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兩續法

今天發生了一件事情來考驗我對人性的信任!就是自我中心不能與他人達成平衡!
約在上午時刻,我把機器的材料弄壞,不過中間的步驟有瑕疵,有別人經手,才導致後端無法完全成形!我就和那個人溝通責任釐清,不過卻將過錯推向我一位,雖然我承認過失,但不是完全!我沒有推卸責任,只是想清楚責任問題而已!就這麼簡單!
我也因此學到,自我中心不能呼應別人的想法時,你也無可奈何,雖然兩者想法要共識,但是還是建立兩人的想法端上,誰也不懂誰要讓誰?也就是說,在天秤的兩端,只能以自我想法去主導,若你堅持要開通讓別人跟隨你,你也要真正呼應他人!問題癥結在這-怎麼算是互相取得溝通信任?
我想了一下,若是以之前的實驗來證明可以在陌生人的面前取得信任,那麼責任不存在,原因是你會會錯意,不懂他人給你的訊息所代表的含意是為何?我今天就是最好證明!
每個人給予他人的訊息所擁有的含意,只有當事人了解,但並非此意為此意,生活中的爭議就是這樣發生,時間能沖淡,並非能遺忘.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極權世界

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罪惡,因為到處都是罪惡;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歡愉,因為到處充滿人間喜樂。我們生活在這樣的世界中,在某種「高壓統治」之下,成了某種想要抗爭的動力,漸漸地,我們明白,在民主開花的同時,我們看見自己的醜陋與厭煩。這是個人世間皆非的花花世界,如果你真明白,大概也看得出來,我們的快樂悲傷建立在一條在細長的棉線上,很容易走偏,很容易掉落,很容易被放大,也很容易走火入魔。

今年的目標

過了一年之後,可有讓你感到「覺悟」?你是否還記得起你曾經答應過的事,努力想要實現的目標與計畫?計劃是否到了一年之後已經充滿變數?然後你又再一次重新擬定你的新年新目標?每一年去看起,你是否真的能夠有所意義?能夠充實?了解你所做的——符合那理所當然?

生命中的愛情

生命已經產生了裂變,各自不願意各自去包容對方的缺點,於是我們「向左走,向右走」,永遠不會有交集。雖然現在我們要求要有人權,要有人性化的包容,多一分尊重,多一分對他人著想,現在呢?有人說我是為反駁而反駁,於是我提出更有力的說法去證明我說的是對的,是這樣嗎?極端只會走向更極端,今天不是我去反駁而反駁,站在你自己的立場去想,你也可能想要為了說服對方而努力說服對方,所以問題點是——?我相信你自己很清楚。然而,這沒有人,不管忠言是否逆耳,不管是否你愛不愛聽,我們站在「對」的立場去看自己對的有利證據,這場會議終究不歡而散,不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