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對抗(續二)

圖片來源:Ștefan Jurcă

泰神東跑西跑,只想離開這「鬼地方」,眼前的景象被牠自己給破壞殆盡。地面上的冰霜凍結了樹林,那些原住民與頭目看見紛紛閃避,然後找縫隙,要「追捕」牠。泰神往後看,沒有注意到那群人,其實牠已經進入了另一個世界的氛圍中,原住民看見這些不知名的東西,最終還是踩了煞車,不敢往前一步,這些人又氣又百般無奈,而泰神以為自己脫離了追捕,所以停下腳步。



「呼!」泰神呼了一口氣,「喬在哪裡?不,喬一定沒死,她不可能處死。」泰神冷靜下來想一想。

牠東看西看,眼前的景物像是分裂一樣,好不完整,樹木彷彿折成了兩半,或是多折的形狀,整個樹葉,草叢全都是分裂的摺痕,泰神可要確定自己的眼睛沒有看錯,揉著眼睛想看清楚,「別告訴我,我是在另一個世界......」

沙沙聲傳到泰神耳邊,泰神注意看,眼前的景象,樹叢之間有晃動,以牠的身高看不清楚真正的現象是什麼,但牠知道事情不妙,趕緊躲在樹幹後,一隻老虎出現在牠的右前方,嗅食著獵物的氣味。

泰神沒有往前看一眼,只是安靜地等待一旁,老虎聞聞氣味,之後從泰神的後方跑走,「呼!」泰神鬆了一口氣,過了大約十秒鐘,牠往左邊移動,繼續往前跑。


跑一跑,聽到了溪流聲,然後停下腳步往前看,溪流在這種世界中,彷彿像是多面向的鏡子不斷折射,泰神看得頭暈,實在不舒服,牠聽見了水流,看見了河床還有巨大岩石,這些景物都變了好多形狀與顏色的樣子,泰神摸摸自己的頭,「這些到底是什麼?弄得我很不舒服......」之後,泰神因為這種症狀直接就從河床上掉到了溪流上。


喬東看西看,也跟泰神一樣弄得很不舒服,眼前的景象像是不斷變化的「萬花筒」,她相信眼前所見,她同時也相信眼前不是親眼所見。她四處張望,看這些花草樹木般的「夢幻景緻」,「我到底來到怎麼樣的世界?」她問自己。

「長老有告訴我,那些傳說還是故事之類的,有可能一部分是真實發生。」喬同樣這樣想,「等一下!」喬冷靜下來,然後慢慢移動身軀,她把自己的身體往後傾斜,幾乎要呈現倒 U 型,可是因為重心不穩而直接掉落地上,「喔!我的腰!」

「我在幹嘛?」喬躺在地上問。

她想起身,但因為這一次的彎腰弄得自己也爬不起來,「天啊!我以為可以一次成功!」她摸著自己的腰,好不容易站起身體。但眼前的景象還在發生,最後喬也跟著與泰神一樣昏厥過去。


過了一段時間,泰神漂流到了河岸邊,不斷沖刷的河水拍打到牠的身體,全身白色絨毛也幾乎呈現骯髒樣,等待了一段時間,一位上半身赤裸的女性原住民走了過來,抓起了泰神,她拎著牠的尾巴然後走到了自己的房舍中。整個房舍有墊高,因此必須爬上一段梯子才能進到屋內,整個屋內只有一張草蓆,木頭做的大碗,中間的樑柱有一根長木頭垂釣著碗公,下方有爐火在燃燒,那位原住民進到屋內後就直接把泰神「丟」在角落,然後再去找她的孩子。


泰神身上的潮濕弄得整個屋內也充滿濕氣,不久後,那名原住民回來,帶著一個已經被射死的雞被丟在泰神旁邊。泰神不久之後也清醒,牠感覺旁邊有東西,一轉頭看,一隻雞眼睛瞪大地看著牠,牠嚇到了!趕緊起身,整個屋內很昏暗,牠往有光的地方,也就是出口跑,那名原住民正好要下樓,不過她沒有注意到牠,直到一個聲音傳來,泰神撞到那位原住民,原住民幸好有抓穩差點摔下來,泰神則是隨機應變,翻滾而沒有摔倒。

原住民看見一隻貓在她面前,她趕緊跑過去要抓住牠,泰神感覺有東西接近,牠拼命往外跑,跑到了河岸,但是一看見河岸又折返,後面的原住民有機可趁,就直接抓住了泰神的尾巴,「放開我!」泰神說。

原住民聽到了泰神的話語,還真不敢相信,畢竟動物是不會說話的,她趕緊放下牠,泰神也趁這時往森林的左邊跑去。

那位原住民顯然認為動物「顯靈」了!她想要找牠回來「供奉」。之後她也跟著去找牠,希望牠可以回來「照顧」她,保佑她。


泰神仍往前跑,後面的聲音讓牠更加心驚害怕,於是跑得更快了。那位原住民追尋牠的氣味,然後追蹤牠可能走的足跡,她看見牠往右邊跑,但一下又往左邊,原住民不死心,結果果然看見了泰神,泰神這時候想要到對岸,但河岸很寬大,牠在評估情況,這時原住民拿起了繩子,往泰神一拋,然後用力一拉,結果泰神的四條腿被那位原住民一拉而倒了下來。

原住民收繩,然後走過去,說著泰神聽不懂的語言,「放開我!」泰神大聲說。不過她仍不予理會。那位原住民慢慢走回自己的屋舍,結果兩個小孩在屋玩耍,而一個小孩正好要從屋外爬進屋內,原住民告訴那位年長的孩子,要他把泰神刷洗乾淨。

