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實際(續四)

圖片來源:Wayne S. Grazio

「要怎麼前進?」喬問。
「什麼要怎麼前進?」泰神看著各種附近的鳥獸花草,無心聽喬在說什麼。
「我在跟你說話。」喬帶著沒睡飽的眼睛走在泰神面前問牠。
「我怎麼知道要怎麼前進?」泰神完全不知道回答。
「還是你已經知道?」泰神反問她。



「我不知道,我來到一個不知道的禁地,這裏像是法國屬地,嗯......我不知道。」
「重點?」泰神疑惑。
「我還在想。」喬看著眼前的植物,隨手拔起一株不知名的草。
「我是學人類歷史的,不是什麼植物歷史。」她說。
「要是我能從這些植物判讀就好了!怪我在高中選錯科。」
「你在自怨自艾什麼?」
「這是酢漿草。」泰神說。
「嗯.....所以?」喬反問牠。

「我不知道,你也不能知道這從哪裡來。」
「當我沒問。」
「你不覺得這很奇妙嗎?」泰神問喬。
「哪裡奇妙?」

「我來到一個我不知道時間地點的地方,我被困在這裡,我哪裡也不能去!也不知道怎麼回去!你告訴我,我要怎麼回去?我還有東西要研究,論文要寫......」喬似乎受到什麼刺激,大吐苦水。

「我的辦公室厚厚一疊資料,你要怎麼幫我處理?你說啊?」喬繼續說。
「你努力就一定可以!」
「你不是說廢話嗎?」

他們兩個邊走邊聊,樹叢的危險視而不見,各種鳥類望著他們,昆蟲也各自過自己的生活,突然的沙沙聲讓他們也差點忘記處於什麼位置?

「什麼聲音?」泰神說。
「什麼什麼聲音?」喬還在想。
「你沒聽到嗎?」

「沒有。」喬往前走,結果沒多久,突然在他們附近的原住民,身上綁著各種樹枝枝葉,還有各種偽裝從草叢間走了出來,男性各個留長髮,綁著枯樹葉,皮膚黝黑,看著他們不說一句話。

其中,一個人從隊伍中走了出來,他的頭上載著一個骷髏頭的裝飾,骷顱頭上還有牛角擺飾,兩邊還有花紋圖樣。

「你應該是這裡的頭目吧?」喬小心翼翼地問他。

那名男子不說話,手畫出一個半圓形,說著他們兩個聽不懂的話。

「他們是誰?」泰神問喬。
「很好的問題,我很想知道。」
「食人族?」泰神問。
「不要亂猜!」喬擺出噓的手勢。

其他的男子從那名頭目的旁邊走了過來,並且要他們往他們指定的方向前進,兩個人被其他原住民推著走,喬從一路旁的樹叢觀察到這些原住民可能就居住這附近幾公里。

兩個人只走了幾公里的距離,經過了河流,小木橋,還有各種彎道,看到了一個在樹叢之間的搭建的村莊,幾乎沒有「空地」可言。

那兩個人被推到樹幹之間的草叢上,那名頭目走了過來,問問他們的來由是什麼?喬當然聽不懂,身為人類學家,必須要有耐心與這些原住民溝通,讓他們知道他們並無惡意,只是想要了解他們的生活文化。

「我.....只是觀光客。」喬用很慢的英文向頭目回答。

頭目聽不懂,並且要求其他男子把他們兩個各自綁在一棵樹上。

就在其他男子要行動之際,喬連忙解釋,她真的不是故意要擅闖他們的領地,真的只是無心進入,也解釋旁邊這隻的白色貓是她的好朋友,不可以與她分開。

不過,那名頭目不予理會,還是把他們兩個各自綁起來。


沒多久,下起了傾盆大雨,這兩個全身淋濕,頭目與其他人早不見蹤影。這場雨來得快,去得也快,等到了傍晚,這兩個已經累癱,喬頭低低往下垂,泰神的身體被撐開來,也就是從身體中間硬是被拉開來,尾巴也沒氣色。

頭目從自己的房舍走了出來,拿著削尖的木頭從喬的右邊刺了下去,差點刺中了她的耳朵,喬一陣驚醒,速度之快讓她嚇到。

頭目指著泰神,又指著喬,「你要我怎麼做?才能放我們走?」喬問他。

頭目伸出手掌,抓住喬的臉龐,然後用力捏緊,接著頭目碎碎念出一段「咒語」,並且在喬的額頭上用頭目的鮮血畫出什麼符咒出來,頭目的手指還滴著血,接著指著泰神,這時候喬被弄得很痛苦,頭昏昏欲睡,其他男子拿著木頭割下泰神的草繩,泰神早已經累得垂地,一名男子抓起泰神的身體,走往頭目的房舍中。


等過了一段時間,頭目在自己的房舍吃起東西來,肉排加上水,還有各種蔬菜烹煮的佳餚,那肉排幾乎是生的,也就是幾乎只有烹煮時間很短,還見得到血水的那種樣子。泰神醒了,兩隻眼睛躺在地上,一睜開眼就看見垂直的畫面,然後他慢慢轉身,尾巴活動了一下,頭目看見他了,這時候手上拿著一塊肉排丟在泰神的眼前。

泰神聞一聞,感覺像是喬的屍塊,擺出很噁的表情,將肉排甩開一邊。

頭目指著桌上的東西,泰神沒反應,想走到外面,頭目沒有阻止他,泰神在門外看見外面一片漆黑,連喬的位置也不見蹤影,「!」泰神這時候還驚覺,那真的是食人族,那真的是喬的屍塊!


