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七月, 2010的文章

明天的演唱會

把眼鏡拿下來,用拭鏡布擦一擦,讓我看清楚眼前所呈現的景象—嗯,還是有陽光,當雲層把太陽不遮蔽時,陽光就會從縫隙透出,可以當雲層流動時,陽光就消失了!我們好像隨時都要去看見太陽何時會探出頭,何時要躲起來,人生未來的不確定感,我們有了計畫後也不能預料到。
未來的計畫可不可行,總是要當天才知道,明天能不能夠順利舉行演唱會,今天卻是放颱風假或者下大豪雨!因此對於這樣的評估,主辦單位總是會發函通知已經購買門票的民眾辦理退票或者將它延期舉行,然而不知道的是,若是當天的晚上,颱風過去了!還是表演場地在室內或不在影響範圍內,是否會依然如期開演?你不知道,主辦單位也不知道,表演工作者當然更不知道,因此這裡產生了一個矛盾點—這是個人的演唱會還是共同的團體活動表演?我的意思是說,主導權是在要開演唱會的歌手身上?還是在主辦單位的手中?
如果主辦單位不同意,會擔心歌迷、戲迷、樂迷因為環境還是設施不穩定而受傷,它會去通知歌手說,“你就延期舉辦吧!”,相反為之,歌手不同意,而主辦單位同意,那麼請問如果發生意外,誰來負責?這個問題,在很多民眾的回答是歌手,因為是“他(她)“的演唱會!不是主辦單位的演唱會。我記得我參加過很多演唱會,民眾買票進場聆聽、觀賞這位歌手的演出,華麗的舞台,眩目的動作,美麗的服裝將這位歌手襯托出最好的完美時刻,所以演唱會結束後,歌手跑去續攤(也就是慶功宴的現場),民眾則選擇回家。
這是演唱會的時刻,我相信你有看過、聽過演唱會的現場,身歷其境感受那狂歡時刻,沒有人無一不尖叫,興奮、瘋狂!全部跟著音樂節奏起舞!而在演奏會的時間,也沒有人不將手機關至靜音還是關機(當然還是有例外),靜靜的閉著眼睛聽著演奏者的鋼琴、小提琴、交響樂團的演出,這些時候,煩惱、憂愁、痛苦早就拋在九霄雲外。
可是你現在還在這裡,我以上所談的都是你的夢想時刻,也就是當天會實現的情況,你有想到這麼多嗎?回到現在,你坐在辦公室工作,手裡握著兩張演唱會門票,心中盤算以上的場景,你知道現在是下大豪雨,外面的天氣難以預料,不知道會不會如期舉辦?因此你有可能幾種選項—退票、如果開演就去、將票給他人、不去聽,請問你會選擇什麼?當然,我會不知道你的抉擇是什麼,可是不管你選擇的會是什麼,你一旦決定了就不能輕易更改,因為明天不是現在。
我把演唱會的日期舉辦情況報告給你聽,是希望你對演唱會不要有太多期待或者太過於樂觀,然而當我們一旦看見下午…

