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美麗圖像

對了,關於上篇故事,我還有題外話插曲要補充.
我在來這量販店之前,我在一電車上看見了一個很強烈的相反,就是美麗與醜陋,我對面是一位美麗的小姐,過了四站後,在下一站車門開啟後,站了一位被火紋傷及還有殘缺的中年男子,這位男子在這小姐前晃呀晃,這位女子似乎有點面有難色,但還是保持鎮定,過了兩站後,那位男子似乎快撞到那位女子,那位女子只好拿起她手上的播放器聽音樂,過了兩站後,男子才下車!
我看到此景象,覺得很佩服這位小姐的耐性,可以這樣臨危不亂,不過另外有趣的是,若是一位像是這樣的男子站在你身邊,請問目光會注意到哪?我想是這位先生.
美麗的人事物,人人都喜愛看,醜陋厭惡的人事物,每個人都會避免,然而兩者只有一線之隔,我們就被醜陋給掩蓋!因為它給我們的記憶太明顯!是否記得我有說過一則故事,是關於一位女子在餐廳打工前收到男朋友分手之事,下班後才把情緒宣洩的故事,其實這部分很相近,不同的是我們面對厭惡的事情的給自己情緒落差.
大腦收到的資訊越多,意象就會很明朗化,只是大腦對正面的事情保留通常不是很多,只能透過記憶中的圖像化(imagine)來加強"實力",然而,正面的圖像對大腦而言被當作"應該化",反面的記憶就能輕易在大腦劃上一刀,成為學習事物的最佳證明!
我不知道,人的過去記憶是否是由倒車後才能正直,還是由父母的經驗直接告訴我們,你真的必須這樣做!好的有限,惡的卻像是一定距離記憶我們大腦海馬回中,有種藕斷絲連的情份在.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極權世界

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罪惡,因為到處都是罪惡;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歡愉,因為到處充滿人間喜樂。我們生活在這樣的世界中,在某種「高壓統治」之下,成了某種想要抗爭的動力,漸漸地,我們明白,在民主開花的同時,我們看見自己的醜陋與厭煩。這是個人世間皆非的花花世界,如果你真明白,大概也看得出來,我們的快樂悲傷建立在一條在細長的棉線上,很容易走偏,很容易掉落,很容易被放大,也很容易走火入魔。

生命中的愛情

生命已經產生了裂變,各自不願意各自去包容對方的缺點,於是我們「向左走,向右走」,永遠不會有交集。雖然現在我們要求要有人權,要有人性化的包容,多一分尊重,多一分對他人著想,現在呢?有人說我是為反駁而反駁,於是我提出更有力的說法去證明我說的是對的,是這樣嗎?極端只會走向更極端,今天不是我去反駁而反駁,站在你自己的立場去想,你也可能想要為了說服對方而努力說服對方,所以問題點是——?我相信你自己很清楚。然而,這沒有人,不管忠言是否逆耳,不管是否你愛不愛聽,我們站在「對」的立場去看自己對的有利證據,這場會議終究不歡而散,不是嗎?

之外的事

錯誤不見得是一回事,死亡也不見得是一回事,那我們的一回事究竟是怎麼回事?如果我們能看清那回事。人對於自身,對於自身的規劃與了解,往往在生命與生活之間去理解那人生的全盤格局,就像一位多年的棋手,總是要想路線,才能在一步之前絕對正確。而死亡呢?而人與動物之間的巧妙關係呢?人類從動物身上學到很巧妙的「機關」,把一隻死亡動物解剖了,還是不知道他們的技巧與技術關鍵點在哪裡,我們只學到「重點」,但學不到動物真正的你我關係圖,原來不是表面上看到的那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