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1/13

People's problems

圖片來源:Mike Krzeszak
讓我們先暫停一下故事的發展,來談談最近真實世界的發展以及來想想我們現在這個世界與我的故事有何關係之緣故。我為何要寫一篇故事?我為何要用故事告訴你人類的生存意義與相關概念?除了我能證明我想寫的其實大於任何一個完整性內容,更能想用故事說明我們人類其實在長篇大論中找到些意義與事跡。近年來,科技速度發展很快,我們所學到的就是如何利用科技來代替我們多數中的人性,好讓人性發揮地更有價值。


而說到這點,我開始不免懷疑:我們的科技真的可以發揮所長,讓人性更具光輝嗎?我們的人性到底是什麼,說穿了,不就是要選擇更善良的一方站,不往邪惡的處所居住嗎?人心看久了,其實也沒有多「善良」與「純潔」,我反而看到了捉摸不定的更多變因。至於邪惡結果——歐洲最近國會大選的結果可以而想得知極右派的勢力捲起,極端的右派份子紛紛在國會上佔有一席之地,甚至是多席的地位。他們的保守理念是宣揚種族的價值意義,保護自己的族群,不受外來移民的入侵,例如英國,例如俄羅斯,這些保守派的勢力聚集成一股強大力量,讓我們不容小覷地忽視他們的角色。而左派的自由意義,就是在與這些右派抗衡,尋求共解。結果呢?是右派不肯包容,還是左派也開始不耐煩地抗爭?

相信你我心裡有數,左派與右派,善良與邪惡,是與非老是爭執不休,非要爭得你對我錯,你錯我對的境地才甘心。這樣滿足了嗎?依然沒有,我們始終樂觀,樂觀的書與教材從來沒有停過,而我們人心面對強大的食品安全風暴時,卻以「十年怕草繩」的心態不敢吃現代的食品。樂觀時,就非常樂觀;問題來時,就以現代的問題去解決現代暫有問題。我們真是不明白什麼才是「真正」的問題啊!

要我舉例子嗎?嗯,關於這類的例子,其實翻開現代各大報,其實不用解釋例子,你我都明白。美國暫時度過債務危機,但政府關閉造成的千億台幣損失,卻讓美國已經快沒了信心。共和黨與民主黨老是爭執預算問題,茶黨也來杯葛,紛紛放話。美國民眾能怎麼辦呢?看得兩瞪眼,頻頻坐在地上看著擋住去路的石塊,能夠找到開光的奇光石嗎?我們連奇光石是什麼都不了解,怎麼找?我給你些稍微的特徵,你就找得到?難怪「希望」依舊是個「問號」。

美國的問題解決了嗎?還沒,竊聽風暴掃過歐洲各大陸,哪管你是聯合國、英國、德國、法國、中東的盟友,通通我都要知道你們在想什麼。去年十二月到今年的一月的通聯紀錄,竊聽法國上萬通以上的電話資料;台灣則是監聽立法院的一舉一動。幹嘛?我們非得要知道他人在想什麼嗎?

偷窺的快感,滿足了嗎?非得要在你的電話、電腦、耳邊裝個竊聽器或木馬程式?我們非要跟隨他人,知道他家的任何隱私資料,來滿足我們的好奇心?人心不淺,邪惡難測,我們總有許多理由讓它合理化,這是大腦的「漏洞」,我們得要好好修補。大腦的機制將各類事情合理化,就連最基本的眼睛也要將它翻轉一百八十度才行,我們才能看得清楚,才會正常。如果大腦不將合理化,這世界恐怕「真的」是「顛倒世界」。因此,大腦尋求合理化的過程,大腦非得要在神經元當中,找尋最短路徑,乾脆稱為「捷徑」較為合理。

我們找捷徑,如同上下班只會找近路回家,何必繞遠路?我們不是笨蛋,但我們終究是笨蛋。因為大腦不肯承認我們是笨蛋,只好在大腦的方針找尋一種解釋化的合理機制,那是種錯覺,好讓我們「自我良好」。心理學家老是將大腦為何犯的錯一而再再而三地解釋,我們好像沒在聽似的,管你什麼大腦缺陷,我就是我行我素,就算你明白了,知道了,瞭解了!也是先吃再說。所以我們對於食物的認知一直沒有改善過。去年浪費的十三億噸的食物,不是我們造成的結果嗎?餵飽的人們,與吃不飽的人們形成多大的強烈對比,最貧窮的人群與最富有的人群形成多大的諷刺,我們這些富豪們至今沒有「多大」的感覺。豪宅一直興建,我們一直買不起,中古屋的價格被炒成與新屋的價格,中古屋的翻新與新屋其實落差不成多少,卻是再要一筆花費。富有人的專業能力不怎麼樣,炒作的功力卻數一數二,貧窮的人被踐踏腳底下,就像躲在黑暗的密道一樣。

自私的個性從來沒有變過,人類的詭譎與偏誤與迷思與錯覺,才是人類問題之所在。我們還視為合理。

這世界被炒成像是人人都成為一瞬間爆紅的素人明星一樣,各各都是「Fad」,各各卻成為「Blind」。諷刺的一面,我們甘願從眾,甘願如果不入境隨俗,就會飽受歧視之嫌。所以我們要學會融入當地。原住民就是這樣與當地人格格不入,造成大屠殺。何必呢?一個先來後到的傳統有這麼重要?美國人與當地原住民能夠合得來嗎?澳洲原住民能夠與當地人相處得宜?黑人到歐洲能夠獲得妥善照顧?嗯,總有人要說話,回到上述議題,右派份子極力阻擋外來移民,中東份子不愛好喜客,歡迎遊客作伴。在一個「宣稱世界大同,歡迎地球村」的環境中,那只是說給自己聽,我們很好客而已。

因此,人類的問題,沒有獲得多大的改善,就我目前觀察為止。人類的是是非非,就是生活在一個吵吵鬧鬧的環境中,不享安寧。從白天到夜晚,從西方到東方,從北極到南極,人類處處要爭吵以我為主的主要的環境中。自私的個性從來沒有變過,人類的詭譎與偏誤與迷思與錯覺,才是人類問題之所在。我們還視為合理。

科技改變了人們,讓人們更有智慧。這是真的嗎?我不相信這套說法。什麼都要冠上「智慧」的時代,並不會讓我們變得多有聰明與人性化,相反地,只是引用出我們人性的惰性化而已。那真是個「史上最無用的腦殘發明」之一。我們一直視為正當化,有人習以為常不自知地自己到底還學得什麼,還認為那是得了「精神病」一樣。在一項研究中,只有百分之一的老板有精神病的傾向,事實上有超過百分之四的老闆是真的有精神虐待狂的傾向。這很難說。心理醫師的診斷是正確的嗎?我也不知道。我一直知道的是,一張診斷證明書並不能證明你有什麼精神疾病,更別想拿來作為殺人不用負責的推辭,或者你辭職的理由。說真的,我們人性,心理學家或者是哲學家、其他研究大腦的科學家或社會學家往往無法透析人性的走向。向來研究一二十年的專家們,怎麼都是晚近才有重大發現呢?才拿諾貝爾獎呢?況且,人的問題,專家若能透徹,那麼那些誘導專家,或者讀心術的專家們應該成為領導國家的人才是。


這問題,還有很多省思⋯⋯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