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九月, 2011的文章

教育泡泡

一對年輕的男女朋友站在我的背面。我從玻璃所反射出的畫面大概就能看清楚他們在做什麼—一個再簡單不過的遊戲—兩個人互相玩猜謎遊戲,或者是那種男生女生配的變種遊戲。我對這樣的景象再清楚不過,只不過,他們這對年輕人讓我與其他乘客不得不注視他們的動作。
這就是單純的愛意。很多在國中、高中時期的階段對於愛情停留『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上的記憶。然而,時光拉遠,對於婚姻,那只是一段不歸路而已。現代人對於教育的理念是那樣的從無到有,也就是把小時候的教育套用在我們對於小孩子的身上,而這個觀念一直持續了好幾個世紀,不然為何一定需要開口叫你媽媽?媽媽,我的早餐呢?媽媽,帶我去上學;媽媽,那個人說我很醜,是真的嗎?媽媽,我是不是很漂亮?等等,把所有的依戀全部寄託在媽媽身上,心理學上稱銘印(Imprinting),就像小鴨一出生見到的那隻鴨,都把牠當成媽媽,即使是雄性也一樣,小鴨要一直跟著媽媽,牠到哪裡,就跟隨到哪裡,永不分開。
但我們不是鴨子,也不是有蹼類的人種,我們也會一直跟著媽媽長大,直到我們成熟懂事離開家中出社會,一項在Yahoo!奇摩上的民調顯示有三成六的網友要搬出去住,否則那是賴家王老五。但也有三成三的人認為其實與父母同住也沒有什麼不好,那我們怎麼看待教育是應該要從小扎根—也就是銘印是真的記憶在心底那層肉不可分開。
嬰兒一出生,他們不是白紙,但相反的人說他們是白紙,是由父母第一眼見到就把他們帶大,且帶有父母各百分之五十的基因,因此,大多數的人都『直接』認為父母是最『直接』的照顧者。然而,不是每個父母都是直接關注著嬰兒,關注著他們的一舉一動的,有些依然還在婆婆那兒,有些則是保母身上,有些還在醫院或者坐月子中心由護士照顧,那麼記憶最鮮明的是誰?
沒有誰,這樣談,因為剛出生的嬰兒哪來的什麼記憶?他怎麼知道你真的是他的親生父母還是養父母?或者是一位不知哪來的陌生人(護士、醫生、阿姨、伯伯、叔叔等等)?,可是,我們這麼迫切地關注他也不是沒有原因,因為嬰兒本身就有一種憐愛的成分,他總是那麼可愛,那麼迫不及待等待你的擁抱與關愛,無辜的眼神加上逗你笑的表情,你怎麼可能不心動?畢竟一隻惹人憐愛的小貓咪在你眼前,你也捨不得讓牠走。
這就是小孩子的魔力,也是我們對於孩子寄託的動力。所以教育是否那麼隨便,也是一張看起來抽象的畫中,各有解讀不同而已,誰知道一張畢卡索的畫會不會出現在你家孩子的腦袋上…

