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理所當然的當然

圖片來源:JuanRax

生活在平行式的社會裡,或正確來說,是這樣的「世界裡」,每一個追求成功的機率「應該」是一樣的——但實際上,並不是。先天決定了成功的機率,以先天來說,你出生在怎麼樣的家庭,有怎麼樣的教育(教養),人脈關係如何,長得如何,文化的刻板印象如何等等,都會加速一個人的成功率,除非是爆紅,但這樣的爆紅也是有條件下的運氣而行,以「時機」來說——天時地利人和剛好,你就紅了!



我也有十五分鐘的熱度,現在卻不如以往熱絡,我沒有後悔,過去的那種不愉快,許多麻煩早就消逝,除非他們會「找到」我,否則多半維持現況。只是,你若是想要紅,或者生活在平行式的氛圍中要突破,可能需要更多的努力,但這種努力——我用現實的意義來看,你還是不會紅。

人為何想要成名?歌唱比賽,舞蹈比賽,選秀爭霸戰等等的綜藝競賽節目始終沒有停下來的跡象——用《黑鏡》的氛圍來看,是不是當我們有了足夠的幣值,可以站上殘酷舞台上高歌一曲時,接受裁判不堪入目的評論時,我們還要重頭來過,再一次無盡循環下去?或者走下去了舞台,變成了不想接受的事實——脫衣舞孃?

踩著健身車也會累,無盡無力不斷地循環,你的成名路還是維持現樣,沒有改變,整個社會氛圍在你我都想要努力攀上上一層的階段時,我們也為自己寫下下一篇的詩歌,所謂的意義成就,所謂的意義現況,是否我們真的知道怎麼活?活得充實,活得快樂,活得更有「意義」,不虛度時光?

在捷運上,我差點啜泣,只是因為眼前這些人大概沒有像我這樣活過。我從死而復生的那一刻起,活了「又」三十多年的時光,當我介紹我自己,每一個人都認為你可以寫下你傳奇的一生,可是那又如何?其實不管是不是寫文章,還是閱讀書本,每一天都在努力去發想現在的人生變化,我們不曾——甚至一年歲月中沒有抬頭望過天空一眼,星空一眼。奇景很特別,平常不特別,當我們的理所當然都被是為「理所當然」,我們沒有人去懷疑些什麼。

民主體制也是這樣,政治的話術講久了!都在打太極,你解讀你的,我解讀我的,管他是九二共識,台灣共識,中國台灣共識,又怎麼樣?中國不可能承認台灣共識,你努力講給對岸的領導人習近平聽就是沒有用,他只是說中國人不打中國人,我們就是中國人,我們就是華人,我們就是台灣人,畢竟,中華民國台灣就是我們的口號,不管你愛不愛聽,都一樣。

中國,台灣,共識,怎麼樣的解讀只是各自的領導元首做自己的心中解讀,大概就說認知有誤吧!每一個人的認知受到地緣影響,來到各國的伊斯蘭教徒,對當地人的解讀也各自不同,也打過了不少戰爭,然而,都只是各自自己對於認知上的解讀有不同的思考模式,整個社會環境下,階級已經存在,我並不排斥階級,只是階層要有「實質」上的意義,而非只是牌面上的掛牌而已。

總經理,總統,首相,總理,董事長等等只是一個頭銜而已,我也可以掛上這樣的「名稱」,但拿得怎麼樣的權利,握擁怎麼樣的權力變成了自己說了算,都以為自己可以一手遮天,你有無限手套嗎?殲滅全球一半的人,其實世界不會變成和平,還是有人會爭吵,還是有戰爭與衝突。當全球人口不在,整個動物群也需要我們照顧,雖然他們已經自由,但整個生態體系會大幅改變。

外來物種入侵當地物種,就已經大幅改變了水源與土壤,這樣的改變之下,讓環境不是如本地原來的環境那樣,生機盎然。而外來物種入侵之後,更造成了食物鏈的層層改變,用人類的觀點來看也是這樣,只是我們要給他們尊重與土地,外來物種卻有可能殺死一整個當地物種群。

細菌群也是如此,不同的菌種也會彼此廝殺,誰戰勝了就可以讓菌落生長,但不同的環境圈,北極,森林,沙漠,沼澤,濕地等等,環境裡的生態圈也慢慢改變了不少。

微生物圈大概很了解這部分,可惜我並不是這方面的專家,但我知道,物種圈內,一定會改變不同的生長狀態。否則沙漠裡的氣候不會需要耐熱的微生物,北極不需要耐寒的微生物,任何地方都有生物菌落,我們身上一直都有細菌,你絕對不會想活在無菌的世界裡,因為平衡發展下,他們都需要我們,我們也需要他們,這就是共存。

細菌裡的好菌與壞菌該維持多少,每一個人都不一定,同樣的,每一個人的認知該承載多少,也絕不會像我這樣什麼都來接收一點資訊也不為過。用人的單獨思考來看,從我們喜歡到我們「只」喜歡一定有慢慢的路徑可以參考,接受怎麼樣的環境洗禮,教養生活,同儕比較,長輩教導等等,影響著孩童的身心發展與他們各自不同的思考路徑。


