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五月, 2010的文章

FM

我現在沒有很大的靈感泉源可以告訴你些什麼,我坦白的這樣說。但是根據過往所學的經驗告訴我們,有過去就夠了!先不要構思未來,來為未來去鋪路,而是在從過去的觀點出發,學習新的經驗,然而大腦可不會就此聽話,明白與你說過的一切對話,也因此,我們需要“錄音帶”來紀錄對話內容,這捲錄音帶特別的是,它有影像,但不是很清楚,它的聲音,不像當初那樣熟悉,它的情緒,不像當下那樣強烈,它的行為模式,不像現在那樣的歷歷在目。而這捲錄音帶,就是所謂的—記憶。
時空的環境,一部份根據記憶去還原當時你說過的話(你不是說你會永遠愛我一輩子!),可是也會試著去否定當初不想承認的話(我只愛你的當時,可不是永遠的現在。),所以人的記憶,用過去來套用現在。我們知道,人會有記憶是因為從小父母教導我們的各種行為模式,並且能夠從錯誤中學習,由ㄧ顆好奇的心去探索未知的世界,從你出生起的那一剎那,你來到了這個世界,你睜開眼睛的開始,你認識了這個世界,從聽覺開始發展,到視覺逐漸成形,聲音成了你的第ㄧ感官,視覺的整合,再到觸覺的觸碰,每ㄧ刻都是新奇的體驗!你的記憶開始慢慢展開,這時你“記得”的只是感覺。
這種“感覺”就這樣跟著我們一輩子,我們始終好奇這世界沒有看過,已經看過但一再重複的,一再重複的且好玩的,這種感覺,說穿了就是眀覺(Feeling memory,簡稱FM),眀覺像是感覺,但它又不是感覺,而是由過去遷往的那種感覺,如果你對小時候的那種味道,或者隔壁巷子裡的記憶深刻的話,你大概就能明白我說的是什麼,感覺是ㄧ時的,它是一世的,時間環境讓我們還原現場,誰在那裡做了什麼,而當時其他的人又做什麼,他們彼此之間的關係又是什麼,你又出現在哪裡,但感覺,也就是FM的當下的環境,可以讓我們記憶儲存在那裡,真的就像是綠音帶(因為聲音先收錄,所以我才稱為錄音帶,而不是錄影帶。)。
我說FM,可不是收音機的調頻,而是同樣的簡稱,但也相同的是,聲音的記憶能力,比視覺好上許多,由一場實驗可以得知,我們先請兩組受試者分別戴上目前流行的音樂類型聆聽,爾後分別再請這些受試者,觀看ㄧ系列的裸女圖片,然後請他們回答ㄧ系列簡單的數學題目,其中ㄧ組看完圖片馬上回答,另ㄧ組看完圖片不用回答直接跳過此測驗,發現馬上回答的能力出奇良好!而不回答者,反而是記憶還停留上圖片上頭,你說視覺的體驗還是這麼新奇嗎?
這ㄧ部分的原因可能是關乎為什麼我們總是對電視廣告上的音…