未來大綱

塔羅牌或許能解答你的現在疑惑,也能幫助你找到你想走的方向提供指引,但我不確定的事它是否能像侏羅紀公園(Jurassic Park)被弄倒的指示方向牌總是沒有方向,而要像玩命運轉輪一樣,用力一轉決定它在哪裡?它顯示左邊就往左邊,右邊就往右邊,然而上面呢?還是下方呢?就要在T型路口跨越嗎?下方就要往地底下挖掘前進呢?人的方向會找尋想要求助的方向在於它能夠告訴我們“在未來一個月,我哪個地方有大躍進?”,“在未來六個月內,我什麼地方該要轉彎?”,不管是鳥卦、龜卦、人卦,人想要指點迷津總是有他的道理,至於準不準確,也不是神明說了算。
我一直在提未來的預測、計畫之間的關係,是希望我們對於未來的迷惑能夠有點概念,然而我這幾篇又好像不能提供大方向讓你做點計畫,讓未來能夠清晰明朗,原因在於這幾篇的文章我不是你的人生,也不是你的方向大綱,也沒有目錄讓你該從哪一篇開始看起,畢竟這不是一本書,總是有導讀、前言、目錄、第一章(篇)、結語、後續延伸閱讀哪些書籍,如果未來像本書,那就是無字天書,只是這本書不能用你想到或未想到的任何方法找出你想要的寶藏地點,畢竟其中之一在於—天機不可洩露。
所以要從未來找出線索,你不需要放大鏡、檢測儀、離心分化術、PET(Positron Emission Tomography)、fMRI(functional Magnetic Resonance Imaging)等精密儀器,也不用像任何檢察官辦案一樣,有顆執著找出真相的心,因為原因在上面的第二段。當然我們試著從未來來找尋方向時,常常會注意到的一點就是,這些暗示意味著什麼?難道有什麼關係?難道真相不只一個?難道祕密的真實性不容懷疑?當我想要升級我的單車時,我沒有想到的是我看到的價格與我後來意識到的價格如初一徹,也沒有體認到原來這些暗示早就有說明。當你想要換掉你家快二十年的冰箱時,原來沒有發現你家的冰箱不冷的原因不是在於壓縮機,而是靠近壓縮機底下的水槽空隙沒有定時去清理,另外你家的冰箱總是放了快要過期的食物還是把它堆的滿滿的也是重點之一。你有注意到嗎?還是你只是忙著我的晚餐呢?我的宵夜呢?
在“基本工夫”這篇提到我們對於一個完整的儀器的瞭解概況往往只是在於我們只是看到僅限於當時的情況,不瞭解整體流程,你的經驗也是一再提醒你該是什麼地方需要修理,什麼地方需要去保養,卻被一再忽略的地方不了解它的動態流程(Dynamic P…

塔羅牌疑惑

一個神祕的房間內走來了兩位妙齡女子,她們心裡覺得這裡的感覺怪詭異的,挺不尋常的,小心翼翼的掀開門簾進入她們的好奇心世界中。在她們眼前的,有一位人士坐在一張鋪著美麗中東圖案桌巾的桌子後等待這兩位女子上前詢問。
這位人士說,“請問兩位美麗的女性,你們來找我是想找尋未來的情事吧?”
這兩位的其中一位覺得很驚訝,怎麼有人會知道呢?,“他是怎麼知道我在想什麼?”,一位女子心裡這樣想著。
這兩位女子坐在這位人士的對面,抽取眼前的塔羅牌,這兩個人毫不猶豫的各自選擇了一張,其中一人選到了權杖四,這位人士解釋說,“你的生活即將會發生一些變化”,她說,“什麼變化?”,這位人士回答是關於你的感情可能會有損失,她越來越不能理解,“我跟我的男朋友感情交往已經長達兩年許久,難道他在外面有女人?”,她的直覺這樣告訴她。
另外一位則抽到了皇后牌,他回答,”你的生活反應還不錯,只是多加提防外在的小人,你可能會因為外在的誘惑而無法限制自己的自知能力,對於任何事情還是深思熟慮為上“,她說,“真的嗎?我的最近教授寫給我的推薦函對我讚賞有佳!我有機會可以進入美國哈佛大學就讀,怎麼可能會打回票?”她始終一臉迷惑。
一個為感情,一個為學業,聽起來的結果都不是好事,然而講述好事,人固然開心,所隱藏的意涵卻是由個人去解讀。未來的好運或者壞運,手中的塔羅牌可以告訴你什麼要注意,什麼要小心,而什麼又將發生,未來的預測當然不是靠這些牌就能說出任何可能發生的結果,然而當我們的命運放在這些華麗的牌面圖案上,什麼又說不出個準確,畢竟想一窺未來的變化不只是這些塔羅牌占卜師,還有你我本身。
上述一直提到計畫,我提到兩個矛盾點,一是為什麼要計畫,那為什麼要隨機猜想可能變化,如果沒有預想計畫,未來的變化說不定還會引伸出其他沒有想過的變化,相反之下,計畫所提出來的的諸多疑點可以變成我們計畫的列表之下,例如警察辦案,如果兇手要刻意隱藏死者的藏匿地點,他會想辦法製造第二犯罪現場,或者提供最佳不在場證明,又或者企圖隱騙警察、現場目擊民眾、陪審團想辦法製造出不在場的有利說詞,但辦案的法官、檢察官、警察也不是省油的燈,他們會想辦法找出這名兇手的破綻,讓他企圖湮滅證據毫無防備之下就擒,這往往就是ㄧ場諜對諜的精彩戲碼,如果兇手毫無破綻可言,他會無罪釋放,或者罪名不成立,但如果由死者的家屬提供給予最有利的一套說詞,企圖戳破他的謊言,兇手安排好的戲局就不會有B計畫…

