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八月, 2011的文章

愛情套餐

當我寫下最後一段的那些文字時,很多人以為theirmind要收攤不做了!或者要出遠門去閉關,好好修行一番,但其實不是這回事。而是我對於我自己的感情故事總是勇敢告訴你,要讓你知道所謂感情,每個人都會有,每個人的心中都有那麼所嚮往的夢幻愛情,但總是事與願違,愛情總是要與麵包二選一,沒有辦法全部一次擁有,就像在你最常光顧的麵包店當中,總是要與喜歡兩個麵包當中選擇一個當做自己的精神糧食,而你口袋的零錢只夠買一個而已。
愛情不是精神糧食,也不是可以讓你吃得飽的buffet,更不是你可以隨手可得的罐頭。然而,當我們仔細看,愛情這套餐,其實比速食所搭配好的餐點還來得複雜許多,除了感情像個收音機,而愛情就是個你與你情人一起共用的套餐外,那麼這種情形看起來就是個有音樂,有餐點吃的浪漫氣氛,還是沒什麼不同。
那麼愛情是什麼?是搭配好的餐點?還是隨你盡情享用的餐點?那麼人可能會撐壞自己的胃,當我們想要一網打盡時,其實才發現,怎麼連幼小的魚苗也要撈上岸?那麼想要放長線釣大魚,那麼只能坐在湖邊,也等不了魚上鉤—那怎麼尋覓心中那條大魚呢?
夢幻的愛情並不存在,存在的只是你那無窮的想像力,想像會有人愛你,想像會有人包容你,想像一切都是假象,騙不了我的!而現實面,你要自己努力,才會有人會愛你,但奇怪的是,現實與夢幻般的界線只是存在自己的心中,我是指說,其實我們都有那麼夢幻與現實般的一個個體,那麼我們所追求的到底是魚還是熊掌呢?
愛情如果已經配置好,那麼我們應該會接受店員給我們好的套餐,但我們會去要求生菜多一些,醬料少一些或者肉片再加一層又一層(如果你已經餓壞),但我們始終不了解配置好的愛情套餐,那麼就真的跟實物一樣,真的那麼高,且你真的吃得完?那是我們對自己想像力太樂觀,還是一切求好心切只往希望前進?
我們是否真的太天真了些?當我們要求自己要成熟時,卻依然像個孩子保有純真般的笑容,那麼自我的矛盾還不是前後說詞不一,這是需要有法官在場來證明你的立場嗎?當然不是這回事,但事實是這回事的那回事!也就是說,我們想的事實,跟事實中的事實其實兩回事!那麼愛情配置好的結果只是店員前面給你的實體,而非工作台上的那些工作的店員那種實體!如果你曾有過在速食店打工過,你應該很清楚這點,但誰當初能想到呢?
或許愛情可以用相親的模式去進行,但並非可以是個完美的解決方案,如果你可以接受與陌生人開始交心,那麼當…

空的感情線

飄下了雨。就是這樣的天氣總是讓人措手不及,以為看起來灰白的天氣,就只是不會下雨而已,也以為雨量其實沒有想像中來得這麼大,只是毛毛細雨而已。我們對自己的感情也是這樣,如果不能直接去重視,那麼我在這裡也是空談—不可能實現的夢想。
愛一個人需要多少勇氣?其實不需要什麼勇氣,只是要你願意肯定他的理念與夢想,那麼肯定一個人需要多少勇氣?其實也不太需要什麼勇氣,只是要你跨出那一步而已,但這一步對很多人來說,還是個空想,依然不可能實現的夢想。看看你身邊的朋友如果都已進入婚姻,而你還在外觀望,你怎麼不會有想婚的念頭?參加多少場的聯誼,多少個相親,多少個配對活動為何還是孤單一個人?就算真的遇到了聊得來的對象,願意傾聽你聲音的對象,為什麼還是不能走入紅毯?
婚姻是一個相識的意外,也是個不在範圍內的意外。如果我們遇到了彼此,那麼還會有依然的火花嗎?如果不在我們的故事內,那麼幸福的結局還會寫下嗎?當然不會,感情是種很特別的產物,也是個吃力不討好的產物,如果不知道真愛的某種定義,我們似乎還是不知道這是什麼樣的定義,而心動的感覺總是在外遊盪,不敢進入家門一步。我們喜歡玩猜忌,也喜歡測試對方是否有那麼意思,那感覺呢?嗯,還是“感覺”。
我們不了解感覺,感覺是種很抽象的東西,我在這裡先不多做描述,但我只想先告訴你,不要欺騙你自己的感覺。嗯,我是說,一見鍾情只是個空洞的感覺。英國心理學會(The British Psychological Society)的研究結果中,有五分之一的男性曾經對女性一見鍾情,超過五成的男性表示,第一次碰面就愛上她了!女性只是十分之一有一見鍾情過,而大多數女性需要平均約會六次才會有評估對方是否為自己的伴侶。調查了十六歲至八十六歲的一千五百名男女的這樣結果,你滿意了嗎?當然,這還是沒有辦法說明,一見鍾情的那種感覺是否就代表是墜入情網的那種感覺,畢竟,我們對於對方是否有好感,不能只靠感覺辨識,還需要多些理智。
情感的印象會加深你對他的觀念,也會留下不錯的評價,但這能說明我們是否可以踏入情關的第一道門檻嗎?嗯,還是不完全。我這麼解釋:如果感覺可以知道你對他的評價並不能代表這樣的印象會留在你心中,那麼就是你對自己的感覺特別不同。有時候,突然寫到這裡,看著自己的感情線那麼曲折破損就知道這輩子真的不會有人會愛上我,但也會有人願意看著我寫的文章,然後發自內心愛上我;每看一次…

