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方向(續四)

圖片來源:Stefan Perneborg
水不斷向下流,速度還很快,艾蓮娜介於無動彈狀態,根本就沒有反應為這場水流來應變,艾特也是一樣,雷也是如此,兩個士兵遇到這樣的狀況完全只能任由水的衝擊,無動於衷。
「怎麼辦?」艾蓮娜心底默念。
「水會流向哪裡?」艾特心想。
「他媽的!」雷這樣想。
「哇!」一個士兵這樣想。
「我幹嘛出任務?」另一個士兵這樣想。


而艾維茲仍不放棄要搶救她的姊姊,在利用水流的衝擊之際,她快點游到姊姊身邊,扶持她,並且看著她,可是根本不能跟她對話,雖然可以感受到艾蓮娜的脈動,但是不知道那樣怎麼樣解釋的感受,艾蓮娜本身也是如此,看著艾維茲的眼睛,水藍色的雙眼,透亮著訴說姐妹情誼一直維持下去。


「你在哪裡啊?」元神四處東張西望,找不到那隻黑猩猩的蹤影。
而那隻黑猩猩好像不想理會牠似的,一直往前走,看看這小木屋的景象與外貌。
「喂!你回答我啊!」元神一直大聲喊。
「這裡到底是哪裡啊?」元神繼續對自己說。

元神四處走動,這間小木屋彷彿是座迷宮一樣,一直延長,怎麼都走不到對向的牆壁與火爐,眼前的餐桌椅雖然摸得到,但不是每次都可以摸得上手,有時候感覺像是摟空,有時候可以透視它們,對於這眼前的奇怪景象,元神很擔心不安⋯⋯

那隻黑猩猩一直走著走著,來到這小木屋的後方,牠不知道有怎麼樣的「超能力」,可以走到不同於元神走過的地方,牠看到了這小木屋後方的一座小森林,牠站到這座森林外的伐木的地方處,看著砍木頭的斧頭與樹幹,還有一些木材散落在地,牠有一些想法沈積,但不知道是什麼,牠停了一下,接著走進這座小森林中。


「歡迎回家!」傑克拉開門,歡迎這位賓客回家,第一次來到他們的家的小貴客,看見了餐桌上的水果,奮不顧身跑過去,跳上餐椅後又跳上餐桌,吃起餐桌上的水果。

「你一定餓壞了吧?」傑克遠遠看著牠。
「牠肯定是。」安也跟著說。
「慢慢吃,你吃不夠,我還有買。」傑克拿著安購買好的食材與食物準備走進廚房。

安準備回寢室。
安走上了樓,想看看艾蓮娜與艾維茲是否待在房間。

「艾蓮娜?艾維茲?我們回來了啦!我有買你們最愛吃的東西喔!」
沒有人回答。
「艾蓮娜?」安慢慢走近艾蓮娜的房間,而裡面空無一人,安並不知情。

安打開了艾蓮娜的房間,除了書桌上的課本還有娃娃、海報之外,床鋪乾乾淨淨以外,看不見任何人的影子。

「你在哪裡啊?」安不斷地問。

離開艾蓮娜的房間之後,又走近艾維茲的房間,房間看起來雜亂無章,但是還算大致整齊,除此之外,也沒有任何人影子。

「奇怪,兩個女兒都不在,她們跑出去玩了?不可能,沒有留下任何字條。」安很疑惑。
安趕緊跑下樓找傑克。
「兩個女兒都不在耶!」安問傑克。
傑克這時蹲下身子拿著切好的青菜餵那隻狐狸。
「你說什麼?」傑克站起身子,看著安。
「她們應該是出去找同學了吧?」傑克不以為意。
「可是她們沒有留下字條啊?」
「也許是忘記寫了吧?」
「好不好吃啊?」傑克蹲下身子,看著那隻可愛的小狐狸。

水流強勁的沖刷,艾維茲一度換不過氣來,差點命喪水中,在冰與水的夾雜下,根本不知道會流向哪裡。艾維茲看著艾蓮娜,冰晶與冰柱的交疊,這樣的夾擊,艾維茲擔心接下來的命運。

