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黑白的位置


看著窗外的陽光,深深的感覺,我今天能夠站在這裡看著眼前的景色是何等榮幸!我感受到陽光撒下的溫暖,我感受到徐徐的微風,我閉上眼睛仔細聆聽周圍的環境:有蟬叫,有鳥叫,有風吹過樹葉的吁吁聲,還有我的心跳與呼吸,我全部都可以感受到。我靜下心得思考,我們活在當下的意義,我們為什麼要在這裡?我們為什麼無法放慢腳步,單純的瀏覽一片風景?《帶一片風景走》的場景會出現在我們每個人的最後嗎?我仔細思考......


人生很短,有人會這樣說,所以我們要極力擴展它的寬度,好讓它看起來很長。有人說人生很長,所以我們必須慢慢生活,仔細感受生活裡的每一個小步驟,就有如樹懶一樣,只要掛在樹上,移動得相當緩慢,睡覺佔據幾乎所有時間,我們要仔細品嚐每個小確幸。那麼人生應該是要如何呢?很多人都會這樣問,而我則會說,看你的運用方向在什麼地方?如果是慢活,你當然可以慢.慢.來;如果你必須像雲霄飛車那樣,不斷得來回坐上好幾次快速感受生活,那麼你的生活的當下就是「哇」!

人生沒有限制,但人生確有法律限制思想,所以我們無法放手全部。我們沒辦法兩手一攤說:「好吧!一切歸零了!我一無所有了!」事實上,人生在世到了最後,只要我們保有自我,自然就有感受身體的脈動與節奏,就像老年之後的生活,有人依然生龍活虎,有人才開始學會年輕人的電音,而有人開始享受性愛的好處。沒有什麼限制,只有限制你思想還在封閉中。

所以生活有很多種,但你也有可能是以下這幾種:整天泡在毒品中,泡在女人懷抱中,泡在暴力、恐懼中,泡在黑暗的角落中,遊走在社會的灰色地帶,法律邊緣的人格永遠等待陽光拋頭露面,總認為陽光會自然出現,只要走在邊線中,我們就可以隨時跳到陽光的懷抱,讓太陽洗去身體的罪惡。事實上,內心的黑暗在怎麼用力刷洗,陽光也不會為你由黑轉白,跳在沒有黑子存在的地方。

所以,生活的很多種,說穿了,就是黑白所交叉的灰色線,只是我們非得要選邊站,不是自由左派,就是保守右派,不是激進份子,就是封閉份子,不是國民黨,就是民進黨。為何要如此呢?就只因為我們的意見把人分成了兩種,不是你贊成,就是你反對,不是你認同,就是你遲疑。人的意見因為贊成與反對,把對錯的黑白世界變成了一種律規限制而成的世界。想一想,在一個只有二選一的選項中,你可以投給第三方的選票嗎?幾乎不可能,世界而成的選項中,人生不是向來要這樣如此,就是你必須那樣如此。第三方的交叉地帶,是我們灰色選擇質疑的地點,也是我們猶如站在黑白而成的世界中才有的選項。

也就是說,沒有黑白,哪來灰色?沒有你站在黑色界線看,你看得到白色—與灰色嗎?反之,沒有白色,黑色的世界並不存在,灰色更不可能成真。也就如此,構成最基本的世界觀就是黑白兩種。而這兩種全部都在我們身體內,所以我們的理性與感性才會不由自主的吵架,所以我們才沒辦法控制內心的自我,去發狂愛上一個人,想一個人。愛情、友情、親情的痴狂讓我們變了個人,可以不受內心的控制去為了向最心愛的人解釋、說明我們的愛到底哪裡不對,哪裡需要改變。男、女主角到最後總是要力挽狂瀾挽救最真摯的情感,證明真愛不渝,也就能證明我們的心智依然牽掛著兩種想法。

這也能說明,為什麼老是殺了人的罪犯都指稱自己心裡有精神疾病的原因吧!挪威的爆炸殺人案的兇手說自己有精神疾病,而錫克寺廟的槍殺案也同樣指稱嫌犯有種族歧視的原因,把錫克教徒錯看穆斯林,並有分裂人格的傾向。而在台灣只要有殺人的動機,並說服精神科醫師,指稱有反社會人格或是某方面的精神疾病就可以脫罪。是不是我們只要有某方面的合理證據就可以說,黑白的分界遠看只是一條不清不明的「完整」線?

