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飄渺的我們

圖片來源:Carl Jones
二零一三剛過去沒多久,迎接二零一四年的到來,而這一年——二零一三接續著二零一四卻一直持續下去的不平靜。距離索契(Sochi)最近的城市伏爾加格勒(Volgograd)連續二十四小時發生自殺炸彈攻擊,目標就是要癱瘓索契冬奧的進行,然而普丁總統沒有在怕,雖然部署了許多警方在掌控,但是俄羅斯與車臣的愛恨情仇,實在沒這麼簡單可以說完。


這場攻擊的「主辦人」就是黑寡婦,她們主張要以伊斯蘭建國,但是總是沒達成目標,總是被俄羅斯打得落花流水,依然忍不下這口氣,因此選擇報復,投身自殺,以效忠阿拉為目標,尋求伊斯蘭復國為宗旨。另外一邊的基地組織,你知道的蓋達組織、塔利班、真主黨、穆斯林兄弟會等等,也會尋求恐怖手段,只為了讓阿拉聽到他們的聲音,創建伊斯蘭的帝國。我們為何不給他們機會?很簡單,伊斯蘭屬於保守主義,任何關於人權的宣言,在他們耳朵成了聽不到的訴求,因此他們成了暗無天日的地下組織,只為了達成訴求,只好走向極端手段。人們的人性總是在邪惡的那一端,才能看見人多麼殘酷,多麼痛苦,只為了讓壞事凸顯我們的表達。

心理學常常告訴我們,負面的事情,人們記憶比較深刻,因此媒體都常報導負面的消息,好消息的來源少之又少。天天看著慈悲為懷的新聞,並不會讓我們認為世界是大愛和諧的,就至少是如此,你走在路上,總會看見你打抱不平的消息,只是那都是芝麻小事一件,沒有大不了,我不是提過嗎?如果把所有新聞報導出來,維基百科也不夠寫。而事實上,我們也該瞭解,人類的掙扎,總是在正面與負面兩端拉扯,誰要真正出頭天,我們都只希望正面同在,負面少來。

然而,天不從人願,不可能百依百順,幸運一輩子,因此,我們都要學會在負面中看待怎麼樣的正面,也然而,我過去提到關於「正向」的例子實在五花八門,不足為奇。我們到底學到了什麼?這一直是我頭痛的問題,走在街道上,人類若自愛,不會亂丟垃圾與煙蒂,不會痛苦踩著高跟鞋,又要學著面帶微笑,有時候,我真的不了解,人們若不是「矛盾」,那有什麼好的形容詞可以選擇?

你不願承認嗎?我同事告訴我他不矛盾,我卻說他還是很矛盾,他說不愛吃到飽,又常常認為便當吃不飽,那麼加多一點白飯又認為很有飽足感,這不是矛盾嗎?你不喜歡多,不喜歡怎麼樣的規則,又不喜歡少的遊戲規則或其中之一事項,那麼你又不愛自定,不是矛盾嗎?人類為何喜歡走在遊戲邊緣,選擇灰色地帶,非黑即白的思想總是挑戰我們的思想,美國人只要唱反調,爭吵一定馬上就來,人們坐下來好好談的結果就是不歡而散,好好的玩家變成了冤家,誰也不讓誰。人類要懂得相處,可不可以把你的「預設」擺在一邊?

我想,誰也做不到,我也有我的預設。這樣的立場是說成「習慣」,美國人看不起成家立業的人依然住在父母家,台灣人卻是可以選擇與公婆同住,或者搬出去住,但房價與物價根本買不下手,房仲業總是在外希望「留守」,希望等待買家上門,很可惜,沒多少人如他們所願,站了一整天,看屋的人三三兩兩。這樣的社會還有救,我們的許多觀念很難先退一步。