順著水流而下,這場「道路」彷彿帶領他們走向另一個方向,水沖破了前方的道路,一路溜直線地往前進,道路繼續沖刷,彷彿感受就越深刻,艾維茲跟著水流,一路往前走,最後來到了一個超大型的湖面中,艾維茲跟著掉落到這水面中,水簇擁而下,超大水量衝擊整個道路撞破了一大洞,冰柱掉落,冰晶也掉落,砸中了他們,幸好沒事,也無大礙。

「呼!呼!呼!」艾維茲奮力地游。
艾蓮娜以及艾特、雷、兩位士兵沈落水中,冰柱掉落水裡,受到某種力量,立刻又開始迅速凍結整個大片湖面,艾維茲來不及反應,遭到凍結,其他人更不用談了。

整個湖面凍結,全部六個人跟著結凍,除了他們原本已經遭到結冰之外,又一層裹上厚重的冰層,真是「雪上加『冰』」。

靜待一會兒,冰層融化,又換回原來的水面,除了原本結冰的艾蓮娜、雷、艾特與兩位士兵外,艾維茲又恢復了心跳與呼吸。

「呼⋯⋯」艾維茲轉換呼吸。

沒多久,又迅速結冰,變回結冰的湖面,艾維茲喘息到一半又被凍結。

奇怪的湖面,一下結冰,一下融化成水。艾維茲還沒完全行動,想要怎麼解開突圍時,心跳快不能適應這樣的「忽冰忽冷」。

「好冷⋯⋯」艾維茲趁還未結冰的湖面時,顫抖地說了這句。
「這到底是什麼⋯⋯」話說到一半又結凍。


那隻黑猩猩已經忘記還有一位夥伴在身旁,直挺挺走近森林中,而元神還在那棟小木屋探索,彷彿牠走進了迷宮困境一樣。

「這要怎麼走出去?」元神四處在「裡面」不斷來回走動,想找找有無洞口可以進出,但就是怎麼找不到出路或解套的方法。

「喂!」元神大聲呼救,希望可以讓那隻黑猩猩聽到,但是牠已經走進那座森林中,根本聽不見叫聲。

元神慌了,不知道如何是好,於是牠回頭地東張西望,看是否能夠走出這裡?結果還是不行。一個錯覺產生的死角困境,讓元神受困在此,除此之外,也與艾維茲的命運一樣,困在一個「密室」中。


「你要收留牠嗎?」安看著傑克很心動的樣子。
「還是要送回去羅伯特克科學研究所?」安繼續說。
「我不知道,至少現在如此。」
「如果你還沒有答案,那麼就等著看看研究所的人員是否會找上門來。」
「我看你怎麼都不擔心女兒的安危?」
「擔心有何用?」
「她們會回來的。」傑克繼續說。
「我要打電話問學校。」安仍掛心。
安走到了電話旁,撥了個號碼打進學校的校長辦公室。
「嘟⋯⋯嘟⋯⋯嘟⋯⋯」安聽著電話的聲音。
「鈴⋯⋯鈴⋯⋯鈴⋯⋯」學校的校長辦公室的電話響起。
「怎麼沒有人接?」安自言自語。
「也許他在忙吧?」傑克在旁說。

安拿著聽筒在聽,傑克又跑去找那隻小狐狸。


安等待了一會兒,她把電話掛斷,掛斷之餘,校長才出來接聽電話,「喂?」校長掛起電話,繼續辦公未完的作業。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Everyone is complaining

每一個人都在「抱怨」,打開報紙——不,我說的是打開網路上的「報紙」頭條,當你看到一則新聞的反應之後的表示心情圖示點選你認為符合你心境之後,你就看到網友的「抱怨」;沒有心情圖示?你還是能夠見到網友的自身經歷,符合其他讀者青睞的,就會表示按個讚,或者把它推舉成為最前頭的推薦,你可以看到網友的冷嘲熱諷,以及最讓人最不受歡迎的留言,這像是一個社會縮影,我也「曾」留言過;現在,我「幾乎」不想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