隨便的教育

我相信,你曾經聽說過這樣的故事:有一對男女朋友在討論晚餐要吃什麼的內容。
女孩子隨即開口問他:『你晚餐想要吃什麼?』
男孩子回答:『隨便!』
女孩子就說:『那日本料理好不好?』
男孩子就說:『那太清爽了!我沒胃口。』
女孩子問:『那義大利料理呢?』
男孩子說:『那太膩了!滿嘴都是醬料味!』
女孩子問:『那泰式可以嗎?』
男孩子說:『那太刺激了!』
女孩子問:『那美式呢?』
男孩子說:『太油了!』
女孩子問:『那路邊攤呢?』
男孩子說:『那太沒有情調了!』
直到問了好多各種料理之後,男孩子總是有各種理由回絕,直到女孩子受不了的說:『那你就回家吃自己吧!』。女孩子憤而離開現場,只留下他孤單的一個人,遠方的他看起來,還顯得挺落寞的。但如果男孩子可以告訴她不要那麼隨便,或許就真的不會那麼隨便了。可是從我們的心底來看,心靈的一種掙扎與矛盾隨時都在上演內心戲,這不是真的拍電影,而是一種真實的生活場景。專家分析說,太愛說隨便的人,給人一種沒有主見的感覺,給人一種什麼都可以無所謂的人,可是從自我的內心來看,還真的什麼都可以很『隨便』。
在中國的新浪網(Sina)調查了河南、北京、廣東、湖南、湖北、浙江、上海等等大城市發現『隨便』這個口頭禪排名第一,依序是神經病、不知道、髒話、鬱悶、我暈、無聊、不是吧或真的假的、挺好的、沒意思。那麼這隨便還真的很隨便。我不是說這調查很隨便,而是我們對於自己的生活一種某些態度還是很隨便。人類對於要生孩子這件事,不能說隨便,而是一再反覆不定的態度。在Yahoo!奇摩的一場民調中,訪問了一萬六千多名網友,發現其實五年內,大家想要生孩子,可是需要國民個人所得提高才願意生孩子,但反向思考的是對於生孩子這件事,其調查結果是—嗯,我目前沒有小孩,所以才想要生孩子,而因為喜歡孩子才想要生孩子才只有一成一,為了傳宗接代而生孩子的只有一成三,有趣的是,大家為了想要生孩子,首先要素想到則是『金錢』—嗯,給我錢,其餘免談!
那兒童教育呢?沒有錢,免談;那學前教育呢?沒有錢,免談;那未來身心發展呢?沒有錢,免談!一切圍繞著『錢』打轉,好像錢是萬能的,沒有錢萬萬不能的心態一直在心底浮現,那兒童是我們的希望?嗯,這句話可能要重新改寫了!或者乾脆廢除這項條文好了比較實際點。
反正人對於兒童的發展那麼『隨便』,那麼我們的生活乾脆也隨便寫一寫好了!反正沒有人會在乎,沒有人會關心兒童…

孩子們

結婚是女性的事,也是男性的事,更是彼此之間的大事。而對於結婚後要生育的“這件事”不一定會有共識。可能是女性想要有個寶寶,也或者男性希望可以傳宗接代,希望對方可以為他生個寶寶。可是為了這件事,兩性往往也不是就可以有交集說我們可以為了下一代而生個寶寶。
以結婚為前提交往的男女朋友很多,他們的方向就是結婚,生孩子是否在他們的清單內,我不得而知。我知道的是,以結婚為前提的男女朋友,就算『真的』跑去註冊結婚,還是沒有辦法抱著希望說,我們決定一輩子不生小孩,因為時間會改變兩人的計畫夢想,如果認為他(孩子)是束縛,那麼婚後依然兩人世界,那麼婆婆想要抱孫子含飴弄孫簡直是妄想。如果家庭成立後,兩人婚後世界依然充滿夢想與實在(例如開店,環遊世界等等),那麼我們的世界就充滿著矛盾與衝突。
孩子是未來的希望,卻不在結婚後的希望。所以,我們想要—想要生的婦女多生孩子,且養得起孩子,金錢援助不是唯一的施政方針,因為就算給你再多的金錢,你不能為小孩發展出健全的心靈也是枉然,你不能為小孩的未來鋪長路也是白費,很多新手父母常常當了爸爸媽媽後才知道,有了孩子,一切的負擔都是有成長代價的。然而,也有很多新手爸媽才知道真正的關鍵不在於金錢的多寡,或者給孩子的關愛有多少,而是如何在孩子的路途中,給予最穩固的基礎建設與同理關心。如果不是,那麼孩子的心理可能會東拼西湊出一個不健全的心智。
也就是說,孩子的心智狀態從他(她)來到這人世之後,就已經開始要學會點反射動作,從手腳的並用到眼睛與耳朵、鼻子、舌頭的感官刺激,都一再激起孩子的強烈好奇心,孩子的慾望無窮,你給他(她)們什麼,都有可能都往嘴巴塞。每次,當我見到一歲能夠爬行的嬰兒時,都覺得他(她)們的反應能力比我們預期的還要好,還要更驚人!或許人類的演化從靈長類到智人(Homo sapiens),可以察覺人類的特別之處。
但我們做爸媽的,不會想到這點。因為光是準備他(她)的尿布、奶粉、嬰兒的盥洗用品、嬰兒床、嬰兒車、玩具、還有重要的哄他(她)上床睡覺夠讓人忙番天,更何況觀察他(她)的自然反應動作,記錄他(她)的一舉一動?我們做父母的,其實平日上班忙碌、有時還要配合公司加班,孩子沒人照顧,只好送去托兒所或保母那裏,孩子的生長環境往往因為這樣的緣故,讓心智的成長有了變故—陪伴他(她)最多的不是父母,而是同校、同班、同性別的同儕。
所以,孩子的成長的過程中才會老是跟…

