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四月, 2013的文章

Prejudice(part 1)

看看最近發生的事,大概就是美國的事最多了吧:波士頓炸彈爆炸,德州肥料廠爆炸,這兩起傷害已經造成了至少十八個人喪命,一百多人受傷,尤其是波士頓馬拉松案的目擊者,目睹許多人的腿在他們面前飛過,因為炸彈的方向是四處飛散,由低空擴散而去,又加上許多參賽者、參觀民眾眾多,以致於慘劇發生。這起案件一發生,白宮立刻站上火線全力緝凶:「我不知道兇手是誰,目的為何,但我誓言找到你,我絕對找到你,且讓你付出代價!」不到兩天的時間,聯邦調查局公布了兩個嫌疑犯的照片,希望民眾出面指認,找出他們是誰,然後不到一天的時間,他們掌握了情資,原來是來自車臣的塔梅蘭.特薩爾納伊夫(Tamerlan Tsarnaev)與他的弟弟焦哈爾.特薩爾納伊夫(Dzhokhar Tsarnaev)。他們兄弟據媒體報導從二零一一年逃亡到美國,取得永久居留權後,就住在美國麻州,哥哥塔梅蘭長相帥氣,曾經夢想成為奧運選手,弟弟焦哈爾在麻省理工學院表現出色,然而,這兩個人為何要談好在波士頓馬拉松放置炸彈,現在仍交代不清,但可以確定的是, FBI 掌握情資後立刻進行攻堅,緝補這對兄弟投案,沒想到警方與他們爆發槍戰,造成哥身亡,弟重傷的結局,而這樣的消息聽到他們父母的耳中,不敢置信且相當懷疑的語氣說:「這一定被陷害的!」他們的叔叔出面喊話:「如果是你們,就出面自首吧!」這一家人面對這樣的打擊,沈痛的說不話來。

遊戲旅程

在 Temple Run 2 的遊戲中,玩家扮演逃離寺廟的角色,要從寺廟逃離到戶外,其中第一個會遇到的就是要抓起繩子往外跳,接著你就會遇到會讓你絆倒的屋簷,會吞噬你的火焰,會讓你措手不及的河流與滾輪,會看不見前方的 T 形路,會隨時需要塌陷的懸崖,會有石柱擋在前方,會需要即時左或右轉,還有速度會越來越快,快到你就得快速動動手指,不能從礦車掉落,這麼好玩的遊戲,吸引了這種跑酷遊戲的風潮,同類型如音速小子的遊戲,也是利用這種需要閃避危險的招數來躲避敵人,但與前者不同的是,他需要一直搶奪金環,且可以利用加速衝撞敵人。

正向自由(下)

既然還是這麼想,我想也不怪乎,情緒控制的課程難怪會受到歡迎,因為改善自己的脾氣很重要,因為穩定自己的情緒起伏,不要動不動就大吵一架,隨之鼓舞,吵得警察都要按門鈴說:「你的兒子又犯了!請你管管好你的兒子,好嗎?」你的兒子為了找到結婚資料大吵大鬧,你當然受不了,因此,我們要學會控制 EQ 。

正向自由(上)

北韓現在如火如荼的展開心戰喊話,即日起宣布,在北韓的各國領事館的官員們在四月十日不保證安全。現在,四月十日已經到來,北韓至今沒有「動作」,雖然已經佈署好飛彈,隨時攻打美國、中國、南韓,但美國對此回應:「我們有能力攔截飛彈。」南韓有如驚弓之鳥之一般,看著北緯三十八線是否失守,南韓總統信心喊話希望他們不要亂放話,然而,隨著時間緊繃,開成工業區沒有北韓員工上班,有如空城一般,北韓已經信誓旦旦準備攻擊,關鍵時刻,我們就等著看,朝鮮半島的危機是否一觸即發。