那我們怎可能說,黑白可以分道揚鑣,互不往來,並且可以指稱黑白可以有完整的分水嶺各自通往它要的地帶?人或多或少都有黑與白佔據某大部分的想法,說:「如果可以這樣,又為何要那樣?」反之,如果不必這樣,我們想必應該也不會那樣。然而,我們無法條理分分都通明,因為我們的大腦記憶不是法律全書,不需記下密密麻麻的條文,仔細公平分成左右條例,指稱這樣的條文說明對受害人有利,對被告人有義務賠償相關責任,那麼每個律師只要指稱拿出某項(相關)條文就可以互告對方,又何必在法院拿出更多有利證據指證對方說謊或是捏造,且又何必指出必須付出法律責任與義務?因為責任與義務根本無法用金錢與刑責衡量,如果打死(殺死、撞死、淹死、燒死)幾(一)個人可以衡量,不管被判一級或二級謀殺罪,那麼是不是不用負擔內心責任,只要坐牢就可以了事?

沒有清楚的黑白界線,更沒有所謂的黑臉白臉。因為我們的內心一直始終天人交戰著黑白不明的位置。

既然如此,那麼老是關進監牢裡,難道就可以平息眾怒嗎?也難道監牢不用管控人數嗎?美國的監獄人滿為患,把所有相關犯罪人數關進大牢裡,或許可以安穩過日子,但不代表美國生活沒有犯罪的事項記錄。監牢的人數若是無法有效控管,就會造成失控的現象,如許多監獄電影一樣,串通彼此的罪犯來個大逃亡。在二零零九年的美國司法部指出,在美國有七百三十萬被羈押在監獄、看守所或處於緩刑、假釋中,比二零零七多零點五。其中有兩百三十萬在服刑,即每一百九十八人有一位在坐牢。台灣的情況是:也同樣在二零零九年的監禁人數有六萬五千一百四十八人,而在同年五月底,超收有一萬多人,比例為十八點六,而犯罪人數屢屢增加,在二零零八年每十萬就有八百六十四人,比在二零零四年還多了三百多人,難道監獄要越蓋越多來收容這些人嗎?

犯罪記錄不是只看城市的比例有多少來決定我們會不會幹壞事,而是黑白的分界位置屢屢遭到挪移,沒有清楚的黑白界線,更沒有所謂的黑臉白臉。因為我們的內心一直始終天人交戰著黑白不明的位置。所以我們才選擇灰色地帶保護我們的是非觀念。然而,我們卻屢屢遭逢挫敗,灰色的保護色或許讓我們可以如變色龍或章魚免受敵人侵襲,但卻在分界的中央地帶無法挑選且站穩合適的位置,銀色或許是最好的安全防護顏色,卻也是摸不透,最亮眼的顏色,銀色成久並為透光。

備註:因為灰色的分界色有很多顏色,如果你學過色彩學,你大概知道灰色的地帶有多模糊了吧!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Everyone is complaining

每一個人都在「抱怨」,打開報紙——不,我說的是打開網路上的「報紙」頭條,當你看到一則新聞的反應之後的表示心情圖示點選你認為符合你心境之後,你就看到網友的「抱怨」;沒有心情圖示?你還是能夠見到網友的自身經歷,符合其他讀者青睞的,就會表示按個讚,或者把它推舉成為最前頭的推薦,你可以看到網友的冷嘲熱諷,以及最讓人最不受歡迎的留言,這像是一個社會縮影,我也「曾」留言過;現在,我「幾乎」不想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