無限—初篇

生育是女性的事,也是男性的事,更是兩性彼此之間的事。但往往說穿了,男性只會說不關他們的事,對於在動物世界來說,雄性只負責射精後就自行離開,只留下雌性一個默默扶養他們的孩子長大,雄性一天要射精好幾回,而有些雌性也不是完全的好媽媽,可能生下他(們)後就自行離開巢穴,任由他(們)自生自滅。

用動物學的角度去看我們人類這種動物沒有什麼習慣的特性,只有一種自以為是的驕傲特性,我們以為人類是如此的聰明,結果反而被將了一軍,我們以為人類創造萬物,結果是自然天擇,人類從來到這個世界以來,從來就沒有給地球好臉色看過,所以地球的臭氧層才會破了個大洞(且洞還來得不小,比美國領土大了三倍,每十年還在成長中)。由於人類過去過度開發石油,開採礦石,濫墾樹木,又在海洋極度破壞下,讓水更加污染。我不知道,人類知不知道這樣下去,在還沒有發現全球暖化的情況下就知道要實行綠色生活?我不知道人類在來到世界以後就知道要愛護這顆星球?還是我們一直肖想著還有第二顆星球可供人類居住?

如果我們知道要愛惜這顆星球,那麼施行綠色環保不是這幾年才發生的事,也不是你看了《不願面對的真相(An Inconvenient Truth)》電影後才知道暖化比我們想得還要嚴重。當北極的冰川的融化速度比我們預期還要快時,你要怎麼設法解決北極熊的生存問題?當格陵蘭(Greenland)的冰融化速度比我們科學預估還要更多時,你要怎麼去拯救這個環境?當海平面上升時,你要怎麼開始想到要去拯救自己的家園與家人?

當少子化那麼嚴重時,你怎麼還可以這麼樂哉說沒事—反正我不急,反正我沒有喜歡的對象,反正一切不用過於操心、煩心,緣份自然會來到。當我們這麼以平常心看待時,而另一方已經在婚友社與人碰面寒暄時,你怎麼沒有想到這樣類似的問題呢?如果有,那麼為什麼結不了婚?即使結了婚,依然不想生小孩?

問題沒有那麼嚴重,我們不會想到要愛護地球的道理,問題沒有那麼輕忽,我們卻可以置之不理,難道人類真的從來沒有沒有想過未來的社會人口問題?還是我們過好自己的生活就可以?如果說我們真的沒有辦法知道人口的危機,那麼我們就不應該去漠視人口會有變化的數據,即使人口依然慢慢成長中,但還是沒有辦法忽略這份背後的真相,畢竟真相有好多個,而事實的真相才只有一個。

我們生活在這個地球,人類自以來以靈長類為開路先端,為我們的未來創造許多不可思議的產品,也為每個人謀得不少福利,所謂—…

傳家之寶

一個家庭要像什麼模樣才是我們心中的家庭?就如最後一段的那句話—超完美家庭。當然不會是鄉土劇情的每天上演的那種片段,如果是這樣,那麼你們家就會每天登上社會新聞版面,然後接下來你們家就會大紅大紫,每天都會湧進很多觀光客想要參觀你們家的“偉業”,當然這都是負面的,沒具有教育意義,反而帶來了傷害與形象受損的後果。
現實生活中的家庭都不太一樣,東方的家庭與西方的家庭文化也都不相同,教育孩子的方式也自然不同;東方的家庭教育較注重孩子的未來走向,也就是他們的未來職業,而西方則注重小時候的身心教育,以及心智發展的走向,畢竟你小時候的願望與你現在所做的行業有所不同,不是一路順利就讀你想要的科系,你想要進的公司,以及你未來所成立的夢想。因此,教育的不同影響孩子的人格發展,父母的教養與環境的變化也影響這個孩子的身心是否具有完整的健全發展。如果孩子想要的是簡單的願望,例如開一間便利商店,那麼他可以去玩玩買賣之間的雙方的人際互動,可是若是專業的職業例如牙醫師,那麼就要深刻的臨床實習,以及證照才能成立牙醫診所。但畢竟每個孩子的未來職業走向不是我舉的例子那麼簡單,還有更深的複雜層面要解剖。
孩子是父母的寶,也是父母可以隨手丟棄的沙。這句話,我沒有說錯,因為請你認真看待現代孩子的心理是否那麼無辜與不捨,而現代父母是否那麼狠心可以丟棄在路邊成了棄嬰,全球的棄嬰多達上百萬個,都是落在貧窮、饑荒的國家,例如非洲與韓國等等,台灣當然也有,想想我們對於孩子的心態以及想要給他們完整的家庭的看法,都會讓我們的生活往往不知該往哪裡走?
而現代的家庭要實際落成,又是個一大難題—房價太高買不起,年輕人對於家庭的觀念很模糊,對於愛情的觀念卻清楚得很,知道自己要的類型是什麼,知道自己喜歡的對象需要什麼,知道真愛會在什麼方向,但最後呢?還不是愛得很重,傷得很深,愛情一個一個來過,卻要一次一次要重新回首過,那麼結婚這個名詞只停留在年齡的歲月上,甚至乾脆點—就直接當個不婚族,這樣的日子想想,晚婚、不婚、對的人不對、經濟壓力太大、不願意負全責、頂客族、頂思族慢慢攀升,那麼我們怎敢奢求會有下一代養育我們?
台灣的生育率倒數第一名,每位女性生不到一位孩子,家庭的觀念不健全,未來的發展已經開始舖張,那麼小時候的身心發展要如何開始萌芽?也就是說,你在未生小孩就馬上想到他們的未來職業,那麼孩子的心智要如何有個基礎打底?就像我一樣,有時…

