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困境(續二)



「這裡是哪裡呢?」艾維茲在伸手不見五指的狹小洞穴爬行。
「他媽的,我很餓了!到底哪裡才有出口?」艾維茲改變了語氣。
爬了爬,她看見了一個叉路,左右各一,她停了下來,不知道要往哪裡走,於是她脫去腳上的鞋子,往其中一個入口丟去。


「嗯,這邊有回聲,是死路,另外一邊。」

她向沒有回聲的入口爬了進去,另一方面,那個有回聲的入口,有很多小東西在蠢蠢欲動⋯⋯
她一直爬向前。嗯,又是同樣的叉路口,她再一次脫去另外一隻鞋子丟去。

「有回聲,另外一邊。」

她爬向沒有回聲之處的那個狹小洞穴中。

「前面那是什麼?」艾維茲看著前方的洞穴,有不明的光源在一點點閃爍。

她爬向前,想看個仔細,她嚇了一下,竟然是個蜘蛛的屍體。

「哇!嚇到我了!」

她把牠丟在旁邊,進去向前爬行,後面那些奇特的小生物也跟著尾隨她而行⋯⋯



「好啦!好啦!別哭了!我陪你找女兒就是了。」傑克安慰安。
「你怎麼語氣聽起來像是在敷衍我?」安聽到傑克的聲音不太對勁。
「我沒有。」傑克連忙解釋。
「不管有沒有,問題是你要怎麼把那隻小狐狸叫回來?」
「你在找我嗎?」那隻小狐狸說。

趁著傑克開口前,那個聲音脫穎而出。

「啊!是你啊!你終於出現了!」安在傑克的後背看見了小狐狸,並且蹲下身子看著她。
「你叫什麼名字啊?」安問。
「我叫什麼名字?那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要不要找你的女兒?」
「那我要怎麼信任你?」安問。
「你不相信我就算了!」

傑克聽到聲音之後,也轉頭看著安與小狐狸的對話,並且說:「你真的可以嗎?」

「好吧!我走了!掰掰!」說完之後,又不見了。
「喂!」安來不及叫住牠。
「好啦!我知道你要找回你的女兒,跟我走吧!」小狐狸在無形的環境中露出聲音。
「你在哪裡啊?」
「你前方!」小狐狸用前肢打了一下安的頭。
「痛!」
「看來,你也並非信賴我這外人嘛!」小狐狸露出頭問。
「是沒錯。」
「怎麼走?」傑克問。

小狐狸已經走在前方,不管他們。

「你怎麼不回答?」傑克問。
「我在你前面!」小狐狸大聲說。


那些小生物一直尾隨艾維茲,全身毛茸茸的,有些還帶有微光,但光源很微弱,不足以照亮這裡,只要艾維茲停下來,牠們就停下來。

艾維茲一直認為後面有東西,但是不知道是什麼感覺不太出來,她還是向前爬。

艾維茲用餘光往下瞄到幾個微光,很微弱,但是又看不清楚,雖然她的「超能力」沒有受到多大影響,但不是那種普通生物。

一個小生物往上爬到了天花板,艾維茲停了下來,牠也是。

艾維茲動了一下,那隻小生物也動了一下。

大概是她會錯意吧!她太累了!也餓壞了,精神已經凌亂不堪了。


伊瓦走到了當初裂開大洞的洞穴,但是那個洞穴已經冰封,看不出有裂開的跡象。事實上,那個洞穴的裂開造成前方的洞穴的開啓,現在這裡像是用冰覆蓋的世界,斷層所連續的冰柱現象已經蔓延從洞穴下方,到艾維茲身處的地方,無一幸免,只不過艾維茲並沒有感應到發生什麼事,因為那是慢慢滲透的⋯⋯

「他們大概在前方吧!」伊瓦看著前方的路。

他繼續往前走。



「就是這裡啦!」小狐狸只露出頭看著這對夫妻。

他們三人現在站在雷開挖的洞穴的入口處。

「你確定是這裡?」傑克問牠。
「對啊!我的女兒不會沒事跑來這裡。」安附和傑克的話。
「信不信由你!我走啦!掰掰!」說完又不見了「蹤影」。
「喂!我有話要問你!」安又錯過了問牠的機會。
「喂!你聽到了嗎?」傑克問。

