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九月, 2010的文章

縮時感

每寫一篇文章,就讓我有更深的感觸來抒發。我不是文豪,也不是職業作家,但我常常發現,人身處在這多變的社會中,面臨著許多動蕩的未來,每一次的經歷,就有每一次的深刻感受!就以上篇的消費糾紛來說好了!我也不是第一次發生這樣的事情,更不希望就因此把事情鬧大,他們總是在說“會吵的孩子才有糖吃”,但爭執過後,到底是為了什麼?就算如一般人所言的,為了一口氣,就用時間的觀點去想,這一切然而都是值得嗎?時間對他們而言,是不會等人的,所以就更應該與它賽跑,來看看我們能夠爭取到多少?
就像夸父追日的主角一樣,人們這一生所追逐的是成就,還是別人給予他的成就?這樣的觀點常常讓人會誤認我們一定要有所成就,才能讓生活有所意義,但事實上並不是如此,因為我們所看待的是爾後的生活念頭啊!也就是說,記憶所形成的共鳴是讓走的方向可以一直維持在直線上,就像走偏一個角度,你考機車駕照不會成功一樣。記憶整體來看,是讓生活有所成長的動力。
但人所走的方向,我們就以購物的經驗來看,難道真的不會重蹈覆轍嗎?我個人覺得,還是會有這可能性,原因在於我們所受的體驗、創傷、痛苦、悲憤等情緒負面因子總是在大腦中優先排入,所以這種“壞記憶”就會被影響著整個生活的觀感,就像我上次希望你找出我說了多少“記憶”二字一樣,你的情緒若是平靜的,你會去找,如果你的大腦不喜歡還是厭惡,你早就離開此網站了!不是嗎?順道ㄧ提,如果我自己去找,能找出六十四個內容,但如果用網站的搜尋模式去找,那就是超過原來的數目。
我們來看看記憶對於金錢的概念,如果今日限時中午十二點整有場特賣會,那麼不到中午,你就會在現場,可是如果是晚上九點有場特賣會,那麼你會提早得更快,這是為什麼?因為時間被拉長的壓縮;再換個方式看,如果有場特賣會只有限量九百九十九件的衣服換季拍賣,不到一折出清,時間若在早上八點,你會在清晨時在現場,可是只有五百件的特賣會,若是在下午五點舉辦,你會更早來現場,這又是為什麼?因為時間被短暫的壓縮。很奇妙吧!當然我所指的情況並不適用每個人,關於這點,請你記住!但你可以發現,如果時間要被拉長的壓縮,我們對於它的概念是來自時間差的縮時感(Time Lapse)。所謂的縮時感,是一種對於時間錯覺感,而這種錯覺本身人類就已經存在,你不必太擔心時間的感受怎麼一下長,一下短,然而,我們看看縮時攝影的作品時,你才能清楚反應到時間的長短只不過是一種“歷程”罷了!
我們能感受…