喬在一個很漆黑的房舍中,她的手腳早已經鬆開,但她躺在地上看不出來。她努力起身,想起剛剛的畫面,於是她摸摸自己額頭上的東西,的確有東西在那,但是摸不出來是什麼,血水早已經乾,她慢慢走房舍門外從內往外看,外面空無一人,連其他房舍也沒看到,她走了出來,看不見有任何她所熟悉的環境景象,她在哪裡?這也是她自己想知道的答案。

她偷偷摸摸,腳步很輕盈地走著,試著不要讓自己發出任何聲響。但那些原住民們的耳朵很敏感,一點風吹草動就可能把他們喚醒。天色昏暗,只剩下月光照亮著整個大地,但樹叢之間很陰鬱,部分的死角產生了更深層的黑影,喬聽到了沙沙聲,以為他們有人注意到了!趕緊躲在樹叢之中。

原來是一隻老鼠跑過去,喬沒有注意到,她看著前方,想不起來要怎麼走回「原來的道路」?因為那村莊怎麼「消失」了?河流涓涓細流,她聽得到,想必一定在附近,她慢慢走往河流附近,然後看清前方,但是看不清楚,一隻老鼠在她旁邊看著喬,然後又溜走。


頭目睡著,泰神卻一點也睡不安穩,經過那種「大吃大喝」的夜晚,來到了深夜時分,事實上也才不到十點左右。泰神睜開眼睛,一醒來就看見頭目睡在牠旁邊,那顆骷顱頭就在泰神的前方,差點把牠嚇一跳,「!」泰神趕緊慢慢閃開,突然頭目的手無預警地重壓在泰神身上,泰神動彈不了,「你要壓死我啊!」泰神小聲地說。泰神的身體像臘腸狗一樣,被拉長,牠努力伸直身體,用力一拉,好不容易擺脫,牠遙遙身體,趕緊慢慢從頭目的房舍走出來。一出來,一個男子就在外面瞪著牠,又把牠再嚇到。

那名男子拿著木棍,上頭削尖地對準牠要牠回去,泰神只好慢慢退回原來的地方,頭目仍睡著香甜,泰神看著戶外,那房舍所透出的陰影,果然有人在那裡等待,房舍是樹枝與枝葉搭建而成,這之中有縫隙,泰神可以看到那活動的影子,牠知道喬被處死了,這些人肯定是食人族,牠要趕緊逃離這裡,牠不想成為他們的「寵物」。

泰神慢慢呼出一口氣,那口氣慢慢變成了冰霧,然後凍結了眼前的房舍,樹枝慢慢凍結,連外面站著的人可以感受到一股不對勁,泰神這時候衝了出來,那名男子轉身要攔住牠,拿著木頭要架著牠,但泰神從下方一跑而過,頭目被這種聲音給驚醒,還想知道發生什麼事時,就拿著一旁的木棍往泰神射出去,泰神在跑的時候,那根木棍從泰神的上方經過,掉到了泰神的前方,泰神看到之後趕緊左轉,那根木棍還波及到那名看守的男子,差點被刺中,只從他一旁飛過。

泰神轉頭看,許多人紛紛「起床」,往牠這裡跑過來,泰神趕緊呼出一口氣,地上慢慢凍結,那些原住民看到之後紛紛踩剎車,有些不及踩到之後跟著凍結,不然就是摔倒。

泰神跑進樹叢中,然後找地方躲起來。


喬聽到聲響,就在她的後方,她知道一定就在那,她趕緊跑過去,但跑到一半時卻看不到半個人影,泰神的聲音清楚可見,喬卻無法立即感受到,彷彿她被困在另一個禁地,她豎立在原地,然後聽到那確定的聲音,「......」喬想說什麼,卻說不出口,「在那?」她這樣想,接著看著像是鏡子般的東西迎面而來,泰神的聲音越靠越近,但卻被困在兩個截然不同的世界中。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極權世界

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罪惡,因為到處都是罪惡;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歡愉,因為到處充滿人間喜樂。我們生活在這樣的世界中,在某種「高壓統治」之下,成了某種想要抗爭的動力,漸漸地,我們明白,在民主開花的同時,我們看見自己的醜陋與厭煩。這是個人世間皆非的花花世界,如果你真明白,大概也看得出來,我們的快樂悲傷建立在一條在細長的棉線上,很容易走偏,很容易掉落,很容易被放大,也很容易走火入魔。

生命中的愛情

生命已經產生了裂變,各自不願意各自去包容對方的缺點,於是我們「向左走,向右走」,永遠不會有交集。雖然現在我們要求要有人權,要有人性化的包容,多一分尊重,多一分對他人著想,現在呢?有人說我是為反駁而反駁,於是我提出更有力的說法去證明我說的是對的,是這樣嗎?極端只會走向更極端,今天不是我去反駁而反駁,站在你自己的立場去想,你也可能想要為了說服對方而努力說服對方,所以問題點是——?我相信你自己很清楚。然而,這沒有人,不管忠言是否逆耳,不管是否你愛不愛聽,我們站在「對」的立場去看自己對的有利證據,這場會議終究不歡而散,不是嗎?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