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教育變因


期望教育會給你的孩子作什麼樣的改變?或者表明的問你:期望教育會有什麼樣的作為?很簡單,就是先去了解「教育」本身的含意。把源頭說起,教育是種—請你跟我這樣做—含意,但不等於這樣完全的含意,也就是說,教育不完全雷同於都是教育。
我沒有把話說得很複雜,我也盡可能解釋教育,把它清清楚楚解釋明白,可能需要超過一百張以上的心智圖表才行,還需要每個孩子的特殊眼界才行。但不能保證一件事:這就是「教育」。把話說回前頭,遺傳的教育的最小本身,也就是天然的遺傳,有人問我:「細菌也會影響孩子的人格?」,「你很好笑!細菌怎麼可能影響孩子的基因?細菌在全世界到處都有,它會影響到?你拿出你的證據說法,我就能被說服!」
要我回答這問題,需要一點時間,我才能說服這位仁兄,或許你也有同樣的問題。細菌會影響?一個很簡單的說法:那你與你妻子(丈夫)做愛時就去選擇很骯髒的床來做愛,或者乾脆選擇廚房好了!不然客廳怎麼樣?有沙發,有茶桌,還有柔和的音樂陪伴—嗯,氣氛應該很羅曼蒂克。
我們從男女的魚水之歡說起好了,這樣比較能夠解釋教育是如何徹底從頭到尾影響你孩子的人格。如果男女的做愛時間是在白天,又是在早上時間,且雙方如果還有工作,那麼你們應該會速戰速決。如果在夜晚,又是在午夜時分,且雙方都已經放鬆,那麼我們應該會慢慢來。你這樣想,你認為如果兩方夫妻都懷孕,那麼你認為哪一個孩子的人格是急性子?或者哪個孩子的人格比較溫和?
如你所願,速戰速決的夫妻會生出急性子的孩子,但不是「完全」,也就是百分之百。反之,慢慢來的夫妻則是會生出溫和的孩子,但也不是「完全」。也就是說,一個孩子的人格影響,基因佔一部分,父母影響這孩子的遺傳成分是一部分,請把基因與遺傳兩者分開計算,你會比較好理解我要解釋這部份。基因也就是一個人的DNA所組合的要件,而遺傳只是父母流傳給這個人的要件,畢竟深入看有顯性基因與隱性基因,只是這燈泡亮與不亮的問題罷了!
因此,藍眼睛的父母不一定會生下藍眼睛的孩子;黑頭髮的父母不一定會生下黑頭髮的孩子;亞裔的父母不一定會生下亞裔的孩子。而個性溫和的父母則不一定擁有很和善的孩子,你懂了嗎?但外觀的表現歸外觀的表現,你怎麼知道內在的性格是由內在來影響?我的意思是說,你把藍眼睛的父母加上溫和的性格,再加上亞裔,你認為生下的孩子會是藍眼睛的孩子加上和善的性格及亞裔人種嗎?
那可大大的不一定。一種變因有多種變因,但不會絕對變因,吃下了藍莓,你會提昇抗氧化的能力,但不代表你吃了藍莓就「一定」會提昇。同樣的,你認為這樣的變因加上各種變因集結起來,那你仔細想想哪個才是最主要的變因?各種可能都有啊!不會單單一種變因就會因此認為孩子的溫和性格就一定是父母所「遺傳」下來的因素。
也就是說,請你不要誤認以為孩子的好就一定是你教養成功的原因,但我們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我們就很喜歡把孩子的成功「全部」推給父母,因此常常演變成一個「趨勢」—這孩子會得西點比賽第一名,歸功於父親也是西點師傅的緣故;這女孩會很跳芭蕾,是因為母親是舞蹈老師。就這樣,把原因推給下一位,我們的大腦簡單就可以推出「結論」。
反之,只要基因發生突變,我們科學家還是大眾就會推出這是基因的緣故,而非環境的變故,或者因為環境使基因發生突變或者相反。因果論是我們生為人類很喜歡用的方法,想要找出各種可能影響單一的因素,排除其他的因素,除非抽離細菌,那也很難達成。(說不定無菌室也不是「真的」沒有無菌。)
所以,你找出教育影響這孩子的因素,那麼必須一一檢驗才能達成。但這裡所謂的『達成』也並非就真的是百分之百的完成。必須看看這對父母的人格、環境、教育背景、家庭、親戚家庭背景還有國別、團體、文化、民俗、宗教等等,這麼多的因素列舉出來,想想哪個才是你孩子得到畫畫比賽第一名的原因?
是他在家很會亂塗鴉?還是他真的有那個天份?變因不會是只有一種變因,一定很多顏色所調和而成的調色盤才會這幅彩虹特別亮麗,你若再把功勞歸功於你,小心你的小孩會鬧脾氣!
尤其現代的父母們,喜歡把孩子的各種「天份」捕捉下來,放在Youtube上,雖然這是種記錄回憶的方式,卻也讓父母不知道身為父母該要如何認清這是我孩子的特殊才藝嗎?
很會唱歌的小孩子放在YouTube上讓人欣賞,表示這是我孩子的特殊天份,但不代表孩子因為常常聽母親或者其他長輩高歌幾曲就跟著耳濡目染,這根本是兩碼子的事情!而常常誇獎孩子你表現得很好時,也不代表孩子就有進取之心想要跟進大人的進度。因為孩子的人格歸孩子的人格,大人歸大人所有,當孩子想要轉變成大人時,必須認清孩子的性格成熟了沒?但多數的大人,尤其是自己的父母迫不及待想要自己的孩子長大人時,卻給予超高齡的成熟化,導致多數的國中生、小學生過分的早熟—心態早熟。
真的可以認清孩子的心態展翅高飛嗎?還是一句話—翅膀長硬了,就想要飛了啊?你的心態沒有完全準備,你的父母也沒有放你通行證讓你高飛,請問你飛上青天後,要怎麼學會降落在另個樹枝上?還是要迫降在大海或草地?
我們的教育心態要多多去「教育」,而不是看個多種經驗,看他人會飛,教你怎麼飛,你就跟著會飛。這麼簡單,那你飛上大氣層以上再來跟我說—甚至宇宙也行。你覺得如何呢?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極權世界

