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對抗

圖片來源:Leo Hidalgo

失去了什麼?艾連娜沒有答案,她感受到莫名的壓力,好像自己成了現代爆紅的素人,但她仍困在那——在那巨大的冰塊之中。她看著周圍目光,也就是在內心對外審視,「到底怎麼了啦?」她這樣想。



現在記者為你播報:「紐約市中心的中央公園有一顆不明的物體,沒有人知道這是什麼,而裡面有一個女孩,目前警消、軍方人員苦無對策......」日本記者也同樣用日語播報,阿拉伯記者也是,華人記者也是等等,封鎖線外的各家國際媒體全都圍繞著那顆巨大的冰塊看。一位警察,也就是當初發現她的那位,走到了媒體記者面前,記者見到有人來說明細節了,紛紛拿著麥克風遞到那位警察的面前:「請問現在的狀況如何?」「請問你們知道那位女孩是誰了嗎?」「請問這是從什麼地方來的?」「請問......」各種問題弄得他很煩,「各位記者,我們目前沒有任何頭緒,只知道要想辦法融化這個巨大的冰塊,若有後續,一定向各位記者報告......」他這樣說,記者聽不到他們各自要的答案,懶散地各自離去。

一位拿著滑板的青少年來到這附近,目前的降雪已經停了一會兒,路上的積雪也清除了差不多,他穿著背心,滑板的輪子沾滿雪,他輕拍輪子上的雪,來到封鎖線外,「先生,請問發生什麼事了嗎?」

「孩子,這裡沒你的事,可以請你離開好嗎?」一位在封鎖線內的警察告訴他。
他後退幾步,看了前方,一個巨大的冰塊在他的眼前,他遠遠看見冰塊內部有一個女孩,「你們是要救他嗎?」

「可以請你離開嗎?」警察告訴他。

他直接離開,警察後面補了一句:「小屁孩。」他沒有聽到,反而直接把滑板丟在地上,踩上去開始滑行,他來到了這冰塊的後方,這裡同樣有封鎖線圍著,一名警察在他面前看著他,示意要他離開。

他也同樣離開,他又再一次來到約兩點鐘的方向,這裡也不例外,這一次,他直接滑了進去,來到封鎖線之內,他往上看,一顆巨大的冰塊豎立在他的眼前,他看得目不轉睛,這時候冰塊稍微有了動作,冰塊漸漸變了更大,往附近蔓延,那個少年看見那冰塊要移動時,就往外,順著時鐘方向移動,接著沒多久,冰塊漸漸凍結了他,就在他想要逃離時。

一個巨大的冰塊凍結了兩個人,沒多久,雪又開始降下了。少年與他的滑板被凍結起來,他卻感覺不到被凍結,他彷彿在冰塊「裡面」很自在。

「你是?」那名青少年說。
「我是艾連娜。」
「我是怎麼進來的?」
「你是像我一樣。」
「我不懂。」
「這裡不是你應該來的地方。」
「我要怎麼離開這?」
「只要你想,你就可以。」
「我是在想,我是說,我現在就很想,但一直沒有用。」
「你到底想說什麼重點?」那名青少年問她。
「你不是光靠決定那麼簡單,你還要有絕非的力量。」
「既然如此,你為何不離開?」
「我想,是因為我受限。」
「好深奧。」
「我只想怎麼回去救我的朋友,但力量不足以支撐我。」
「什麼意思?」
「願在你心,心在你身。」
「你怎麼越說越模糊?」

艾連娜成了某種救世主,但她自己怎麼會說出這種話,連她自己也不知道。青少年看著她,彷彿為她著迷,艾連娜這時用力推他一把,那名青少年彷彿跳出了「框框」,從冰塊中融化。

警察看到很不可思議,紛紛上前攙扶他,「這是怎麼融化的?」
「我不知道,那個女孩推了我一把。」

「......」警察要思考怎麼做才能讓她自己脫離,艾連娜卻沒這打算,因為沒有人推她一把,冰塊這時候又大幅移動,擴張,不得再一次把封鎖線擴大,艾連娜在裡面還有脈動,看著人群。

