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一月, 2012的文章

婚姻的雛形

我談了那麼多關於人的種種一切,相信你已經有了一層更深的體會,那就是人類行為的初始;人類行為的雛形,不是我們種種想像得到,那拿婚姻來說,婚姻是人類獨有的制度,而婚姻本身並沒有什麼效力,是法律讓它具有法定效力;婚姻本身也是一種長期的友誼關係,一種長期依附的情感關係,因此,婚姻對人類來說,是一種想像出來的構思。當然,我並不是否定「婚姻」的存在,而是我想提醒你,婚姻對人類來說是一種情感建立而成的長期友誼,就有點像是你愛上的那一個人,並且許配他(她)承諾,完成她一輩子的心願後,她也安然走完人生最後一程。也就是說,婚姻並不是一種你配合我,我配合你的一種友好關係,在友情外的一種情感關係,而是一種牽手走最佳的幸福,不管是否有人祝福。

失控的世界

我聽著雨聲一整天,平靜了許多,也沉著了許多,思考了許多。我把我的想法放在臉書上幾乎一整天,幾乎沒有人表達認同(只有一個),也沒半個人留言,我知道沒有人喜歡雨天,而我卻如此喜歡雨天,才讓事情變得不同,就連現在寫這篇的當下也是聽著雨聲而寫的,而雨聲的來源就算不是真實情況,來自網路的自然聲音,也不會有人喜歡這樣的情況。為什麼沒有人喜歡雨天,或者是該問為什麼大多數的民眾不喜歡雨天,甚至高唱「討厭下雨天」?

性感的背後

我想這幾天的新聞應該莫過於前中央情報局局長裴卓斯(David Petraeus)爆發婚外情醜聞的風波吧!詳細始末,我已經不想再多談,搜尋各大國際頭版,洋洋灑灑的都是他的相關新聞,外遇對象凱利(Jill Kelley)的哥哥也為她妹妹抱屈,說不太可能。然而,這樣的觸及的層面其實比我們想像的還要廣。美國華盛頓大學政治學教授畢德爾(Stephen Biddle)說:「這件事可能危及國家安全的因素在於,裴卓斯可能遭到勒索,另一方面使用私人電子郵件掩飾婚外情的危險。」而時代雜誌在臉書的發文更直接點名說:「性讓事情變成更複雜。」的確,只要牽扯到性這件事,什麼事都說不清,陸溫斯基的醜聞還記得吧?前總統柯林頓一開始強烈否認與那個女人有染,直到雪球越滾越大,才開始承認。然而,這告訴我們什麼?告訴我們,一開始對你友好的女人不可以輕易相信,還是美艷動人的女人不可以碰?那我們可以向詹姆士龐德制伏每個可疑的女人嗎?還是只要一遇到跟你攀關係的女性,你都會小心掉入桃色陷阱?

人類萬物面

你問我有多了解人類?我會笑答說我一點都不了解「人類」。這是真的,我沒有欺騙你,你可能會懷疑,你讀了這麼多的書籍,了解了這麼多故事背景、文化、歷史、科學知識等等,你竟然會說你不了解人類,真是讓人不敢相信。當然,光看書就可以了解人類,那麼看了讀心術的書後,你怎麼沒有變成讀心專家呢?當然這樣的疑問,並不是反駁你的理論,說我的理論很對,很正確,而是我想告訴你的是人類這物種,這動物,這奇怪的生命體還是一個由肉體打造的靈魂體隨便你怎麼稱呼,人類並不是看了心理理論就可以一目了然說男生會出軌是因為他犯賤,女人會出軌是因為不檢點,像婊子一樣(請原諒我用這麼低俗的字眼),而是心理學的層面有限,把人類洋洋灑灑的歷史翻開來,也不能從頭說我非常了解,且百分百了解人的所有一切。