對的人

身體不能去解釋感覺—我是指你自己陷入愛情中的情感的那種感覺。因此,很多人對於愛情本身的信任度大於他自己本人對於愛情的忠誠度,也就是說,我們會感覺到去戀愛的那種感覺,往往是不自知的,等到你“真的”那麼想去談戀愛。
但談戀愛是什麼感覺?我相信你從這個問題去問專家,他肯定會告訴你答案—就是我戀愛了!我明白有人懂我的那種感覺了,我能清楚知道有人那麼在乎我,關心我的需求的那種感覺了!但還是沒有說清楚這到底是什麼感覺?是快樂的嗎?還是很幸福的?是擔憂的嗎?還是煩心的?是可以放下不安全感的嗎?還是可以百分百信任他在外也不會亂來呢?我想,談戀愛讓大腦產生更多的催產素也不是新聞一件,你可以用Google告訴你它的來龍去脈,專家如何發現它等等故事,但還是不足以告訴我們談戀愛並非像是吃培果這麼簡單的事。
不管你有無談過戀愛,也不管你如何對於戀愛有多麼好奇想要追尋它的蹤影,也從來不管你的戀愛史有多麼慘痛的回憶,而是我們對於戀愛這件事只是看在表面工夫而已。我不是說你真的這麼喜歡表面外象,而是我們對於自己的內在從來不也比自己了解來得更深而已,也就是說,我們喜歡的外表下的一致性與對稱性,國外的實驗多項去證實人類對於外表臉部的好感程度大於不對稱性,關於這點—我可要為那些不對稱性外表的人說說話了:難道他們的外表也沒有辦法取勝別人給他們外表的驅動性嗎?我的意思是說,他們的內心難道對方就無法給予他們最大的信任與鼓勵嗎?
在“美火”中,我強調一點:如果你的女朋友真的那麼美,那麼你真的會看到他的心靈與渴求,以及你對她的包容心態,可是想像換做是我們人類本身對於美的追求,難道就別無他法去看見她的內心嗎?當然,沒有辦法,畢竟不是每個人都可以了解與體會她為何會被火紋身的痛苦,也沒有辦法去認為這樣的痛苦究竟給她到底多大的傷害,如果你真的體會,那麼為何還要在傷口去灑鹽呢?並且詢問她的過去史呢?
這點,我們看在那些人的眼中,其實很諷刺,人對於外表有一定的喜好,卻還是沒有辦法去認同她過去所造成的那些過錯與外表的認同度,也就是造成我們對於現實的接受度以為來得那麼大,不然問問你自己與當初情人分手時,你以為不會發生嗎?你以為所謂吵吵鬧鬧,床頭吵就可以床尾和嗎?你以為可以那麼接受她給你的打擊嗎?例如像是她懷了你的孩子,你就有勇氣要與她結婚嗎?還是私下去婦產科去墮胎呢?更坦白的說,你對於婚姻做好準備了嗎?
家庭的觀念如…

