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親愛情


『我以為你是個不同於其他男人的男人,是一個真正懂我要什麼的男人。沒想到,你竟然跟其他男人沒什麼不同!一樣懶散,不做事,自私自利只為自己著想的下流胚子!』
這個女子繼續說:『我真的很白痴,當初不知道哪一點竟然想與你交往?還說我們會結婚生很多孩子,你也會體貼我的需求,為我打理一切。現在你竟然為了她而拋下我一個人,你怎麼那麼狠心?你到底有沒有為我著想?你到底愛的是哪一個女人?是她還是我?給我一個確定的答案,否則你今天別想在我家過夜!』
這個男子一臉無辜,站在她家門口,因為他被他家人趕了出來,為了他妹妹的醫藥費,而跑來跟他女朋友要錢。女孩不從,只好空等在她家。
這個男子與他妹妹分隔兩地,過去幾年妹妹罹患重病,一度還被醫院誤診,延誤治療的黃金時間。然而現在,妹妹突然昏厥,被醫院轉送急診室治療中,目前脫離險境。但家人實在太貧困,籌不出醫藥費,只好轉往他女朋友借助,不過過去這個男子虧待她太多,一時很難解釋清楚來龍去脈,所以這個女子才會搬出陳年往事與他發生口角。而那個女人是他妹妹。
這個故事不是真的發生在現實生活中,而是生活故事的類似情節—我以為你不同於其他人的那個人,事實上都一樣—這句話。然而,當我們一旦愛上了,喜歡上了,那麼我們就很容易去包容他的『所有』缺點,甚至他有暴力傾向,過去有前科,你也一舉吃下。然而,沒有想到的是,你是怎麼愛上的那一個人了?只因為一個單純的原因,例如:他很善解人意?
我們把時間拉回愛情的前方,來看看我們內心的愛情是否還是那麼包容單純。然而,如同你看到的,我們很單純,也很複雜的單純。很簡單的解釋—那就是只要我們感覺對了,那麼一切就對了!只要時機到了,我們就可以拉上行李箱準時登上飛機,完全忘記你的隨身藥品或者你家的狗有誰要幫忙照顧。我們就會忘記,有些東西要忘了帶,有些東西要記得帶,而不是所有的都要帶,因此,我們的包容就很容易那麼單純,只要是出國玩樂,帶了一顆快樂的心準沒錯,卻常常忘記你的理性還在行李箱的某個隱藏口袋中。
教育也是如此,結婚後的生活還是如此。如果你不包容你的小孩缺點,那麼他長大後,他就會變得調皮搗蛋,如果你不遵守他的遊戲規則,那麼你休想加入他的童年世界,甚至他的小帳篷,你也不得進入。小孩子的童年生活可以把任何玩偶、機器人、芭比娃娃、交通工具等等變成擬人化,然後兩個玩偶開始問好、然後就開始打架,不然就是發射武器攻擊別人,女孩則會問另個擬人化的東西:你今天過得好嗎?東西好吃嗎?你今天做了哪些事?有沒有去哪裡玩?等等生活類別的事項。男孩與女孩的不同點在於,一個適用於視覺,一個適用於聽覺,而實驗證明女孩的聽覺比男孩好。這也是為什麼要叫你的兒子吃飯要這麼大聲,說不定他的房間音響還更大聲。
因此,我們會變得這麼單純,猶如小孩子的天真,難道不怪乎我們當初的感覺使然嗎?你仔細去想一想,我們去會選擇去愛上這個人,一定有部分的特質吸引我們的注意力,使我們的感覺全部投注在對方身上。然而,也因為這一點,我們才可以情人眼裡出西施,不在乎任何其他人說他什麼,就單純這點而言,我們容易看出對方到底在乎我們多少,也容易為對方付出多少,只為了博取他歡心。
教育的方向思考在於我們給孩子所其的需求,而孩子也會依照我們的指示完成我們得到的結果,如果沒有達到,我們父母則會反省自己是否有哪些要改進,哪些還需要加強等等。我們看不到的分水嶺在於父母給予的建議需求是否如期套用在他的孩子身上,如果這條河流細而長,那麼界限就很短,可是要給予卻是需要一大圈,如果寬而短,那麼孩子的給予又無法交代父母給予要的標準規律。我們要在這條河流建立橋樑,可說是比建造臨時便橋還困難重重—嗯,還有待克服。
你可以去看看男女之間的愛情,再來看看父母是如何教育孩子的,你應該會發現一點:愛可以無往不利,只要一方想什麼,另一方馬上有求必應。可是當一方爭執時,你會發現,總有另一方要妥協,一方要低下頭求情,一方要馬上答應,一方要嘟起嘴來耍點心機。愛情與親情的任何一方,像是我們與他們連結的平台,只是我們看上了誰而有其待遇不同而已,你總不希望你的二兒子或者大女兒要求說你不公平,為什麼我的冰淇淋只有一球而已?
愛情可以讓我們去思考男女之間的關係相處,教育則可以讓我們思考父母與孩子之間的關係方程式。然而,愛情的最後是要走上家庭的,而父母與孩子則要去思考更多社會教導他們的事,不只是父母或者電視媒體、網路等資訊給他們的感官刺激而已。畢竟,孩子是要吸收在大腦的指揮中心裡,而愛情的男女卻要互相學習尊重與包容。而孩子的面臨比愛情來得多,來得大,愛情只是一小部分,你總不喜歡你的女兒交了男朋友之後,你還矇在鼓裡吧!
這也是我為什麼喜歡談教育的原因之一。如果教育體制下的我們沒有被教化得很嚴重,那麼我們對於『學習』這件事應該充滿熱情與活力。就算換個方向思考學習這件事,例如:學習新知識,學習新方向,學習某位大師給我們的啟示,那麼諾亞方舟給你的故事含意是什麼?是要告訴你未來有大洪水?還是馬雅遺跡告訴你二零一二年的十二月二十一日是世界末日?
然而,教育還有一個很大的問題要釐清,那就是教育的真正目的是什麼?我總不認為教你人生大道理這麼單純而已。我們都知道:做人比登天還難,那麼造福所有人群應該還更難,因為不保證每個人都可以得到幸福與美滿。而大道理的故事又是另個方向要思考......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極權世界

