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空間力


我想很多事情的改變往往就在你看不見的那一個角落上,還記得上次我所說的想整理系統檔案的這件事上嗎?我想大概只有關注我的讀者才知道吧!不過這不是重點,重點是改變的最後才看出自己是有多麼的無知,多麼的愚昧在單一的事物上,整理到了最後,就只做了一件最乾脆的事---直接將系統全部換新,也就是將電腦的使用方式直接用新的去替換,所謂舊的不去,新的不來,我的電腦使用到至今,也將近過了近兩年的時光,我發現到一件事,原來我所存在的空間的壓力感受會影響我對電腦的使用慣性,進而改變我以前對電腦的那種初使記憶。
我記得我接觸Mac的時候,那時後我還是ㄧ台最便宜的價格所購買的桌上型電腦,也是你所得知的iMac,那時後的造型就是像是斜切一半的橄欖球,我第一次接觸它時,對它充滿了無比的好奇心與天真的想像力,到處去“玩弄”它!後來因為體積的緣故就將它出售,到後又接觸了Mac mini,又發現空間的影響大大改變我對它的觀點---原來電腦可以這麼小巧,不過它在我的工作室加上我的螢幕,鍵盤,滑鼠等周邊配件看起來不是很協調,所以它又離開我的生命,而第三次使用則是因為Mac上我想使用的軟體無法有個完美的替代方案,又將它結束。最後接觸到新版本時,發現它又支援了!所以它又回來了!(因為當時軟體的版本沒有更新,所以只好作罷。)
前前後後,我接觸到它三次,每一次我都印象難忘,尤其是整體空間上,我發現到一件事,空間給人的感受往往會從配角漸漸轉換成主角,它讓整體的視覺效果會增加,作用力會加強,因此,空間在整體的感受上,會從無形的轉變成有形的,當然回到最初的那篇文章中,空間給人的壓力是不自覺的,就像那個實驗---這個空間除了白色是否還有其他的顏色?
想像會給人預留空間,但大腦總是要它填補,直到完全沒有空隙為止,因為眼不見為淨,閉起一隻眼,空間上會留有“盲點”(Blind spot),不管是閉起左或右眼,一隻眼總是呈現空置狀態,我稱它為空化(Emptily),有了空化,自然相反的就有滿化(Fully)。滿化常常發現在我們現實生活周遭上,像是我曾經經過一間樂器行,它的櫥窗外上有一台三十二吋的液晶電視,這間電視旁有兩座平台,這座平台的高度比這台電視高,平台中間是空心狀態,就是一般家中的展示櫃,只不是它展示的自家的樂器,還有其他樂器的目錄,使用簡介,讓我感到奇妙的是,這間電視與這兩座平台的中間竟然沒有一點空隙,就好像電視是為這兩者設計的,當初購買這台電視的人,難道就這樣可以設想完全周到,如此的剛好?關於這點,我充滿好奇,我看看裡面的空間設計也都是如此,就這麼剛好,就這麼巧合,每一個壁櫃,每ㄧ個擺飾都是如此被設計的恰恰好,但是我在那麼待了一段時間後,我發現到空間設計的剛好已經影響我整體的視覺感受,它讓我覺得擁擠,混亂,多樣化的色彩已經將視覺的感受給抹煞,難道"剛好"也是一種致命錯誤嗎?關於這點,我還會說明滿化的空間感受。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Everyone is complaining

每一個人都在「抱怨」,打開報紙——不,我說的是打開網路上的「報紙」頭條,當你看到一則新聞的反應之後的表示心情圖示點選你認為符合你心境之後,你就看到網友的「抱怨」;沒有心情圖示?你還是能夠見到網友的自身經歷,符合其他讀者青睞的,就會表示按個讚,或者把它推舉成為最前頭的推薦,你可以看到網友的冷嘲熱諷,以及最讓人最不受歡迎的留言,這像是一個社會縮影,我也「曾」留言過;現在,我「幾乎」不想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