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罪惡,因為到處都是罪惡;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歡愉,因為到處充滿人間喜樂。我們生活在這樣的世界中,在某種「高壓統治」之下,成了某種想要抗爭的動力,漸漸地,我們明白,在民主開花的同時,我們看見自己的醜陋與厭煩。這是個人世間皆非的花花世界,如果你真明白,大概也看得出來,我們的快樂悲傷建立在一條在細長的棉線上,很容易走偏,很容易掉落,很容易被放大,也很容易走火入魔。

生命中的愛情

生命已經產生了裂變,各自不願意各自去包容對方的缺點,於是我們「向左走,向右走」,永遠不會有交集。雖然現在我們要求要有人權,要有人性化的包容,多一分尊重,多一分對他人著想,現在呢?有人說我是為反駁而反駁,於是我提出更有力的說法去證明我說的是對的,是這樣嗎?極端只會走向更極端,今天不是我去反駁而反駁,站在你自己的立場去想,你也可能想要為了說服對方而努力說服對方,所以問題點是——?我相信你自己很清楚。然而,這沒有人,不管忠言是否逆耳,不管是否你愛不愛聽,我們站在「對」的立場去看自己對的有利證據,這場會議終究不歡而散,不是嗎?

之外的事

錯誤不見得是一回事,死亡也不見得是一回事,那我們的一回事究竟是怎麼回事?如果我們能看清那回事。人對於自身,對於自身的規劃與了解,往往在生命與生活之間去理解那人生的全盤格局,就像一位多年的棋手,總是要想路線,才能在一步之前絕對正確。而死亡呢?而人與動物之間的巧妙關係呢?人類從動物身上學到很巧妙的「機關」,把一隻死亡動物解剖了,還是不知道他們的技巧與技術關鍵點在哪裡,我們只學到「重點」,但學不到動物真正的你我關係圖,原來不是表面上看到的那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