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刺激點


說真的,每次當我寫一篇文章,只有少數幾個人“點選讚”(Like),當然,我宣傳不夠盡力。那個感覺實在不好受。我說,我是全世界的人類而寫,如今還是為持續為他們而寫,感覺就是那回事,就是你不得不承認的那件事。人類的情感那麼特別,而我也持續發掘我自己的情感,及你們內心難以說明的情感,還有難以啟齒的性愛與色情。
有一份關於數字的調查報告—是關於性與色情的這件事的報告:
在網際網路中,有百分之十二是色情內容的網站。
在此網路中,有超過兩千多萬的色情網站互相連結。
每一秒鐘就有三千七百多元美金是花費在色情服務上。
有兩萬八千兩百多位網友是在看色情內容。
在美國有四千萬的人是色情的常客。
觀看色情內容的民眾中有三分之一是女性,十八至二十四歲的年輕人每個月有七成在看色情網站。
在美國色情業者可以獲利二十八億的回報利潤,全球有四十九億的利潤。
每天的電子郵件有二十五億封是色情內容的郵件,佔全部的百分之八。
在所有搜尋關鍵字中有二成五是色情相關內容,每天有六千八百萬次被搜尋。
在網路下載中,有百分之三十五是色情。
最熱門的關鍵字依序是性(Sex)、成人約會(Adult Dating)、色情(Porn),分別為百分之七十五、三十、二十三。
有三成四的民眾在不知情的情況下會點選色情內容,然後跳開。
每天有十一萬六千次的人搜尋“兒童色情”。
第一次看色情的年齡是平均十一歲。
兩成的男性承認在上班時間看色情,女性為百分之十三。
看色情網站的停留時間平均為近六分半。
一年當中,看色情次數最少的是感恩節(Thanksgiving Day),最多則是星期日(Sunday)。
這些數據是由一家民調公司OnlineMBA所研究的結果,因為你會知道色情身處這個世界不是用這些數字就可以代表色情其實是無國界的現代,而是一種近乎吵雜、狂想、淫亂的年代。如果我們真的可以知道色情的危害,那麼人心的慾望應該不如想像中那麼難以控制。可是,當你的內心掙扎,而慾望就在身旁,你怎麼能夠不受控制,像一隻發狂的野獸等著出閘?就像女神卡卡(Lady GaGa)要來台灣進行宣傳時,而媒體早就在前一星期開始播報時,身為歌迷的你,你怎麼會受到內心的牽引說我要開始搶購見面演唱會的機會呢?你當然會去排隊,為了看到她一面,排隊一天一夜也甘願,你的大腦隨時觸發多巴胺,讓它分泌,讓受體接觸,讓內心狂熱,只要你想到的,你當然願意去包車,跟她住同一間飯店,甚至一直追著她跑。
你快樂就好,就猶如你看色情或者你與你的另一半享受性愛一樣,都會讓你的大腦一直享受情感來的快感,一直讓情緒高亢,一直處於興奮的節奏上,那麼我們可以說,這是種自我天人合一的最高境界嗎?還是要一直保持高潮的狀態下不肯罷休呢?
情感奇特的地方在於我們越是期待,越是興奮,就越是讓人感受到刺激。因此膽小害怕的人第一次玩空中滑水,雲霄飛車還是海盜船等等任何會讓心跳加速的遊戲,他們爾後會再來一次的機率會大於其他已經玩過的人。
腎上腺素的加速刺激大腦的中樞調節,以及神經的傳導速度,所以刺激接踵而來。可是若冷靜下來的內心可能還在空中翻滾,很難讓人平靜且知道你要傳達的意念是什麼,你總不能在有人毆打你時,還想要學太極(Taiji)吧?
所以刺激會這樣加速你的思想,讓情緒直接進入你的意識,讓慾望升高,可是—性、愛、色情等等任何性感暗示的內容也會直接在你的大腦的另一側趁虛而入,讓你的情感受到兩邊的對抗—我是指性與性感的情感的刺激讓理性可能會亂了手腳,讓你當眾出糗,或者它也可能讓色情的字眼直接在燈光灰暗的情境下浮上檯面。所以,想要有心去做愛,除了真的好好享受當下,更不要指責第一次與你做愛的另一半的身體的任何缺點或缺陷。對你是傷害,對他(她)更是。你的完美女神是安心亞還是李毓芬或者其他的任何人,我都表示尊重,女神只是存在的神話世界的女性幻想,情人或者是朋友卻像戀人未滿一樣,永遠藏在一上一下的界線,怎麼走來卻始終在排迴著—色情與性也是如此,難道我們真的那麼單純嗎?還是性與色情的界線已經不存在了?
愛裡面的情感,是需要很多情緒在累積,而刺激上的情感與慾望則是需要更多的空間去容積,像個房間裡的大象,不要堆積不下,才知道這輛公車擠不下這麼多人,你卻硬要擠上末班車。難道人真的很難去珍惜眼前到手來的情感嗎?還是是我的就是我的呢?矛盾與拉扯,每天都在上演中,以後也會上演中,永不下檔。
這大概是全球最賣座的電影吧!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極權世界

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罪惡,因為到處都是罪惡;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歡愉,因為到處充滿人間喜樂。我們生活在這樣的世界中,在某種「高壓統治」之下,成了某種想要抗爭的動力,漸漸地,我們明白,在民主開花的同時,我們看見自己的醜陋與厭煩。這是個人世間皆非的花花世界,如果你真明白,大概也看得出來,我們的快樂悲傷建立在一條在細長的棉線上,很容易走偏,很容易掉落,很容易被放大,也很容易走火入魔。

今年的目標

過了一年之後,可有讓你感到「覺悟」?你是否還記得起你曾經答應過的事,努力想要實現的目標與計畫?計劃是否到了一年之後已經充滿變數?然後你又再一次重新擬定你的新年新目標?每一年去看起,你是否真的能夠有所意義?能夠充實?了解你所做的——符合那理所當然?

生命中的愛情

生命已經產生了裂變,各自不願意各自去包容對方的缺點,於是我們「向左走,向右走」,永遠不會有交集。雖然現在我們要求要有人權,要有人性化的包容,多一分尊重,多一分對他人著想,現在呢?有人說我是為反駁而反駁,於是我提出更有力的說法去證明我說的是對的,是這樣嗎?極端只會走向更極端,今天不是我去反駁而反駁,站在你自己的立場去想,你也可能想要為了說服對方而努力說服對方,所以問題點是——?我相信你自己很清楚。然而,這沒有人,不管忠言是否逆耳,不管是否你愛不愛聽,我們站在「對」的立場去看自己對的有利證據,這場會議終究不歡而散,不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