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六月, 2012的文章

緣來就是你

我在公車上,經過第二十三屆的金曲獎頒獎典禮的會場,我往窗外看,看見了許多電視台的 SNG 現場實況轉播車,那時正好是晴天,而現在卻下起大雨來,距離開獎時間差了兩個小時三十分鐘。而真正的開獎揭曉的時刻應該落在傍晚,他們這些參與的藝人,一定先走星光大道的紅毯,上面還有遮雨棚,以免過去藝人們狼狽的走進會場中。而我對金曲獎的印象不外乎就是藝人上台表演自己的拿手絕活,以及說學逗唱,學起某些藝人的口音,表演一段舞蹈,或者向某位藝人致敬等等,接下來的重頭戲就是頒獎啦!

雨的遊戲

我寫這篇文章前,家中正好是停電的狀態,這對我來說—停電—的確是大不便。除了我的工具無法正常使用外,重要的就是沒有網路可以使用,可以知道外部消息。畢竟我所有的訊息必須透過網路才能發佈,畢竟我需要網路才能知道今天的重要訊息與文章是否有更新。因為如此,我早已準備手機可以當做成行動基地台來使用,搭配我的平板電腦。但今天很不幸的,我的手機與平板電腦幾乎使用到快沒電,手機甚至完全停擺。這時,我望著窗外,看著陽台的景色,突然感覺,我們對於老天爺的臉色,一直無法有效掌握,看著螢幕的氣象圖與毛毛細雨,人類想要改變神對人們的印象,需要很長的時間來進行。

地獄之旅

人體內的惡魔啊!你怎麼還躲在地獄中呢?讓黑帝斯(Hades)來管理你的人生,好嗎?不見得吧!他是個最佳的管理者嗎?還是他自願管理滿是火山灰的沼澤?在踏上這個道路的時候,你有心理準備認為可以安穩見到他本人?還是得先經過層層關卡?在幾乎寸步難行的大地上,你有勇氣面對他嗎?地獄裡的景象,沒有白晝,更沒有絲毫光明,只有不斷熊熊燃燒的火焰,它燃燒的熱度已經把人給徹底熔化,也照亮整座孤城,裡面的亡魂沒有肉體,沒有完整樣貌,只有透如薄紗的樣子,所有的物種,你看不見他們在做什麼,為何要這樣做,只知道,你踏上不歸路,就要瞧見惡魔的真面貌。

天使與惡魔

我們都有罪,且這個罪是一直緊緊跟著我們身邊不能散去,我們體內的靈魂早已被惡魔俘虜,一直禁錮在我們內心最深處的監牢中,想要釋放靈魂,首先得先問問我們的審判官—良心—也是常說的道德,他願不願意將此案重新發回更審,那麼就考驗對他自己的內心煎熬。我們的自相矛盾,我們的天人交戰,我們人類的省思,一直在內心的法院中,不斷的公開審視我們對於此案的態度,你越是不敢公開說明你的是非對錯,那麼越是在內心的枷鎖中不斷跟惡魔搏鬥,不會有天使來拯救你,也不會有上帝寬恕你,我們的心魔猶如《大法師》電影一樣—驅魔只是一種不能訴諸世界說明這是怎麼一回事的儀式,因為秘密的公開會把內心更加妖魔化......

行為規範(下)

既然單位之間有落差,那麼道德來衡量人的行為的準則就一定會落在某一範圍內,那就是我們常說的誤差值,民調的數字參考總是有個誤差範圍內,而取樣的人數通常也一定落在某個人數之間,情況不一定,但肯定的是人數通常越多越好,因為可以取樣的代表就會有一定範圍值在,那就是常說一種標準在。而這種標準是否是為通俗的標準,官方通常都沒有一個定論,我是說民間的官方,並非政府的官方,畢竟放遠來看,民間的官方因為有社會的管轄在,所以用群體的力量可以訂出一個標準值內,若是政府的官方,那樣看是哪一個國家的政府?是台灣的,還是美國的,或是歐盟的?或是聯合國組織的?而這樣要有個共識,那麼前提是真的考量好每個國家(群體)之間的對策,還要考慮民眾(個人)的感受。想想,歐盟所討論的最近債務,就讓每個投資人傷透腦筋,也讓基金經理人也不知道要如何建議投資方向,希臘、西班牙、義大利、葡萄牙、愛爾蘭這五國的債務累積高達幾兆歐元,要怎麼好好收拾讓他們還出錢來,實在更加一個頭兩個大,這也是道德危機所延伸出來的信心問題,要考驗人與人的關係,道德這把尺實在不足以為一個標的。