時境

窗外的大豔陽天,把人都快蒸發了!氣溫高達攝氏三十二度的天氣,逐漸也轉型成夏日氣候。我還蠻喜歡夏天的!它可以讓人只想懶洋洋的躺在沙灘上,往海邊飛奔去!來碗透心涼的剉冰,達到消暑解渴的目的。我記得在出外運動的行程中,由於一段時間後就會滿頭大汗,所以只想喝水,吃碗涼品,逃離城市的喧囂,飛往最寧靜的心靈國度中,這樣的日子很舒服,很放鬆,很悠閒。
但人可不能一輩子都存在那個環境中,現實的生活壓力總是在背後拉住我們,我們總是要回到都是高樓大廈的辦公室、工廠、餐廳、百貨為人服務。自從有了週休二日以來,人們雖然會善加利用,但也往往那群少數份子聚集而成,有些人假日依然要工作,警察、消防隊、餐廳服務生、專櫃小姐、醫生、看護人員、軍人等各職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職守,而我們其他個人的時間與他們的時間往往就會呈現相對狀態。
我於平日去過台北101,也去過光華商場,人群的時間在我們的時間上往往是個有很大的利益衝突,我有時候會去想問,平日的來客數必會比假日來的少,所以平日的消費客群必會鎖定遊客及少數份子,那麼價格裡的時間數是為多少?也就是說在平日的時間內,我們所購買的價格為何比假日還來的少,但時間卻是如此之多?有人一定聽不懂我想表達的意思,所以我用簡單的話語再說一次—同樣的時間下,平日的價格為何比假日來的少?尤其是旅館業,觀光業。這些工作時間的時間/價格比呢?
如果時間是一個單位,且是可以去衡量的單位,也是有比重的單位,那麼價格數與時間的關係不為正比,而是依據外在時間環境變動而成的正比,也就是說如果外頭天氣太陽很大,中午的冰店的生意一定會大於夜晚的生意,如果夜晚有演唱會、活動、附近攤販的生意必然成長,時間的推動有ㄧ部分與環境、氣溫、人群聚集有密切關係,而這ㄧ切往往會帶動人們的視覺、直覺、以及主觀成份。
我於假日時間去看了我當初想購買的單車,店員明確的告訴我說你所想購買的單車不適合你現在的樣子,因為你是在走回頭路,而不是在前進,這是假日時間,當時時間是中午過後約為一點多左右,且客人只有我ㄧ人,所以我很明白他當時的提議,我虛心接受。不過在有次假日時間在近傍晚時刻,他可就不是這樣,而是淡淡的說,你慢慢看,有問題再來找我!假日時間,兩種時刻,反應會不同,有些人會覺得這有什麼大驚小怪的?這有什麼好談的?就只是這樣而已,說不定他也在忙!但問題我還未說完,如果當時又只有我ㄧ人呢?請問時間的環境是否還會影響呢?
人的主觀…

我們的“過去”

“你知道的,你心知肚明,你為什麼要這樣做?”
“我為什麼要這樣做?我不是為了小孩,不然就這個已經不成樣的家庭,不然是為了什麼?你說,給我一個理由!”
“你若是為了這個家,那你為何要像地下錢莊借錢?而且還是五十萬!我們有能力還嗎?況且有時候我還發現你最近竟然下海從事性交易!這件事到底有沒有?“
”我沒有,絕對沒有,你可以去查我的通訊紀錄,我保證絕對沒有!“
先生拿起太太的手機,仔細翻找她的任何蛛絲馬跡,結果發現一筆可疑的電話號碼,並開口問:
”這是誰?我怎麼從來沒有見過?“
”他是我的一位朋友,最近剛認識的朋友“,太太不悅的說。
”是嗎?“,先生按下通話鍵撥了出去。
嘟...嘟...,電話的那頭,有人接起了電話,是一位男性,略帶著粗況的聲音說”喂,請問你是誰?“
”我是她的老公,請問你是誰?“
”我是她的一名客戶,我有件官司要請她幫我打。“
”喔!沒事。再見!“,先生按下結束通話鈕,接著又說”可是那地下錢莊的錢要怎麼還?“
”你可以給我一個說明嗎?“
”現在我沒空,我還要跑去客戶那裡!再見!“,太太不削的說。
太太是一名律師,先生是一名警察,因為ㄧ場的法案讓他們相遇、相戀、相愛、然後結婚。現在卻引發另一起家庭糾紛,太太因為跟朋友合夥投資一筆生意,且需要長期飛往大陸、香港、澳門等地區,最後沒有獲利反而還負債高達幾百萬,而她向地下錢莊借錢,是出於她最近那六個多月大的小孩,因為疏於照顧又找不到合法保姆看護,因此尋尋覓覓後找到的又是非法保姆,讓她的小孩差點死於保姆的手上,那五十萬就是與那位保姆的多個月來的費用及小孩的養育費。總而言之,ㄧ場家庭風暴因為兩方的介入下,主觀的生存意識變得既複雜又難以收拾。
我還沒有談到那位律師的先生,他也有參與太太的投資生意,也因此他的私房錢幾乎超過八成都血本無歸,兩個人的往後日子由此可想並不好受。我們也好不過哪裡去,身邊的信用卡賬單繳了沒?房貸、車貸也繳了嗎?小孩下課晚餐要吃什麼?是要自己煮?還是叫外賣?或者上館子用餐?下個月的行程安排好了沒?與老朋友的聚會敲定沒?公司的旅遊想要去哪裡?要買什麼名產?明天老闆交代的事項做好沒?同事之間的八卦是真的還是誤傳ㄧ場?人生的一天中,大小麻煩要決定的事情真的不少,光是以上我所說的那些,有些人已經開始頭痛,有些人老神在在,有些人依然無所謂。我們用主觀意識形態就決定了這些事項,然而爾後要面對的事項,人們恍神後才能清楚的意識到自己到底做什麼…

