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方向(續三)

圖片來源:Scott Wagner

「你要帶我去哪裡?」元神不斷跟那隻黑猩猩說。
「前面的東西,我看不清楚,你可以先等一下嗎?」元神繼續說。
那隻黑猩猩不予理會牠說的話,拉得牠得前肢都快腫了起來。
「痛痛痛!」
「你難道不能等一下嗎?」


牠還是沒聽見,或者依然故我往前走。
元神受不了了,直接用牠的尾巴用力打了一下黑猩猩的手。但黑猩猩不知道是沒有感覺,還是無所謂,牠依然往前走。

「喂!」
「我說喂!」元神很大聲的說。

牠還是沒反應,元神再也承受不住這樣無反應的互動,因此元神慢慢變成超元神,體型越來越大,直到黑猩猩抓不住為止,那隻黑猩猩感覺後面的動物怎麼前肢不太一樣時,那隻黑猩猩看了一眼,想說:「這是什麼?」但那隻黑猩猩不知道是「習慣」了,還是無所謂,黑猩猩不理會牠的巨大,依然抓住牠的前肢上的毛髮往前走。

超元神巨大的怒吼震破天際,聲音很大聲,大聲到前面類似村莊都聽得見。而那隻黑猩猩只是覺得很吵,但絲毫不改變牠的興致,依然往前走。


「呼!呼!呼!」艾維茲在冰、水面中與水面上之間不斷調整呼吸,她看見艾蓮娜在那個位置,冰柱持續擴張,艾維茲穿梭這些冰柱體,往下游到艾蓮娜的位置,她要怎麼解開呢?她認為這些冰柱的結合一定跟異光石或奇光石有關,但她不確定是否是因為這些而如此,不過既然上次地面裂開的狀況若是奇光石的影響,那麼這次應該是異光石所為。因此,她在那個石頭裂開的位置找尋蹤跡,可以找到遺留下來的證據。

果然沒錯!那顆石頭殘留下來的證據可以顯示出,這顆石頭上一定有物質影響這些事情的發生,某些粉末,如元神的頭上的角可以告訴艾維茲這一定有些關聯!她似乎解開了蹊蹺,但是是什麼相關聯,一直在她腦海裡揮之不去⋯⋯


「好可愛喔!」安蹲下身體看著那隻狐狸。
「我就說嘛!這應該不是什麼危險的動物。」
傑克之前不斷想起安對他說的話,認為這類動物可能會無預警攻擊人類,要他提防。
「你現在要怎麼辦?帶牠回家嗎?」
「嗯,我看看⋯⋯」安看著那隻狐狸的頸部有著一條頸圈,頸圈上有個牌子,寫著:「羅伯特克科學研究所」。
「喔?這我沒聽說過,可能是那裡的人員遺留的。」安這樣想,同時將牌子給傑克看,傑克取下眼鏡,仔細看上面的紋路。
「嗯,可能是牠想逃出來吧!」傑克又帶回眼鏡說。
「這些紋路顯示這鑄造的牌子其實很昂貴,價值不菲。」
「這是黃金?還是銅?」傑克繼續說。
「我不知道。」安幫忙回答。
「好吧!先帶回家吧!看看可否送回去給他們。」傑克提議。
傑克抓著狐狸,安在後面看著他們兩個,快步走上車子。


「嗯⋯⋯」艾維茲口中念念有詞。

她的眼睛彷彿看見了解開這些冰柱的關聯性,並且解救艾蓮娜,她看見了一陣曙光在眼前!這些石頭是一幅巨大圖,這些冰柱一定關聯這些石頭的重要特性,彰顯石頭的獨特,只是這幅巨大的石頭圖,從牆壁延伸到前方的石塊,石塊後方的道路上,根本看不見完整性!冰柱是提醒艾維茲可以讓石頭具有可看性,找出石頭的關鍵的方向在哪裡!

她終於恍然大悟之後,但是起點在哪裡,終點又在哪裡,是剛才見到的那幾處嗎?她又游到那位置,找出起點與終點的目標,沒錯!還是在那裡,一個起點的位置依然在原位,不過游到另一邊時,終點的位置不見了?這讓她相當疑惑。於是她又游到上方仔細看看水面下的大略位置。
「嗯,起點在那裡,終點是那裡⋯⋯」艾維茲不斷思索。

正當思索之際,最地面下的冰柱體慢慢裂開,冰柱面上的水全部往下沖,彷彿地面破了大洞,冰柱裂成許多冰塊,還有許多冰晶,全部都往下沖,艾蓮娜與艾特、雷、兩個士兵也跟著往下沖,艾維茲沒有注意到,等她反應到時,那些跟著他們四人流動的水全部一股腦兒下沈了下去!
「姐!」艾維茲奮力地游。

地面越裂越大,後方的伊瓦已經看見了前方的「狀況」,但反應不過來,水面直接淹過他,但他還可以起身呼吸,多眼猛獸的威脅已經不在,但不保證是永久的。伊瓦的身形龐大,因此,他可以擋住水的襲擊,他的武器也因為過於龐大,因此,旁邊的石塊也被刷下了許多小石塊。「他媽的⋯⋯」伊瓦用力前進。