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罪惡,因為到處都是罪惡;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歡愉,因為到處充滿人間喜樂。我們生活在這樣的世界中,在某種「高壓統治」之下,成了某種想要抗爭的動力,漸漸地,我們明白,在民主開花的同時,我們看見自己的醜陋與厭煩。這是個人世間皆非的花花世界,如果你真明白,大概也看得出來,我們的快樂悲傷建立在一條在細長的棉線上,很容易走偏,很容易掉落,很容易被放大,也很容易走火入魔。

生命中的愛情

生命已經產生了裂變,各自不願意各自去包容對方的缺點,於是我們「向左走,向右走」,永遠不會有交集。雖然現在我們要求要有人權,要有人性化的包容,多一分尊重,多一分對他人著想,現在呢?有人說我是為反駁而反駁,於是我提出更有力的說法去證明我說的是對的,是這樣嗎?極端只會走向更極端,今天不是我去反駁而反駁,站在你自己的立場去想,你也可能想要為了說服對方而努力說服對方,所以問題點是——?我相信你自己很清楚。然而,這沒有人,不管忠言是否逆耳,不管是否你愛不愛聽,我們站在「對」的立場去看自己對的有利證據,這場會議終究不歡而散,不是嗎?

之外的事

錯誤不見得是一回事,死亡也不見得是一回事,那我們的一回事究竟是怎麼回事?如果我們能看清那回事。人對於自身,對於自身的規劃與了解,往往在生命與生活之間去理解那人生的全盤格局,就像一位多年的棋手,總是要想路線,才能在一步之前絕對正確。而死亡呢?而人與動物之間的巧妙關係呢?人類從動物身上學到很巧妙的「機關」,把一隻死亡動物解剖了,還是不知道他們的技巧與技術關鍵點在哪裡,我們只學到「重點」,但學不到動物真正的你我關係圖,原來不是表面上看到的那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