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空間的無"形"壓力

在上一篇(空間壓力)的文章中,我們提到人在一個無形的環境空間,所形成的一個"自然"壓力,而這個壓力往往也會讓有人有種置身事外的錯覺感,怎麼這會這樣呢?我解釋給你聽,這是因為環境的變故衝擊到現有存在的觀感,讓心智對於眼睛所看見的實物層面有種霧裡看花的錯覺,也就是說,我們常常在反應其中而不自知,這個研究實驗,在上一篇文章,我有提到,但那個研究只是將人放在單色的環境,讓人有種安祥感,若是真的複雜環境中呢?是否也會如此呢?我們來看看另一個研究:
一項研究中,研究人員在一個空蕩房間,要求幾名畫家,藝術家等等美術創作人物,先在房間畫上森林的圖樣,像是有高大的紅杉林,有許多花花草草,有漂亮的特有花種,有許多的小動物(蛇,蜥蜴,變色龍,麋鹿,松鼠,烏龜,刺蝟,臭鼬等等),然後我們在這個房間擺上兩種食物-蘋果派及青椒炒飯,請告知接下來的受試者,也就是八到十二歲兒童,他們比較喜歡哪道食物?將這些兒童留在此房間中,靜後數分鐘後,大多數成的兒童都表示,他們想吃的是蘋果派而不是青椒炒飯,若是掛上森林的布畫,那效果就更加明顯,百分百的兒童都喜愛蘋果派,但是若是把場景換上家中的廚房餐廳,他們選擇的是便會是另一道,而不是蘋果派,即使這蘋果派是青椒炒飯後的飯後點心或者這蘋果派很大,看起來真的很可口!
同樣的食物在不同的場景,就有不同的選擇,但不同的食物在相同的環境依然還保有相同的權利嗎?一項研究調查中,若是將美味的布朗尼擺在美術館,或許會讓人垂涎欲滴,即使它不是真品,但在美術館擺上塌陷的麵包或者一杯水,你可能認為它真的是一件藝術品,這很特別吧!卻還不是最特別之處,我們繼續看下去!
在上一篇的文章提到,我們許多人喜歡到熱鬧的夜市,有動人音樂的咖啡廳,有許多人在你身邊走來走去的場所去做喜愛的事(逛街,看書,進修),這些零零種種在你身邊圍繞的事往往讓大腦可以明白我們現在所處身的環境,是有種時空交錯的錯覺感,也就是說在這空間所發揮的想像空間往往比這裏大上許多!也讓我們明白大腦對於現實環境所產生的壓力也有種像是密不透風的包圍情感!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在人多吵雜的環境中依然保有自我,依然可以連絡情感,依然你還可以討價還價!
空間包圍著現實,讓我們可以受情感之託,付出感覺還不知不覺,在看似一個單純的公園內,裏面有老人在運動,有孩童在玩耍,這裏的環境讓人可以心情放鬆,全身感覺自在,但總有人會忘了要繳電費,要去接送小孩,要趕去下午五點的派對,要回家記得煮晚飯!無形的壓力在某一個程度可以幫助我們提高注意力,將體內的腎上腺素往大腦傳輸,提高自發力,但一旦太高,反而會造成反效果,我們在賽車場就能預見每位賽車手所感受的強大壓力就是那麼高亢,那麼的刺激,那麼的痛快!而在一旁的進廠站裏的維修人員感受也是如此!看台上的觀眾更是如此!當一輛輛的F1方程式賽車在你眼前呼嘯而過,你就更加感受!但是現場如果有小販人員可能就不是這樣了!對他們而言,應該只想販賣熱狗麵包及可樂吧!
空間的顏色,變化,場景慢慢影響人們的心智觀感,進而改變行為,也因為如此,我們也應該更加明白現實在空間內所展示的小角色是有那麼的微不足道,就好比你看見百貨櫥窗內所展示的那件百褶裙,你只注意款式,價格,及你幻想穿在你身上的樣子(不管它是否適合你與否),卻忘了它已經在前三秒鐘被他人購買或者它的某一內裏設計不佳你已完全忽視!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Everyone is complaining

每一個人都在「抱怨」,打開報紙——不,我說的是打開網路上的「報紙」頭條,當你看到一則新聞的反應之後的表示心情圖示點選你認為符合你心境之後,你就看到網友的「抱怨」;沒有心情圖示?你還是能夠見到網友的自身經歷,符合其他讀者青睞的,就會表示按個讚,或者把它推舉成為最前頭的推薦,你可以看到網友的冷嘲熱諷,以及最讓人最不受歡迎的留言,這像是一個社會縮影,我也「曾」留言過;現在,我「幾乎」不想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