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噪音價值

在上一篇中,其實我已經為這一篇留下一個伏筆,那就是噪音,也就是噪音的顏色,你應該有聽過"White Noise",謠傳說白噪音可以讓人安眠,專注於眼前工作,消除大腦隱憂等等功用,甚至有它專門製造的網站,CD,工作室等等,它是否有這麼神奇,這有待人查證,但在我在一些論壇確實有提到這種簡單的雜訊可以安撫嬰兒的哭鬧聲,且很多人都是親眼見證,他們成了最佳代言人!
噪音有分為許多顏色,不外乎白色(收音機播放前),粉紅色及棕色,這些你可以在維基百科找到相關資訊,所以我就不在多作說明,但我想提到的是,噪音對一般人的定義是不喜歡的聲音,也就是干擾你現在所做的事所產生的聲音,但有一個現象卻是如此有趣,那為什麼很多人喜歡邊做事邊聽音樂呢?(連我自己本身也會),他們的回答通常是可以提高注意力,可以加強專注力!可以讓學習更有效率!但事實真的是如此嗎?我們來看一個有趣實驗:
研究人員先播放兩段音樂,一段音樂是搖滾樂,一段是古典樂,並要求兩組受試者根據自己所喜好選擇自己的音樂,接著要他們看著電腦螢幕指出文字出現的意義是指向什麼(例如獅子是動物,必須指向肉食,鴕鳥蛋比雞蛋,必須指向大),一段時間過去,發現選擇搖滾樂的受試者錯誤的比例明顯增高,古典樂的答對指數也好不到哪裡去,這兩者比較間,古典樂的答對數還是比搖滾樂來著高,約落在百分之二十五,可見有習慣性的聲音還是對人造成不少影響.
你應該有類似的經驗,當你答應與朋友要去山上露營,而你自己本身有暈車的慘痛教訓,所以你會事先服用暈車藥,但在車上,山路實在太彎曲綿延,九彎十八拐的讓你在抵達現場時,就把早上所吃的三明治及咖啡嘔吐出來,只差沒有吐在朋友剛買來的新車上!我們知道會暈車(或者暈船,暈機)是因為耳朵的裝置讓小腦無法產生平衡感所導致,但在外界的聲音與內在的自我聲音沒有產生共鳴也會如此,上述的實驗是以音樂為導向,而這個實驗就真的是噪音實驗,兩組受試者分別聽兩種不同的音樂,一個就是所謂的公園的小孩吵鬧聲,另一個就是交通的吵雜聲,然後要求受試者必須打一段文章,發現公園的小孩吵鬧聲打錯字的比例不比交通的吵雜聲來的高,但持續一段時間後,發現交通的吵雜聲比預期來的好,也就是說,大腦對於外界所產生的聲音價值往往是出在事情的批判上(打字與指出事物意義).
我們對於聲音的敏感度,是來自自我內心可以接受它的程度,而這個程度的形成,是來自當下與事物的價值批判所構成,但人的內心往往太過於複雜,太多的神經元,神經細胞的連接組合成複合的情感網絡,也因此對於外界的種種聲音,我們要能細細分辨對我們可以構成輔助的價值實在不好挑選,且這機會中看起來是少之又少,人對於它是否可以接受的聲音,這有待時間來確認,就像你最愛的那一首歌,說不定過了五十年後,它就像是一首似曾相識的歌,平淡且無味.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吃的誘惑

不管檯面上的食物再怎麼精華,總有人要嫌,而不管食物看起來多麽美味動人,我們總永遠不嫌膩。這種人一般而言稱為饕客,而「饕」就表示喜好食物者,而對食物有一定要求者,他們可能認為「一般」的食物看起來就普通,而不選擇吃一般,所以當他們拿著食物比較說,「這不會像一般的某食物看起來太過油膩,味道剛好,而不鹹。」你對食物有什麼喜好,其實我們都是盲客。

我在「品嚐」星巴克期間,不是因為崇尚星巴克,而特地跑到星巴克多消費一點,而是他們在某種氣氛下是不一樣,如果真的懂得喝咖啡,大概不會特地跑到星巴克買一杯再普通不過的那提,而是特別味道。每一個人對於自己獨特喜愛的味道,大概也會因為在地區上而有不同。就算我在美國夏威夷期間觀察到的「奇怪現象」是星巴克的顧客永遠是比較多的,我從來也不解,是因為品牌形象,還是因為在價格上出現「統一」?如果拿著星巴克到韓國消費,也是同一種「味道」,與價格,其實並不會顯得「昂貴」,我不是特地幫星巴克說話,而是我們的觀點在於怎麼樣的衡量單一的形象偏好,就像我在〈誘之因〉所提到:某一種品牌象徵會成為某一種勾引你對該既定印象的味道勾結,而產生某種同等意義回饋,換句話說,我並不是星巴克「粉絲」,但這種咖啡既定印象已經勾勒出我對於咖啡某一種的偏好,而特地喝星巴克「獨有」的咖啡。

然而,咖啡的味道在我的嗅覺中其實並不吸引人,而是在於味道的品嚐,每一種咖啡豆的香氣在每一個人的味蕾中的挑嘴成分就不一樣,因此,所謂大師級的咖啡豆,可能還無法對每一個人產生身份認同,而進而愛上它,每天喝一杯。星巴克的咖啡豆其實跟一般的咖啡豆並無差異可言,甚至拿鐵喝起來就跟喝一般的咖啡並無二致,不管你是每天烘豆,挑豆,還是會看到有瑕疵的咖啡豆,我買了各種品牌的咖啡豆,所看見的完美,根本不存在,嚴重的幾乎只有邊邊角角的破損。

所以,一杯好的咖啡,其實沒有存在過。每一個人對於大師級的咖啡豆,其實不應該掌握在鑑賞級的專業品藏,我也常常不懂,好的咖啡是根據哪一項味蕾去做評分與評斷?因此,咖啡的好壞不是在於苦澀與酸味,那種喝起來有「果香」,我怎麼都喝不出來呢?藍莓香氣?我還是一頭霧水。

我心中的咖啡就是在苦澀中有酸味的中和,也就是喝得到苦,也喝得到酸,那種味道無法用文字形容,但一喝就是能夠感受出來。每一個人心目中的好咖啡的標準不一樣,所根據的現象也不一樣,不過用星巴克的現象來看,我們可以當成某一種咖啡鑑賞標準,認為「好…

自己

艾蓮娜使勁拖著幾乎僵硬的身體,想要做些什麽,至少緩解這種情況。可是卻什麽力氣也幫不上,那群醜陋的怪物在望著她,至少她感覺到「那種遠遠」望著她的樣子,她卻受不到「傷害」?這是怎麼回事?右手的顏色彷彿告訴她要做些什麽,可是為什麽這時候那種感覺「不翼而飛」?她真的不解。

生命中的愛情

生命已經產生了裂變,各自不願意各自去包容對方的缺點,於是我們「向左走,向右走」,永遠不會有交集。雖然現在我們要求要有人權,要有人性化的包容,多一分尊重,多一分對他人著想,現在呢?有人說我是為反駁而反駁,於是我提出更有力的說法去證明我說的是對的,是這樣嗎?極端只會走向更極端,今天不是我去反駁而反駁,站在你自己的立場去想,你也可能想要為了說服對方而努力說服對方,所以問題點是——?我相信你自己很清楚。然而,這沒有人,不管忠言是否逆耳,不管是否你愛不愛聽,我們站在「對」的立場去看自己對的有利證據,這場會議終究不歡而散,不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