超完美家庭

中秋節是個家族團圓的大日子(僅次於農曆過年),許多出門在外打拼的人會回家去團聚,好好重溫舊夢,難得的小時候時光。已婚的人也不例外,但結婚的心頭總是不像過往那麼充滿家的眷顧,也就是說,家的概念只是兩個人所呈現出來的理念而已。
許多打算要步入禮堂的準新人,如果沒有對於家的看法,或者對於成立家庭的完整計畫,那麼這個家只是變成兩個人共住一個房子而已,或者兩個人變成各睡不同的房間而已,沒有交集,沒有溝通,也沒有往來(這不是《向左走,向右走》的電影劇情)。對於頂客族(DINK,Double Income No Kids)來說,兩個人結婚後的生活像是各忙各個的生活,唯一的交流是交談,是問候彼此的生活的看法,是讓未來可以在各自的未來互相交換著理念,至於孩子還是家的理念,只是一個空盒子—打開來,沒有半點驚喜。
鄉土的電視劇總是上演著驗DNA,證明親身骨肉的戲碼,不然就是很多家人為了財產爭得面紅耳赤,為了你到底愛不愛我,想的是誰,心裡掛念又是誰,然後證明心中的先後地位,就開始大聲嚷嚷,幾乎每部場景不是要比誰大聲,就是比誰兇,或者比誰更要先掉淚,誰先逃離現場,誰開始變成財團的總經理、董事長的戲碼,誰又受傷了等等的橋段,說真的,這樣每天疲勞轟炸,怎麼家和又萬事興(還可能教壞小孩)呢?我不說什麼時段的電視劇,你也大概一清二楚。但總是有人愛看,且邊看邊罵,邊看邊唸,一天不看個幾次重播還受不了!想想看,如果這真的是現實生活的每天上演的劇情,那麼想要家和萬事興簡直是遙不可及的夢想,不需要他們演員來演,畢竟那是巧合—可是也太多的巧合了吧!
我母親也喜歡看這類戲劇,每天在電視裡的父親與兒子各自過自己的生活,為了生活,每個人努力去打拼,建構自己的未來生活,然後又為了錢、感情、利益、名氣等等爭得不肯罷休!難道每個人生來脾氣都是這麼硬?還是心太軟容易去同情別人的遭遇?或者要好好講理,都是這麼難?甚至很勉為其難去講求可否原諒?我不懂,如果家庭生活真是如此,那麼為什麼要有美滿可愛的家庭都是好遠的道路?現實中,每個人的家庭裡都有難唸的經,他們因為關心你,所以嘮叨你的襪子應該要正面朝外,他們因為在乎你,所以打電話希望你報平安,他們希望你也可以同樣回報給他們,但不要求豪華大餐一頓,畢竟,家庭能夠聚首,平安在一起—沒有比這個更重要。
九一一事件已經發生距離現在已經整整十年了,每個人都是心有餘悸,不可能將這傷痛像橡皮…

