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戰爭與創傷-二次大戰


2009年10月16日,天氣:多雲.
就把時間拉到68年前,也就是1941年,那時是二次大戰期間,由於如此,我看了許多二次大戰的書籍,電影,紀錄片,文獻,資料等等任何資訊來源,我體悟到戰爭給人最大的不是傷害,而是給彼此最大的仇恨,不解,人性種種錯失的關懷,同理心.
1941年,那時是德軍攻陷波蘭,我也看了一部電影,片名是聖戰家園(Defiance),劇情是描述三個猶太兄弟,為了逃離德軍的追殺,而逃往森林中,這中間的過程中,也遇到各地逃離德軍的猶太人,就這樣,慢慢的招集各種四面八方的民眾,他們準備反擊,他們執行新計畫,有任務編組分為找尋食物的,建構房屋的,攻擊的等等,最後與俄軍結盟展開反擊行動,結果-一群人脫離俄軍,一群人逃離戰場,往遠方去.他們對家人朋友的保護,無微不至.
是什麼讓他們這樣的團結在一起?我想,是他們內心澎湃的機制所建立,當他們親眼目睹心愛的家人被敵人圍剿,家園被敵人闖入,大舉破壞,沒有人不會想反擊,但對他們來說,敵人的數目遠遠大於他們的人數,他們不會靜待死守家園,而是一步一步冷靜著計畫著反擊行動,且這每一步要仔細謹慎,確保沒有任何憾事發生,不過很不幸依然有人員死傷,他們沒有"成功",但用不著想著"失敗"-他們只想家人平安就好.
1941年,希特勒領導納粹黨,引導德軍展開第一次世界大戰的戰敗後的攻擊,他們進攻波蘭,法國,俄羅斯等國家,一次次的砲火攻擊,有多少無辜民眾死在戰場上?有多少軍人流著多少血光榮犧牲?戰場太可怕,槍林彈雨間必須找著棲身場所是格外不容易,這些種種戰爭發生的一切,是誰主導開端?
我想你的回答必定是人,是領導者,他帶領全民同胞加入這場抗戰中,抵擋外來的攻擊,展開回擊,這樣你攻我殺,勝利的意義是在何處?依然沒有意義,依然得到的是全民都要為這場戰爭帶來的腥風血雨而負責,依然是每個人為被戰火下波及的傷亡民眾而負責,依然是領導者最後要面臨最大的民主責任,及最後的收拾殘局.誰,沒有對誰有任何好處.
戰場上,如果一場暴風雨可以看清人彼此之間的隔閡界限,了解每個人仇恨之間帶來的多端,或許這場風雨下後所看見的光明,才能讓人知道,雨天中,你還是能看見陽光,只是不願意放下武器,不願意抬頭,不願意把手中的雨傘收起,不願意把心胸敞開,不願意與人擁抱.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吃的誘惑

不管檯面上的食物再怎麼精華,總有人要嫌,而不管食物看起來多麽美味動人,我們總永遠不嫌膩。這種人一般而言稱為饕客,而「饕」就表示喜好食物者,而對食物有一定要求者,他們可能認為「一般」的食物看起來就普通,而不選擇吃一般,所以當他們拿著食物比較說,「這不會像一般的某食物看起來太過油膩,味道剛好,而不鹹。」你對食物有什麼喜好,其實我們都是盲客。

我在「品嚐」星巴克期間,不是因為崇尚星巴克,而特地跑到星巴克多消費一點,而是他們在某種氣氛下是不一樣,如果真的懂得喝咖啡,大概不會特地跑到星巴克買一杯再普通不過的那提,而是特別味道。每一個人對於自己獨特喜愛的味道,大概也會因為在地區上而有不同。就算我在美國夏威夷期間觀察到的「奇怪現象」是星巴克的顧客永遠是比較多的,我從來也不解,是因為品牌形象,還是因為在價格上出現「統一」?如果拿著星巴克到韓國消費,也是同一種「味道」,與價格,其實並不會顯得「昂貴」,我不是特地幫星巴克說話,而是我們的觀點在於怎麼樣的衡量單一的形象偏好,就像我在〈誘之因〉所提到:某一種品牌象徵會成為某一種勾引你對該既定印象的味道勾結,而產生某種同等意義回饋,換句話說,我並不是星巴克「粉絲」,但這種咖啡既定印象已經勾勒出我對於咖啡某一種的偏好,而特地喝星巴克「獨有」的咖啡。

然而,咖啡的味道在我的嗅覺中其實並不吸引人,而是在於味道的品嚐,每一種咖啡豆的香氣在每一個人的味蕾中的挑嘴成分就不一樣,因此,所謂大師級的咖啡豆,可能還無法對每一個人產生身份認同,而進而愛上它,每天喝一杯。星巴克的咖啡豆其實跟一般的咖啡豆並無差異可言,甚至拿鐵喝起來就跟喝一般的咖啡並無二致,不管你是每天烘豆,挑豆,還是會看到有瑕疵的咖啡豆,我買了各種品牌的咖啡豆,所看見的完美,根本不存在,嚴重的幾乎只有邊邊角角的破損。

所以,一杯好的咖啡,其實沒有存在過。每一個人對於大師級的咖啡豆,其實不應該掌握在鑑賞級的專業品藏,我也常常不懂,好的咖啡是根據哪一項味蕾去做評分與評斷?因此,咖啡的好壞不是在於苦澀與酸味,那種喝起來有「果香」,我怎麼都喝不出來呢?藍莓香氣?我還是一頭霧水。

我心中的咖啡就是在苦澀中有酸味的中和,也就是喝得到苦,也喝得到酸,那種味道無法用文字形容,但一喝就是能夠感受出來。每一個人心目中的好咖啡的標準不一樣,所根據的現象也不一樣,不過用星巴克的現象來看,我們可以當成某一種咖啡鑑賞標準,認為「好…

自己

艾蓮娜使勁拖著幾乎僵硬的身體,想要做些什麽,至少緩解這種情況。可是卻什麽力氣也幫不上,那群醜陋的怪物在望著她,至少她感覺到「那種遠遠」望著她的樣子,她卻受不到「傷害」?這是怎麼回事?右手的顏色彷彿告訴她要做些什麽,可是為什麽這時候那種感覺「不翼而飛」?她真的不解。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