深身味道

五月的天氣一如往常還是一樣,豔陽高照,熱力四射,而身邊的吃過的食物垃圾已經放了兩三天時間,丟垃圾的時間,蛆已經爬滿垃圾袋一大堆,我看得頭皮發麻,花容失色,嚇得只能說出“很噁心”這些字眼。我對於蛆這種小生物並不會很陌生,只是牠們都生長在腐敗、骯髒、惡臭的環境中,我第一次見到牠們的時候,是在國中的時期,我不明白當時為何吃過的食物殘渣為何會出現牠們的蹤影?這種乳白色的小蟲,我看不見牠們的眼睛,呼吸器官等各部位的所在位置,只知道頭一次看見牠們,覺得真的很神奇!
蛆的這種生物,看到百科全書才明白,牠是蒼蠅的幼蟲,但我不明白的是,食物的痕跡,除了有味道、有痕跡、殘渣外,這樣子就能從無到有長出這種蟲來?難道蒼蠅事先已經勘察過地形,認為此時此刻此地方適合我們的寶貝生長,所以蒼蠅媽媽就來這裡產卵?關於這點,我覺得是這個可能,但一定選在我家廚房的垃圾桶裡嗎?這點,我就很懷疑。
蛆在國外還被用來治療傷口、消毒、作為很多的“用藥”,另外、蛆可以被我們吃下肚、烹調的方式還可以有多樣選擇,看你是要涼拌、還是炒來吃、或者還可以泡藥酒來強健身體、看來這種我認為好噁心的生物、用途還真的不少!只是美食當前,看你真的有沒有勇氣吃下牠。蛆是種很美味的聖品、敢吃的人依然還有,對我而言,我只有當牠認不出來時,才敢吃下我的嘴巴裡。而你對於牠的想法呢?
我看了很多美食的節目,總認為美食當前,是否真的有那麼美味,且還會一而再,再而三前往享用?我記得我們小時候我母親很喜歡帶我去一家麵店吃板條,然後配上他們特別的醬汁,我那時後可以連吃兩大碗的板條,而我弟也不惶多讓連吃好幾碗,就這樣過了幾年後,我已漸漸對他們沒了胃口,而我弟只要放假有空,依然就是前往“朝聖”,有時候雖然會撲空,但依然不放棄要吃到為止,成了名副其實的老主顧,反觀我阿嬤的常吃的麵店,他還是我的最愛之一,以前我常在阿嬤家住,經常幫阿嬤還有親朋好友買他們的麵,他們的麵是屬於山東的那種麵店,有牛肉麵、榨菜肉絲麵、大魯麵、酸辣湯、水餃、紅油炒手等,我很喜歡他們的家鄉味道,但是近年來,他們店家搬了三次家,總是在我阿嬤家附近,且店名都改了!我都認不出來!而因為有一次被電視美食節目報導後,爾後才得知他們搬過去新店家,也跟他們談一段時間,連老闆娘也差點認不出我來,可見歲月的流逝有多快!
時間的過程,很像一家麵店的經營痕跡,總是會有愛吃你煮的麵而上門前來光顧,所以不用去擔心老客人會…