我的家

婚姻其實不能算是束縛—一位結婚多年的男子這樣說。你既然已經愛上她了,明白她在你生命中、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地位,你就應該這樣關心她,照顧她一輩子,兩個人應該建立完整的溝通的目標,讓生命更加完整。他繼續這樣說。我聽了,其實除了表示贊同外,還有很多感觸。如果婚姻的目標長久下來是這樣,那為什麼對於那些沒有結婚打算的男女難以認同結婚—其實很不錯?
也就是說,婚姻如果如同電視廣告說得那樣合宜,結婚為前提的人們去談戀愛的方向應該還會更明確,可是若這樣清楚明確,那麼對於婚姻—人們還有有太多的前提要去談:
一:家庭的觀念—多數人的家庭希望家庭能夠完整像個家,但是家的概念其實不清不楚,這裡所謂的“家”(Home)指的到底是什麼?是能夠有兩個人在外有一棟房子,然後住進去之外,就有人兩個守候這個家?還是家的觀念只是在家庭中只有全家人同住一個屋簷下,才算一個家?或者可以說,家只是兩個人建立一個團體中的那個抽象的家?
如果是這樣家的觀念,那麼人們對於此家的概念只是停留—先立業後成家。但事業的建立也是因為家庭的觀念只是你自己本身對於你所謂的家—你自己的父母與兄弟姊妹合住的那個家外—所有的想法而已,但畢竟不能代表這是所謂的“家”。
另外,你自己的家還有家規,你自己家的傳統習俗,你們家中其他未公開的儀式,你父母對於這女婿的家庭觀念,還有經濟與應變能力,除了給自己女兒基本幸福的要求外,兩個家族的結合不見得就是一場兩家庭滿意的開始。對於許多已婚的男女而言,兩家人的相處往往容易因為小事或者錢財之事而吵了起來,或者可能只是你要尊重我的原則,你的條件我不允許外,兩家人的這樁婚姻可能就在結婚後不久宣告分居,甚至要求離婚。
那麼這怎麼像個家呢?簡單的說—這成合體統?家庭的觀念容易因為兩個人要住公婆家還是搬出去住,就有了意見,或者說兩個人同意,但兩家人不同意;若家庭要生成,會比懷了對方的孩子還困難許多。
二:對於金錢的觀念不足以好好共同分擔所有走向,如果金錢的觀念是由一方全而負責,也不代表此方對於金錢的管控就會有所節制。許多的家庭財產都是由一方經營,兩方的家庭共同持有這樣的自主權,可是家庭的大多的花費是由兩方開支而來,從建立家庭的觀念開始,金錢就一直繞著兩個人的家而打轉,太多的金錢流向容易因為家庭的觀念沒有生成造成打結,請想想你們對於家這樣的概念是停留哪裡?
這樣回到第一點,家庭容易因為兩個人無法有共識,那麼結婚…

婚結

有時候,我看著別人的婚姻時總覺得有點好笑—笑著說,為什麼他們當初要選擇結婚這檔事?為什麼這時候要去結婚這件事?為什麼結婚對他們而言是如此重要的一件事?難道時期已經到了?還是交往已經差不多了,所以就此認定要結婚?或者可以短短認識幾天,就決定終身大事?
結婚的心態不言可喻,但是結婚後的心態往往可言可喻,因為結婚前後的生活其實與同居的這樣的身分只是在一個看得見,卻穿透不著的牆而已,一牆之隔有如柏林圍牆(Berlin Wall)一樣,沒有分別,差別在於若是你想要自由,請往這裡走,若是你想要有人懂我,請往那裏走—前提是你要勇敢攀爬過去。
但對大多數人而言,攀爬過去的日子也想要自由,那麼結婚的目的究竟是為了什麼?不禁讓人去懷疑當初的動機。如果是為了成為對方的媳婦,為了財產而嫁過去,那麼這樣恐怕不單純,可是可以為了保險金而殺害婆婆與公公,甚至是自己的丈夫,或者可以為了得到另一方的欣賞與仰慕,而下毒迷昏丈母娘,那麼我們要怎麼解釋我們的愛呢?還是情感的炸彈埋藏太深奧了,所以要找出來,需要玩拆解炸彈的線路遊戲呢?
現代人對於婚姻的觀念仍然停留在原步,如果婚姻沒有問題,則不需要“婚姻諮商”這玩意,如果婚姻沒有“其他”問題,那麼則不需要兩代以上之間的溝通,也就是說,婚姻除了連結兩個人之外,還有對方的父母親、你的兄弟姊妹、叔叔、阿姨、舅舅、對方兄弟姊妹若是結婚的小孩、小孩的朋友、小孩的同儕,還有舅舅的親家、或者阿姨的親家等等,你要面對的人太多,那麼結婚其實不能單單說是兩個家庭的事,應該完整的說—兩個家族的事。
回過頭來,結婚若是連結這麼多個人,那麼當初在談到結婚這件事,只是單純認定彼此已經相愛、相處的已經很深囉?還是認知已經夠多了,所以結婚這件事,可以快速進行,只要好好兩家人滿意就好。畢竟,當你看著台上的新人舉行交杯酒儀式時,有這麼想過結婚以後的未來進行式嗎?
沒有,畢竟“現在”結婚與“以後”結婚的樣子不同,我們只能看見滿心歡喜的新婚夫妻,卻沒有辦法預測他們二十年後,甚至是五十年的生活會是什麼模樣,也沒有辦法了解若是他們沒有了彼此生活會是什麼模樣?結婚不用想這麼多,畢竟結了婚,你就知道了—有人這樣告訴我,你會發現結婚的美好,有人關心你的健康,你出門在外的飲食健不健康,你的體重有沒有上升,你的衣服需不需要買新的,你的牙刷是否需要更換,你的信用卡費會不會需要有人幫你代繳,你的生活需不需要有人…

