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我配合你,你配合我


我更改了圖像—我的大頭貼的圖像。讓你看看我的側臉是什麼模樣?這對我來說算是個新體驗,也是個新感覺,藉由這個側臉圖像讓你知道我的樣貌及我的真實想法。雖然是軟體把照片變成手繪的特效,但感覺就是不同。以前,我從來不放在個人圖像,甚至是本人的自拍照,原因在於我想在網路上保有隱私,我想在網路做我真實的自己而不被他人知道。國外曾有類似的實驗—兩組學生分別與機器人談話,只是一個是真實的人類聲音,而一個就是模擬出的人類聲音,後來發現,模擬出的人類聲音在學生中的第一印象大於真實人類聲音,至於這個詳細過程是如何,我已經不太記得了,我知道的是我們與朋友見面的第一印象很容易放置容易“對”的位置上,讓記憶“印象深刻”。
我不知道你是否還記得我曾經為了想談ㄧ場戀愛而去參加ㄧ場電視配對錄影。我是排行第五位,也就是位置的最後一排,且在錄影當天因為不熟悉路況而遲到了近半個小時。還好一切準備就緒開始錄影,彩排之前,活動主持人要我們準備三個問對方的問題,而這些問題要經過主持人的篩選才能公諸於世,我的問題在之前就準備就緒,但到主持人面前幾乎只有一個可以順利通關—那三個問題是什麼,說真的,我不太有印象了,反而是在錄影當天的正式演出,我還是不按牌理出牌脫軌說出我想問的問題,我只想表達我自己的想法,連電視主持人—胡瓜與黃嘉千都對我“印象深刻”。我在當天的過程告訴我的母親,她說很好,你是勇敢跨出這ㄧ步。
一星期後,節目在電視上播出,我不知道內容,因為當晚在上班,所以我回到家時,我母親告訴我怎麼電視節目內容都是你的畫面呢?我說我不知道,我只是表達我內心的想法,而主持人把問題幾乎最後都丟向我,我就坦然回答而已。而在錄影當天—嗯,我一個人回家,你知道這是什麼意思了吧!
我沒有配對成功,那時後我在想,為什麼我會這個樣子,為什麼他們不會想跨出那一步與我開始做朋友呢?可能個性不太合,也可能與我沒有話題聊,或者是我自己本身也有問題。但換個方式想,難道他們就沒有問題嗎?我是說這一切都是他們、我們、你們(對!我就是在說你)都是“自我感覺良好”嗎?
在實際生活面,我都是獨自一個人看這個世界,在網路生活面,我也都是獨自一個人面對這個世界。人是個難解的謎團,透過基因檢徹也無法查出人類每個DNA密碼中的底細是什麼?說男人不瞭解女人,女人很懂得男人,在這個有著不只雙性的世界中,男人夾載著女人的密碼,而女人也同樣有著男人的性格,他們稱為第三性(Third Gender),關於第三性文化,你在維基百科能夠找到它的說明。但不懂的是男女之間的關係文化常常讓兩性專家也不一定有跡可尋,有循可規。
我現在先不談第三性或者兩性—男女間的差異,管他什麼來自火星還是金星或者水星,這不重要。重要的是男女間的不平等關係還是存在著。我以一詞—“配合”先來談起,當你聽此詞時,你必可會想起公司要你多加配合,你的女朋友要你多加配合,你的太太之間要你多加配合,與你孩子間也是要多配合,聽起來像是一個人要強迫性迎合另一半的規則,或者一個人要遵從另一個人的話,這樣的關係才會密切,這樣的人際社會才會圓滿,事實是如此嗎?
看起來是,因為只要一個人(不分男女)去“配合”另個人(不分男女),同樣就有個不平等的對待,如果把這樣的關係作為天平使用,那麼永遠都有需要加上砝碼的另一邊,或者減少砝碼的這一邊,請問還會公平嗎?不可能。我們內的個人因素對我們的關係影響重大,而我們外的情境因素也一直對我們產生拉鋸戰,怎麼讓關係和諧,說真的,很難—不然為何兩性專家總是一寫再寫兩性的想法,兩性的共處、兩性的爭議,兩性的任何種種。
當我們要捫心自問時,就一個簡單但常常爭吵不休的問題為例—男女雙方約會時,誰先應該付賬?女方說對方,男方也說沒問題。也有女方說應該讓他這次先付賬,下次換我付賬,或者女方也會說這是一種基本禮儀,付賬是正常的,連這本書的作者也這麼同意—"要男人幹嘛?(Are Men Necessary?)“的莫琳.道(Maureen Dowd)。但這就是所謂的“公平原則”?
也有女方說沒關係,我先付,男方下次候補給我,更有女方說一起付,看金額大小,一起分擔,是男方多一點還是女方多一點,還是百分之五十,如果是奇位數也沒關係,多禮讓吧!公平又不見了!這類的問題,可以一再重複去爭論誰大誰小,誰多誰少,誰好誰差,誰前誰後,誰上誰下,這類的爭論從八零年代甚至更早到現在一直喋喋不休—我想問的是—有完沒完?
如果你覺得對這樣的問題總是老調厭煩,那麼你可以丟開這個窗口去找尋你要的單身天空,可是同樣的—關於單身的話題也好不到哪裡去,一樣都是有人要表達自己的言論自由。你到頭來都得面對它,像面對你的心魔一樣,關於這幾點還只是開胃菜,我想說還不僅限於此,男女間的複雜情史可以不知道讓地球多少圈了,比多個人所編寫的大英百科全書還多。我真是難以想像它的龐大性,不過從上幾篇的Facebook的研究,我想我可以看出不少的男女關聯,朋友連結,和—曖昧。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Everyone is complaining

每一個人都在「抱怨」,打開報紙——不,我說的是打開網路上的「報紙」頭條,當你看到一則新聞的反應之後的表示心情圖示點選你認為符合你心境之後,你就看到網友的「抱怨」;沒有心情圖示?你還是能夠見到網友的自身經歷,符合其他讀者青睞的,就會表示按個讚,或者把它推舉成為最前頭的推薦,你可以看到網友的冷嘲熱諷,以及最讓人最不受歡迎的留言,這像是一個社會縮影,我也「曾」留言過;現在,我「幾乎」不想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