直覺的念頭

新聞報導這樣說著“今天由於午後氣流旺盛,所以北部會有降下大雨的機會,請多嚴加注意山區落雷情況,出門也記得攜帶雨具。”我看著窗外,雲層漸漸鋪滿整個天空,開始成陰,開始雷聲大作,轟轟隆隆的作響,我知道天空要生氣了!要開始流淚了!不穩定的情緒浮上檯面,令誰都不好受!新聞的天氣報告這樣說明著,雨勢就跟著大了起來!未來好像可以用資料預報的到。
然而未來真的誰想得到呢?我記得有一次天氣預報說當天的天氣的降雨機率是百分之九十,且還是上午時分,然而我出去了一整天還帶著雨傘,結果什麼事都沒有發生,到了夕陽時分,天空除了餘暉外,只帶著灰銀色的色彩在天空耀放著,降雨機率在這裡打破了例外。有人問我,為什麼要預測未來?反正未來不可之,明天會發生什麼事都不了,那又何必趕著做計畫?反正計畫趕不上變化,反正這一切都是不確定的,又何必畫蛇添足?
我們會作計畫的原因之一在於我們對於自己的未來還是能清楚掌握的,我們知道未來的“命運”是依照我們手中的生命線而延伸的,你看著你的手紋,看看你的生辰八字,你的紫微斗數,你好像就能掌控這命運的未來走向,再來對照你的星座、你的生肖、你的房間格局、你的命盤,你的風水佈局,還有農民曆、良辰吉時等的資料,你就能擁有這一切你的未來人生,我們會這麼想要去算命不是沒有任何原因的。然而即使透過西方的心理學,也不全是可以預料到,誰知道龍捲風會什麼地方形成?範圍又有多大?
如果都不需要去預料,那又何必要去訂九月的演唱會的門票?如果都不需要去計畫,那麼何必要參加旅行社的旅遊行程?如果既然這麼難捉摸,那麼又何必去想他到底愛不愛我?人類只是個有機的生命共同體,我們卻要凡事去預想未來可能會有的風險及存在的機會,所以在現在走的這條路上,會摔倒那是很正常的,反正在彈珠台上,也是因為撞擊才能得取高分,在撞球比賽上,白球也是要撞擊其他色球才能進袋。
我對於直覺一詞,一直沒有多去著墨它,因為很多心理學的書籍都有為它有一份解釋,所以我也不想再去多說明,以免你會覺得我很撈叨,但又不撈叨也是不行,我還是想去解釋它的運作方向,雖然對你來說可能不是太合乎邏輯,但因為這樣,直覺的反應其實大同小異,方式解釋不同,邏輯本身也沒有多大意義關連。
直覺存在在身體本身體內的連結細胞中,神經元的連結可以ㄧ次連結四百萬個以上的神經元信號傳遞,速度以千分之一毫秒進行,比你想什麼話還快,而在感覺本身而言,透過過去的回憶的細胞,也就是深入海…

