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美麗圖像

對了,關於上篇故事,我還有題外話插曲要補充.
我在來這量販店之前,我在一電車上看見了一個很強烈的相反,就是美麗與醜陋,我對面是一位美麗的小姐,過了四站後,在下一站車門開啟後,站了一位被火紋傷及還有殘缺的中年男子,這位男子在這小姐前晃呀晃,這位女子似乎有點面有難色,但還是保持鎮定,過了兩站後,那位男子似乎快撞到那位女子,那位女子只好拿起她手上的播放器聽音樂,過了兩站後,男子才下車!
我看到此景象,覺得很佩服這位小姐的耐性,可以這樣臨危不亂,不過另外有趣的是,若是一位像是這樣的男子站在你身邊,請問目光會注意到哪?我想是這位先生.
美麗的人事物,人人都喜愛看,醜陋厭惡的人事物,每個人都會避免,然而兩者只有一線之隔,我們就被醜陋給掩蓋!因為它給我們的記憶太明顯!是否記得我有說過一則故事,是關於一位女子在餐廳打工前收到男朋友分手之事,下班後才把情緒宣洩的故事,其實這部分很相近,不同的是我們面對厭惡的事情的給自己情緒落差.
大腦收到的資訊越多,意象就會很明朗化,只是大腦對正面的事情保留通常不是很多,只能透過記憶中的圖像化(imagine)來加強"實力",然而,正面的圖像對大腦而言被當作"應該化",反面的記憶就能輕易在大腦劃上一刀,成為學習事物的最佳證明!
我不知道,人的過去記憶是否是由倒車後才能正直,還是由父母的經驗直接告訴我們,你真的必須這樣做!好的有限,惡的卻像是一定距離記憶我們大腦海馬回中,有種藕斷絲連的情份在.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Everyone is complaining

每一個人都在「抱怨」,打開報紙——不,我說的是打開網路上的「報紙」頭條,當你看到一則新聞的反應之後的表示心情圖示點選你認為符合你心境之後,你就看到網友的「抱怨」;沒有心情圖示?你還是能夠見到網友的自身經歷,符合其他讀者青睞的,就會表示按個讚,或者把它推舉成為最前頭的推薦,你可以看到網友的冷嘲熱諷,以及最讓人最不受歡迎的留言,這像是一個社會縮影,我也「曾」留言過;現在,我「幾乎」不想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