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當下


在辛曉琪與周華健合唱的《每個愛情都危險》的歌詞中,提到關於愛情各方面的歷程,其中副歌的開始這一句:

每次開始都悱惻纏綿,也能相安無事幾個春天。


說到了戀人們開始的心理,我們都了解愛情剛開始很美好,誰會想到它竟然會是如此殘忍不堪?於是我們只追求愛情裡的最初的往事,然後盡我們所能維繫它單純的美好。我們就常常看到愛情如一般詩人所言的,愛像玫瑰一樣,鮮紅慾滴,花瓣染紅了愛,也讓我們身體染上了褪去不了的血色,它沾染我們身體全身,讓我們身體裡的血液細胞全都佈滿了愛的原色,我們的血紅配上玫瑰的鮮紅,在陽光的襯托下,真愛噬血。

我們絲毫不覺得痛,因為玫瑰根莖上的刺已經刺進我們的心臟,我們的心臟還在噗通的作響,氧氣把血液從左下室流向右心房,愛早已佈滿全身的血管中,大腦內的微小細胞也感受到愛的力量,大腦告訴心臟說:「我已經感受到『愛』了!」然而,愛也告訴我們了關於愛的力量有多強大,卻不如實際上來得強大,所以在上述歌詞中,它又描述了以下這句:

愛的力量有限,愛人們,別忘了這點。

愛的力量的確有限,《愛的力量》(The Power of Love)這首歌所描述的情境太感人,以下的歌詞提到這樣的感受:

即使有時候我彷彿身在遠方,但我從不疑惑自己所在,因為我永遠在你身旁。

然而這樣的永遠並不是真的代表「永遠」,而是說活在一個人的內心當中,也就是說,即使他即使離她而去,也永遠活在她心中,而這裡離她而去的意思是說死亡。我不相信一個人會永遠活在他的心中,只能很勉強的說因為偶爾會想到他才能活在他的心中。換個方式是說只有分開一段距離,當你拿起他熟悉的物品時,或是一不經意你才會想起他,這就是回憶的重要性。所以才會要我們活在當下,珍惜眼前身邊的人。當然,活在當下,對我們而言很重要,但問題是什麼是活在當下?(Living in the moment)

活在當下就是眼看世界末日就要來了,你才會緊緊擁抱你最愛的家人的那一刻,這是我半開玩笑對朋友的答的話。我的意思是說,眼看已經就是被海水淹沒,反正就是死亡,那是就抱在一起吧!然而,我真的想問的是,活在當下,我們真的有活在當下過嗎?好像沒有,我更坦言的說,幾乎很少有過,只有臨終過程才能感受到。

你從起床到公司的這段路程中,你的自我只有注意眼前的車況,並不會注意到車況以外的情境,如風吹過的聲音,樹木映照在人行道的影子,以及陽光撒下的溫暖溫度。我們往往只注意到何時要停紅綠燈,何時要注意有無衝出來的行人或車輛,何時有交通警察指揮,哪個路口又塞車了,哪個路口特別危險等等,你的自我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車輛的路況上,你感受到的那個當下,而非現在的那個當下。

我的意思是說,當下的那一刻起,就是眼前看不見的自然狀況,而非人為操作上的狀況,有跳過降落傘的人都了解,當你從高空一躍而下時,你首先不是拉開傘,而是感受氣流的流動,讓氣流跟你的身體做出平衡反應,所以才會俯空看著地球平面,接著到一定距離才拉開傘,氣流的流動告訴我們,大氣層的氣旋隨著空氣的高壓與低壓牽引你的身體平衡,好讓你感受風的流動。然而我們的心臟卻一如往常感受的卻是心跳加速,大腦一片空白,兩手不知要做什麼才好,所以第一次跳傘的人,降落後的一分鐘內往往忘記自己在做什麼。

那是活在當下,但不是每一次都是這麼「幸運」,常跳降落傘的人,如果降落後的重心不穩,著地時不注意就會下半身癱瘓,因為重心的壓力沒有全身著陸,導致下半身還沒支撐,就承受很多的重力,所以當下,看你怎麼感受那個一刻。但我們永遠看不見自己的內心的掙扎,表面的一團和氣,只是相處後的一片藍天,私下的暗潮洶湧,我們無法得知,所以前述的歌詞中,提到了下句:

愛雖是前世的緣,更是今生的考驗。

沒錯,它是考驗,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任何事情都是考驗,但我們只當成「麻煩」,不當成考驗,有些人甚至認為這是「痛苦」,這是「絕望」的代表說詞。事實上,當我們處理自己的麻煩時,往往衍生更多不必要的麻煩,麻煩接踵而至,誰會想到它是考驗?只要遇上我們不愛、不喜歡、討厭、痛恨的事,一向都認為這是老天爺在找我麻煩,很少認為—嗯,它是考驗,是考驗你的意志力行不行的時候。所以人只看見眼前的表象,注意到的是眼前的好,動機就算再怎麼單純,還是不疑有他。事實上,人在與自己相處的那一刻起,我們才懂得內心的對話是什麼,可是到了社會的眼前,才又改口另一套說詞,人的自我對話,總是在自言自語,相信自己那情願是情緒的宣洩中心,而非理性的一套說詞,所以我們感官就一直活在自我與自己的矛盾中。

活在當下的表面看起來好像是要你真真切切活在你現任的環境之中,然而事實上不以為然。我們所謂的當下,就是你的內心對話的真自我肯出來面對的中心焦點,而非專門應付記者的公關們,當公關們的一套官方說詞不管用時,那請問藏在屋子裡的頭號人物裡的內心自我何時可以跳出來說:「我說的確確實實出於『意識型態』。」所以,才會有人聲稱人有自由意志,然而我們看到的狀況是某種角度說人的確有,可是從動物的角度看來,又的確沒有。

動物無法決定牠們想要什麼,或者牠們需要什麼?明白得說,大腦不會告訴心智說:「我餓了,幫我找食物吃。」而是大腦的命令並不是決定動物的意識行為的當下時候的代表說法。也就是說,是大腦感受到餓了,還是牠們真的明白「餓了」感受?反觀人類這動物,所代表的飢餓並不是絕對性的飢餓,大腦不明白產生的意識型態是真的飢餓,還是貪吃而已?況且人類產生的飢餓感還包括情緒加注在內,很多事情的影響下,我們永遠在自我對話的邊緣界線中。

所謂的當下,就是你的內心對話的真自我肯出來面對的中心焦點,而非專門應付記者的公關們。

愛情的確很美好,可惜不是每個人都了解,所以與其讓它將心撕裂,不如接受它的幻滅。我們可以活在愛情的當下,但無法擁抱每一刻的當下,因為它會散席,會像冬天的玫瑰,冷苞收縮,寒顫抖動,白雪蓋上了紅玫瑰—深冽、黯淡、憔悴,像吸血鬼咬下的血痕,很痛—卻又有說不出的快感。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Everyone is complaining

每一個人都在「抱怨」,打開報紙——不,我說的是打開網路上的「報紙」頭條,當你看到一則新聞的反應之後的表示心情圖示點選你認為符合你心境之後,你就看到網友的「抱怨」;沒有心情圖示?你還是能夠見到網友的自身經歷,符合其他讀者青睞的,就會表示按個讚,或者把它推舉成為最前頭的推薦,你可以看到網友的冷嘲熱諷,以及最讓人最不受歡迎的留言,這像是一個社會縮影,我也「曾」留言過;現在,我「幾乎」不想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