發光之路

未來不能預測,也不能用直覺預想,過去只能用經驗憑藉著勾勒出未來的憧憬。因此,我們面對不確定性時,過去必成幫手。所以在過去,我說明了許多不同過去景象方面的文章,這些內容一直在幫助你去瞭解未來究竟是什麼樣子?我們的未來其實都很美好,想得都很美好,只有當任何圍阻的訊息出現時,你才會急忙踩煞車。只不過,別把煞車當作油門,否則車子只會帶你往前衝,而不是停止,更不會是已超過目的地。
我看著很多氣象資料,也去關心氣象天文情況,看看天空,雖然難免有烏雲,我總覺得它會給我帶來不少考驗。我的出遊經驗很有趣,幾乎沒有一次不遇到雨天而回家,我算了算,至少有八次會遇到此情況,它就是會下雨,有時大雨,有時毛毛細雨,我時常在想,為什麼我跟雨這麼有緣呢?可能我喜歡水吧!還是我喜歡到海邊,享受一個人的海浪聲,可以讓心靈沈澱,看著海浪送著海水上岸,又送著它回去,人生中的小船,在無盡大海中,總要學著面對大風大浪,和與它搏鬥!在Discovery Channel中,一個節目就以漁人作為主題的報導,它講述著漁民的生活如何辛苦以捕魚為生的生活歷程。我雖然只有看過幾十分鐘,不過就能想見當時的情況,真的很驚險!
無風不起浪,無往不起進,所以過去是推往未來的動力,你的過去,如果從小孩的身上,你總會看到你成長的過去!“他小時候跟我長得好像喔!”,“我小時候也是學鋼琴”,“那個女孩的眼神與我的女兒有幾分神似”。所以孩子是父母的希望,一個男歌手也是這麼唱著!”他們是我未來的希望,讓我有繼續的力量!“,當我是個孩子時,我的希望寄託在我父母的身上,他們不會要求我的未來志向,應該走向哪條路?或者你應該走往你所選擇的志向是否可以讓你求得溫飽?當然我的例子只是其中之一,可是如果家中是家族企業還是餐廳出身的孩子,他們也是否投入此行業中?我沒有所謂的認同或者反對,你要成為你家中的第二代還是第三代,因為這是你家族光榮的好事!我值得為你驕傲!可是如果父母因此反對你所投入的事業中,對家族企業沒有直接關係,也或許可以走出一片天!
當我看了電影的馴龍高手(How to Train Your Dragon)後,也是因為父母對孩子的要求太高,期許他可以成為殺死惡龍的維京繼承人,但事實上,他既膽小又內向,只是個喜愛發明的小男孩,不過當他遇見了他的最佳夥伴後,他發現其實殺死惡龍真的做不到外,也沒有認為他想的那麼壞!然而,他與牠成為朋友,情感建立的更密集,他…

蝴蝶謎

就在上個星期的那幾天,天氣溫度異常持續標高,來到了攝氏三十八點六度的高溫,打破了過往的溫度,在台東的太武山所吹起的焚風也是攝氏三十九點二的溫度。而今日因為高壓減弱,就下起了大雨,間接性的大雨,讓人明白天氣的反覆無常,沒有人喜愛大太陽的持續升溫,也沒有人喜歡持續的雨下個沒完沒了!任何的極端情況,不會有人愛,更不會有人永遠生活在那裡。
我很喜歡把人生或者我們的日常生活比喻成天氣,或者是月相,月相是三十天平均輪迴ㄧ次,你能看出它的變化,有滿月,有虧月,有盈月,有玄月,你愛的是哪一種?可以反映出你對天氣的變化。但可是人生的未來方向可沒有軌道可循,也沒有題目可以問,更看不出大方向,所以他們常說計畫不及變化,因此,我們的計畫生變往往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
人生的謎題要解答的部分很多,問題的發生也不是看天氣或者氣象報告就預測要下雨還是落雷,雲層增多,不見得是陰天,陰天也不見得會下雨,下了雨也不見得就會停歇或者出現彩虹,而絲狀雲也不見得是成晴,層狀雲也不見得是下雨的前兆,人對於天氣的觀測,也不會比氣象預報員來得更準確,你必須知道,太多的數據資料分析,往往會讓人站不住腳,顯得頭昏眼花。
我可不是說,他們不準,而是天氣的觀測有太多的資料結構有待分析,還要進一步瞭解過去幾十年來的氣流、雲層、風向等統計報告,找出可以預測的動向圖,為未來的動態提出最好的分析,連颱風的路徑預測有時候也會偏差個幾度,就會造成不同的影響結果,台灣所預報的與美國所預測的跟日本氣象廳所預測的,可能就有幾度到幾十度的誤差,你知道的,我們要相信的是哪一個權威。哪一個專家所說的話。
我對未來的預測也沒有個準確,雖然有個直覺可以參考,但我們並非完全去相信直覺所帶來的抉擇,好事你可能會相信,壞事你可能放棄走另一條路,連愛德華.諾頓.羅倫茲(Edward Norton Lorenz)的氣象論文中所提到的一隻在巴西蝴蝶的翅膀是否能在德州掀起龍捲風嗎( A butterfly's wings in Brazil set off a tornado in Texas)的蝴蝶效應都能讓未來變得可以預料到,我們去想未來,不會像過去那樣容易,就我自己本身而言,我的未來是建立在未知的平面上,很像一杯水被使用者如何傾斜,它都不會倒。但一百八十度的轉身,水就傾盆而下,想法要轉個相反,需要個意志力,還有你對它的見解。
在FM中,感覺可以浮湧而現,在未…

有沒有問題?

