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問題球


有人曾問我,或者一定會問我這個問題:請問theirmind到底是什麼?你說的不屬於任何文化、團體、黨派、組織等等一個群組,那到底還是什麼?theirmind不是就是一個組織嗎?怎麼會說不屬於任何組織呢?為什麼要用他們的眼光去看這個世界?用我們的不是很好嗎?用你們好像也可以?那他們指的是?大人?小孩?男人?或者女人?兇手?還是戀人們?或者公司企業主?還是公車司機?又或者開怪手的司機?又或者是建築工人?還是性侵犯?他們到底是誰?
答案我不再含糊帶過,就是你們每一個人(對!就是在看這篇的你及還未看到的你),我的客戶就是Everyone,每個人,全球近六十八憶的人口的每個人,因為每個人,我才能看見每個人生活的研究方向,因為每件事,我才能知道這種事項的動機及行為方向,就如同我們的標語—everyone's life, everything's fine,我要你記住它,因為每個人都在這世界、這生活努力打拼,才能有今日的現在,對於未來,我們擬定計畫,按照計畫表來走,可是常常碰不到對的時候,總是—或者說有時候被外界給打亂,怎麼讓生活更有意義,是我們每個人的目標方向。
其實theirmind,從字面上看來就是他們的心靈,也就是每個人的世界心靈,我們容易自以為是,也容易害怕在海上世界翻船,更害怕面對死亡課題,但總要面對它。所以,我用這個名稱是希望多些人用不同的角度去觀賞它,就像用不同的三百六十度,甚至是七百二十度去看一件琉璃作品,這很簡單,但也不太容易。
生活的種種方向有太多的壓力與情緒要表達,我們可以告訴他人我們的不滿,也可以因為一場無情大火奪走九條性命而提出國家賠償,但傷害已經造成,台中市的夜店太火燒出了許多夜店問題—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許多同業也擔心生意受影響,安撿未符合法規,逃生路線沒有明確指示,你可以知道問題的嚴重性不是由這場火開始的,而是過去就有的存在問題—然而,我不禁要問,究竟什麼才是“問題”?
看不見的才是“問題”,有人曾這樣說。但還是不知道什麼是問題?找不到情人,是不是你的問題?為了爭奪家產而鬧上法院,是不是你最大的問題?機器修不好,是不是你的問題?發生車禍而造成重大傷亡,導致延誤送醫,是不是你的問題?交往多年最後因為第三者介入,是不是你的問題?我還可以舉出更多的“問題”!但—是你的問題,我們很容易將過錯的近一半以上推托給他人處理,沒有想過自己的應負責任應該畫在這個蛋糕的哪一線上?如果從中間切入,我們是以為可以捉出完美比例,每個問題的責任可以畫的一乾二淨,誰也沒有欠缺誰。可是我們就是因為在這個問題蛋糕來釐清責任歸屬時,問題總會偏向自己這一邊,也就是說,要的比例多,就看的感覺越大。
沒有誰對誰錯的老掉牙的問題,而是問題的蛋糕的裝飾,總是把最大的草莓留給自己,其餘的蛋糕留給別人,我們容易看見問題上的草莓卻忽略草莓蛋糕下的蛋糕奶油比例,所以在分解問題時,我們的眼光總是要先下手為強,眼見為淨,因為這是我們的原則之一。
回到最前面的那種生活上的每個人之事,我們因為自己感覺良好,所以容易認為找不到情人是別人的問題,鬧上法院而分得家產不到家產的一半是別人的問題,延誤送醫是救護車的問題,第三者介入是因為對方不夠熱情,關心你,所以第三者會介入,是他的問題。哪來這麼無中生有的問題?很簡單,問題慢慢變成問題中的驚歎號。
自己沒問題,精神病患也會說自己沒問題可以隨時出院了!誰知道出院後還有沒有問題?所以在上ㄧ篇的“我配合你,你配合我”ˊ中,當我們捫心自問時,容易將問題引導別人身上,他們也常說當你用食指指向別人時,別忘了四指指向自己,可惜的是那四指是收合的,我們只看見指向別人的中心,那四指?算了吧!自己會注意那四隻手指頭嗎?問題權利指向別人,我們成了最大的“受害者”。
加害者也會說自己是無辜的,受害者心裡有數誰知道誰會是無辜的?問題的指向不是只看風向球就知道風的走向,而是來自於風的對向,可是我們只注意箭頭的方向,對向的方向?嗯,我想一下。我們為自己生活努力的同時,請多多注意它的對向,走路時請注意左右來車同樣的道理一樣,可是當你在巷弄小路要左轉出大馬路時,可能就會直接左轉,誰想過突然冒出一台車?如果在這條夜路前進時,對面的車燈太亮時,也會影響我們判讀前方號誌及前車的狀態,最好的方法是慢慢駕駛,專心只做好“開車”這件事,衛星導航?算了吧!先把路況弄清楚再來前進也不算太遲,當你一個人開車在未知的城市中旅行。
theirmind是一個不算組織的組織,因為它是個每個人可以用他捫獨自的心聲說出自己的生活。我們、他們及你們,沒有國界之分,去看看每個人的面向,來發現自己生活動力面向,你才有精神駕馭每一天,你不一定需要“活力因子(ProBeptigen)“,怎麼挑戰正向的每一天是你必須所做的,你喜歡theirmind,就來加入我們的行列吧!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Everyone is complaining

每一個人都在「抱怨」,打開報紙——不,我說的是打開網路上的「報紙」頭條,當你看到一則新聞的反應之後的表示心情圖示點選你認為符合你心境之後,你就看到網友的「抱怨」;沒有心情圖示?你還是能夠見到網友的自身經歷,符合其他讀者青睞的,就會表示按個讚,或者把它推舉成為最前頭的推薦,你可以看到網友的冷嘲熱諷,以及最讓人最不受歡迎的留言,這像是一個社會縮影,我也「曾」留言過;現在,我「幾乎」不想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