會真的知道時空旅人是預言真的來過「現在」,還是我們一直活在「過去」?

別那麼單一而論,人生來不是談戀愛、結婚生子,工作事業一輩子,照顧孩子前半輩子,後半輩子想退休,人也不是循著邏輯解釋這樣順其自然,背後的成因一直都是很複雜的,我不會叫你做好自己的事,背後交給我們就好,而是要讓你了解現在的社會不是用憲法制定法律就絕對有效!不是這樣,我不希望用法律壓制人,人就會服從命令,不會犯法,而是道德是出自於人類本身身上,憲法的制度依照人類的使命打造,保障人人有各方面的「自由權」,但不叫你侵害動物(包括人類)生命都是自由,因此刑法與民法則約束人民不得抗拒錢財、情感(例如坐牢)或某些剝奪權,你要絕對服從。然而,憲法既然這樣寫,那回頭想,人類就有修改法律的依據,讓它合情合理化,那麼我們要怎麼設限人權是種自由——生而由來的自由?

這是很兩難的地步,口口說聲抗議剝奪動物生存的權利的人,那麼藥物怎麼上市,為人類謀福利,爭取人類疾病治療的希望?口口說聲不想吃動物屍體的人,難道存心不就會射殺動物?人類要爭取為弱勢,為戰火無情,為自然災害摧毀的族群的權利時,動物的生存權又在哪裡?生命其實定義很多元化,因此,人人都會殘害生命,神也是。難道不吃任何食物,只喝水,人生命就會永久?然而,你也希望長命百歲一輩子嗎?

別以為在現代生活,講求效率的光環下,我們就非得要進步神速,追上前人的腳步,讓人人都要開啟智慧型時代,難道人真的要進化到聰明的這種地步嗎?講求方便的結果是人人都可以成為愛因斯坦嗎?

樂觀的我們,希望生活簡化的我們,背後的成因,這些種種變因,不是單一就可以複雜來解釋,我只告訴你一個事實:人不需要進化到是絕對的地步!至少我情可笨一點,也不願就此踏上最聰明到能預測準確的程度。其原因很簡單:預言家所實現的是依照統計學的理論來推算邏輯,但在未來的現今上,誰會真的知道時空旅人是預言真的來過「現在」,還是我們一直活在「過去」?


人一直是個複雜的生物,不管從內或外,從實際或從理論角度,我們的宇宙浩瀚無垠,這大概也是我們身為人的原因吧——至少我們愛透過想像力,愛爾蘭小說家喬治・摩爾(George Moore)也這麼認為。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空泛的進步(續)

我們這樣算是一種進步嗎?或者說是「退步」?怎麼才能算是一種「進步」?自從發明網路之後,我們加速溝通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效率」之後,自從改造工廠的處理方式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往左滑是不喜歡,往右滑是喜歡之後,我們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了快速約會,可以認識許多人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

性.愛.色情

雖然性藏在愛中,但也不是神話一件。而是我們對於性的那種感受。想想看,當我們沉浸在愛中是什麼樣的感覺?是愉悅的感覺?還是一種充滿幸福的感覺?而我這裡所談的愛,不單單只是愛情,還有親情、友情、祖孫情及各種情感在,因此,在愛裡,我們能夠感受到喜悅、快樂與一種自在又有安全感的感覺中。
而性只是一種在愛情中的關係,也就是在愛情裡慢慢衍生出親密關係。如果我們真的喜愛對方,且是異性的對方的前提下,你當然會想和他發生親密的關係,從碰觸他人身體開始,你會不由自主的接觸他人,找他談話,陪他解悶,擁抱他,給他鼓勵與支持,這些都是我們自然發生的行為模式,而促使我們產生這些動機的,也就是情感,一種想要表達情緒的生理模式。換句話說,愛產生的元素多半都是在情感的建立下產生的,這與上一篇我提到那位作者—理察‧大衛‧普列希特—有著不謀而合的概念,當然,我提到的各種情感,愛只是包含在其中之一,性如果能跳脫包袱之外,那麼我們還可以理解更多,只是多半都在情緒下,我們都在迷失自己。
所以,情緒建立在愛情本身,而性只是愛的周圍環繞,色情只是一種介於中間的媒介喔?一點也沒錯,色情讓愛情變得那麼粉紅,然後又帶點迷幻紫,然後我們男女就在色情與愛間,找回對於性的重新定義關係,所以穿著性感內衣的女人總是帶著挑逗的眼神直直看著她們眼中的男人的眼睛與他們的下半身,誘惑著我們的大腦,讓我們全身興奮、顫抖、及想要尖叫的快感扶搖直上,男人對於眼前的女人的重要身體的某個部位都會兩眼發直,好好瞧著仔細,真恨不得立刻開始,但愛若是建立很穩固,那麼性真的要開始,那只是前戲的噱頭。
可是愛通常都會等不及,對男人而言,那真的難耐—我想慾火焚身的同時,又被澆熄,那真的難受。女人在愛與性中,用愛情的本身加強對性的親密接觸,讓愛有性可以相伴,但是對於色情那麼只是一種存在於性的另種角色上—我是指性的關係通常讓色情影片上的女星變得一種我們可以模仿或者揶揄的對象,這時愛情就變得像色情的性感地帶,如果沒有浪漫的燭光,如果沒有飯後或者餐前酒,也沒有幾杯下肚,你怎麼會有情意,而她會有意陪你呢?就算這不是愛情,那麼情感的產生也會把你當做就是一場男歡女愛的感情。
那麼這是什麼情?當一個性關係多重存在時,那麼人類還有所謂的真愛制嗎?一夫一妻制向來不是人類的權利,草原田鼠的各種報導重複播報時,Google的搜尋可以找出十二萬三千條時,那麼我們還要怎麼重視真愛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