購買之憶

其實當我寫完“消費糾紛”這章節後,心裡沒有很大的平衡感,我總認為,當我們的權利受到侵害時,我們可以據以力爭保障自己,可是如果店家,不管是網路上的還是實體店面的,他們也會把“醜話說在前頭”,你沒有看清楚是你自己的事與他無關。我有讀過法律的ㄧ些條文(我不懂法律的細項),法律是保障人們的基本權利,讓人們獲得應有的尊重與共享,但不是全部都適用這樣的關係,不是不知者無罪,而你沒有翻翻條文,然後就怪罪於他人說為什麼法律要這樣宣判?
我的記憶很清楚,知道我的購買經驗是如何,但這樣的經驗不能一再適用每個店家,雖然他有說明清楚,但也不見得沒有法律漏洞。我有個讀法律系的畢業生說,讀法律的有趣之處,是可以看看法律哪些條文有灰色地帶可以修改?因為法律的定義很清楚,如同記憶一樣,也因此我們想要看出法律的模糊空間總是有待商量。
根據記憶的條文,你不會否認每個記憶的位置的存在性,它確確實實在那裡,但擺錯空間的位置也的確存在,我們要怎麼避免這樣的類似情節發生?很簡單,也很困難,首先記憶處出錯的狀況隨處可見,像你昨日所購買的化妝品,是因為昨日在大特價而購買,讓你省了近一半的價格,但如果你還想要購買這樣的同品牌的化妝品,莫非要等到百貨公司週年慶還是已經用完後再採買?很多人給我的解答是前者而不是後者,因為比較便宜,但你使用此類化妝品的速度比你想像還要快,你還會等到週年慶嗎?又或者你所購買的化妝品的有效期限無法在你的天數而用完,那你還會癡癡等待嗎?你可能會,也可能不會。但如果那化妝品三個字換成保養品或是保健食品、藥品,那麼吃完的空窗期,你要怎麼應付?
化妝品可以不必天天擦,假睫毛可以不必每天戴,但隱形眼鏡與口紅卻是女人常帶出門的東西之一。如果就你的記憶位置來判定它的準確性,也不能完全取代你過去每天所購買的化妝品,我舉個例,如果你已經長期使用A品牌的隱形眼鏡藥水,如果今天有個廠商請你免費試用他的藥水,請你來評估未來可否取代A藥水時,你可能會心動並且好好享受他的藥水的獨特性,但如果A藥水影響你太深(像是舒適度、明亮度、曲折度、便利性、價格等等),你就會無法認同另一藥水給你的好處,就算這兩者都是同家公司製造,以不同的品牌銷售。
為什麼記憶的位置影響這麼深,甚至已經扎了根?那又為什麼你會被過去給左右?即使相差無異。如果它的連結位置不正確,那麼在轉回原來的念頭時,記憶多繞了一圈,這就會影響我們判斷事情的常理性,也就是說,…

消費糾紛

如果能換個方式就好,如果能改變過去就好,對於過去的記憶那麼的深刻,那麼的強烈,我們感受在心裡,在夢裡。你知道過去的力量支配著我們現在的感受,過去的任何刺激體驗影響我們現在的觀感,記憶往往就是改變的關鍵元素,為什麼記憶對我們來說那麼重要?為什麼我們的大腦中還能再記憶重要的感覺?健忘的時刻,難道神經元的突觸連結失去了關鍵字來找尋應該要發生的事情嗎?
如果大腦不能重組,那麼記憶便會糾結在一起,像纏繞的電線,隨時可能有火花的危險性,也因此大腦它自然要想辦法去整理。上幾篇說明我研究了很多的重點,像是記憶為何要記住?也怎麼會健忘?發生空白等跡象,讓你瞭解記憶這位客人,它也有脾氣的時候,想想上次你購買牛仔褲是什麼時候?那麼這次想要再買新的牛仔褲,你會怎麼選購?ㄧ是憑上次的經驗,去同樣的百貨公司購買?二是根據上次因為受氣的經驗,去不一樣的專賣店購買,增添新顏色!新氣息!以我為例,就在上個星期,我買了一個不錯的保護貼,想要貼上我的手機,可是我拿回家時,準備想要貼時,發現黏性沒有我想的那麼好!所以我就想退貨,可是此店家說,你已經拆封了!且配件有短少,所以不能退貨!我不能理解的是,雖然配件有少,那也是因為內附的耗材用過一次就要丟棄!難道我買了十盒衛生紙,用了十五張發現衛生紙有蟲卵,也要原封不動的還給你嗎?你也要收嗎?我不懂,這種耗材類的消耗次比我想得還要困難的許多,就在剛剛沒有多久,店家回覆E-mail說,我要退還給你!
我只能自認苦笑!損失了金錢還不夠,還要找氣受!人與店家的兩者態度截然不同,每一位消費者都會維護自身的權利,據以力爭!可是店家也會認為你既然已經拆過我的商品,我還要怎麼賣呢?其實,我給的答案很簡單,重複包裝就好!可是這種兩端的抗拒往往會造成兩者都受傷,就像拔河一樣,用力過猛,身體紛紛向後倒!我會這樣想,其實我以前也有同樣的經驗,也是類似的保護貼,但我不斷的反訴,終於可以退部份款項!可是這次碰到釘子,差點還翻了跟斗!結果是打輸了這場官司。
我的記憶跟你們一樣,常常會用過去的消費經驗來看看未來的消費體驗是否一樣,是否店家也可以適用七天鑑賞期,可是你認為就以店家來說,他們會乖乖就範嗎?當然不會,逃漏稅的照樣逃漏稅,付現金一樣照付,公告照樣說貨物售出,概不退款!消基會認為說,什麼都能退!現實來看!像是玩文字遊戲的迷宮,跳來跳去,才能找出路!
難道就怕把事情鬧大,他們才更重視嗎?我不知道…