不知道

什麼時候會下起雨?而雨又會多大?是毛毛細雨,還是傾盆大雨?或者是暴雷雨?我看著窗外的雨,一直不斷猜想著,當我出去購買中餐時,還是個微微細雨,到了現在,雨逐漸變大,過了約十至十五分鐘左右,雨又回到了細雨的模樣。雨啊!真是猜不透你,為何總是在我想出門時,會給我這樣的天氣?時而陰,時而雨,時而冷淡,時而舒適,又時而悶熱,人的心態好像也是如此,對錯是非總是懸在矛盾邊緣,想要去做的與不想要接受的,挑起了這樣的戰爭,你是我方,內心是敵方,兩方陷入天人交戰。
主觀的邊緣視線總是挑起這樣的主因,我們看見美味的新上市的牛肉漢堡,總是忍不住想立刻跑去買來吃,但我們總是會一再失望,因為總是跟廣告的實品不符,圖片上的牛肉鮮嫩多汁,蔬菜又多,麵包蓬鬆有嚼勁,看起來都快要滿出來了!但實際買來時,麵包塌扁,牛肉沒有胃口,蔬菜少得只有一兩片美生菜,番茄切得不完整,我們為何總是要一再受騙上當呢?難道敵方贏了嗎?而我們的視界輸了嗎?看來是這樣,內心所符合結果往往跟我們的視界總是呈現反比現象,除非你內心的設想已經達到損益平衡的狀態,否則只能在大腦內的世界自由自在的旋轉!就像原地自轉的芭蕾舞者。
我提到結果論之前,總是會去猜想人為什麼要依據外在現象作評論,即使結果不是你想呈現的那樣?這部份,我一直深感好奇及滿心疑問,所以我就很多書店及在百貨公司的任何專櫃去看看他們對於外在現象的判斷,我發現了一件事,那就是人對於結果的主觀判斷會深刻記憶在腦海中,也就是說,主觀的視覺評斷早就有了結論,而這結論所影響的結果面,大腦其實早就一清二楚了。
大腦為何會這麼清楚,我猜想可能是大腦的過去評論左右著我們的猜想動機,也就是在大腦皮質上的部分記憶以及海馬迴的記憶已經有部份已經綁住了大腦感受,讓我們很難跳脫它的框框中,說到了綁住,我實在很不愛這種感覺,我想要跳脫到別家電信業者,合約就已經將我套牢了!人的感受,我想有部份跟過去有關,有跟當時下的註解有關。
對於外在的事物,我們的心態有部份交給“命運”,有部份給它“機會”,而命運就是機會,意思是說我們生命中領悟的命運,全然交給機會主宰,我們就是那個主人之“一”,原因在於我們全然交給它們,而太多的不確定因素、他人、環境等任何變動因子,左右著我們看法,而我們選擇結果其間,總是太早下斷言,所以就很容易產生“早知如此”的狀況!
早知如此,何必當初,人的心態一直很符合這樣的情況,我們看見公車來了,上了…

還有沒有?

