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影響這孩子


看著身邊的孩子在公園裡玩耍,你追我跑的遊戲,好不自在,無憂無慮的樣子,讓我很歡喜,也有一份擔憂;擔憂著他們知不知道父母能夠給他們什麼樣的教育環境給他們成長?煩惱著如果這是我的小孩,未來他會做什麼行業?他會不會是同性戀?或者雙性戀?孩子的人格,掌握在我們手中,自以為可以從魔術帽中拉出白兔來,沒想到變成了白鴿或者是一條響尾蛇。
我們身為父母的角色,想想孩子成長的環境中,我們給他什麼?什麼才是他成長的重要課題?是人格的培養?還是仁慈的養成?或者是關愛的表現?而我們首要面對的是什麼?答案是以上皆否,因為父母一心只想給他最好的,一意投入在他的學業上,而他真正需要什麼,一半會告訴你本人,另一半則請外傭或者兄弟姊妹轉訴給那個母親或者父親聽。
孩子通常很難告訴你他想要的『究竟』是什麼?如果他指的是湯匙,你拿給他時,他又會說不要或者直接搖頭,指向叉子時,你拿給他時,又指向湯匙—你到底要什麼?孩子。這是父母很煩惱的問題。他要你關心他的愛,而這愛是與生俱來,不需詢問的,不過我們父母容易操心,容易擔心,因此總是問孩子,你有沒有吃飽啊?你有沒有寫完功課啊?你洗過找澡了嗎?今天功課很多嗎?所有你能想到的問題,在睡前還在問。
父母容易擔心孩子,而孩子自以為很獨立,卻往往找答案時,同儕卻給不出正確答案—我指的是人生課題的答案,不是課業的絕對答案。這麼看孩子的發展:孩子生長的環境中,一部分牽制到整體家族所致,一部分則受到基因的影響,另一部分則是看孩子的表現。而孩子的表現牽引到家族的整體影響,如果他出生在軍人世家,你會認為他的未來出路會是演藝人員嗎?還是汽車修護員?或者保險業務員?不管你的答案是會還是不會,我肯定的說,以上這些行業的機率很小,但通常不是絕對。
去看看那些童星好了,在過去的文章中,我也有提到童星的研究。童星會有名氣,是因為父母想紅,還是廣告一播再播,才會受矚目?或者童星本身有這方面的特質?你總不能把小孩丟在舞台上,讓他自生自滅吧?小孩會害怕,會緊張,會想找媽媽,會想回家,甚至不給你面子放聲大哭!孩子的人格從三歲前開始培養,任何他所看見的事物,轉作他的語意記憶,慢慢變成情節記憶、程序記憶,他會深知他明白了些什麼,但始終不懂這些代表什麼?又為什麼又要這樣做?
你要一個小孩子解釋為什麼他半夜看恐怖片會睡不著覺,只因為他很『害怕』,這樣恐怕說不太通,畢竟小孩子的記憶中,只認為電影中的鬼怪很嚇人,卻難解釋如果少了恐怖元素(人物、場景、背景音樂、旁白等等),那是否還睡不著覺,就算你前提告訴他那是電影特效也一樣。有些小孩對於陌生環境就是會害怕,在許多的實驗中,第一次看見陌生人給他的玩具,也一樣躲在母親後方不敢伸手拿,而有些大方,不怕陌生環境。要他去解釋為什麼不害怕,恐怕答案就是—沒什麼好害怕啊!(不要懷疑,有些孩子直接就這樣說。)
我不是說,孩子沒有解釋的勇氣或者一詞一句可以完整說清楚,我想表達的是,孩子對於一套情緒系統的傳達沒有深入透徹,你不要用難以猜測不透的表情讓孩子不知道你想說什麼,因為孩子對於你的動作看在眼裡,記在心底,轉作他的潛意識腦海中。實驗一再顯示,母親的表情動作,會影響嬰兒的喜怒哀樂,就算沒有聲音也一樣如此。
但好玩的是,長大後那為什麼開始唱反調?如果你都看得懂你母親已經在生氣了?你依然嬉皮笑臉?你是故意的嗎?恐怕不是,還是青春期已經來臨了?你的一切細胞開始轉換發展,從開始接觸同儕開始,相信我,你一天看見同班同學會比你父母多,甚至比你兄弟姊妹還多。因為如此,孩子行為趨於同儕發展,在過去的眷村環境中,許多孩子也是在大家庭中一起吃著大鍋菜,許多孩子就這樣聚在一起,物以類聚的情況,從早期社會至今一樣可見。
父母決定孩子的人格發展,同儕更能影響孩子的學習發展。這孩子的教育之路,不管在家庭還是在教室(社會)中,一步一步影響孩子的思考,就像遠方看似直線的道路,其實從空中鳥瞰是彎曲的道路,我們在陸地上難以察覺,也不易發覺,直到孩子起了變化才有所警覺。
牛牽到北京還是牛,那麼孩子到了東京還是一樣的孩子?恐怕不是,環境已經開始改變孩子的心理因素,不會因為他到了東京還是倫敦就變得『大不同』,而是有種讓我們思考的元素在—究竟是因為到了外地才開始改變?還是本來是這樣人格,在外地才顯得更開放或者更內斂?回到過去幾章所談到的問題—我們不能因為因果論,而把所有的問題變得就該如此。然而,給你了一段結果,會去推想原因不是沒有道理,我們把所有的教養責任放在肩上,把孩子的得到結果作為我們身為父母扮演這角色好不好的主因,只因為孩子是我們教出來的!請記住,孩子不是你的主要因素!而是同儕、環境以及社會。沒有什麼可以這樣看我們孩子,把孩子當做你的籌碼,只會讓這賭局贏的機率變得更小;相反地,把孩子送往獨立的自由國度,也不見得放手就能自立門戶,一個在外地的孩子也會想媽媽的,一個在異鄉成長的孩子也會想家的。畢竟,愛是種低下頭思考才見到、抬起頭才能仰望到的產物,而他們的家就在某個時刻,某個需要有人關懷的記憶裡。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Everyone is complaining

每一個人都在「抱怨」,打開報紙——不,我說的是打開網路上的「報紙」頭條,當你看到一則新聞的反應之後的表示心情圖示點選你認為符合你心境之後,你就看到網友的「抱怨」;沒有心情圖示?你還是能夠見到網友的自身經歷,符合其他讀者青睞的,就會表示按個讚,或者把它推舉成為最前頭的推薦,你可以看到網友的冷嘲熱諷,以及最讓人最不受歡迎的留言,這像是一個社會縮影,我也「曾」留言過;現在,我「幾乎」不想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