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我們的“過去”


“你知道的,你心知肚明,你為什麼要這樣做?”
“我為什麼要這樣做?我不是為了小孩,不然就這個已經不成樣的家庭,不然是為了什麼?你說,給我一個理由!”
“你若是為了這個家,那你為何要像地下錢莊借錢?而且還是五十萬!我們有能力還嗎?況且有時候我還發現你最近竟然下海從事性交易!這件事到底有沒有?“
”我沒有,絕對沒有,你可以去查我的通訊紀錄,我保證絕對沒有!“
先生拿起太太的手機,仔細翻找她的任何蛛絲馬跡,結果發現一筆可疑的電話號碼,並開口問:
”這是誰?我怎麼從來沒有見過?“
”他是我的一位朋友,最近剛認識的朋友“,太太不悅的說。
”是嗎?“,先生按下通話鍵撥了出去。
嘟...嘟...,電話的那頭,有人接起了電話,是一位男性,略帶著粗況的聲音說”喂,請問你是誰?“
”我是她的老公,請問你是誰?“
”我是她的一名客戶,我有件官司要請她幫我打。“
”喔!沒事。再見!“,先生按下結束通話鈕,接著又說”可是那地下錢莊的錢要怎麼還?“
”你可以給我一個說明嗎?“
”現在我沒空,我還要跑去客戶那裡!再見!“,太太不削的說。
太太是一名律師,先生是一名警察,因為ㄧ場的法案讓他們相遇、相戀、相愛、然後結婚。現在卻引發另一起家庭糾紛,太太因為跟朋友合夥投資一筆生意,且需要長期飛往大陸、香港、澳門等地區,最後沒有獲利反而還負債高達幾百萬,而她向地下錢莊借錢,是出於她最近那六個多月大的小孩,因為疏於照顧又找不到合法保姆看護,因此尋尋覓覓後找到的又是非法保姆,讓她的小孩差點死於保姆的手上,那五十萬就是與那位保姆的多個月來的費用及小孩的養育費。總而言之,ㄧ場家庭風暴因為兩方的介入下,主觀的生存意識變得既複雜又難以收拾。
我還沒有談到那位律師的先生,他也有參與太太的投資生意,也因此他的私房錢幾乎超過八成都血本無歸,兩個人的往後日子由此可想並不好受。我們也好不過哪裡去,身邊的信用卡賬單繳了沒?房貸、車貸也繳了嗎?小孩下課晚餐要吃什麼?是要自己煮?還是叫外賣?或者上館子用餐?下個月的行程安排好了沒?與老朋友的聚會敲定沒?公司的旅遊想要去哪裡?要買什麼名產?明天老闆交代的事項做好沒?同事之間的八卦是真的還是誤傳ㄧ場?人生的一天中,大小麻煩要決定的事情真的不少,光是以上我所說的那些,有些人已經開始頭痛,有些人老神在在,有些人依然無所謂。我們用主觀意識形態就決定了這些事項,然而爾後要面對的事項,人們恍神後才能清楚的意識到自己到底做什麼。
過去一年中,我不相信自己的直覺,總認為它會幫我導向誤途,讓我當眾出糗,失了裡子、面子,然而當我回顧過往時,我才發現,直覺真的有其好處,只是我一再忽略它,像是我有運動的習慣,所以我第一眼所見到的單車中,我只想到我要購買的那輛單車的型式、顏色、重量等因素,可是當我做好功課時,我所堅持的那種樣式滿慢轉移了目標,直到最後,看上一眼,就下標了!完全忽略了最初的想要的造型、顏色等我想要的因素,我迷失了在堅持的那種理想下所存在的目標,讓我有點深感後悔,想到過去的當下,只覺得為何我的最初都失去了?
早知當初,何必如此,有時候會成為人們的對於過往的寫照,未來沒有發明,我們就急於跳進未來的漩渦中,好讓我們早點明白我們的選擇是正確,在當下ㄧ定會是高興的,但遲遲沒有去想到那麼未來離我們有一年以上的日子會是如何,或者很明白說,一年後的你,落差感怎麼無故消失?明明知道向地下錢莊借錢像是向惡魔要錢時,還是有人要跳入火坑中,難道真的不入虎穴,就不能焉得虎子?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的那樣偉大?
我們知道,我們真的都知道,但總有人不信邪,偏偏要走火入魔,直到最後一刻,才發現要從黑帝斯所控制的地獄中回來時,需要那ㄧ顆珍珠早已經不知去向,請神容易送神難,人們真的知道自己做什麼嗎?我想時間回朔了千古年後,回在現在,我們只能遊走在一個地方—存在於過去碎片的”現在“。
你知道你過去曾經看過我的文章嗎?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吃的誘惑