在餐廳裡,那兩位大廚與二廚工作了近一年的時間,相處融洽,除了偶而會有在烹調方法有爭議外,下了班後還會到居酒屋或者Pub小酌一番,為這美麗的夜生活劃上句點。另一個工作地點則是發生在工廠裡,汽車修護員,躺在汽車底下,仔細檢查底盤有無缺失,看看排氣管的整體線路,以及打開引擎蓋看看引擎的動力整合方式,還有確認水箱、電池的運作方式,無一不做的細節,找出汽車的最佳問題。
我們面對專業時,首先下的是基本工夫,後者將我們在職場所學到的工夫用到可能到的整體範圍,這是很基本、簡單的生活模式,我們很容易這麼做,畢竟人的技能運用生活中,是求得溫飽的方法之一,哪個人的工夫可以走到技能是來自專業的學習而是從天賦發展而來?如果絕非養成,那麼你會的,應該更貼切的說你學習到會的,也是由經驗轉換而來。
過去的經驗告訴我們,熟得最瞭解的部分是從一步步分析而來,可是遇到挑戰、困難時,是從當下的部分截取而來,這時候常常會發生一個問題,那就是問題中的問題,顯現的那不是單單只是個問題。相對的,反而是你腳下所踩的問題,凸顯出你踩中的是一根鐵釘,而不是叉子,你卻常誤以為既然都會痛,又何必區分鐵釘跟叉子的分別?人的直覺所作的判斷,有一大論點就是在這。
在一個截取斜半的平面直線中,研究人員分析大多數的人的視覺直覺,他們有大多數的人認為,兩條線其實不在同一個水平面上,而是錯分兩邊,同樣的情形發生在垂直的線上,你的直覺也會告訴你,兩條線分屬各個領域。如果我們將線的頭、尾拉長,中間的截取面也跟著變長,效果就更明顯,兩條的直線就各走各的路,原因在於滿化後的現象,會把盲點填補起來,造成空間上的誤差,這部份,拿到實際生活情形運用就是為什麼你開的車若是一般自用小客車、休旅車、五門小客車,你所看見的死角總是比你想像看起來還要長上許多,如果你的技術夠好,倒車入庫的功力一流,小視點的誤差,你可以明算秋毫。但大多數的人還是需要有人指引,才能順利駛離停車格或者離開汽車修護的地方前往目的地。
由於人的視角有誤差,而對角又不像計算角度可以算計的剛剛好,所以運用經驗的指引只能靠記憶的錄像帶放在心頭重播一次或者不斷倒帶,所以人的經驗在頭到尾,從最前端到後端不見得可以明撩一次,即使能,時間相對的也是不夠,一個醫生總不能在急診室還要把流程再想一次吧!或者在手術台上,還要閱讀流程吧!這點當然行不通,所以人就會去忽略了其他的重要資訊,找出可能的問題資訊,但重點是,…

'11

先把過往的經驗擱置一旁,我先來談談在2011年的主題方向吧!我得先承認,我是個保持理性思考的人士,面對各種難題、困擾時,我唯一會去做的就只有分析,找出放在我眼前的數據,到底有何關連?人在面對挑戰、問題時,總是會用一貫的方向去著墨,但沒有思考的卻是情感的方向所在地,這一點,也就下接下來所要談的題目—情感,而這裡,我簡單扼要的說—愛。
愛是個很奇妙的東西,我們在情歌所談論的都是男女相處、相愛的過程,或者有第三者介入的過程,我們總是把他還是她寫在我們所熟知的歌曲中,從單戀、初戀、相戀、狂戀、痴戀、惜戀到分手、三角習題,這些過程都是在人生中所經歷到的課題,愛與情,在男女兩人世界中,似乎可以混為一談。
但其實一點也不,愛包括朋友、親人、同事、同袍、同窗、同好間的愛,而情只是在我們面對這些人際關係所付出的情,所以愛與情只是個相對間的事件。我沒有談過戀愛,也沒有與異性朋友有過交往的經驗,但我與異性之間的相處,可以只有維持基本的朋友關係,但到現在面對女性友人時,我還是會生性被動,我受過女性的傷痕對待,也有過不想回首的痛苦,直到看了許多異性書籍後,還是對這些關係存有想像。
我的想像只想成為他們的好朋友、知己、無話不談的人,但我始終保持這種思考,對於異性方面,我也會盡我所能分析情感間的關係,是否真如兩性專家所說的那樣?一般兩性專家的眼中,都認為男性是一份子,女性又是另一份子,而我認為男女之間的關係,不只是存有外在的差異而已,還包括內在的鏡子般的反射。男性身上有女性賀爾蒙,女性身上也有男性賀爾蒙,多少的差異存在著中性之間的變化,這部份,我會後段章節部分去說明。另外,在愛方面,愛包括著動物間的保護、包容、照顧,人類間的特殊關係與動物的區別等等,我也會去分析,愛的偉大之處,情感可佔了多少部分?而這些影響著萬物有多深?
演化的角度去看人類,從舊石器時代到新石器時代,從非洲的人類遷移至其他大陸,從智人演化到現在的人類,每一步都關係到人類的情感與愛,每個小變化都不但只是為了適應環境而已,還包括我們文化的特殊變遷,這些種種都是為了現今的社會慢慢發展出新的模式所變動的。對於世界的全球化,我可不是這方面的專家,但如果透過心理學的一種角度出發,看見的光環可不是只有在頭上的演進。
我記得,我有一次很想談戀愛,跑去參加ㄧ場電視聯誼的節目,主持人對我的這種精神讚賞有佳,希望這種人多多來參加,但過了一星期後,節目收掉了!…