結婚夢

說談戀愛要趁早,其實也不難看出跡象—很多小學五、六年級的學生都已經開始對身旁的異性充滿好奇,甚至有的只有幼稚園大班的學童都宣稱他(她)有女(男)朋友!這是什麼樣的心理,讓我們對愛情這麼追求心旺盛?難道異性的生理特徵因為與我們不一樣,所以才會說—哇!他有小雞雞!哇!她有大胸部!哇!她沒有那個......
想想你自己的童年生活,是否望著隔壁班的女生偷偷看?是否總是刻意經過她的身邊,只為了想與她多說說話?是否故意掀她的裙子看她的裙底風光?是否故意去整她?甚至爬過圍牆再多看她一眼?這就是愛情,年少輕狂的我們,總是認為愛情的兩小無猜,青梅竹馬就是未來備受矚目的一對,有些在班上的同班同學還會看見兩個人互傳小紙條,就把兩個人湊成班對。那麼真的就是班對嗎?還是為了好玩所設下的遊戲陷阱?
曖昧—我們都會,想要故意刺探對方的心理,我們也會,像是向同事、朋友、朋友的朋友打聽對方的訊息,故意傾倒在他身邊,總是刻意在她身邊徘徊,或者在網路上找尋他的訊息,甚至一直接近他的任何資訊,我們都會去擷取,不會放過或者錯失。這就是愛情,愛情從小到大,沒有放過我們,情感的建立,對一個人的好感,我們全部都會表露無遺。
那婚姻是怎麼回事?人類世界裡,怎麼會有“婚姻”這兩個字?動物世界有嗎?我記得,不曾有過,你有聽過兩隻烏鴉要結婚嗎?你有聽過兩隻黑猩猩要走入禮堂嗎?你有聽過獅子要共組愛巢嗎?你有聽過兩隻相愛的鯊魚要成為一個家庭連理嗎?沒有,真的沒有,那人類世界為何會有婚姻?愛情的連結項目已經夠多,夠煩人了!難道結婚就是最好的選擇嗎?我沒有聽說,談了十五年以上的戀愛沒有走入婚姻這項關卡,也沒有看見愛情的開花結果不是婚姻,而是代替項目?例如同居。
於是乎,結婚成了最好的“目標”。不管我們如何聽情歌,永遠都在愛情的世界中旋轉,從單戀、苦戀、自戀、熱戀、到一言難盡、分手、第三者介入又再一次單戀、苦戀、自戀、熱戀、到一言難盡、分手、第三者介入不斷循環,然後最後高唱明天我要嫁給你啦!或者嫁給我!所以,我們不難猜到—原來愛情的花招還是那樣,怎麼樣都吃不膩,怎麼樣玩不累—這就是愛情。
再深入一點愛情的中心命脈,那它最基本的核心是情感,情緒讓它包圍-真愛是個難以摸透的玩意,包容並且相信、體貼對方未免太膚淺了些,但我們就是會記住對方的溫柔與窩心,如果你問已經失戀的朋友們對於前另一半的印象有什麼讓你深刻的部分,大部分會…