流失的過程

我們都很相信自己的眼睛,相信自己的耳朵,相信自己的嘴巴及自己的記憶,也因此記憶在大腦中產生的片段,不論是真還是假,我們不會去質疑它有這種可能性。不可否認的,記憶會不會插錯書頁,還是弄錯流程,我們都不會去懷疑,也因為這樣記憶所產生的過程中,真假片面的文字、感覺都有可能感覺那麼真實。
記憶在健忘的過程中,會因為記憶的頁面還是書上的文字誤以為是下個書頁的文字而將它放錯,就像我最近所提的記憶中,這兩個文字—“記憶”,你知道我說了多少個嗎?你猜猜看,答案會在近期揭曉。可是也是因為這樣的問題,記憶會發生健忘,還是突然忘記造成空白現象,而有大腦留白的反應,這種反應,我自己稱為“失光”(Focus Lost)。失光的發生就有可能是因為問題太多、要服務的人員突然湧現、心中的白馬王子現身、用餐時間、要處理的事情太複雜等等,這些現象就會有失光的可能,更有錯認記憶的危險性。我自己舉個例,我自己今天於門市拿取我原預購的手機,結果,ㄧ大早就有三個人,ㄧ組還是三個人,所以總共是六個人要辦裡業務,也很巧,辦理的業務也是相同—拿手機,我排第二位,第一位時,我看到整個流程認為沒有問題—詢問手機申辦業務、資費、合約、驗機等等,可是輪到我時,驗機時其實有一個很小的縫,非常的小(我拿紙只能插入一點點),但其實我很想換機,後來看看討論,很多人認為只要有小瑕疵就應該換貨給我,但我沒有這麼做,原因是我的上一支手機,也是有很小的縫,我真的不是很在乎,因為也好好用了兩年多的時間。另外,由於服務人員的疏忽(坦白說可以說是急促),忘了把證件還給我,連迴紋針也忘記放回,所以還要多走一段路才行。這種記憶上的疏忽還是太匆忙,會讓整體過程打亂,想想你今天的行程—早上去接送孩子上課,接下來到公司開會,中午要與同事吃那家新開幕的義大利餐廳,下午要寫企劃案,接下來要去市場買菜,晚上要陪孩子念書,早上的衣服要記得送進洗衣機清洗等等,如果你的大腦很清楚,應該知道每個步驟要怎麼做,這沒有問題,問題是如果你還在煩惱早上為何出發前怎麼不先把貸款繳清就直接到公司去,而你身上也忘了帶相關金額及帳單,你的整體流程記憶就會散亂,因為你很知道你在做什麼,但不會提醒你自己的大腦要把整套過程做對,就會讓大腦失去記憶,好比你看書你看到這段落要接下來換一個敘述時,可能就會發生翻錯頁的現象,可能兩張頁面連在一起,又或者你忘記上章的內容提要的。
這也就是很多有續集的電…

我見過你嗎?