航海簡史

我寫這篇文章的時間剛好是美國總統大選開票結束的一小時後,就在台北時間十一月七日中午十二點十五分左右,開票的結果已經出爐,是由現任的歐巴馬總統當選成功,各家媒體—CNN、NBC、福斯等新聞頻道也陸續預測且確認過了兩百七十票的門檻而順利當選。意外的一點,就是歐巴馬的急起直追趕上了超過羅姆尼的票數,剛開始的票數是共和黨領先,開票的最快速的也是由中西州部開始,後來結果等到加州、紐約州、緬因州、紐澤西州等等開出後,一舉超過羅姆尼的票數門檻,來到了兩百九十張票數的範圍,而官方的結果要順利計票完成,還需要一段時間(後來結果是三百三十二張)。第一時間,歐巴馬得知自己當選五十七屆總統,入主白宮,馬上在推特及臉書感謝選民,讓他再做四年。羅姆尼則是得知消息後,也出席競選總部發表敗選談話,說很謝謝支持他的選民。現在,總統大選的結果出爐了,那位哭泣的四歲小女孩艾比應該也可鬆口氣,好好當個快樂的小孩。

美麗的曲線

看著《九品芝麻官》裡那位包龍星的父親所說的一句話:「貪官奸,清官要更奸。」不免想到現代社會所呈現的文明世代。我常常不懂的是,為什麼每天社會新聞播不完?為什麼老是都有衝突、戰爭、混亂持續上演?是不是我們的道德、功德、文德、武德、仁德全部喪失?或者就算沒有喪失,也至少也都變了樣。人世世代代經過時間的洗禮,都開始改變自身的想法與行為。文藝復興後期的情況也都不像初期那麼興盛偉大,雖然經過百年戰爭,義大利才逐漸走上統一之路,但被俘虜的義大利人們心中其實也多希望能夠再次盛行他們的人文主義風采,只是好景不常,十四世紀到十六世紀後半葉幾乎沒有什麼藝術家大出鋒頭,只剩下達文西、米開朗基羅等人在維持那種之美。雖然,他們改變後期對於人類的美的追求。但其實對於美的看法,文明處處各有不同。

復興後期

在台北,現在在下著雨,雨天的溫度加上現在進入秋季時分,把台北的季節—本應進入秋天,反而像是進入了冬天。有點像是氣溫下降了,感覺變涼了,但卻比從前更涼了些。也因此,所謂的秋天,已經不像過去彼此—只有涼些,而是明顯感覺這是冬天提早報到了。在全球暖化的籠罩下,各個國家的氣溫—尤其是四季,已經沒有所謂春夏秋冬了,只剩下夏天與冬天;夏天異常得炎熱,冬天異常得寒冷,且漫長。冬眠開始的動物,已經錯過了春天報到的來臨,只剩下唯有冬眠的日子。在北極地區,燈蛾(Arctiinae)的冬眠日子似乎更漫長了些,雖然中間經過暖化日曬,可以讓牠出來透透氣,吃吃樹葉,但沒多久,又跑去小窩補眠去,直到化為飛蛾為止。我想,氣候的變化,我們人類感受最為深刻,尤其是遇到大型風暴來臨時,更會緊張不得安眠,就以最近的珊迪颶風(Hurricane Sandy)為例吧!它在登陸美東前,國家氣象中心就已經嚴陣以待,警告十個州有危險,紐約市長彭博(Michael Bloomberg)也下令撤離三十幾萬的居民,紐約州長科莫(Andrew Cuomo)也關心州民的生命財產安全。面對前所未有的風暴,總統歐巴馬不斷視察各地災情,甚至先把選戰擺一邊,全面指揮地方政府,了解實地狀況。面對最危急的時刻,我們不得鬆懈。可是反觀義大利的文藝復興時期晚期,則是相反的局面—我們先從後期說起,再來談談初期、興盛期與它的影響力。

美麗要求

讓我們再一次從維倫多爾夫的維納斯開始說起吧!你有沒有想過,當初建造她的人會是誰?目的是為了什麼?敞訴對女神的熱愛?還是透過對女神的幻想來達到對擇偶的渴望?其實都不是,發現這雕像的專家認為這座雕像是為了將她定位於舊石器時代的地球之母的角色,她的肥碩身材是代表了集獵社會中較高的身分地位,也是能夠代表安全與成功的標誌。那麼你應該有個疑問—地球之母?那是誰?跟這樣的身材比例有關係嗎?有的,至少遠古人類認為太過纖細的女性身材的生殖能力不如豐滿的女性身材,也因此,把她當做地球之母是有軌跡可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