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理解之心


公園中,ㄧ個男孩站在那裡,手上拿著最愛的機器人,那是他媽媽買給他的生日禮物,另一手提著最愛的餅乾,那是今天下午他媽媽買給他的點心,他的眼角微微顫抖,似乎想要流出眼淚,心中很徬徨,害怕,焦躁.他看著別家的孩子有母親可以依賴,可以撒嬌,他滿是羨慕,即便如此,他告訴自己,不能哭,不能害怕,因為他與他媽媽已經走失,而他的媽媽乾著急的不斷找尋他的孩子的身影.
過一會兒,他媽媽在公園中的遊樂場旁的大型城堡看到了他,她馬上跑了過去,緊緊抱住了他,開口的第一句話卻是"你跑到哪裡去了?,我找你找了半天,你知不知道這樣讓我很擔心,怕你發生什麼樣的意外!"那位男孩卻是一臉茫然,說"我只是剛剛上完廁所,看到別家的小孩在玩,然後就站在這裡啊!",他媽媽回答"下次不能再這樣,沒有告訴我,就一個人跑出去,聽到沒有!"男孩看著她,沒有說話,只是點點頭.
被說服者,要他去相信,這很容易,但是若是要他真的去明白,可能確是困難重重,國內外的孩子大多數而言對於父母,老師,教育工作者都能深信他長輩告訴他的一切皆為事實,真相,且都是正確,沒有需要去懷疑,可以抱著好奇的眼光去摸索,這也是因為我們在孩子的眼光中,是個模範,是個典型,是個可以尊敬的對象,所以孩子的心中,這一切截然無誤.
我記得我在五歲時候,我最喜歡跟阿公黏在一起,他很喜歡教我說故事,教我這社會的大小事,對我而言,我是全盤接收,我也全部相信,但長大以後,阿公過世後,我很懷念他給我的美好時光,但卻一直不明白他給我的,我真的可以理解他當時的想法嗎?
國外一項有點文字遊戲的語意測驗,可以幫助我們理解所說的每一句的結構,研究人員先請十幾名孩童看了關於色卡的圖片,這些色卡的顏色有紅,粉,橙,紫,黑,藍等等隨機色卡,看了十分鐘後,研究人員問這些顏色中是否中還帶有彩色,他們異口同聲說沒有,同樣的問題換個方向問,說彩色卡片中,是否包含這幾種顏色,答案卻說是有,當然,一種顏色是"彩色",另一種卻是"單色",這兩種卻不包含其中,這很特別.
另外,以前的國中老師也常常教我們玩文字遊戲,且關於理解的遊戲,他是這麼說的-
黑馬是馬,白馬是馬,所以黑馬等於白馬,這樣對不對?
我們都是不能理解,怎麼會有這樣的句子呢?怎麼會因為都是馬,所以這兩者是相同的呢?但我們卻是很容易將兩端做無謂的連結.理解除了真的包含對方的句子外,再者就是你們兩個對話關係是平等,是可以共同分享,共同包容的,也因此,大多數的這樣關係是建立在平等的權威上,我可以完全明白你的句子,你也可以了解我所說的每一個字,理解,無庸置疑.
對孩子而言,他卻是不能諒解,他知道的是為什麼爸爸都要上班,甚至還要加班,或者在家的時間總是不固定,被老闆派去出差,都沒有時間陪我玩,為什麼媽媽總是喜歡跟樓上樓下鄰居閒聊?或者總是喜歡斤斤計較,沒有時間陪我寫作業?陪我說床邊故事給我聽?孩子的世界中,這一切還是美好的,他有時候不能接受眼前的事實,甚至還要去面對,想想如果父親死前留下一筆債務要孩子來承擔,這是多麼痛苦的一件事,或者母親無力負擔學雜費,卻要孩子出來討生計,支撐這個家,孩子幾乎已沒有童年.
當我們覺得孩子的世界如童話的那樣繽紛夢幻時,卻一在強迫孩子接受他懂的語言教育,他可以懂,卻是一籌莫展,他可以幫忙,卻力量有限.孩子與大人的世界,像是有著一道深溝,有著橋連接,卻是心意不深,情意不堅,愛意不濃.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空泛的進步(續)

我們這樣算是一種進步嗎?或者說是「退步」?怎麼才能算是一種「進步」?自從發明網路之後,我們加速溝通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效率」之後,自從改造工廠的處理方式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往左滑是不喜歡,往右滑是喜歡之後,我們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了快速約會,可以認識許多人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