那位年長的孩子把繩子鬆綁,泰神一見到機會想要開溜,結果又被抓了回去,他把泰神放進了一旁裝滿水的盆子中,只露出泰神的頭,泰神被弄得很抗拒,甚至要咬他的手,不過那名孩子依然閃避,然後他再把泰神抓了起來,然後放到中間的樑柱上,再用棉繩把泰神的四肢以頭下的方式垂釣著。

爐火依舊在燃燒,泰神感覺微微熱氣不斷在牠的背上。沒多久,那位原住民回來,又有一隻被射死的雞被丟在一旁,泰神看見那隻雞就這樣被丟在一邊,牠也擔心自己也是同樣的命運。
那位原住民走到了死雞那邊,隨手抓起了一隻,然後走出了屋內,泰神從倒影可以看到那位原住民是怎麼對待那死雞的,她是兩手抓起,慢慢地往下爬,泰神覺得這個人應該不是壞人,可是她的舉動的用意到底是什麼?或者是她真的像表面上看來的那樣?

泰神明顯可以聽到剁雞的聲音,牠還是嚇到。那位年長的孩子觀察泰神,頭斜斜的看著牠,泰神注意到他,「你不要過來!」那位年長的孩子用手指不斷碰觸牠,他覺得很好玩,那位原住民回來了,兩手是血的爬了上來,泰神看見兩手沾滿血的她,更是駭人。「拜託!不要殺我!放過我!」

她解開繩索,泰神一見到繩索解開了!心裏大感興奮!趁這時趕緊往外開溜,到還沒開始跑,年長的孩子就壓著牠的尾巴,結果要開始跑,就摔倒地上。

原住民抓住牠的四肢,然後慢慢地往外走,原住民走著走著,來到了一個小屋子,裡面光線昏暗,只有幾處陽光灑進來,泰神從倒影可以看見裡面有個男人,臉上帶著面具,「他是誰?」還沒開始想,那名男人就回頭過來,泰神看到那面具頓時大聲尖叫,「啊!」紅色的怪物臉,眼睛很大,但沒有眼珠,四面有像獠牙的東西,臉上還有奇怪的彩繪圖樣。

那名男子開始念起咒語,泰神更是不寒而慄,牠想要吐出冰霧,卻怎麼也吐不出來,接著那名男子在泰神的腹部畫上了奇怪的符號咒語,泰神更是死命地想要抗拒,但卻怎麼樣也沒辦法。

最後,那名男子在牠身上與兩眼之間畫上了符號之後,就把泰神放在那屋子角落的一個暗處,四周還有木頭,彷彿就是個小監牢。

泰神可以從角落往外看見那名男子正在與那名原住民聊天,然後泰神回頭張望,發現其實木頭不太牢固,牠彎下腰努力從下方的縫隙慢慢爬出來,彷彿一條被拉長的麵團,等到泰神終於從那監牢出來時,他們兩個還沒有發現到牠。

可是出口在對面,泰神慢慢地往右邊走,因為原住民在那個位置,牠慢慢輕聲細語,放緩腳步,可是那名男子注意到了!白色的絨毛很難不起注意。那名男子告訴她那個「神」要開溜時,原住民正好把手要抓住牠的尾巴,幸好泰神趕快把尾巴舉起,然後趕緊回頭吐出了一口冰霧,整個屋子裡從牆面開始慢慢結冰,而那兩位人士趕緊從屋內往外跑,泰神是用跳的方式,速度很快,泰神想辦法要回到河岸,於是牠聽著水流聲,往下跑。原住民和那名男子想辦法要抓住牠,一直追。泰神有聽到他們追來的聲響,樹叢之間的沙沙聲。泰神再一次又回頭推出了一口冰霧,整個樹叢開始結冰。結果跑一跑沒有注意到前方,那位年長的孩子再次壓住牠的尾巴,然後把牠舉起。

泰神心慌,然後轉頭對著那名年長的孩子吐出冰霧,泰神趁這時開溜,那名孩子臉部結冰,蔓延到全身。

泰神成功脫逃,可是那名男子卻氣得不斷跺腳,並且安慰那名原住民失去「寶物」的心情,當然還有她的孩子被凍結。


喬醒來,眼前已經呈現「夢幻」狀態,看見的卻是空間上的扭曲,她大概知道有一部份的確奏效了。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極權世界

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罪惡,因為到處都是罪惡;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歡愉,因為到處充滿人間喜樂。我們生活在這樣的世界中,在某種「高壓統治」之下,成了某種想要抗爭的動力,漸漸地,我們明白,在民主開花的同時,我們看見自己的醜陋與厭煩。這是個人世間皆非的花花世界,如果你真明白,大概也看得出來,我們的快樂悲傷建立在一條在細長的棉線上,很容易走偏,很容易掉落,很容易被放大,也很容易走火入魔。

生命中的愛情

生命已經產生了裂變,各自不願意各自去包容對方的缺點,於是我們「向左走,向右走」,永遠不會有交集。雖然現在我們要求要有人權,要有人性化的包容,多一分尊重,多一分對他人著想,現在呢?有人說我是為反駁而反駁,於是我提出更有力的說法去證明我說的是對的,是這樣嗎?極端只會走向更極端,今天不是我去反駁而反駁,站在你自己的立場去想,你也可能想要為了說服對方而努力說服對方,所以問題點是——?我相信你自己很清楚。然而,這沒有人,不管忠言是否逆耳,不管是否你愛不愛聽,我們站在「對」的立場去看自己對的有利證據,這場會議終究不歡而散,不是嗎?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