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聲音

我們已經認識一個人在空間下所造成的那種無形壓力,而這種壓力是不請自來的,所以我說白了!你也不見得了解可以感受明顯的變化差異,那聲音呢?我想它造成的壓力變化一定不小於空間的那種複雜色彩帶來的三維角度差異,也因此我說明聲音的壓力前,先談談我身邊所發生的故事吧!
我目前任職於一家電子公司,在這間公司我所負責的是電子技術的裝配,組裝的工作,由於如此,我必須要操作機器,讓機器運轉,我的工作產量才會完整到達,但機器在運作時,有好有壞;有順利,我固然高興,有問題,我必須排除,若是嚴重問題,就須請工程師維修.機器運作的聲音很大,根據我公司半年至一年檢測的結果,平均高達六十五分貝到八十三分貝不等,尤其是我這裏的部分,曾經最高來到八十六分貝,這個分貝數將近是汽車的防盜器作響或者是街頭上的電子花車遊行的聲音,長期下來,傷害一定不會少.
但根聲音所造成的壓力有何關係呢?請聽我敘說分明,我常常在機器前與工程師溝通,說明現在停止運作的機器的問題何在,但總是要很大聲的說話,他才能聽清楚我想要表達的到底是什麼,有時候也因為這樣,雙方之間有時有不小的溝通誤會產生,可能需要一段時間,他才能明白!一項研究調查,長期處在高分貝的工作環境,容易失去平衡感,情感認知與同理認同,這三個關鍵往往試造成人際衝突的主要原因,有了它,情感更加心浮氣躁,不易自制,代溝隨之發生.
一項類似聲音的研究實驗,或許可以幫助我們找出蛛絲馬跡,了解聲音的些微變化,對人體有何反應.研究人員準備兩捲錄音帶,一捲為正常的歌曲,第二捲稍微動了點小手腳,他在歌曲的尾端提高兩度的聲音,並要求兩組受試者聽下此歌曲並回答對此歌曲的喜愛程度有多少?結果可以發現,正常的歌曲所表現的受試者高於高兩度的受試者,但維持喜愛的程度卻是彼此大不同,也就是說當提高兩度的受試者回想當時的反應,他們認為這首歌比較能夠觸動心玄,表現的程度也相當好.大腦的聽覺皮質對於高音有種眷戀的傾向,將頻率在空氣中擺動產生聲音,然後傳送進耳朵,再到鼓膜振動,最後送進聽覺神經,然後給聽覺皮質反應,高音或者及低頻的頻率,大腦的情感認知反應較強烈,所受到的衝擊往往大於我們現在對你所說的平言話語,這樣以後,當你了解情人所說的話時,或者家人對你的叮嚀,老師對你的撈叨,你可以謹記在心!
"聲音"的研究,暫時告一段落,但聲音的微小變化所帶來的情緒起伏,或許能否稱為噪音,這我不知道,我所了解的是,聲音不再只有聲音可以帶來的感受,而是聽不見的色彩!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吃的誘惑

不管檯面上的食物再怎麼精華,總有人要嫌,而不管食物看起來多麽美味動人,我們總永遠不嫌膩。這種人一般而言稱為饕客,而「饕」就表示喜好食物者,而對食物有一定要求者,他們可能認為「一般」的食物看起來就普通,而不選擇吃一般,所以當他們拿著食物比較說,「這不會像一般的某食物看起來太過油膩,味道剛好,而不鹹。」你對食物有什麼喜好,其實我們都是盲客。

我在「品嚐」星巴克期間,不是因為崇尚星巴克,而特地跑到星巴克多消費一點,而是他們在某種氣氛下是不一樣,如果真的懂得喝咖啡,大概不會特地跑到星巴克買一杯再普通不過的那提,而是特別味道。每一個人對於自己獨特喜愛的味道,大概也會因為在地區上而有不同。就算我在美國夏威夷期間觀察到的「奇怪現象」是星巴克的顧客永遠是比較多的,我從來也不解,是因為品牌形象,還是因為在價格上出現「統一」?如果拿著星巴克到韓國消費,也是同一種「味道」,與價格,其實並不會顯得「昂貴」,我不是特地幫星巴克說話,而是我們的觀點在於怎麼樣的衡量單一的形象偏好,就像我在〈誘之因〉所提到:某一種品牌象徵會成為某一種勾引你對該既定印象的味道勾結,而產生某種同等意義回饋,換句話說,我並不是星巴克「粉絲」,但這種咖啡既定印象已經勾勒出我對於咖啡某一種的偏好,而特地喝星巴克「獨有」的咖啡。

然而,咖啡的味道在我的嗅覺中其實並不吸引人,而是在於味道的品嚐,每一種咖啡豆的香氣在每一個人的味蕾中的挑嘴成分就不一樣,因此,所謂大師級的咖啡豆,可能還無法對每一個人產生身份認同,而進而愛上它,每天喝一杯。星巴克的咖啡豆其實跟一般的咖啡豆並無差異可言,甚至拿鐵喝起來就跟喝一般的咖啡並無二致,不管你是每天烘豆,挑豆,還是會看到有瑕疵的咖啡豆,我買了各種品牌的咖啡豆,所看見的完美,根本不存在,嚴重的幾乎只有邊邊角角的破損。

所以,一杯好的咖啡,其實沒有存在過。每一個人對於大師級的咖啡豆,其實不應該掌握在鑑賞級的專業品藏,我也常常不懂,好的咖啡是根據哪一項味蕾去做評分與評斷?因此,咖啡的好壞不是在於苦澀與酸味,那種喝起來有「果香」,我怎麼都喝不出來呢?藍莓香氣?我還是一頭霧水。

我心中的咖啡就是在苦澀中有酸味的中和,也就是喝得到苦,也喝得到酸,那種味道無法用文字形容,但一喝就是能夠感受出來。每一個人心目中的好咖啡的標準不一樣,所根據的現象也不一樣,不過用星巴克的現象來看,我們可以當成某一種咖啡鑑賞標準,認為「好…

自己

艾蓮娜使勁拖著幾乎僵硬的身體,想要做些什麽,至少緩解這種情況。可是卻什麽力氣也幫不上,那群醜陋的怪物在望著她,至少她感覺到「那種遠遠」望著她的樣子,她卻受不到「傷害」?這是怎麼回事?右手的顏色彷彿告訴她要做些什麽,可是為什麽這時候那種感覺「不翼而飛」?她真的不解。

生命中的愛情

生命已經產生了裂變,各自不願意各自去包容對方的缺點,於是我們「向左走,向右走」,永遠不會有交集。雖然現在我們要求要有人權,要有人性化的包容,多一分尊重,多一分對他人著想,現在呢?有人說我是為反駁而反駁,於是我提出更有力的說法去證明我說的是對的,是這樣嗎?極端只會走向更極端,今天不是我去反駁而反駁,站在你自己的立場去想,你也可能想要為了說服對方而努力說服對方,所以問題點是——?我相信你自己很清楚。然而,這沒有人,不管忠言是否逆耳,不管是否你愛不愛聽,我們站在「對」的立場去看自己對的有利證據,這場會議終究不歡而散,不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