基本工夫

一家餐廳的用餐時間,一位大廚正在考驗著剛剛來報到的二廚,想瞭解他的手中廚藝究竟如何?這位大廚的資歷來頭可不小,除了是在某五星級大飯店服務過,最拿手的是法國菜及義大利菜、地中海美食,另外他還擁有米其林三星級的榮譽,這位大廚給這位二廚不少壓力。二廚只是個喜歡在家中做菜的人士,拿手的菜是就是平常的燉肉、簡單的焗烤料理,也沒有什麼很大的豐功偉業,或者在哪家知名餐廳、大飯店工作過,更沒有參加過什麼美食比賽,他只好喜好美食而已。今天大廚給他了一個菜單,就是很簡單的料理—炒飯。
不過在開始做料理之前,因為正逢用餐時間,所以只好先讓二廚在旁陪這位主廚準備客人點餐的料理,他一邊學習觀摩一邊幫忙準備食材,而這是他的第一天報到,所以不是很懂食材的擺放位置,所以還要先介紹食材的位置,像是橄欖油在哪、哪種類型橄欖油、米在哪、麵在哪、蔬菜在哪、海鮮在哪、牛肉在哪、豬肉在哪、而雞肉又在哪,一一介紹完後,準備協助主廚幫忙。
外面的服務生在催喊哪個客人的牛排要幾分熟?哪位客人又不要加放些羅勒葉來點綴?二廚一面在幫忙他,一面聽著服務生的聲音,他覺得廚務的工作繁重,根本不是他想像的那樣的“輕鬆”,他不以為意,繼續幫忙。一位服務生喊著:五號餐桌的客人的義大利麵呢?怎麼十分鐘還不見出場?二廚說。馬上快好了!主廚忙著料理醬料,二廚忙著將麵裝盤,最後終於弄好完成了!他嘆了一口氣!說聲呼。
故事先暫時在這裡打斷,我們先看看一般人對於面對資深人士的過往經驗做一番分析,再來談談他們兩個廚師的故事。我工作的時候,會接觸到許多專業人士,有些真的是專家,有些則是玩家,有些則是修行得來的前輩,這些他們所學得的經驗知識時常運用他們的專業領域中,但並非每一次經驗都是如此管用。我這麼說,以我的公司為例,如果一臺機器的問題可以用經驗迎刃而解的話,那麼問題不會持續到現在都沒有獲得很大的改善,舊有機器的保養及運作需要的是人力的操作及無限期的清潔、調整,這些行為所需要的是經驗及你對它們的認知、它的基本原理。但我們因為時間而往往忽略了一些基本工夫,這會使得機器總是處於被磨損的階段,就像一輛公車、一部電梯的維修保養,你知道它的原理運作方法,但你在檢修時,卻會簡易忽略了從頭到尾的整體方式,及完全的人為的行進模式,醫生看病也是如此,我們平常感冒時,都會到診所掛號看病,醫生通常確認基本症狀後,大病的忽略往往不是由醫生來得知,而是本身的生活習慣影響著身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