不管檯面上的食物再怎麼精華,總有人要嫌,而不管食物看起來多麽美味動人,我們總永遠不嫌膩。這種人一般而言稱為饕客,而「饕」就表示喜好食物者,而對食物有一定要求者,他們可能認為「一般」的食物看起來就普通,而不選擇吃一般,所以當他們拿著食物比較說,「這不會像一般的某食物看起來太過油膩,味道剛好,而不鹹。」你對食物有什麼喜好,其實我們都是盲客。

我在「品嚐」星巴克期間,不是因為崇尚星巴克,而特地跑到星巴克多消費一點,而是他們在某種氣氛下是不一樣,如果真的懂得喝咖啡,大概不會特地跑到星巴克買一杯再普通不過的那提,而是特別味道。每一個人對於自己獨特喜愛的味道,大概也會因為在地區上而有不同。就算我在美國夏威夷期間觀察到的「奇怪現象」是星巴克的顧客永遠是比較多的,我從來也不解,是因為品牌形象,還是因為在價格上出現「統一」?如果拿著星巴克到韓國消費,也是同一種「味道」,與價格,其實並不會顯得「昂貴」,我不是特地幫星巴克說話,而是我們的觀點在於怎麼樣的衡量單一的形象偏好,就像我在〈誘之因〉所提到:某一種品牌象徵會成為某一種勾引你對該既定印象的味道勾結,而產生某種同等意義回饋,換句話說,我並不是星巴克「粉絲」,但這種咖啡既定印象已經勾勒出我對於咖啡某一種的偏好,而特地喝星巴克「獨有」的咖啡。

然而,咖啡的味道在我的嗅覺中其實並不吸引人,而是在於味道的品嚐,每一種咖啡豆的香氣在每一個人的味蕾中的挑嘴成分就不一樣,因此,所謂大師級的咖啡豆,可能還無法對每一個人產生身份認同,而進而愛上它,每天喝一杯。星巴克的咖啡豆其實跟一般的咖啡豆並無差異可言,甚至拿鐵喝起來就跟喝一般的咖啡並無二致,不管你是每天烘豆,挑豆,還是會看到有瑕疵的咖啡豆,我買了各種品牌的咖啡豆,所看見的完美,根本不存在,嚴重的幾乎只有邊邊角角的破損。

所以,一杯好的咖啡,其實沒有存在過。每一個人對於大師級的咖啡豆,其實不應該掌握在鑑賞級的專業品藏,我也常常不懂,好的咖啡是根據哪一項味蕾去做評分與評斷?因此,咖啡的好壞不是在於苦澀與酸味,那種喝起來有「果香」,我怎麼都喝不出來呢?藍莓香氣?我還是一頭霧水。

我心中的咖啡就是在苦澀中有酸味的中和,也就是喝得到苦,也喝得到酸,那種味道無法用文字形容,但一喝就是能夠感受出來。每一個人心目中的好咖啡的標準不一樣,所根據的現象也不一樣,不過用星巴克的現象來看,我們可以當成某一種咖啡鑑賞標準,認為「好…

自己

艾蓮娜使勁拖著幾乎僵硬的身體,想要做些什麽,至少緩解這種情況。可是卻什麽力氣也幫不上,那群醜陋的怪物在望著她,至少她感覺到「那種遠遠」望著她的樣子,她卻受不到「傷害」?這是怎麼回事?右手的顏色彷彿告訴她要做些什麽,可是為什麽這時候那種感覺「不翼而飛」?她真的不解。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