趁早

感情像個收音機,總是轉向哪個頻道,你就聽取哪個頻道,如果不喜愛此頻道,那麼就下一個電台,這樣一來,如果全頻道都沒有你愛的,就像電視的頻道一樣,一直轉台也不是辦法。那麼是否還有其他的選擇的方法?
坦然說—沒有,如果有的話,那只是你心煩意亂而已;如果有的話,那只是你像個在沙漠中被綁在馬閂的馬,只能呆呆的望向遠方與地面,什麼事也不能做,也不能找水喝,等待主人牽你回家。我們對於真愛的認知,其實說來是無知,以為是那個樣子,相信這個樣子,可是到頭來不是這個樣子,真愛的定義太朦朧,太讓人不知道這真的是真愛嗎?還是另類詮釋的真愛?
有人問,若是你碰到心儀的對象出現時,你就能相信見證那是你等待很久的真愛嗎?當然可以,你的身體馬上就有反應,汗毛會豎起,心跳會加速,呼吸會急促,大腦會一片空白,皮質醇與腎上腺素開始分泌,緊張到不知要說什麼才好(還怕多說多錯),我們常言的小鹿亂撞是這樣子,但你這麼肯定我找到我的白馬王子或者白雪公主了嗎?
當然這樣肯定,妳的姊妹掏會知道妳對誰有好感,你的兄弟們會知道你對誰很吸睛,會極力撮合你們為一對。可是現在,我們從頭看看整段愛情的“歷史過程”—嗯,好像不是這麼回事正確合理。
當內政部極力尋找最有創意的求婚計畫時,卻有多少個單身的未婚男女卻依然隔著天涯對望?當戀人們交往一段時間後,難道就是該進場買進的時機嗎?說結婚要趁早,但有個經濟壓力的你,有個沒有完善未來的你們,難道結婚就是能夠證明你們這輩子註定是天作之合嗎?台灣一年當中有許多婚紗禮服大展,難道你們在結婚前,也會去與業者談拍攝婚紗的事宜,就為了這次要早點婚禮的所有步驟嗎?
可是在結婚前,在愛情未開花結果前,甚至把時間拉到結婚的十年或者二十年後,難道幸福的感覺就沒有變更過嗎?當然會變,你若是問現在交往的戀人們對彼此的熟悉度時,會大於結婚十年後的熟悉感,可是若是問到交往中戀人對彼此的好感程度時,則在結婚後彼此可能會降低,也或者會提高。快樂幸福的感覺來自彼此對於彼此的關懷的程度,也就是安全感上的認同感,就是同理心放在對方手中的程度,如果握得太緊,彼此空間則會太密,如果太稀疏,則失去了重心,兩人的交往的程度則要適當時的地理環境與人文風格等因素來有所變因。但這不會影響我們對彼此的好感,但反觀你見到他的第一印象,也就是你會小鹿亂撞的心理,那可能就不是所謂定義的真愛了。
人類特別的在於,我們從來就很少去了…

感情收音機

我相信—這是華人女歌手蔡依林在中國人壽代言時一直不斷重複的句子,然後接著是—我相信只要努力就會成功,我相信時間會回報我最好的報酬。嗯,我也相信,我們也都相信,但最後往往都會去不相信,或者是一直會這樣去相信—當愛已成往事時,已成謊言時,我們都會持續去相信他們所說的,不管那是真實還是虛假。
當網路霸凌發生時,當真愛已經變成針愛時,或者是爭愛時,我們都會持續挽回我們所相信的,我們所摯愛的。可是,現實世界中的每個人對於愛情,對於自我情感的看待還是沒有辦法切實去匆然面對愛情的大風大浪,所以我們在選擇愛情的選擇時,總是用情感的一線指標去選擇,那就是我們情緒認知的錯感。
它就像傳統的收音機的指針,你轉到哪一台就聽哪一台,沒有訊號時,那就什麼聲音都好,新聞報導還是賣藥膏的廣告—來者不拒。情感是一種累積而成的感覺,情緒是一種當下的感覺,我們可能喜歡巧克力勝過冰淇淋,因為味道那麼甜,我們可能喜歡這類型的車款高於那類型的車種,因為順眼舒適。很多的情緒都是慢慢隨著情感逐漸加溫,很多情緒也隨著情感降溫,但都有一個共通點,我們始終去相信這是我們的選擇,且是不曾變過的選擇。
當真愛已經不像過往的那麼熟悉時,你還有什麼新選擇?如果你在未碰見你心儀的對象時,那你還有什麼選擇?我們清楚誰是我們心目中的類型,誰應該會是我們要結婚的對象,但你那些規範的所侷限的對象中,又有誰符合你心目中的真愛?十隻手指應該可以算出,因為我們還是這樣相信中。
選擇你所愛的,愛你所選擇的,但我們都會去相信我們所愛的不會是錯的,直到有了生變。情感的有趣之處在於人類所定義的真愛太客製化,太刻板化,太籠統化導致自己的愛情太過複雜到簡單也不知如何的解釋化,所以我們的情感才會變成兩極化,你不是要那麼簡單,不然就是剛剛好到複雜過後的邊緣現象,那麼我們的情感可能比單純的收音機還要更複雜。
你若是從收音機的內部來看,有電線,有指針,有喇叭,有數字的頻道,有調整的按鈕,那麼我們的情緒是屬於哪一個元件?如果是調頻,可能聲音會清楚些,如果是調幅,那麼聲音會斷斷續續,我們的傳聲筒想要傳送給對方還需要加強重複才能到遠方。收音機的構造是如此這樣複雜,簡單傳達我們想聽見的聲音,而前提是你要做好你自己的選擇,且是相信你的選擇不會收訊時突然斷了頻率。
就算愛情是用針線縫製,你還是會去觸摸,就算情感是用藤蔓纏住,你還是想方法拆除它,因為“相信”這…

