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希望?(續五)

圖片來源:Moyan Brenn
雷扶著自己頭上的傷口,雖然還隱隱作痛,但他似乎不在乎,他的感受比起那傷口造成的傷害還來得更大。他相信他能得到他想要的——會比這點傷痛來得更值得,雖然他跌得蠻嚴重⋯⋯



艾特這方面,仍然沒有多大的進展——雖然那入口只有一部分的動作而已,他也還在思索接下來的行動該如何進行,對他而言,現在不是奇光石的問題而已,還有解開那神奇的特殊符號問題而已。



姐妹兩人與元神還在持續地走,他們遇到的目前的問題還可以迎刃而解,但是接下來的挑戰還在等著他們三人⋯⋯



「奇怪,這符號從來與我見過的⋯⋯怎麼這麼類似或相近?我國的符號是屬於這樣符號的。」艾特看著身上軍服的徽章,中間圓形與五角相疊,旁邊的星光符號則代表著我國對忠貞的愛護與尊敬,還有雷茲特大人對我國人民的高度期許。「難道這符號是我國的另個領土?」「不太可能。」艾特邊自言自語,一邊盤算接下來對於這圓形與三角形交叉的符號的特別想法。



「你還很餓嗎?」艾蓮娜問元神。
「廢話!我來到了這裡,就沒有吃過東西!」
「喂!你怎麼不關心你我妹一下?」艾維茲抱怨地。
「是!是!是!我親愛的老妹!」艾蓮娜一臉抱歉又不屑地說。
「前方的道路怎麼這麼長?」艾蓮娜繼續說。
「很好的問題!我也很想知道!」艾維茲說。
「前方沒路了!」元神說。
「真的耶!」艾維茲跑去前方摸摸石頭,果然一大塊石頭擋在那裡。
「怎麼辦?」艾蓮娜說。
艾蓮娜看著元神,不過元神沒有注意到。「你不是可以變身成老虎嗎?」艾蓮娜問。
「什麼?」元神有點恍然。
「我是說你不是可以變成老虎救我們出去嗎?」
「我這不是什麼說可以變身就可以變身的。」
「什麼意思?」艾蓮娜不解。
「必須要有『特殊反應』才行。」元神說完時,頭上的角又掉了一地,小碎片掉落地面,像極了玻璃鑽石。
「什麼特殊反應?像你遇到麻煩時?」艾蓮娜問。
「算是其中之一。」
「還有其他的嗎?」
「我不知道,不然你打我一巴掌,看看我會不會生氣?」元神開自己玩笑表示。
「你在開我玩笑吧?」艾蓮娜驚訝地。
「你不是很想打我嗎?」元神無奈地說。
「有嗎?」
「怎麼沒有,你不是很喜歡叫我元神貓?」
「我只是開玩笑地表示意見而已。」
「那你可以趁這時候打我一巴掌。」
「少來了!我不要!我不想被你的爪子抓傷!」艾蓮娜搖頭表示。
「我不會!」元神堅定的語氣表示。
「真的?」
「真的!」



一個聲音在暗道後面搖動,仿佛有水聲流動,那些碎裂的碎片看起來沒啥影響,事實上,已經傳達千里的脈動了。



「對了!我想到了!」艾特興奮地表示。

艾特把軍中的徽章撕了下來,然後放在那入口的符號的中心位置處,然後轉動軍徽,加上艾特頭轉動了一下。果然沒錯,軍徽的符號位置與那中間三角處密合。「就是這個!」艾特大感地表示。然後艾特把頭轉個九十度時,第二個處密合。艾特的頭轉向另一邊時,果然又密合。他知道了一件事:這可能與我們國家有密切關係。



艾特低下頭看看之間開啓的那幾顆石頭,雖然有一兩顆已確定,但他仍然不清楚是哪一顆。雨的水滴落在石頭上,讓他格外可以看見雨滴附著在石頭的印記。突然之間,他找到了!那三角與圓形的特殊符號就在隱藏的位置上,一般肉眼根本看不到。

艾特撿起那顆石頭,但他不確定奇光石的本來樣貌,管他的,他撿起來之後就直接在軍徽與那符號之間敲了下去!符號的入口動了且開了!同一時間,一隻奇特的猛獸也同時出現了!