我不是對人充滿悲觀,而是看見台灣人的許多立場,若是要改變,我想正向的書籍可以先下場,我走了一圈書店,從小說走到勵志、社會、經濟、電腦、醫學、運動、語言、生活,都是在教導你要如何——教你如何在五十天瘦下來,教你不生病、教你學會人性的弱點,教你出奇制勝贏得考場先機,教你跑好馬拉松,教你吃得健康,教你怎麼樣才能煮好又香又醇的咖啡,教你如何有效行銷,教你怎麼說話,教你看透自己,教你了解未來趨勢,以小搏大,教你綠色生活,用小說暗喻的方式學會人性等等,小說區域不是熱門暢銷得主的最新書籍,或者電影原著書籍,就是誰最新的作品,哪一國家再刷再版,文學區老是倡議愛與人性的光輝,科學解釋人類的可能。我們要的是——了解什麼?

教養的書籍,依然教導你如何教孩子,奇怪的是,這些書籍,在過去幾年,我依然看見類似風格的書籍,我們的教養書籍也要跟著進步嗎?那麼誰說全國等著就是這一本教養書?這不是矛盾嗎?

一切不是矛盾,就是我們的大腦混沌破了個洞,宇宙幾百億年的歲月,超過宇宙萬象等著我們,既然不否認,我們也該虛心接受任何錯誤的指正。


我一開始就提議人是矛盾的動物,不管你認不認同,事實上就是如此!口是心非的心理不需要我提倡實驗結果,身體的例子就明顯告訴你,你的意識與身體會左右對抗,你若是能控制身體,那麼為何寒冷時,你還會依然發抖?而你口中說不冷?不由自主的身體動作,不是光靠著意識,人就是「自由」的。自由意識由哪一方面都有可能成理論,成為合乎正確的道理,那麼請問動、植物本身的「自由意識」能夠控制我們真的想著它們的自主思考嗎?

風信子能夠控制昆蟲的自由方向嗎?蒲公英能夠知道它們要飛向何處嗎?而蜜蜂能夠了解採蜜的單一目的嗎?除了餵食幼蟲與築巢外,看來我們都不太了解。

既然不太了解,生命的意義本身「無解」,那就不需要特別討論意義這玩意,而既然如此,我們的人類不是天生喜歡追求刺激冒險,那就本身是在無聊中找到問題自問自答的解答,回到〈 The Bacteria〉的那篇,想一想我們的現在,除此之外,難道我們不需要好好改一改嗎?

人類的世代,人類統治的年代,天底下哪一個物種可以這樣單一統治下去?除了人類之外,細菌不知道算不算數?它們的數量肯定比我們還多,有多少不得而知(最新數據是五乘以十的三十次方,實際上每天在變動),也有人去思考植物會否思考這假設性問題。動物有思想都有爭議難解了,何況是植物?生命包括植物,那麼素食者也應該槍斃,他們也吃了「生命」,一切不是矛盾,就是我們的大腦混沌破了個洞,宇宙幾百億年的歲月,超過宇宙萬象等著我們,既然不否認,我們也該虛心接受任何錯誤的指正。

包括我自己,我(也許)是錯的,但誰真正能得知事實的真面貌呢?全球暖化是事實,但真相不是相等於,所以圖表資料,電腦模型模擬也都不是「真的」,畢竟你沒回去「過去」那時候,也不是時空旅人,未來若已改變,他們會告訴我們,可是改變未來,過去會一團亂,歷史會走偏,那史達林會復活,一切不可想像。


「時間」是正確的嗎?歷史走對了嗎?一切是穿戴式科技的來臨嗎?沒有沒有任何一個人可以告訴我們......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Everyone is complaining

每一個人都在「抱怨」,打開報紙——不,我說的是打開網路上的「報紙」頭條,當你看到一則新聞的反應之後的表示心情圖示點選你認為符合你心境之後,你就看到網友的「抱怨」;沒有心情圖示?你還是能夠見到網友的自身經歷,符合其他讀者青睞的,就會表示按個讚,或者把它推舉成為最前頭的推薦,你可以看到網友的冷嘲熱諷,以及最讓人最不受歡迎的留言,這像是一個社會縮影,我也「曾」留言過;現在,我「幾乎」不想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