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生命.意義.文明


有人或許會這樣問:你最近所說的文明、歷史等等內容跟二零一二的主題—無限(Unlimited),有什麼關係啊?我實在看不出來文明會跟生命的意義有關,或是歷史跟生命的本質有關,你難道寫偏了主題嗎?還是你在預告下次的主題內容?我這樣的回答所有人的疑惑:文明的本質可以看清人類歷史的至今過往,可以了解人類之所以現在成為「人」,絕對有一定的方向可循,那就是歷史軌跡,而歷史軌跡的呈現可以讓我們知道,人類殺了那麼多的同類,建立大城,開創新局,一定有其原因可以探討,復活節島的文明歷史已經改變了島民的生態起居,馬雅文明、奧爾梅克(Olmec)文明的神奇大頭石雕一定有其因了解為何他們要這樣做,了解這些,不是為了幫助我們知道人類歷史的這本厚重的大書到底藏著什麼秘密還有待挖掘,這些挖掘的背後也是讓我們知道他們的生活的本質在哪?


古代人類的生活只是為了照顧一家老小,包括年長的百姓與年輕的百姓、小孩等等。過去一家的成員少說也有十幾個,最多可能高達三十來個,這麼多百姓全部住在一起,那肯定需要很大的房子才能供給他們的日常所需。就拿食物來說吧!男性出外打獵,女性在家照顧孩子,不管是年長的還是年輕的男女性通通不例外。而特殊環境的起居又不一樣了,如極地區域、沙漠地帶以及高山氣候,在這些地帶中,一家需要在外的時間會比在「家」的時間還要多,因為都要尋找食物或獵物;在北極區域,人類生活的方向是為了找尋鯨魚、海豹、海象以及北極熊、企鵝等等,而在寒凍地帶—零下五十度的生活生存需要多些本事才能讓體溫不被凍著,就算待在室內,室溫一樣在零下三十幾度,夏天的溫度跟冬天差不多,至少你待久後,都認為「一樣寒冷」,怎麼會在乎它實際多少溫度?沙漠則是另一個反差,生活久了之後—或者你來到沙漠一會兒,都認為「水」比黃金還要珍貴,而碰到綠洲更是格外珍惜,恨不得在綠洲長居,也因此,沙漠中的水,有些比鄰而居,也就靠近它來長駐,其形成沙漠都市。也由於水極為珍貴,所以水的儲存就顯得格外重要,水在伊斯蘭國家特別受重視,在伊斯蘭的教堂內,教徒都會特別感謝有水的恩典,有水的幫助,讓他們受洗一天的罪過,而且受洗次數一天兩三次不等,若中途遭到阻斷,必須重頭受洗一次,從頭到腳用水擦拭一遍。兩地外的國家所呈現的本質不同,你應該想見,這樣的文明對我們的影響有多大,大到可以影響全世界。

既然可以影響全世界,就不難說明生命的意義本質在哪?生命的意義本質在於它本身並沒有本質可言。也就是說,生命這玩意,生來就是個無意義的東西,是我們賦予它才有生命的意義與動力,尤其是生存這方面。許多動物一出生,像是黑熊、獅子、狼、企鵝、燕、烏鴉等等,都需要母親在外協助,幫助他們自理生活起居,尤其是捕食這一方面,小黑熊一誕生,若是母親沒有在身旁幫忙,那麼小黑熊的命運可能就會遭到狼群圍捕,而在非洲,小獅若是不趕快學會追捕獵物,那麼母親也可能沒什麼耐心教導牠,佔有慾高的公獅還會吃下牠。甚至還可能成為鬣狗的大餐。雖然母獅的脾氣很好,但發起威來,可是連公獅都甘拜下風。

也因此,若從動物學的角度深入觀察我們人類的演化發展,應該不難察覺我們人類的本質是為了生存,是為了逃離動物的追殺,逃離毒蛇猛獸的攻擊。這些攻擊的本質也讓我們想到如何以牙還牙,製作工具反擊。人類的工具不外乎就是拿著石頭敲敲打打,看到了山豬,就丟石頭打死牠,以求溫飽一餐,剩下的還可以帶回家給族人分享,後來把兩個石頭敲敲打打呈了水滴狀,就成了最好的工具,可以割開動物的皮毛,處理難分的器官部位,看到了枯木,發現它也可以割開木頭,後來再用它砍下一段,配上樹皮或藤蔓等植物,就成了斧頭。接下來,來到海邊,這些木頭呈了出海的最好的工具,於是成了「船」。人類的當初生存的方向是為了好奇這座島嶼上我們是不是「唯一」的「人類」?沒想到一出海,原來鄰近島嶼也有跟我們很相像的「人類」—原來,我們是同一家。

我思故我在中裡的「思」所代表的思想因為這裡然後感覺我自己的存在,還是因為人類感到有其意義本身才認為真的存在?