記憶讓人難忘,讓人痛苦,讓人可以遺忘,但記憶所隱藏的祕密還有哪些?我們的一生中充滿著無數的記憶與回憶,你到了退休後,才會去翻翻相簿,與你的老伴談笑風生,但為了退休而準備你的金錢時,想想還有多少工夫我們沒有準備妥當?就你認為你旗下的子女能夠每星期來探望你一次嗎?甚至是每天?或者你的三餐料理是否是自己起身而做的呢?還是由傭人、外食而準備的呢?
記憶到了晚年會逐漸退化,所以就如上章所說的要讓它晚點離開,就必須備好心靈地圖,而這地圖的繪製方法,我能就我的瞭解告訴你一些。心靈地圖的繪製需要的是一部計畫表,而這計畫表需要的是從心靈的觀點而想,也就是說,現在的出發點必須由當下所考量,我舉個例,當你想學衝浪時,你不會現在才開始準備,而是早已想法萌生,我的意思是你心中想做的想法早已在心中繪製完成,只是沒有付諸行動而已,雖然何時開始不重要,但在開始的你夢想時,還是要多方考量注重才行。
人生七十才開始,所以到了晚年又或者應該是退休年紀,許多人就開始做他小時候想都不敢想的事,像是宜蘭的那位衝浪爺爺,考了幾百次駕照的阿嬤,開始上大學的奶奶,第一次接觸電腦的阿公,對你而言,這些想要做的事為何不及早行動?你給我的答案是現在的夢想是為了未來而準備,現在的努力是為了未來而發芽,也因此,在你的記憶中,這些片段往往成了書中的備註。
記憶是座大的圖書館,你會開始寫下美好的回憶,也會在書中寫下備忘錄,也會將書頁撕下放入另一本書中,也會本種種書籍的重點整理成ㄧ本新書,舊書就會被立刻丟棄。在整理的時刻中,我們會健忘不足為奇,因為書頁來來去去,不好的會放在同一本中,美好的又會放在同系列中,久而久之,記憶的資料就會大幅縮小,以備下次還要儲存的書本資料,這是健忘的好處,如果記憶不健忘,類化似的經驗,大腦的體驗沒有辦法完全釋放,導致在記憶中的刺激回憶又被喚起,這是不能健忘的壞處。換個方式來看,當同樣類似的體驗在大腦塞滿,記憶會不知如何找尋相關的刺激反應來給予外在事物作回應,這就是記憶在突然爆滿時,你會突然忘記你想要說什麼,尤其是別人在插入你不是當前的話題時。
有些事情能夠忘記很好,但相反看,想要忘記,卻言猶在耳,那就是一場夢魘,如果記憶的傷痕還在沒有什麼,在傷口上撒鹽也是很痛,但就怕原本的傷痕的傷口是很深的,幾乎傷可見骨,這類的經驗,可以從家暴開始談起,在台灣,曾受家暴的婦女中,多少都是為了家庭忍氣吞聲,為了孩子也默默承受,…