針愛

二零一一年八月六日,也就是農曆的七月七日,這是我們中國人的情人節,俗稱“七夕”。是一年的牛郎與織女在鵲橋相遇相知的所在,而如今是現代的戀人們變成另個傷腦筋的節日,每對情人為這天送花,舉辦求婚儀式,參加業者舉辦的七夕活動,甚至在美麗的夜景下,就直接發生了關係。浪漫的燈光,昏暗的燭光,陶醉的音樂,誘人的美食,性感的催情,每對戀人們度過最美好的夜晚。
那單身的人們呢?除了工作、與朋友交際、與家人陪伴度過外,就是看著戀人們,心裡的滋味一定並不好受。酸葡萄心理又在大腦裡蠢蠢欲動。然而,並非不是每個人都喜歡單身,也不是每個人這輩子註定要走上單身一途,很多人始終會問:我會孤單一輩子嗎?我會永遠沒人愛嗎?當然不會,你會有你的家人陪伴你,你的朋友支持你,你的理性鼓勵你,其實這樣的生活也沒什麼不好。
不好的是,你如果喜歡單身,那麼不要祈求每個人都要有與你相同的想法,但這是不可能的。所以,七夕的當天自然少不了聯誼活動,希望幫助未婚的男女朋友湊成一對,但坦白說來,聯誼參加久了,還是有些麻痺,更不知道這樣下去,真愛就會消失了嗎?
當然不會,轉向網路發展,設下些許條件,就能避開點麻煩的人物,討厭的榜樣,在知名的交友網站—愛情公寓(i-Part)看看,有超過三十萬的會員“住在這裡”,奇特的是,檢舉名單有三百一十六頁這麼多(大多是性邀約或者廣告、言語攻擊等被停權,可能還會增加中)。那麼想想,這三十萬的會員中,真的還會有所謂的真愛嗎?
我不知道,人會在交友網站做出假資料,像是姓名、年齡、學校、交友狀況、職業、學歷等等,那麼我們到底怎麼相信於他人?難道邀個三五好友一起碰面?還是希望有個保鏢跟隨?或者見面以後再說?在愛情公寓中有明確規範,希望這些會員碰面時請務必小心再小心,可是還是有發生惡狼在裡面扮演綿羊,結果在新聞版面上引起不小的轟動。
好像我們對於這種扮豬吃老虎的狀況總是小心翼翼去提防,希望這次碰面時不要有什麼惡意的情況發生,但是我們自己的管控這風險的念頭還是跟不上我們對於網路交友的熱愛,就像常常在說的—這種事情,我不會碰到,我們會一起見面,見到面時,我會當面問清楚等等之類的話語總是在耳邊流傳,畢竟那只是少數,多數的我們還是可善良,很天真,很可愛。我們的心態在網路世界中還是像個剛出生的嬰兒那麼難以抵擋它給我們的魅力。
我們來看一份研究。在英國安格利亞魯斯金大學(Anglia Rusk…

真愛密語

我們都很現實,也很夢幻。當心儀的對象不理會你時,可能是他有事正在忙,也或者是你跟他不是很熟—我是說關係上的熟悉度。但那只是一種一廂情願的表示,不是實際上的好感度—你跟他只是以為表面上的那樣熟悉,而事實上是其實你只是路過身邊的陌生人。我們太求好心切,也急於熱衷找到世界上所謂信任的真愛,但請回頭想想自己的生活,有什麼特色是他人對我們表示有好感的程度?
如果你說好奇,那是基本答案。如果你說詢問,那是探究個人隱私問題。我們的個人中心往往在情感與探訪間產生了摩擦,向外也不是,向內也不是,所以只好從中間的出路下手,以免在訪問的過程中無意刺傷了別人,你說者無意,聽者會誤判要表達的語意。這是我們在聯誼時最常發生的情況—沒有人對你的生活,你的職業有好奇感(哇!你是做這個的。),更不會想詢問你的情感(你對這份工作滿意嗎?),我就有一次遇到這樣的窘境,當下對我的職業沒有興趣,只是對現任主題有好感。
所以—那次聯誼後,我經常去想,人與人之間的距離,是否還是那麼遙遠?還是我自己本身不善表達?我承認,我的言詞能力不如你想得那麼好,那麼流暢,文章的靈感也是順著我自己的泉源直接寫出。但我不是個案,很多人的溝通能力也不是一筆完成,需要很多努力練習才得以天成,或許真愛的詞彙還需要點舌燦蓮花吧!
你若是走在鬧區,一定會有人與你搭訕,那些是小販,希望你能施捨點同情心,給他們零錢救助,若是有正妹,那麼還是工讀生,希望你幫助她賺取學費,獲得生活費的支助。但你都知道那是虛假的,背後的內幕不知道用多少台電視新聞的媒體全部披露,背面的操控集團龐大,不是幾家不法查獲後,就可以揭發真相,且不會再次出現在鬧區中。我就有一次被一個自稱學生搭訕後,才明白她的穿著不像是個“學生”,像個日本文化的新潮正妹。更有一次,走到街道後,就有人希望以填寫一份問卷為由,但實際上卻是要購買商品為利益,你若是不理會她,她還會在背後侮辱你!
他們是怎麼做到的?我是說,人可以為了利益而跑去跟陌生人開口問話嗎?人可以為了金錢而跑去前方攔阻你前進嗎?當然可以,中國的乞求可以直接上街擋住車子前進,躺在地上然後公然伸手要錢,人們可以為了金錢出賣自己的身體,拍賣自己的身體某些部位,只要是靈魂沒有“污染”,身體的傷痕算得了什麼!因此,性交易,人體特寫,裸體變成餐桌的擺飾等等關於身體的暴露沒有什麼大不了!
我們的道德感容易因為慾望而迷失方向,只要是甜言蜜語,…