年輕人總是充滿著熱力,以及似乎用不完的精力,他們像陽光一樣凝聚著光芒,閃耀著對方的內心世界中,現在的年輕人與以前的那種年少輕狂的歲月痕跡不同,但相同的是那段歲月真的如此瘋狂,如此深刻在心裡。
我記得我的那段年輕歲月,或者在高中的生活,真的是如此沈穩,如此收斂,不會像大多數的年輕人總是跟幾個三五好友跑去墾丁戲水,享受海灘生活,或者和朋友跑去KTV大肆慶祝朋友的生日,像那種的派對生活,我從來沒有過,但我知道的是,那種樣子,並非我心中所嚮往。因為我本身不是那個樣子,而是ㄧ位默默在旁邊守護的人,有一天,我會認真的去想,沒有了我,世界會不會不同?或是有任何可觀變化?
生老病死,人生總是要去面對,但對我而言,我總會想起張國榮的“當愛已成往事”的那首歌,說為何你不懂,只要有愛就有痛,有一天你會知道,人生沒有我並不會不同,人生已經太匆匆,我只害怕淚眼朦朧,忘了我就沒有痛,將往事留在風中這樣的歌詞。說來有些感傷,但在很多美國影集中,或者電影,男主角還是女主角總有些祕密不想讓對方知道,怕太承重的傷痛讓對方不能接受,於是將它成為謊言,被對方揭穿後,總是後悔莫及,總是在最後一刻,對方要離開他(她)了,才去擁抱他。人為何總是有這樣的舉動?為何不能坦承大方向對方承認自己的不是?我想主觀的成份因子一定有很大因素存在,至少他們總認為在未傷了對方的心之前,讓他們開心也不為是良好處方。
人心中的主觀成份總是因為在小時候或者是環境、人格等因素讓自我性格而有所改變,這部份,從我自己身上就可以學到,我以前也是開放心胸的人士,但因為一再不懂事,一再對朋友太好導致被欺騙,我的人格慢慢像是半開放的花苞一樣,若有似無的等著機會開放,而葉子的襯托是冰山那一角,不為人知的辛酸。
我從來就不覺得,我是孤立在ㄧ旁的,而是我總是在你身旁經過,你會不知道的那種。在我去想人的主觀成份還有沒有發掘的那一部份時,我深感覺得我們一直將祕密集中於一個小抽屜裡,還上了鎖,沒有鑰匙,只有解鈴還須繫鈴人,繫鈴之人反而是心中還沒打開的心結,關於這部份,我一直深感好奇,為什麼主觀以及過去的視覺經驗一直圍繞著我們一輩子?
難道總是像“ㄧ千年以後”的這首歌一樣,這世界早已沒有我,無法深情挽著你的手,輕吻你額頭嗎?人一定要等到他離開了,才會打開心房嗎?說著“你知不知道,我有好多話想跟你說”,或者“你怎麼捨得讓我難過,你怎麼能這樣就走了!”等這樣的字眼,而這些情…

黑白世界

五月天,進入了梅雨季節,也是典型的夏天形態,上午的天氣是陽光溫煦,下午可能轉變成烏雲籠罩,然後下起大雨,打起雷來!或者白天的天氣都是這樣陰雨綿綿的樣子,時而停雨,時而下著毛毛細雨。昨日的一場午後雷陣大雨,因為出門丟個垃圾而淋個全身溼,但也讓我的心靈瞬間冷靜了下來。
我很喜歡淋雨,那是在以前的時候,我記得應該是在我上國小六年級的時刻,每次的午後大雨,或者什麼樣的雨,我都很想跑出去站在戶外淋個痛快,它可以讓我洗滌心靈,忘卻心中不快,憂傷的氣氛,甚至它能帶走我在當時沒人想瞭解我的心態。我是個內向,不太愛出風頭的人,但只要有任何需要站出來的地方,我也會挺身而出!因此,我沒有很要好的朋友可以跟我說說話,談談彼此內心的世界,但我知道的是我是個很敢與眾不同的人。
我總是站在身旁觀察身邊不同的人、時、地、事、物,身為一位旁觀者,我知道,總有一天客觀的心態,將不再只是有客觀的角度存在,而是變得更加不同於主觀的角度存在。人總是自私的,這點我承認,人看不見內心世界的空洞,所以只好向外挖掘別人的內在,說穿了,那就是隱私的部分,狗仔隊成出不窮的出沒在任何角落,追蹤著獵物,等著機會下手,而我們有“知”的權利,所以他們變成了我們的消息來源,另外,還有網路,只要懂得運用Google或者其他搜尋引擎作相互搭配,想要找出人的八卦,內幕,這是何等容易。主觀讓我們的內心失去的界限範圍,我們不知道還有多少人不會想要去探究別人的一切?我們可以隨遇而安,但浮心難安,人的暗黑面總是蠢蠢欲動在那裡呆坐著,他們像個看台下的足球隊員,心裡不斷揣測到底何時輪到我上場?到底裁判有沒有判決對方已經傷了人,要以紅牌驅逐出場,或者禁賽來作為處分。人的主觀一直左右著我們內心不斷決斷的看法,我們很有可能就用主觀中的第一印象就把別人請下台,不給他人留情面,甚至不尊重他人的面子,好讓對方找不到台階下,自己成了最佳主角。
決斷一個人的內心其實很簡單,只要學會否決就行了!小時候,嬰兒總是喜歡把奇特的東西往自己的嘴巴放,而當他們的母親把奶瓶給他們時,他們會去接手它,而當大一點時候,當母親把飯菜往你的嘴巴送時,你就會一直否決它,說著不要,我不要這個,或者我不喜歡這個!人的否決意識是很強烈,這點我們就已經不知不覺學會了!但是要開始承認自己的缺點時,或者開始讚美別人的衣服搭配很得體時,我們說出的話,往往有時候在他們的眼中,聽起來有些誠意不足,或者再加些…