自己的關係

自己想要成功,而又是感染力很強的人,肯定都有些自戀狂,而這種影響力就很容易擴散給他的朋友們。來自臺灣、美國與中國的科學們所組成的團隊發表了一篇研究報告,認為這種影響力會隨著自己開始擴散自己的交友圈,而這種交友圈就會越形壯大,因為共屬同一個社交圈,因此,這種擴散集結的方式更容易連結熟悉的朋友,他們同時也算出,連結法的分散有多廣佈。我們已經知道,人的關係是由交情來連結成不同的關係圖,把同樣的關係圖再一次拆解,再一次集結,你都能發現,如魚骨圖那樣分化出去,可以影響下一分隔的朋友,而朋友之間,如朋友的朋友都是再一次影響朋友的朋友的關係。我們這麼看吧!你的朋友分化出去到另個朋友圈,而他的朋友圈再分化出去,再成了另個社交圈,而你集結成的社交圈與他的一定有些重疊,而他的朋友圈與你的朋友也有重疊部分,因此,社交圈的日形壯大不是沒有原因。

拆解關係

就像如《末日之戰》(World War Z)、《陰屍路》(The Walking Dead)、《惡靈古堡》(Resident Evil)一樣的劇情,所有的人類成了活死人,全都被洗腦,全都被感染成沒有意志的人物,全都傾巢而出,蜂擁的往人類跑去!他們被病毒感染,如《我是傳奇》一樣,被一位以為全世界唯一沒有感染的人希望能夠找出解藥治療,可惜的是結果不盡人意。與它相反地是,他們是被侵入的宿主,我們則是自己控制的意志者—自由意志者,也可惜的是,這句說法根本不成立,因為我們的所作所為,都是因為大腦驅動而起,沒有大腦,我們什麼都不是,意識不會油然而生,意識不會因為沒有「大腦」就突然誕生,因此,大腦的結構物,才是控制我們的主因。

號召關係

在《糯米歐與茱麗葉》(Gnomeo & Juliet)的劇情中,紅家人的茱麗葉與藍家人的糯米歐約會時,好奇的打開了一道木門,解放了羽毛石頭。他們兩個剛開始不承認在約會,說是我們是死對頭(事實上,本來就是死對頭),打到至死方休為止,但因為羽毛石頭的介入,才間接承認。羽毛石頭是個很有趣的紅鶴,牠就像史瑞克的驢子一樣(剛好也是這部電影的導演),喜歡聒聒叫,可能是因為被關了二十年太久了吧!神經開始出現精神分裂的現象,也或許很久沒有見世面,所以才會興奮的哇哇叫。他們三人一路上不知不覺成了朋友,當羽毛石頭回答他們兩個家族長久以來的紛爭時,牠說的一句深得我心,牠說:「你們是紅家人,藍家人,而我是粉紅家人,為什麼要分彼此呢?」牠的意思再簡單不過了,就是包容不同顏色的家族,做個大愛的玩偶。可惜這句話,我們還不是很瞭解,他們兩個家族因為長期看不順眼多年,而他們兩個人卻得要暗自偷偷摸摸地出來約會,因此見到了外人的牠會害怕,還拿著牠的腳當武器,況且,也因為羽毛石頭的碎碎念,如驢子的囉嗦,給責罵了一頓。

成功的意念(下)

反反覆覆的說明只要正念的心態下,我們的心靈就像是不斷洗刷所有新的油漆一番,不斷上色,不斷換新,不斷看起來容光煥發,在這樣的情形下,一直告訴我們,人生的力量唯一就只有成功,成功是保證不會變壞的方法,成功是能讓人生充滿著向上的力量泉源,只有保持失敗在所難免,成功一定是咱們的的努力前提下,我們就一定能獲得充分的成功勳章,我們都一直始終相信,成功是人生的重要價值,唯有在未成功,未皆大歡喜的前提下,套一句《金盞花大酒店》(The Best Exotic Marigold Hotel)的那位年輕老闆的話說:那表示你還有努力的空間。因此,我們要成功,我們要有美妙的婚姻,高朋滿座的飯店,經營良好的餐廳或企業,我們要在人生的旅途中不要留下任何汙點,在在提示告訴我們,人生—就是要圓滿收成,且是微笑的豐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