就這樣沒有變化,一直到了黃昏,第二天的落日才有變化。這期間一切靜悄悄,艾連娜也睡著一般,彷彿時間停在此刻,她感受到了外部的震動才驚醒,那些人員有意把這個冰塊「割」下來載走,所以那種震動是來自電鑽的聲音,現在的雪暫時緩和,那些工程人員仍在加緊腳步施工。這時候一鑽才發現底下早已經佈滿了冰塊。這些工程人員打算放棄,直到聲音停下來之後,艾連娜才了解到原來自己是和這些冰塊「相連」的,「看來,我是離不開了!」她這樣想。

時間來到了傍晚,當所有的機器暫停了運作,連這些冰塊也是,艾連娜早以覺悟,等了約兩三分鐘左右,冰塊慢慢消融,慢慢恢復成原來凍結艾連娜的大小,在場的警消都看得很驚奇。最後,整個冰塊都融化了,艾連娜的頭上有了一個不明的印記。

她躺在雪地之中,周遭的景物成了森林與暴雪。印記已經消失,只有出現那短暫時間,她不知道,她慢慢感覺到周遭幾乎有變化,睜開眼睛,發現自己身處一個不知道的世界——其實是她在原來的暴雪的那個景象之中,「我又在哪?」她看了一眼,「喔!對了!這是我來過的世界。」

她握緊拳頭,右手用力往地面上一捶,這時候暴雪加劇,弄得她睜不開眼睛,她想要起身,附近開始呈現警張態勢,那些怪物紛紛出馬,帶著低沈的嘶吼聲,但由於暴雪很大,她沒有感應到又有危險要接近她。


一隻怪物發現了她,二話不說直接衝上去咬住她,艾連娜沒有發現到,但那隻怪物咬的是右手,艾連娜的右手有齒痕,卻沒有流血,她有感到痛,卻沒有激烈反應,艾連娜用力一甩右手,她嚇到了!趕緊起身逃跑,被甩開的怪物又再一次咬住她的左小腿,她痛得用力一甩,然後加速逃跑,怪物第三次再咬一次她的右手臂,這時候怪物的牙齒開始凍結,全身凝固,動彈不得。

艾連娜沒注意到,只知道左小腿很痛,用力往前跑,一拐一拐地跑,接著第二隻,第三隻紛紛出籠,艾連娜知道大事不妙了!趕緊想找東西遮掩,但哪有什麼東西遮,第二隻直接撲倒了她,想咬她的頭,艾連娜的頭要咬著,她很痛,但只是被蚊子盯著那種痛感,艾連娜用右手一揮,然後趕緊起身逃離,那隻怪物被打了一下,倒在一旁。

「......」她害怕地說不話來,只想逃。


其他的怪物紛紛出巢,找尋她的下落,艾連娜只想死命的逃跑,沒有多想,甚至想反抗。她東看西看,眼前的暴雪仍不斷狂吹,弄得她睜不開雙眼,她看到一顆枯朽的樹木,中間已經空心,她往後跑,其他的怪物嗅到她的血味,然後找尋最正確的目標,要一發就中,一隻怪物看到她了,直接朝著她射出雷射光,霧白之中,一道光束朝著樹枝射去,結果樹枝的上方斷掉,艾連娜沒有被射中,但是她有感覺到「煙硝味」,雖然在白雪之中幾乎很難分辨,怪物從空心的樹洞看見了她,衝了過去,那隻怪物撞倒了樹幹,艾連娜在樹幹後,樹枝被折斷,結果,其中一個枝節插入了下顎以及下腹部,而艾連娜的雙手正好伸出擋住,右手的力量在樹枝上盤旋,凍結了下腹部與下顎。