一體時間

這幾天,我所關注的焦點在於人的這一生是如何平順的心去安然看待這一生的發生?有點饒舌,但如果回顧過往的種種經歷,你應該會看見世界的價值觀已經逐漸被新觀念給取代或者扭曲成新的造型。就像在中國上海所舉辦的世界博覽會,簡稱世博,各個國家在這裡,相互交流彼此的經驗,儘管外面風風雨雨,爭亂不休,恐怖攻擊一直冒上頭來,都不影響內在所發生的變化。
我沒有去過世博,從來也沒有過,但我知道,每個國家都在為這個世界的和平做最大的努力,也希望彼此每個國家間就像聯合國一樣,有個最佳關係,如果一個國家是一個人,那麼全世界至少超過兩百以上的人在相聚,聊聊彼此過往,談談我們最新的新發明,以及最新的技術,對你好,也對這個地球好!
我總期望能看見更好的一面,就像路易阿姆斯壯(Louis Armstrong)的經典曲—美好的世界(What A Wonderful World),也因此主觀的感受一會浮現在檯面上,等著你用眼睛發覺,但我們總是讓自己的眼睛去遮蔽不看見醜陋的一面,忽略了鄙視的一面,一直不斷告訴自己,我是最美好的,我是會聽到好消息的,我是會有奇蹟的!當我看了許多關於家庭的電影描述後,我才去發覺,人的心眼是如此的渺小,總是長大後,才能坦誠相見,才不會想要去說謊去矇騙對方。主觀意識的形態總是一直在困擾著我們,總是相信會有好的,ㄧ直視而不見,直到最後。
我不是一個悲觀的人,但前提是你要能看見未來,才會有樂觀的表現,在上ㄧ段落,我提到了ㄧ句,我們沒有發明未來,那要怎麼去看見它?因為過去已經發明,所以只能用過去來引導未來的路徑,而現在只不過是在過去與未來間的產物而已,現在的時間,也僅只於短短的普朗克時間(十的負四十三次方)罷了!這麼短的時間內,你還能做些什麼?主觀的關係形態與我們密不可分,但我們總是以最好的一面去看待最佳的機會一面,這句話沒有錯,錯在於我們不能完全忽略看不見的東西,而讓自己完全浸泡在美好視覺印象中。我想要表達的是,人在現在的時間生活上,主觀的面對各種生活情況,不能以視覺來作為考量依據之一,更不能用感覺作為評斷之一,這樣會完全打斷我們的理想生活,而讓醜陋的消失在我們的眼界上。
人若是一再強調美好的生活只會發生在自我的生活周遭,那麼人只會一直的眼見要為憑,直到發生了化學變化為止。我當然可以看見人的美好一面,也可以看見人心伄詭的一面,然而事實上,人必須不斷為處於這兩端方面做好一個基準點,才能讓生活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