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希望?(續二)

圖片來源:Omar MK
姊妹兩個人很緊張,彷彿就要被他們抓走一樣,不斷催促元神快一點。


「你好了沒?後面有人要追上來了啦!」
「還沒!」元神一幅老神在在的模樣,不認為後方的人是什麼壞人。
「快一點好嗎?」艾蓮娜催促地問。
「是啊!快一點!我們兩個人已經待在這裡好久了!」艾維茲也跟著附和說。
「你急有什麼用?你們又不是不知道奇光石不是像鑽石或者什麼亮晶晶的寶石一樣容易好找,更何況我們現在還在黑暗之中,它很平凡,是你走在路上,連一眼都不會正眼瞧的東西,雖然我在我們國家認識過,但大小、形狀、顏色都不同,怎麼找?」元神有點不耐煩。
「問題是,他們要抓到我們了!」艾蓮娜說。
「他們到底是誰?你說雷茲特,那是國家名稱嗎?」
「是的!由湯米.雷茲特一手創立而成,不過那不是重點!重點是現在我們何時能出去?」
「你越心急,就越是找不到。」元神還是一幅自然的樣子回答問題。
「我們真的很想出去!我快受不了這裡啦!」艾蓮娜大聲地說。
「大小姐們!你們沒看到我還在找嗎?你們也來幫忙找,不要只站在那裡!」
「我又不知道長什麼樣子?」艾維茲不屑地說。
「是啊!」艾蓮娜說。
「說不定就在你身邊......」

「是喔!」艾維茲說完,撿起手邊的一顆小石頭朝那個石門丟了出去。石頭打在石門上,沒反應,隨即又撿起另一顆石頭又丟了出去,還是沒反應。再撿起第三顆石頭丟了出去,結果石門動了......但壞消息是石頭掉到別的地方。艾蓮娜沒有注意看,因為動的幅度實在很小,所以她以為沒動,艾維茲看到了之後,跑去找回原來那顆石頭但是找不到。

「幫我找剛剛那顆石頭。」艾維茲對艾蓮娜說。
「哪一顆石頭?」
「我後來丟的那一顆。」
「它有動嗎?」
「有。」
「喔!我找找。」
「你們兩個找到了嗎?」元神邊找邊問。
「我妹找到了!但壞消息是它又不見了!」
「什麼!」元神驚訝地說。
「還不趕快找回來。」

轟隆隆的聲音一直在後方響徹雲霄沒有停過,眼看時間緊迫,他們三人還在找尋的同時。一位士兵已經看見了前方有人的身影。他們拿著煤油燈往前搜索!雷開口說了:「很好!我們一定找到他們暗藏的奇光石!」


「你還沒找到啊!」艾維茲對著姊姊說。
「還沒,它長什麼樣子?」
「我忘記了!」
「喂!這麼重要的東西,你既然忘記!」艾蓮娜嗆回去。
「誰記得呀!我只知道找石頭,你們都不知道特徵,怎麼找?」艾維茲也跟著嗆。
「喂!你們兩個可不可以不要吵!現在還不給我趕快找!」元神也跟著大聲。
「是!」兩個人同時回答。

一個士兵已經追了上來。另一方面,艾特對於眼前的符號一直在前思索。


「這到底是什麼?」


「別動!」一個聲音驚動了三個人。

另外一個士兵也跟著跑了上來,接著第三個,第四個、第五個也跑在他們面前。
「你們好啊!我們又見面了啊!」雷開口問候姊妹倆。


雷在一次出兵任務時,曾經被派去搜索這戶家庭,找尋奇光石,不過當時父母在家,姊妹倆還小,根本不懂他們來的目的,姊妹倆只知道他們不是什麼好人。父母與雷兩個人談判,要他們放他們一馬,因為他們的家若有這種東西一定交給他們,可是他們找到的石頭被當時誤傳的模樣給欺騙過,所以教訓了父母一頓。


「不要怕!有我在!」艾蓮娜護著妹妹說。
「想不到長這麼大了!一副可人模樣!」雷嗤嗤笑著。
元神躲在一旁,牠不是害怕,而是在觀察。
「你們到底想幹嘛?」艾蓮娜大聲說。
「你不是知道嗎?為了奇光石。」
「不是跟你說過!我不知道!」
「什麼叫做你不知道?」
「你以為說你不知道,就會饒過你們一命嗎?」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艾蓮娜看著雷說。
一位士兵見狀有空隙在,一把迅速抓住艾維茲的手臂,並且把她扛在肩上。
「你!你到底要做什麼?」艾蓮娜嗆。
「我不會殺你們!畢竟你們有利用價值。」雷回說。
「說!奇光石到底在哪裡?」
「就跟你說了!我真的不知道。」艾蓮娜說。
「你是在考驗我的耐心嗎?小女子!」雷將刀子架在艾蓮娜的脖子上。
「......」艾蓮娜盯著刀子,又看著雷的眼睛。
「我不怕你!」
「很好!你不怕我!讓你見識知道什麼叫做害怕。」
雷將刀子垂直且用力刺進艾蓮娜的腳,艾蓮娜痛得大叫:「啊!」鮮血直流。
「你!」
「快告訴我,它在哪裡?我可沒有興趣陪你耗時間。」
「我......真的.....不知道。」艾蓮娜堅硬的語氣回答,之中帶著些痛苦表情。艾維茲被士兵扛在肩上,不斷敲打士兵背部,「快放我下來!」
「快放我下來!」艾維茲大聲的叫,並且用力踢士兵的胸口。
「你妹現在在我的手中,你知道的嘛!她會怎麼樣!」
艾蓮娜想到妹妹有危機,可能會被強暴,因此欺騙他說:「好,我知道,它在哪裡,前提是把我妹妹放下來!」
「不是這樣就好了嗎?不是電影的老梗嗎?」雷諷刺地說。
「嗯.....」艾蓮娜沒有多說什麼,杵著受傷的腳,一步步指出她想告訴他的位置,並且把一顆可能是奇光石也可能不是奇光石的位置告訴他。「大概就是這裡了!我記得沒錯的話。」