行為規範(上)

看著道德,就猶如看著人類自己行為背後的省思,旁觀者清,當局者迷。我實在不知道解釋人類行為究竟會不會連自己也深陷泥沼中,而我們也會不會拉他們一把,把他們拉離深淵之中。我們都是有大愛風範的人,也都是在自己體內不斷切磋拔河的人。如果在昏迷的路途上,你夢見的是不是死亡的盡頭?還是看見有人在呼喊你的名字?那種瀕臨死亡的情景,科學解釋是大腦所產生的幻影,猶如乳白色的那種光亮情景,你彷彿看見有人在叫你,但聽不清楚,你彷彿也能夠看見黑暗之中那種熟悉卻又不是如此熟悉的身影,如人影般,甚至還會夢見已故的親人,讓你們接觸,這種靈異般不可思議的幻覺,是真的不能形容的。而我要解釋超自然現象,目前還不在我的範圍內,但我會給你答案的。

道.德(下)

我雖心理學科班出身,但接觸的領域已經大於這個範圍,因為我總認為心理學已經不足以解釋人類行為為什麼有這樣的行為反應,而又為什麼碰到同一件類似的事情時又有不同的反應等等,殺人是一個例子,偷情在外有小三又是一個例子,貪汙又是另外一個例子,哪個政治人物公器私用,哪個行政官員、公務人員羅挪用公款,那個人又爆醜聞,這個世界已經不是一兩天所發生的新鮮事,實在不足以稱為「新聞」。因此,面對每天排山倒海的訊息,不管是有利的,還是有害的,我們的心靈每天都要面對道德的質疑聲浪中。想想公器私用吧!當行政官員被爆說開公務車當自家車接受自己的家人時,請問我們上班時間沒有使用公司的插座來為自己的手機、座充、筆記型電腦等等需要用電的產品來充電嗎?難道沒有使用公司的紙張、筆、文具用品等等其他相關物品帶回家繼續使用嗎?難道我們看見要團購,不會找同事湊一腳一起購買,即使你不知道要買什麼,你仍然買一大堆?那我們有什麼理由認為公家單位公器私用不合理?如果你沒有這麼做,憑什麼去認為它是不道德的,沒有禮貌的?在我們科技公司的牆角上方總貼著一句標語,說是要待客有禮,品質優良,然後生產量要達到多少比例,在我看來,其實有些諷刺意味。因為那根本就是遙不可及的夢想。我們公司員工若是真的為公司辛苦工作,那麼我們不會很多苦水要吐,很多心聲要表露,況且這還是只能「建議」,不能「批評」。

道.德(上)

人類的行為很難懂,我懂。畢竟我是從心理學科班出身,從我開始接觸的第一本心理學書籍以來,我已經接觸了超過四百本以上的書籍、文章、報紙、雜誌、期刊等等文物來探討人類行為的原型,但得到的答案依舊是你說你的,我談我的,他講他的,始終沒有一個終極論調說明人類行為究竟為什麼要這樣做,為什麼又要那麼做?且這樣做合理,合乎道德規範,合乎情感倫理。是不是一定換個方式來思考人類行為才覺得這樣做是情有可原,是有一套完整流程?

教育.走向

我不懂教育的真諦—我是說教育的一致性目的,你要成為什麼樣人物,想做什麼行業,不是單單靠你的夢想來決定,也不是用你的教學方法來見效,背後許許多多影響的因素還真不是想像得多—環境、媒體、同儕、別人的建議批評等等,這些因素動搖你想成為什麼的心,也容易到時與事實不符。因此,看教育—就如同看看教學方法以及學生上課的情形就可大致一目了然。
如果你現在是大學生,或者你已經離開學校很久,想一想,為什麼在大學教授課堂裡,總有人會缺席?難道他們不想拿及格分嗎?或者為什麼有些人就算沒聽課,依然可以在社會成為成功人士—我是說就是在實驗室當起學家或者願意在事業上獲取更多人脈與資源,然後願意分享給他人,很懂得享受生活的那種,因此,我們來看看教育是否會成功,不是看講師的專業程度,而是看你用心到什麼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