美火

我來說個故事—關於愛情的故事。曾經有位女孩看著她的男朋友說:你還愛不愛我?那男孩沉默不語。他不知道如何回答這個問題。他們之間的愛慢慢浮現了問題,自從有第三者介入後,那男孩在想,是我對她還不夠好嗎?還是我們之間的愛本來就有裂縫,才會讓他有空隙可以加入我們?
他怎麼仔細想都認為不對勁,我們就算沒有他,我們的愛還是不能永久承諾,我不能保證給她幸福,更不能保護她免於這次......。他想到這裡,難過的低下頭,不敢看著她一眼,眼角的淚一直在打轉,快要滴下來,悲傷與無助的心靈重重考驗他們的感情,這次傷害已經越來越深。
那女孩蹲了下來,抬起頭,看著他說:為什麼你要這樣子?你不能再看我一眼嗎?難道我這次已經不能挽救你愛我的心靈嗎?我今天會這個樣子,我不怪你,我也有錯,我愛你愛的不夠深,我愛你不能包容你的全部,我愛你沒有聽進當初你對我說的那些話,才會演變成現在這個樣子,我不怪他,我只要你看我一眼,並且好好仔細看著我—你還會愛我嗎?
那男孩鼓起勇氣抬起頭來,看著她,但真的不敢多看一眼,怕傷害的心靈又打擊他,所以又縮了回去。又再一次看著她,他掀起她的紗布,好好看著她的臉龐,他不敢接受這是她,不是以前美麗的她。
因為與情敵發生了口角,所以在一次無心意外中,無意將汽油撒落在女孩身上,男孩與情敵爭風吃醋打了起來,本來要點火讓對方置於死地,卻燒到那女孩身上。女孩超過百分之五十的燒傷面積,三度灼傷,皮膚已經壞死,多次植皮手術才能出院。但是臉部最嚴重,本來用紗布,後來用面具戴著。那男孩不敢置信那真的是她,一個被火紋身的她。
她要他看著本來的那張燒傷的臉,所以後來又用紗布纏繞著,但他還是難以相信,為什麼要這樣愚弄我們的感情?他沒有回答她那個問題,只是把她的頭靠著他的肩膀,緊緊擁護她。
現在的感情如果是這樣,那會否太社會化一點?如果不能好好談,難道就會以失控來掌握局面嗎?還是我們對於愛情的感受度已經麻痺了?除了想要的夢幻還存在外,那麼實際面是否就能每天打零工也會有對方跟著你一輩子呢?我們不了解所謂的那就是真愛以外,就沒有其他更好的解釋嗎?
當你的女朋友化妝時候很美,素顏時候也很美,那麼被火紋身後也很美嗎?我們所見到的美麗只是裝飾好的假睫毛,鮮豔的眼影,眉毛也修好,底妝也上好,口紅與唇密也塗好,這樣所見識到的美麗嗎?還是真的能夠仔細看好她的生活,她的家庭以及她未來的夢想?除了要跟你在一起外,那麼這對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