沒有聲音回答。

等待一會兒,還是沒有聲音。

「好吧!牠真的走了!我們也走吧!」傑克說。
「誰說我走了?我在你們前面!」小狐狸在洞穴的很深處問,由於洞穴有回音,因此聲音能夠傳達到他們耳邊附近迴盪。

他們兩個人聽到這樣的聲音就知道是那隻小狐狸的聲音,因此,快馬加鞭往前跑去。

「你不是走了?」傑克對著還是只願意露出頭的小狐狸問。
「我是『走了』,走在你們前方啊!」
「你在耍我們嗎?」
「沒有。」小狐狸接著露出身體。
「接著怎麼走?」
「直走就是了!」



艾維茲一直認為後面不對勁,很想看著仔細,但是身體無法轉彎,還是作罷,此外那多隻小生物,也不斷尾隨牠的身後。

艾維茲看到了剛剛才見過蜘蛛的屍體,這裡又出現很多隻,至少十幾隻左右,「奇怪?怎麼這裡這麼多?而且好噁心。」

她不理會牠們,接著往前爬行,但是不理會也不行了,因為她來到了蜘蛛的巢穴中,很多隻蜘蛛的屍體,隨著她爬行,增加了好幾十隻的數量,密密麻麻的,看得她頭皮發麻,四肢癱軟,不知道該怎麼前進。

映入眼簾的不是巨大的蜘蛛巢穴,而是綿延的奇特洞穴。

「天啊!」艾維茲一眼不敢置信的模樣。

她看見好幾隻蜘蛛在前方,但是牠們一動也不動——而那不是蜘蛛的屍體,是活生生的生物,只不過在黑暗中,哪分得清楚這些生物是生還是死?但她還是小心翼翼往前爬行。



艾蓮娜在那隻鷹的爪子上,艾蓮娜碰到那隻不知是敵還是友的鷹,心裡一直很不安,不過她在冰封的身體中,根本無法了解這隻鷹的目的為何?是帶去牠的巢穴?還是直接丟在路邊?她一臉茫然。

快速的移動中,艾蓮娜的心智與身體處在於半夢半醒中,根本分不清這是現實還是夢境,經過長時間的歷練,心靈已經疲憊不堪,何況已經長時間沒吃東西,沒喝水,更沒有時間好好休息,睡個好覺,她真的疲累了,但眼睛彷彿可以看見外在的移動,速度之快,讓她感覺到這是奇光石帶來的妙用——真的可以改變時間,改變空間景象,甚至對於外太空,她都能感受到宇宙的前進,真是不可思議!還是她依然感覺這是夢?她也說不上來,反正趁這時候,就沈睡吧!冰層也未完全融化,鷹抓住的這層冰,扣著緊緊的,但也無法瞬間擊穿這冰層,牠到底要去哪裡呢?她一頭霧水。



「這裡好黑啊!」安緊抓著傑克的衣服不放手。

她一臉不敢置信兩個女兒會來到這裡,他們跟著小狐狸出門尋找女兒時,忘了帶煤油燈,造成現在摸黑的景象,傑克眼睛瞪著大大看著前方,而前方很黑,小狐狸卻一臉悠哉的模樣,不以為意,繼續前進。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Everyone is complaining

每一個人都在「抱怨」,打開報紙——不,我說的是打開網路上的「報紙」頭條,當你看到一則新聞的反應之後的表示心情圖示點選你認為符合你心境之後,你就看到網友的「抱怨」;沒有心情圖示?你還是能夠見到網友的自身經歷,符合其他讀者青睞的,就會表示按個讚,或者把它推舉成為最前頭的推薦,你可以看到網友的冷嘲熱諷,以及最讓人最不受歡迎的留言,這像是一個社會縮影,我也「曾」留言過;現在,我「幾乎」不想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