不管有無意識與否,人在潛移默化之間的認為,會出乎意料地去認為那是合理的絕對發展,即使相當不合理。


就像現在的青少年,也不全然是小屁孩,也不全然都熱愛做環保,也不全然都有自知之明的心態,有責任的上進心。每一個人身處的教育模式,在一個一出生就是電腦網路滿天飛的年代中,他們當然不知道數據機還需要等待才能上網,且還有時間上的限制,過去時間就是金錢,我們卻是時間多到用不完,所以我們才一直「浪費」時間。

每一個人都知道要活在當下,可是你活在當下,其意義,你也是為了活在當下而活在當下,你還是沒有活在當下。你就算沒有看你手機,沒有拍照打卡,你還是想著跟這個當下沒有太多相干的事,或者你認為的這個當下就是應該活在此當下的當下心態,你還是沒有多自由。

也就是說,你都知道了!變成了你為了意義去創造出那種意義生態,我之前強調那叫「偽意義」,這種是不自覺的,你都知道不要這麼做,你還是這麼做了!為什麼?因為你想做,你想讓生活——至少有一部分不應該這樣溜走。

這當然不是你的錯,甚至這沒有對錯的問題。去想想合理化的制度下的某種尊重,這種尊重一定不是那種你在間接底下的合理制度發展嗎?這種合理是無意識地合理,甚至可以這樣說,不管有無意識與否,人在潛移默化之間的認為,會出乎意料地去認為那是合理的絕對發展,即使相當不合理。

是不是很像福爾摩斯的名言?最後剩下的不管有多不合理,也絕對是要接受的合理發展。如果你意識到了!你自然猜想這是很不道理的,因為你有「意識」到,可是意識與否這樣的老掉牙問題,不是你有意識而具備的。

因此,別拿意識這樣的認知當藉口,那才是要解釋的部分。解讀之間,各自去解讀,我們的認知長期發展之下,是否變成了「牛牽到北京還是牛」的老問題?認知當然可以改觀,問題是各自堅持與解讀上的意義有所不同,所有的人之間的文化巧妙衝突,也都是因為一種米養百種人的基本問題。

因此,理所當然的理觀問題,都回到基本的層面上。動物與人之間的不同路線與相同衝擊之下,成了認為絕對路線。某種認為的虛度光陰,變成了活在當下的專有名詞,這就是我們,活得越「高級」,就希望有高級的意義發展性,沒有人只是裡面看起來是虛的,只是虛的同時,是否也只是實的開始——理當灌飽氣,就應該滿了?

意義的同時,是否也只是意義的換位思考——認為我們理應這麼做,才有希望,才有空間生存發展,才有現實的考量,才有最需要的意義出發點,看著我們最需要充沛的生活實相,認為為何而活,為了什麼需要而活,了解活著「究竟」是什麼樣的「感覺」?

這就是我們的利益矛盾出發點,意義越是像,我們就越是把它捏成越是合理像的圖樣,合乎自己的流程之點,在社會的平行式的利基點上,有著著墨的意義上,才能在樂觀之中有扎實的感受,成名是否只是我們在現實認為有的最大的希望之點,認為某種鎂光燈,投射燈——在內心去不自覺放大?

當然,成名的投射動作,意識之間是自己認為的情感衝突,你越是想要——就可能投射地越高,或者在某種光陰之內,找不到自己合理對焦點。我們到底怎麼樣地與自己對話之中,認為對的就是這樣對的?老話一句,認知身上,回在認知的領域,在自己打轉。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極權世界

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罪惡,因為到處都是罪惡;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歡愉,因為到處充滿人間喜樂。我們生活在這樣的世界中,在某種「高壓統治」之下,成了某種想要抗爭的動力,漸漸地,我們明白,在民主開花的同時,我們看見自己的醜陋與厭煩。這是個人世間皆非的花花世界,如果你真明白,大概也看得出來,我們的快樂悲傷建立在一條在細長的棉線上,很容易走偏,很容易掉落,很容易被放大,也很容易走火入魔。

今年的目標

過了一年之後,可有讓你感到「覺悟」?你是否還記得起你曾經答應過的事,努力想要實現的目標與計畫?計劃是否到了一年之後已經充滿變數?然後你又再一次重新擬定你的新年新目標?每一年去看起,你是否真的能夠有所意義?能夠充實?了解你所做的——符合那理所當然?

生命中的愛情

生命已經產生了裂變,各自不願意各自去包容對方的缺點,於是我們「向左走,向右走」,永遠不會有交集。雖然現在我們要求要有人權,要有人性化的包容,多一分尊重,多一分對他人著想,現在呢?有人說我是為反駁而反駁,於是我提出更有力的說法去證明我說的是對的,是這樣嗎?極端只會走向更極端,今天不是我去反駁而反駁,站在你自己的立場去想,你也可能想要為了說服對方而努力說服對方,所以問題點是——?我相信你自己很清楚。然而,這沒有人,不管忠言是否逆耳,不管是否你愛不愛聽,我們站在「對」的立場去看自己對的有利證據,這場會議終究不歡而散,不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