婚姻竅門

結婚是很快樂的一件事—且是應該被祝福,被感謝的一件事。但不幸的,其實結婚的快樂不亞於單身的快樂,我們常常很喜歡把結婚時的快樂分享給周遭的親朋好友,告訴他們我結婚後的生活很快樂,很幸福,很充實。可是結婚若是好快樂,那麼為什麼想要“結婚”這件事,總是慢慢來呢?
未婚的男女很多,想要踏上禮堂的人卻不一定很多,結婚是兩個家庭的事,卻很容易當成我們之間的事,只要我們相處、相愛和諧,就可以辦理結婚,只要雙方父母有告知,有會面就可以結婚,那麼結婚到底要怎麼形容說結了婚是真的感覺在結婚?還是結婚其實跟婚前沒什麼不一樣?
那幹嘛去法院、戶政事務所辦理結婚手續?這不是沒有什麼道理的感情嗎?還是真愛就這輩子註定是他了?決定是他了?是神奇寶貝的遊戲嗎?也不是,結婚的感覺,以及加上你要付出金錢所有的感覺,其實不像我們看自己及伴侶的那樣親密之感。如果結婚這麼輕而易舉,那麼結婚的今年對數應該還會更多才是!但畢竟不是這樣,結婚的禮數以及聘金,加上許多傳統儀式的迎取新娘等相關的步驟,就讓這場婚禮些隆重—但不能代表說結婚當晚就會進洞房,準備“增產報國”。
結婚是喜事,不一定是好事或對的事,于美人與來賓在節目這樣說。但結婚以及我們對於真愛的這件事,卻從來很少認定當成一回事—結婚之所以會結婚,是認定這是真愛,還是因為其他因素而結婚?是因為很信任彼此的關係而認定他是真愛才結婚,還是真愛的認定其實不需要過度信任而結婚,或者可以說,真愛的關係是因為當初日久生情而就此決定才結婚,是基於信任的存在,所以才會結婚?那結婚的共識協議(Prenuptial agreement)的目的當初是為了什麼而存在呢?
財產?還是怕他劈腿?或者因為撞似親密憤而提告?這是當初設想好的目的嗎?還是把醜話說前頭,一切結婚再來慢慢談?那麼結婚說要趁早的人們,有想過這些嗎?還是我們因為太信任彼此,所以買個保障來規避風險?那麼結婚像是變了調的家家酒,只要雙方都同意,那麼結婚無需大驚小怪,又何必大肆慶祝呢?人始終只對自己好,別人的好只是放在心中的那塊肉,其實可以感受到,卻吃不到,也就是說,愛情的套餐的飽足感從來為了自己而存在,為了他能放心好好吃這一餐,卻從來很少你是站在天平的兩端看著彼此著,那麼愛情的任何論調會站不住腳,因為有可能的一端會崩塌,甚至會瓦解到毀滅。
那幹嘛去談論愛情這件事?也就是說,人們好端端的為什麼開始去研究愛情,去研究男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