記憶位置

在我開始說故事前,我先說我最近的一些想法。是這樣的,我開始這個心理學研究近五個年頭,我今天到了書店翻翻最近的新書,發現了一件事,那就是我能說明的故事真的不如他們,他們有廣大的讀者,眾多支持他們的民眾,反觀自己,我就支持我自己一位而已,說來有時好笑,我寫了近三百四十篇的文章,我還真需要多加油!別人的時間也是用一點一滴換來的,我還真小看自己了!羨煞別人的眼光前,我們總是在自甘墮落。
嗯,記憶是很奧妙的,我們為什麼能夠記住東西?事情?情緒?甚至是感覺的成份?難道光憑幾個重複性連結就能記住?難道依樣畫葫蘆就能畫出一樣的東西?如果真是這樣,我們能夠熟能生巧也相當不容易的。想想你是怎麼記住九九乘法表—一一得一、一二得二、一三得三到九一得九、九九得八十一,你不是重複念誦就能牢記嗎?另外,想想你是怎麼記住歌詞的?難道不是一直在KTV前面還是電腦面前重複傳唱嗎?你都能朗朗上口,甚至倒背如流。
記憶能夠在大腦內重複停留是件很有趣的事,我們還能把它找出來,那就很厲害!尤其是當你的大腦內塞滿了大大小小的事物,而這些事物不依照類別去分類,而是依照你的生活習慣去分類,我們稱之為“類化(Generalization)“。依照你的刺激作反應,會被大腦經驗歸為相同或相似的刺激反應,能在大腦形成安定效果,我稱之為“記化(Rememberization)”。類化能夠讓人類大腦依照一定的作用產生效果,做出反應,這些反應依照當時的程度就有不同的動作,像是如果你熟悉收銀機如何操作,那麼從開始的產品類別到結算總額、報表金額核對,你都能知道的很清楚,可是從你開始學習它以來,你也是從別人的操作到自己慢慢摸索才會控制。學會開車也是如此,沒有人無師自通就會開始飆車,且技術還很精良,甩尾也很厲害!天才的發現,也是從濛濛懂懂中被別人看見他的天賦,難道人的能力真的如神蹟?
當然,你能夠類化、記化,沒有什麼特別。而是人為何還會健忘?請記住,我們現在在談的是記憶與健忘之間的關聯性,而不是在說明“如何發現你的天賦異稟”。神經之間出了問題,大腦難道不容易察覺嗎?還是通知系統太慢呢?以上的兩個答案,我都認為很有可能,但不只是單單其中之一而已。我們說到記憶要被重組、壓縮、攪拌,還要分門別類,為何好好的一個信號還是資訊要被切割成這麼多呢?難道不能就單獨存放起來嗎?我們整理家中環境時,想想你是怎麼開始的?首先要那個沙發要移到那裡,這個茶桌要先放…

尋寶記

有人說記憶像大海,它總是波濤洶湧衝入你的大腦中,而海水中的氣泡就是我們要找尋的線索,也有人說記憶就圖書館,它藏了許多祕密在其中,總是在需要用到時才會想到它,還有人說記憶像扣子,一個個扣子扣入心懸上,讓每個扣子上的畫面可以相關聯,另外,有人說記憶像叢林一樣茂密,到處充滿著毒物猛獸,需要小心踏入,才能找出我們要的“寶藏”。
因此,看看記憶的面貌,是那麼的五花八門,那麼的豐富,那麼的不可思議!我們能夠記住一件東西,都是需要大腦的不斷校正才能挖出正確的祕方,所以記憶的無窮延伸一直都存在。我們的記憶存在於過去所放進的倉庫裡,如果想要找出某一件可以修理屋頂會漏水的天花板,你必須要找出它的工具及存放位置,東西是否正確,就像我請同事幫我整理製作好的材料時,說是時那時快,她就做錯了,做了不應該要裁切好的材料頭尾的位置而被忽略,我們如果記憶完好,那麼人們的健忘應該還會有所改善。
究竟為什麼人突然健忘,還是忘記說出請問你是誰?我好像曾經見過你之類的話語,答案在人類的記憶的“保固”中。我不是有提到人的記憶會重組嗎?且它還會被壓縮成一點小點或是薄形的大面積的樣子,另外我也有提到它還要被攪拌,記憶這麼煩瑣的過程中,我們能夠想起的樣子實在有限,所以要找出記憶的關鍵只能透過外在的提示,這點你已經知道了!但是要把它湊合起來,還要需要點想像力,就是可以集合的能力,神經元傳遞信號的分子在大腦間不斷游移,它很難找出與它相近的分子湊合一對,也就是說,記憶的腦中物,需要的是神經元幫忙裡應外合,就像神偷奶爸(Despicable Me)的主角的配角人物—黃色的可愛幫手,也是需要告訴你你要做什麼,你才能有反應!
但健忘的本質在於,神經元的溝通出了點問題,如果兩個小傢伙不告訴你,他們把你辛苦經營好的後花園給踩壞了,你肯定是氣急敗壞!他們如果會串通好,誰也不能先說,那麼當你踏出你家外的陽台時,你肯定是要找出兇手!所以這就是問題,但我們要怎麼知道,他們在做什麼呢?很簡單,唸一段簡單的文字,不要太長,大約三行左右,然後一星期測驗自己一次,是否還記得住?半年來看看,如果你願意記住一段沒有意義的文字,你的記憶—嗯,沒有什麼特色,但你能“學會”去忘記—嗯,這也是很正常的反應。由此看來,記憶能否看來那麼的健忘,溝通往往一大關鍵,而關鍵是它們之間的判讀是同步的。
我也有看見某人的熟悉的臉龐而說不出名字的窘境,這在醫學名詞稱為人孔辨認障礙…