艾蓮娜看著妹妹,又轉頭看著雷。
「我沒有騙你!」艾蓮娜對著雷說。
「你怎麼知道你會欺騙我?」雷好奇地問。
「因為過去的事件......」
雷蹲了下來,撿起地下的一顆石頭說:「就是這顆?」
「我記得沒有錯。當時我們正好在找出口。」
「出口?你是指回來的路吧?」雷說。
「不是,前方的道路。」
「哈哈哈!前方沒有道路。」雷大聲地笑著。

元神在暗地觀察,突然之間,牠的腳底感覺有什麼東西在動。牠好奇地翻開腳掌,看見了一條小蛇在游動,元神嚇到了,趕緊甩甩腳掌,希望把蛇甩開。那條蛇,掉了下來,沿著縫隙溜到石縫間。元神:「呼。」

元神走到別處,觀察他們的一舉一動,準備下手。


艾特看著那個特殊符號,至少二十分鐘以上,甚至坐著思考。一位士兵開口說:「報告長官!我們要呆坐在何時?」艾特沒有回答,不過他似乎想到了什麼解開那特殊符號所代表的意義了!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吃的誘惑

不管檯面上的食物再怎麼精華,總有人要嫌,而不管食物看起來多麽美味動人,我們總永遠不嫌膩。這種人一般而言稱為饕客,而「饕」就表示喜好食物者,而對食物有一定要求者,他們可能認為「一般」的食物看起來就普通,而不選擇吃一般,所以當他們拿著食物比較說,「這不會像一般的某食物看起來太過油膩,味道剛好,而不鹹。」你對食物有什麼喜好,其實我們都是盲客。

我在「品嚐」星巴克期間,不是因為崇尚星巴克,而特地跑到星巴克多消費一點,而是他們在某種氣氛下是不一樣,如果真的懂得喝咖啡,大概不會特地跑到星巴克買一杯再普通不過的那提,而是特別味道。每一個人對於自己獨特喜愛的味道,大概也會因為在地區上而有不同。就算我在美國夏威夷期間觀察到的「奇怪現象」是星巴克的顧客永遠是比較多的,我從來也不解,是因為品牌形象,還是因為在價格上出現「統一」?如果拿著星巴克到韓國消費,也是同一種「味道」,與價格,其實並不會顯得「昂貴」,我不是特地幫星巴克說話,而是我們的觀點在於怎麼樣的衡量單一的形象偏好,就像我在〈誘之因〉所提到:某一種品牌象徵會成為某一種勾引你對該既定印象的味道勾結,而產生某種同等意義回饋,換句話說,我並不是星巴克「粉絲」,但這種咖啡既定印象已經勾勒出我對於咖啡某一種的偏好,而特地喝星巴克「獨有」的咖啡。

然而,咖啡的味道在我的嗅覺中其實並不吸引人,而是在於味道的品嚐,每一種咖啡豆的香氣在每一個人的味蕾中的挑嘴成分就不一樣,因此,所謂大師級的咖啡豆,可能還無法對每一個人產生身份認同,而進而愛上它,每天喝一杯。星巴克的咖啡豆其實跟一般的咖啡豆並無差異可言,甚至拿鐵喝起來就跟喝一般的咖啡並無二致,不管你是每天烘豆,挑豆,還是會看到有瑕疵的咖啡豆,我買了各種品牌的咖啡豆,所看見的完美,根本不存在,嚴重的幾乎只有邊邊角角的破損。

所以,一杯好的咖啡,其實沒有存在過。每一個人對於大師級的咖啡豆,其實不應該掌握在鑑賞級的專業品藏,我也常常不懂,好的咖啡是根據哪一項味蕾去做評分與評斷?因此,咖啡的好壞不是在於苦澀與酸味,那種喝起來有「果香」,我怎麼都喝不出來呢?藍莓香氣?我還是一頭霧水。

我心中的咖啡就是在苦澀中有酸味的中和,也就是喝得到苦,也喝得到酸,那種味道無法用文字形容,但一喝就是能夠感受出來。每一個人心目中的好咖啡的標準不一樣,所根據的現象也不一樣,不過用星巴克的現象來看,我們可以當成某一種咖啡鑑賞標準,認為「好…

自己

艾蓮娜使勁拖著幾乎僵硬的身體,想要做些什麽,至少緩解這種情況。可是卻什麽力氣也幫不上,那群醜陋的怪物在望著她,至少她感覺到「那種遠遠」望著她的樣子,她卻受不到「傷害」?這是怎麼回事?右手的顏色彷彿告訴她要做些什麽,可是為什麽這時候那種感覺「不翼而飛」?她真的不解。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