那隻黑猩猩往前走,後面一隻比牠巨大的老虎,牠感覺不受威脅,應該是說牠沒啥反應,牠走到了森林的出口外,外面就是草原,看著草原,那隻黑猩猩感覺很舒暢!很放鬆,第一次感受到這樣的自由,是牠前所未有的感觸!牠了解雖然媽媽拋棄了牠,但是牠依然可以證明牠不是弱者,不是一個被人欺負的三歲小孩子,牠要站出來證明自己可行。

牠繼續往前走,元神認為既然嚇不了牠,又慢慢變成可愛的小貓咪。黑猩猩鬆開牠的前肢,黑猩猩暫停了一下腳步,看了一下前方的路況,有一個小屋,小屋是木頭建造的,很有典型的味道,窗戶是開啟的,門也是開放的,彷彿裡面沒有人居住一樣,黑猩猩走了過去,元神跟著後面。

「你要進去?」元神問。
牠沒有回答,等了一會兒,就走了進去。
「等等我啊!」元神加快腳步跟上。

那隻小黑猩猩在外的門口等著,牠可以看見裡面的情形,餐桌椅整齊排列,旁邊還有個別具的搖椅,還有火爐,就跟一個小木屋沒有什麼不同。牠又移動了腳步,走到了接近餐桌椅的位置,元神跟了上去,也看看屋裡的情況,「很普通。」元神這麼認為。

那隻黑猩猩跑到另外一邊,元神要移動到牠身邊,卻移動不過去,彷彿有個阻隔似的。

「奇怪?」

黑猩猩沒有注意到元神,牠又走到了另一個角落,而元神卻被一個類似屏障的東西擋住了,怎麼樣子就是動不了,「喂!你要去哪裡!」元神大聲呼喊。

牠還是沒聽見,突然一下子,那隻黑猩猩轉身不見了!元神看見一個身影從眼前消失,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到底是什麼屋子?」


其實這是一個錯覺影響下的屋子,產生的變化不同以往,不僅如此,屋子看起來雖小,但是產生的巨大效應,可以一直延伸屋子內外的角度,讓屋子空間大甚以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空泛的進步(續)

我們這樣算是一種進步嗎?或者說是「退步」?怎麼才能算是一種「進步」?自從發明網路之後,我們加速溝通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效率」之後,自從改造工廠的處理方式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往左滑是不喜歡,往右滑是喜歡之後,我們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了快速約會,可以認識許多人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

性.愛.色情

雖然性藏在愛中,但也不是神話一件。而是我們對於性的那種感受。想想看,當我們沉浸在愛中是什麼樣的感覺?是愉悅的感覺?還是一種充滿幸福的感覺?而我這裡所談的愛,不單單只是愛情,還有親情、友情、祖孫情及各種情感在,因此,在愛裡,我們能夠感受到喜悅、快樂與一種自在又有安全感的感覺中。
而性只是一種在愛情中的關係,也就是在愛情裡慢慢衍生出親密關係。如果我們真的喜愛對方,且是異性的對方的前提下,你當然會想和他發生親密的關係,從碰觸他人身體開始,你會不由自主的接觸他人,找他談話,陪他解悶,擁抱他,給他鼓勵與支持,這些都是我們自然發生的行為模式,而促使我們產生這些動機的,也就是情感,一種想要表達情緒的生理模式。換句話說,愛產生的元素多半都是在情感的建立下產生的,這與上一篇我提到那位作者—理察‧大衛‧普列希特—有著不謀而合的概念,當然,我提到的各種情感,愛只是包含在其中之一,性如果能跳脫包袱之外,那麼我們還可以理解更多,只是多半都在情緒下,我們都在迷失自己。
所以,情緒建立在愛情本身,而性只是愛的周圍環繞,色情只是一種介於中間的媒介喔?一點也沒錯,色情讓愛情變得那麼粉紅,然後又帶點迷幻紫,然後我們男女就在色情與愛間,找回對於性的重新定義關係,所以穿著性感內衣的女人總是帶著挑逗的眼神直直看著她們眼中的男人的眼睛與他們的下半身,誘惑著我們的大腦,讓我們全身興奮、顫抖、及想要尖叫的快感扶搖直上,男人對於眼前的女人的重要身體的某個部位都會兩眼發直,好好瞧著仔細,真恨不得立刻開始,但愛若是建立很穩固,那麼性真的要開始,那只是前戲的噱頭。
可是愛通常都會等不及,對男人而言,那真的難耐—我想慾火焚身的同時,又被澆熄,那真的難受。女人在愛與性中,用愛情的本身加強對性的親密接觸,讓愛有性可以相伴,但是對於色情那麼只是一種存在於性的另種角色上—我是指性的關係通常讓色情影片上的女星變得一種我們可以模仿或者揶揄的對象,這時愛情就變得像色情的性感地帶,如果沒有浪漫的燭光,如果沒有飯後或者餐前酒,也沒有幾杯下肚,你怎麼會有情意,而她會有意陪你呢?就算這不是愛情,那麼情感的產生也會把你當做就是一場男歡女愛的感情。
那麼這是什麼情?當一個性關係多重存在時,那麼人類還有所謂的真愛制嗎?一夫一妻制向來不是人類的權利,草原田鼠的各種報導重複播報時,Google的搜尋可以找出十二萬三千條時,那麼我們還要怎麼重視真愛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