艾連娜看了一眼,凍結的怪物下方有道痕跡,她的右手二話不說,伸了進去,她感覺「裡面」有東西,一抽出來,一顆石頭在她的右手,「奇光石?」她想到。

她放進口袋,怪物直接倒在她身上,慢慢地成了透明的血水。


接著第二隻,第三隻,後面的多隻怪物全都發現她了!她看到全部的怪物嚇到,轉身逃跑,她努力往上跑,因為她在山林的上坡路段,其中一隻怪物從她的左邊包抄過來,艾連娜完全沒注意到,那隻怪物衝過去,撲向她,艾連娜防備不及,跟那隻怪物一直滾落了下來,撞到樹幹才停止。

那隻怪物的背部被刺中,不斷哀嚎。艾連娜也全身受傷,但她還可以勉強站起,左小腿的傷勢還在痛,她扶著左腿,然後往右邊跑,其他的怪物也發現她,又有一次撲向她了,又滾落更下方的位置,艾連娜起身,那隻怪物一樣被刺中。兩腿現在已經佈滿傷痕,左腿更為嚴重,雖然血已經止住。

艾連娜還是只能往前跑,怪物衝向她,一隻怪物撞到了樹幹,艾蓮娜起身之後,用力用右手肘往那隻怪物一擊,那隻怪物立刻凍結,但內心的恐懼顯然大於內心的勇氣,艾蓮娜一拐一拐走著,她最後來到了一處由三四顆樹木圍繞的地方,然後躲在樹幹下方,艾蓮娜不敢動,白雪仍無情地打在她身上,因此她的身上佈滿了白雪,她蹲坐了下來,摸著自己的雙腿。怪物到處找她。


虹往前爬,頭看著前方,視野變得很小,就像螞蟻看到的世界那樣。白雪蓋在他身上,他努力伸出右手要握住前方的樹根,他摸到了,然後用僅存的力氣,努力支撐瘦弱的身體,最後,他靠著樹幹,左手握住右手臂,頭倒向右方,「為什...麼我....可以,我...可以...有..這種.......力量,可以..控..制...」虹用微弱的口吻說。

然後,過了約十分鐘,他睡著了。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極權世界

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罪惡,因為到處都是罪惡;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歡愉,因為到處充滿人間喜樂。我們生活在這樣的世界中,在某種「高壓統治」之下,成了某種想要抗爭的動力,漸漸地,我們明白,在民主開花的同時,我們看見自己的醜陋與厭煩。這是個人世間皆非的花花世界,如果你真明白,大概也看得出來,我們的快樂悲傷建立在一條在細長的棉線上,很容易走偏,很容易掉落,很容易被放大,也很容易走火入魔。

生命中的愛情

生命已經產生了裂變,各自不願意各自去包容對方的缺點,於是我們「向左走,向右走」,永遠不會有交集。雖然現在我們要求要有人權,要有人性化的包容,多一分尊重,多一分對他人著想,現在呢?有人說我是為反駁而反駁,於是我提出更有力的說法去證明我說的是對的,是這樣嗎?極端只會走向更極端,今天不是我去反駁而反駁,站在你自己的立場去想,你也可能想要為了說服對方而努力說服對方,所以問題點是——?我相信你自己很清楚。然而,這沒有人,不管忠言是否逆耳,不管是否你愛不愛聽,我們站在「對」的立場去看自己對的有利證據,這場會議終究不歡而散,不是嗎?

之外的事

錯誤不見得是一回事,死亡也不見得是一回事,那我們的一回事究竟是怎麼回事?如果我們能看清那回事。人對於自身,對於自身的規劃與了解,往往在生命與生活之間去理解那人生的全盤格局,就像一位多年的棋手,總是要想路線,才能在一步之前絕對正確。而死亡呢?而人與動物之間的巧妙關係呢?人類從動物身上學到很巧妙的「機關」,把一隻死亡動物解剖了,還是不知道他們的技巧與技術關鍵點在哪裡,我們只學到「重點」,但學不到動物真正的你我關係圖,原來不是表面上看到的那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