記憶叢叢

豔陽高照,沒有什麼和風在身邊吹拂,一切是這麼自然,這麼安靜。如果這世界上,每個人們都是如此平靜去過自己的生活,不再有大風大雨,紛爭擾亂就好!但我似乎想法太過於天真無暇,就像小孩子,始終不懂為何大人每天皺著眉頭,左思右想?
像個小孩,每個人的心中都有童真般的純真,但看看自己的過去記憶,已經沒有那麼單純,逐漸從兒童到少年(少女)再到成年人,這樣一路走來,記憶反反覆覆,整理了多少頭緒?想想在你的身邊是否還存放著小時候你母親購買給你的玩具?是否一樣記得你喜歡你母親為你洗手做羹湯?依然不變的味道。在眀覺中,我們瞭解有些記憶依然還存放中,只是在你回顧時,才能有所盼望,這是常常把記憶整理的關鍵之一。
你會問,為何記憶要重組?難道它不重組不行嗎?難道它不組合不能嗎?記憶關鍵來源是你的重複記憶所在,當一個東西不斷在你身邊提醒,敲敲打打,七次之後,你就能記住,而它會如此保留,也是因為“溫習”的緣故。
我們來看溫習,記憶從大腦的感官接受訊息的傳遞後,以快速的路徑到達神經元,在神經元的電子脈衝傳輸信號到突觸的末端,連結其他的神經元,多處神經元相互連接,以一對多的方式散播開來,猶如病毒式行銷,這樣的速度在大腦內一直擴散,記憶的重複相連,你就能記住,這裡的記住僅僅只是記住一件東西而已。
但記憶本身可不這麼回事,因為它不只是記住東西,還有畫面、聲音、動作、文字、語言、感覺等各方面,所以當一個記憶被扣住時,它的意思是說,當下被照相,而這畫面被放在海馬迴的角落中,但由於大腦的這座工廠太過於複雜,所以它就將各方面一一拆解,又放置各個區域,而這些區域,又被你的系統分類,還貼標籤,所以記憶會四散八落,也不是沒有道理。
你的公司也是如此,每個月的月報表、每個季的季報表、日報表、各自分開,其他的流程單、物料單、統計表、人事資料等等,你也都各自分開放,一間公司的資料沒有放在同個籃子上,所以當你要回顧時,常常就可能找不到“它”在哪裡。金錢不要放在同個籃子,這裡可不適用。
記憶會被重組,上述所說的就是重點之一,當許多不同類型的資訊互相擺放時,這些資料就像堆積木一樣,層層疊疊往上堆積,如果你想找出某一年份的財務報表,那你也必須從上往下分開放,才能從中拉出,可不能像某飲料廣告從下拿出,不然後果就自行負責啦!
記憶太多,資料堆積如山,大腦自然會從你的夢中幫你整理,但這種控制力,你沒有感覺,更不可能主控它,說是我要把這裡移到那裡,或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