那麼生命的本質是什麼?我想你應該有個答案出來,不必求神問卜,也不必去看難懂的哲學書籍,就算你看了,還是一頭霧水,西方哲學所講的哲學道理,只不過透過人類的道德本質或是人類這單方面去著思人類之所以這樣,是因為人類是怎麼樣。然後呢?生命的意義就出來了?活在當下說得沸沸揚揚的,那麼,請問白痴聽得懂嗎?自閉症患者了解嗎?精神分裂、躁鬱症患者等等他們都淺顯易懂嗎?當然不了解,許多的哲學書籍,不管是東方的道家思想、儒家思想或佛家思想,還是西方的笛卡兒、亞里斯多德、柏拉圖、黑格爾等等說得天花亂墜,頭頭是道,那麼生命的意義也只不過換來「意義」二字,也因此,柏拉圖才會如是說:「人是尋求意義的動物。」那麼本身意義在哪?這就是個頭痛的問題。動物的生存道理知道「意義」本身代表的意思嗎?當然不知道,難道哺乳動物就知道餵母乳的意義在哪裡?這個也沒有定論。也因此,尋求意義的本身,並不能代表生命的意義有其根據性,有必要思索,換個意思是說,「我『思』故我在」裡的這個思所代表的思想因為這裡然後感覺我自己的存在,還是因為人類感到有其意義本身才認為真的存在?關於這個問題,我的看法—並先從人開始理解起,當然理解人,若是從動物來看,動物並無法天天思索我要到哪裡去覓食,去哪裡找伴侶,至少動物的地緣性可不像人類那麼廣大,因為動物本身受到地域限制,所以動物的行動範圍有一定的侷限,環境可以限制動物的進出,可限制不了人類想要發展文明的決心。所以我們自以為為尊,為控制萬物的人類。然而,我們的特別優越感,動物的眼中只不過是一場童話般式的笑話—一種寓言的森林聚會罷了!

這樣的說明,只是想要呈現,人類生在這世界上,以文明、科技為發展導向,卻到頭來還是得想想在傳統部落中的非洲、雨林生態那些舊有的習俗。那些變化極少,幾乎足不出戶的族人難道就是來到台北的鄉下人嗎?這可不一定,他們的觀念比我們「先進人」還要更愛地球......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吃的誘惑

不管檯面上的食物再怎麼精華,總有人要嫌,而不管食物看起來多麽美味動人,我們總永遠不嫌膩。這種人一般而言稱為饕客,而「饕」就表示喜好食物者,而對食物有一定要求者,他們可能認為「一般」的食物看起來就普通,而不選擇吃一般,所以當他們拿著食物比較說,「這不會像一般的某食物看起來太過油膩,味道剛好,而不鹹。」你對食物有什麼喜好,其實我們都是盲客。

我在「品嚐」星巴克期間,不是因為崇尚星巴克,而特地跑到星巴克多消費一點,而是他們在某種氣氛下是不一樣,如果真的懂得喝咖啡,大概不會特地跑到星巴克買一杯再普通不過的那提,而是特別味道。每一個人對於自己獨特喜愛的味道,大概也會因為在地區上而有不同。就算我在美國夏威夷期間觀察到的「奇怪現象」是星巴克的顧客永遠是比較多的,我從來也不解,是因為品牌形象,還是因為在價格上出現「統一」?如果拿著星巴克到韓國消費,也是同一種「味道」,與價格,其實並不會顯得「昂貴」,我不是特地幫星巴克說話,而是我們的觀點在於怎麼樣的衡量單一的形象偏好,就像我在〈誘之因〉所提到:某一種品牌象徵會成為某一種勾引你對該既定印象的味道勾結,而產生某種同等意義回饋,換句話說,我並不是星巴克「粉絲」,但這種咖啡既定印象已經勾勒出我對於咖啡某一種的偏好,而特地喝星巴克「獨有」的咖啡。

然而,咖啡的味道在我的嗅覺中其實並不吸引人,而是在於味道的品嚐,每一種咖啡豆的香氣在每一個人的味蕾中的挑嘴成分就不一樣,因此,所謂大師級的咖啡豆,可能還無法對每一個人產生身份認同,而進而愛上它,每天喝一杯。星巴克的咖啡豆其實跟一般的咖啡豆並無差異可言,甚至拿鐵喝起來就跟喝一般的咖啡並無二致,不管你是每天烘豆,挑豆,還是會看到有瑕疵的咖啡豆,我買了各種品牌的咖啡豆,所看見的完美,根本不存在,嚴重的幾乎只有邊邊角角的破損。

所以,一杯好的咖啡,其實沒有存在過。每一個人對於大師級的咖啡豆,其實不應該掌握在鑑賞級的專業品藏,我也常常不懂,好的咖啡是根據哪一項味蕾去做評分與評斷?因此,咖啡的好壞不是在於苦澀與酸味,那種喝起來有「果香」,我怎麼都喝不出來呢?藍莓香氣?我還是一頭霧水。

我心中的咖啡就是在苦澀中有酸味的中和,也就是喝得到苦,也喝得到酸,那種味道無法用文字形容,但一喝就是能夠感受出來。每一個人心目中的好咖啡的標準不一樣,所根據的現象也不一樣,不過用星巴克的現象來看,我們可以當成某一種咖啡鑑賞標準,認為「好…

自己

艾蓮娜使勁拖著幾乎僵硬的身體,想要做些什麽,至少緩解這種情況。可是卻什麽力氣也幫不上,那群醜陋的怪物在望著她,至少她感覺到「那種遠遠」望著她的樣子,她卻受不到「傷害」?這是怎麼回事?右手的顏色彷彿告訴她要做些什麽,可是為什麽這時候那種感覺「不翼而飛」?她真的不解。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