有著多隻眼睛的奇特生物突然衝了上來,咬住一個士兵的脖子後往外丟,然後直接衝向那個入口。艾特聽見了聲音,跳了出來,那隻猛獸撞到了開啓一半的入口,入口是以碎裂的方式進行,猛獸甩了頭,其中牠身上的眼睛射出光線朝著艾特射去。艾特閃著很快,但是肩上與手臂仍然被灼傷。「可惡!這到底是什麼?」艾特看著自己的手。

那隻猛獸轉了頭朝艾特衝去,艾特拿了步槍朝牠射擊,那隻猛獸竟然沒事——應該說子彈穿過身體一樣,沒有感覺。艾特繼續射擊,好像他沒有看到那隻猛獸的詳細情形。那隻猛獸定住了艾特,艾特直接穿過牠,滾落在旁邊,他身上的一隻眼睛又射擊光線,艾特在滾落過程中,餘光有看到,馬上起身抽出劍來,刺向那猛獸身上的眼睛。猛獸痛得甩動身體,猛獸想把艾特甩出去。艾特抓著劍不放手。「可惡!」艾特死命地掙扎。

艾特抽出劍掉落在其中一處。突然,同樣的猛獸,原來不只一個,還有很多個⋯⋯



艾蓮娜輕輕地揮動手掌朝元神打一下。
「我沒有感覺。」元神說。
「我不想這麼用力傷你的心。」艾連娜回應。
「打就打,不要給我這麼多廢話!」元神轉變語氣。
「你是故意惹我生氣囉?」
「我偏不生氣!」艾蓮娜嗆回去。



元神直接伸出爪子朝艾蓮娜打了一下,滿險爪印。
「你這什麼意思?」艾蓮娜反問。
「⋯⋯」元神不理會,又朝左邊打了第二下。
「你!」
元神又第三下朝右邊打去。
「夠了喔!」艾蓮娜很惱火。

艾蓮娜直接抓起元神的尾巴用力往前丟去。

元神本能地反應打到石頭後反彈到地面。「這就對了!」元神又變成超元神,不過牠根本記不起眼前這兩個人是過去認識的艾蓮娜與艾維茲。

超元神掉落地面後,直接朝姐妹倆走了過去。

「元神?」艾蓮娜看著超元神有些緊張。
「牠怎麼⋯⋯」
「你不覺得牠怪怪的嗎?」艾維茲對艾蓮娜說。
「真的耶!」艾蓮娜有些害怕。
煤油燈掉落地上,艾維茲嚇傻了。艾蓮娜抓住妹妹的手腕,小心地後退。


雷還在一步一腳印地走。前方很多石頭路,一不小心會摔倒,現在他只剩下一個人與兩三名士兵跟隨,突然之間,他看見元神頭上角掉落的碎片。「這是——?」雷蹲下身子查看碎片。雖然很細緻,但是總有些不同之處。

「這是什麼?」雷好奇地問。

雷用雙手挖起碎石,然後用肉眼查看這些碎片。「嗯。」雷交代士兵把工具箱拿給他,他打開工具箱拿起單眼的放大鏡套在右邊眼睛上,看著仔細。「這可不是普通碎片而已。」雷說。「這些碎片好像有什麼功能似的。」他看見碎片的如雪花般的印記,每個延伸有不同圖案,他認為這些碎片可沒想像中這麼簡單。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Everyone is complaining

每一個人都在「抱怨」,打開報紙——不,我說的是打開網路上的「報紙」頭條,當你看到一則新聞的反應之後的表示心情圖示點選你認為符合你心境之後,你就看到網友的「抱怨」;沒有心情圖示?你還是能夠見到網友的自身經歷,符合其他讀者青睞的,就會表示按個讚,或者把它推舉成為最前頭的推薦,你可以看到網友的冷嘲熱諷,以及最讓人最不受歡迎的留言,這像是一個社會縮影,我也「曾」留言過;現在,我「幾乎」不想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